第一百一十一章 馄饨馆的无妄之灾(下)

看着满地碎片,乔建军心都要碎了。这些年为了还债,他过得极度节俭,不知道被砸坏的这些东西要花多少钱才能修好?

唉,当初就不该说“下个月就能把债还清”!

老董揉着胸口,气哼哼地说道:“你们也太不懂事了,要打架就去外面打,砸人家东西算什么本事?你们就该赔!要是不赔,就让警察把你们抓走,把你们全给突突了。”

老董显然还没有恢复过来,说着说着气就不顺了。不过新版本的“元宝”无比威猛,从理发店冲了出来,看到这么多人,也不知道该咬谁,索性先冲着天空一顿狂吠,假装自己战斗力爆表。

杨树终究是成熟一些,很快便做出表态:“叔,是我不对,我不该把他们引到店里。这个月工资我不要了,就当赔偿了吧!”

老董抢先说道:“又不是你砸的,你为什么要赔?要赔也是闹事的赔啊!”

已经到了深夜了,对夜生活为零的港城来说,这个时间意味着绝对安静了。可是刚才那一场斗殴终究破坏了这条巷子的宁静,引来好多街坊邻居围观。那几个学生终究经不住指指点点,嘟嘟囔囔地放了几句狠话,眼睛瞟来瞟去,像是在伺机逃跑。

乔建军敏锐地察觉到了他们的神色,向前紧走几步,说道:“你们打坏了三张照片,重新做镜框,需要二十块钱;水杯碎了十来个,差不多得三十块钱;桌子上的酱油、醋全撒了,罐还得重新买,还有灯泡碎了两个,我粗略算了算,加起来得一百块钱。这个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我是个讲道理的人,也希望你们讲道理,该是谁弄坏的,谁就得赔!”

眼镜男立刻嚷嚷起来:“杨树偷了我身份证!这个账该怎么算?”

“就算他偷了你东西,你就能来我家撒野吗?你跟你同学打架,就要把你同学家给毁了吗?更何况,你有什么证据说是他偷的?”

这些学生都常来吃馄饨,知道吉祥馄饨馆的老板是个性情温和的人,可是他的声音一高,却让人不寒而栗。

眼镜男斗胆说道:“晚上第二节自习的时候,老师让我们填表,我把身份证拿出来了。下课之后,我把身份证放在桌子上了,去了趟小卖部,回来的时候,我的身份证就不见了。我是倒数第二排,杨树坐在倒数倒数第一排,周围又没有什么人,他拿我身份证,岂不是易如反掌?我告诉你,他这就是报复!故意恶心我呢!”

杨树往前紧走几步,看样子又要对他大打出手,却被老董给拦住了。隔着老董,杨树激动地说道:“你有身份证也不一定能考上大学,我才不稀罕偷呢!”

眼镜男神情古怪:“呵,你偷完之后,明天就回东北了,我要是今天发现不了,我找谁要去?果真应了那句话,东北人都……”

“住口!”乔建军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犹如猛虎下山一般,震得眼镜男不敢张嘴。

“冲你说话这个德行,我要是杨树,我也揍你!你读书都读了些什么?读得这般小肚鸡肠,出口伤人?”乔建军凑近了,厉声道:“你砸坏了我店里的东西,我只要你一百块钱,你还不知足?非得我报警,你才害怕吗?我告诉你,要不是看在你们快要高考的份上,我早就打110了!现在,我就要你办几件事。第一,闭嘴,不准再进行人身攻击;第二,赔钱,我不管你们谁是头,今天不把钱留下,我就不放人;第三,今晚我回去问清楚,如果真是杨树偷了你的身份证,我就算打断他的腿,也要把他拖到二中,去给你道歉。”

眼镜男一行人惊讶得张大了嘴巴,眼前这个正气凛然的爷们儿,还是那个整天乐呵呵的饭馆小老板么?他眼睛中透露出的寒气,肯定不是突然间冒出来的……如果眼神真能杀死人,那乔建军肯定会有这项本领。莫非,他曾经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厌倦了厮杀,才隐居在这条小巷子里?

眼镜男一行不自觉地往后退了好几步。他们内部互相推诿扯皮了一番,谁都不愿意出这个钱。小平头换了个策略,可怜兮兮地说道:“老板,我们都是学生,又不是故意来砸的,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我们吧!”

“啥玩意儿?”乔建军侧了侧耳朵,声音又高了几个分贝:“饶了你们?你们就是被饶惯了,才这么无法无天吧?别人惯你那些熊毛病,老子可不惯!砸坏别人东西就得赔钱,这难道不是天经地义的吗?”

协商无望,又迫于乔建军的眼神压迫,他们总算凑出了100块钱,眼镜男不情愿地递给了乔建军。

“两只手!给长辈递东西的时候,要两只手。”

眼镜男嘟囔了一句“毛病真多”,可是被乔建军一瞪,他还是乖乖地用双手递上了100块钱。

乔建军接过钱,说道:“明天下午再来店里一趟,这一百块钱,多退少补。”

“那……您能对李老师保密吗?我们没几天就得高考了。”

乔建军冷笑道:“现在知道害怕了?刚才砸东西的时候怎么不知道?”

“刚才被他们一撺掇,脑子一发热,也不知道怎么就……但是以后肯定不会犯同样的错误了!我跟您保证!”

“我也不想毁你们前程,知错就改,快走吧!”

眼镜男一行终于走了,围观的人也散了。回到店里后,杨树一声不吭地收拾起了残局,乔建军也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隐约听到啜泣的声音,乔建军惊疑地问道:“你哭了?”

“没有。”杨树闷闷地答了一声,去后厨倒垃圾了。再次从后厨出来的时候,看到杯盘狼藉,心想,再怎么说抱歉也没用了。于是,他直截了当地问道:“叔,你刚才为什么站在我这一边?你怎么不像他们一样追究我?”

乔建军整理着桌椅,不动神色地说道:“你毕竟在我家住了这么久,我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即使你真偷了他的身份证,那也一定是被逼急了,我等着你跟我说实话。”

杨树就站在那里,淡淡地说了三个字:“我没偷。”

“噢。”

收拾到下半夜,乔建军实在扛不住了,一头倒在了床上。杨树毫无睡意,他坐在对面的床上,问道:“叔,为啥我说啥你就信啥呢?你就不怕我骗你?”

乔建军打了个哈欠,半开玩笑似地说道:“骗我?要是骗我,你小子良心就坏了。”

“叔,都说人有两张脸,人前一张,人后一张。有可能你只看到我人前那张脸呢?”

乔建军强忍困意,坐起来说道:“我不像你们,没有读那么多书,不懂那么多道道。我看人一靠直觉,二靠相处,没那么多讲究。我对你第一印象就不错,相处这段时间,也觉得你是个不错的小伙子,这不就行了?”

杨树陷入沉默,可眼神却很复杂。忘了是哪位大家说的了,人性中总潜伏着恶的一面,总有那么一个瞬间,潜藏在灵魂中的恶,就会突然跳出来作乱。比如,他现在捏着口袋里那张卡片,很想把它捏得粉碎,不再让任何人知晓。

乔建军见他神色异常,便说道:“你跟我说实话,就算不是你偷的,你也知道是谁拿的吧?”

善恶只在一念之间,在卡片折断之前,理智终究战胜了邪念,杨树从口袋里掏出那张卡片来,果然是王强的身份证。但是他说道:“如果我说这是我捡的,你信吗?”

“……我信!”

杨树总算莞尔:“到学校以后,我放下书包,也去商店买东西了。在商店里,他跟我说,我在这边上学,然后我家那边高考,真是捡了个大便宜。我没搭理他,他走了以后,我才发现他的身份证掉地上了。我捡了起来,本来打算还给他的,可一回教室,他劈头盖脸地就问我是不是我偷的。我气蒙了,就不打算给他了。叔,我仔细一想,这比‘偷’也好不到哪儿去。”

“他都那么说你了,你还能忍?如果换做我,我早一拳头招呼上去了。我去哪儿考试关他屁事?他有什么资格说三道四?”

杨树生怕乔建军训斥自己一番,正在忐忑不已,没想到乔建军会说这番话。这让他既感动,又惭愧。

“我在二中借读,是李老师给我安排的,我要是在学校闹事,那就是给李老师找麻烦……”

“哎,傻孩子,你就一直忍到现在?”

杨树没有回应,算是默认了。隐忍,隐忍!这两个字,一直在他内心深处呐喊着,让他一次次攥起拳头。

眼下身份证怎么处理还是个问题,乔建军思量了一番,说道:“要是你还给他,你也说不清楚。这样吧,你把身份证留下,明天让你李老师拿到学校去,就说是同学捡到的,交给教务处了,行不?”

“嗯。”

乔建军困得睁不开眼了,临睡前,杨树问他最后一个问题:“叔,我说的那些你都信了?你就没觉得我在撒谎?”

乔建军不耐烦地踢了他一脚:“每天累死累活的,哪儿有功夫去疑神疑鬼?我还是那句话,你如果敢骗我,你的良心就坏了!”

黑暗中的杨树露出了一抹微笑,也不知道乔建军能不能听到,他呢喃了一句:“比我爹强多了!”

“嘀咕啥呢,还不睡觉?”

“没什么!”杨树突然有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变得喋喋不休起来:“叔,这次我一定会考得特别好!让那些瞧不起我的人统统闭嘴!”

“考试是为你自己考的,别想那么多,想得越多分寸就越乱。”

“我偏不!我就憋着这股气呢,这次非得扬眉吐气!等我考上好大学,将来有了出息,一定好好报答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