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坐上漂浮地铁想念你

不知道是不是这次地震带来的冲击太大,吉祥路沉寂了下来,馄饨馆的生意也越来越冷清了。

乔建军算了一下,每天卖出去的馄饨也就2000来个,按照一碗5毛的纯利润来算,每天也就能挣七十块左右。乔建军越来越焦虑,就这么干下去,两个闺女的嫁妆、儿子娶媳妇要买房子的钱,攒到猴年马月也未必能攒够啊!

经历地震的时候,他觉得能平平安安地活着就行了;可是那种痛苦一过去,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生意更好一些,这样全家人的生活也能更好一些。

生意太悠闲了,小童无所事事,有一天居然趴在桌子上睡着了。乔建军更加上火,骂了他一顿,让他去后厨打扫卫生,一边打扫一边思考,问题究竟出在哪儿?

“是啊,问题究竟出在哪儿呢?为什么大家都不来吃了呢?”

乔建军百思不得其解,还是乔琳一语道破天机:“不是你做得不好吃,是吃的花样越来越多,人的选择也越来越多。”

乔琳滔滔不绝:“老爸,你想啊,你们年轻的时候,能吃饱就不错了;再填饱肚子之后,又觉得能做好吃一点就足够了。除此之外,还有别的要求么?可我们这一代不一样,不光要好吃,还得要花样,现在有了麻辣烫,还有盖浇饭,瓦罐饭,不一定非要来吃馄饨呀!”

乔建军一想,确实是这么个道理,难道真的是自己不思进取、不敢尝试?若是连襟来做餐饮业,说不定他早就把这家店发展成一个快餐品牌,在全国各地开花了。

唉,眼界不如人家,魄力不如人家,也难怪人家会把事业做那么大,而自己只能守着这个小店度日。

乔琳很懂事地劝爸爸:“我上大学的生活费可以自己赚,你就不要太操心了。”

说实话,乔建军都想在小女儿高考完之后,去二中门口摆摊了。他并不惧怕在老年时再一次改行,但是他害怕小女儿情绪会受影响。毕竟,处在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有谁希望自己的父亲当着同学的面做小买卖呢?

眼下还不太缺钱,所以说,再等等吧,再过几天,小女儿也就从二中毕业了。

乔建军的烦恼还没有结束,因为街道办的大妈又上门了,说屋顶上那个大锅盖是违章的,为了迎接奥运会,这些东西必须要拆掉。

大妈苦口婆心地说:“我们也都知道你想念儿子,但咱们这边的规定,你也得遵守啊,是不是?——别再拿你儿子当借口啦,整条吉祥路上又不只有乔楠当兵去了,那别人也没有像你一样,在屋顶上弄个大锅盖啊!”

乔建军憋屈得慌,他想跟大妈说,他跟儿子有一些解不开的心结,跟儿子的回忆并不多,这个大锅盖算是其中之一,所以他才舍不得拆。但如果因为这个大锅盖,影响到文明街道评比结果,那他的罪恶就大了。

糟心事实在太多了,乔建军控制住火气,跟大妈哀求道:“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等我思想转过弯来,行不行?”

大妈们也不忍心做得太绝,算是默许了。但是走出馄饨馆之后,大妈们就窃窃私语:“儿子好好的,又不是残疾了或者牺牲了,非得用这个大锅盖当念想?真是让人费解!”

幸亏这些话没让乔建军听见,要不他能把街道办给拆了。

乔家人都在焦急地等待着乔楠的消息,然而5月最后一个周末,李兰芝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那个区号就让她心里一紧。

在儿子执行任务期间,她最怕接到陌生号码打来的电话,更怕对方官方而又客气的开场。所以,以至于这个电话响了好几声,她都不敢接起来。

最后还是乔琳接了起来,电话那边立刻传来一个急促的声音:“妈,怎么现在才接?是不是家里出什么事了?”

“哦……那个,我是你妹妹……”

“……”乔楠无奈,居然让这个小丫头占了一次便宜。

李兰芝听到是儿子的电话,当场就抢了过来,问道:“楠楠,你从灾区撤回来了?”

“嗯,今晚在蓉城休整一晚,明天回驻地。”

“累坏了吧?有没有受伤?要不要我给你寄点东西啊?”

面对母亲连珠炮似地发问,乔楠爽朗地笑道:“哈哈,看来李女士确实上岁数啦,心肠越来越软,操心越来越多。我真没事,挺好的。”

“少贫嘴!那八月底还能不能休假啊?”

“能!我姐订婚,我怎么说也得回去。”

“那就好。”

“老妈,告诉乔琳,让她专心准备高考。现在还有很多战友排队等着打电话呢,我先挂了啊。”

李兰芝还有一大堆话想要问他,结果那边已经挂断了。这个儿子,真的是她从襁褓中养大的,然而现在只能凑日子、掐着点儿打电话。但是这样她也挺满足的,至少儿子给她报平安了。

乔琳吸着酸酸乳,问道:“老妈,救灾还没结束呢,我哥怎么这么快就撤下来了?是不是还有更重要的任务等着他啊?”

李兰芝一个激灵——是啊,现在还有什么事比救灾更重要呢?这一颗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她必须要在家里准备速效救心丸了,每天的心情都像这样过山车,谁的心脏能受得了?

白天在接到撤退的命令之后,乔楠迅速整理好了行囊,准备离开灾区。今年是奥运年,从去年年底开始,一颗星就频繁地给他们开会,一遍遍跟他们强调“稳定”的重要性。每次到最后,一颗星总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来——对于党和人民交给我们的任务,我们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重音落在“稳定”和“万无一失”上,一颗星说得龇牙咧嘴,乔楠自然能领会到这几个字的分量。这次他们提前撤离灾区,估计就是跟这几个字有关。

乔楠之前跟文婧打过招呼了,就不打算再单独找她一趟了。文婧看着那一列整齐的队伍,就感觉自己好像是抗战年代送丈夫上战场的妻子,站在人群中欢送他,却不能跑过去拥抱他。

想当年,文婧还在上高中时,曾跑到利物浦,非常强悍地要到了杰拉德的签名。她又哭又笑,蹦蹦跳跳,杰拉德还抱了她一下,夸她是个很有勇气的女孩。

文婧跟同学炫耀了很久,说自己可是被杰拉德给抱过的。她现在暗恋的只是一个普通的解放军战士,却比杰拉德那样的大球星更加难追。明明近在咫尺,却远隔千山万水。

一颗星给他们讲完了话,乔楠终于要离开了。正在此时,文婧看到爸爸在几个军官的引荐下,走到一颗星身边。文父摘下帽子,无比崇敬地跟一颗星握手。一颗星笑容满面,甚至还不止一次竖起大拇指,应该是在夸赞他。

二人聊了一会儿,一颗星突然冲着队伍大喊了一声:“乔楠,出列!”

乔楠跑步过来,一头雾水地看着首长。而文父暗中朝女儿勾了勾手指头,示意她过来。文婧自然不能放过这个好机会,拖着还未痊愈的膝盖,有点狼狈地跑了过去。

文父很想抓住乔楠的手,但他极有耐心地等待着一颗星的引荐,绝不抢他领导的风头。一颗星果然很自豪地介绍道:“这位就是我们的乔排长,去年军校毕业,现在在我们特战旅担任排长,是一名很优秀的基层军官。”

文父这才热切地握住了乔楠的手,说道:“你救了我女儿,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若在平时,怎么着也得请你吃一顿饭啊!”

“不用,您也帮过我的忙……”

文父很欣赏地看着乔楠,扭头跟一颗星说道:“不愧是特战军官,不仅气度不凡,还仪表堂堂,你们部队真是人才济济啊!”

乔楠很久都没有听到这么有水准的夸奖了,被夸得面红耳赤,而文婧却掩面轻笑。文父积极地将女儿推到前面,轻嗔道:“你这孩子,平时虎得跟个什么似地,见到大恩人,怎么就躲在我身后不出来?”

这样一来,倒显得文婧不够主动了,她害羞地说道:“谢谢你救了我……”

乔楠看出他俩在演戏来了,文父不过是争取机会,让女儿多跟自己接触一会儿。乔楠装作没看透,微笑道:“救你的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其他人呢。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不用太放在心上。”

文父热切地说道:“感谢领导,让我们至少有机会跟你告别。这样吧,等回了北京,我一定做面锦旗,送到你们单位去,感谢你们部队,培养了这么好的年轻军官。”

乔楠刚要推辞,却发现这文父实在说得滴水不漏——人家是说送给部队的,又没说送给自己,那自己有什么资格推辞?也只有一颗星才能推辞。

乔楠客气了几句,便要归队了。文婧突然鼓足勇气,说道:“解放军哥哥,我可以抱你一下吗?”

乔楠一愣神,文婧当场扑了上去,趴在他怀里小声问道:“为什么你眼里的星星不见了?”

“……”乔楠不知如何作答,他不知道自己眼里有没有星星,但自从看不见“绝境之花”以后,他确实感觉眼睛怪怪的。

文婧又说道:“我不想这样唐突地来送你的……但我爸就这样,跟谁都能套上近乎,你可别介意啊。他当着大首长的面夸你,也是想推你一把,这算他的好意吧!”

“我知道……但我不需要。”

“我下次什么时候能见到你呢?”

“不要找我……”

“记住我唱的那首歌,不管你在哪里,我都能坐上漂浮地铁,找到你!”

文婧说得很坚定,不等乔楠反驳,便一把将他推开,大声道:“解放军哥哥,你辛苦啦!多保重,我会永远感激你的。”

乔楠被他们父女俩弄得很尴尬,讪讪地跟这一圈人告了别,便回到了队伍中。乔楠想了半天没想明白,便问老冯:“连长不是说这个人是开保安公司的,让我慎重么?怎么还把他引荐给大首长?”

老冯说道:“人家做的是正经生意,他公司里的员工还有几个在咱们单位服过役,在他那里混得风生水起。一聊起这些来,他跟老纪他们聊得可投机了。听说,他跟外交服务中心那帮人很熟,驻外使领馆的保安很多都是从他那里派的。”

乔楠暗自吃惊,同在体制内,他当然知道老冯刚才说的那个单位是多大的一个肥缺。文父能跟这些人攀上关系,他应该也是非常厉害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乔楠反倒隐隐地有些排斥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