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作战视频会议(上)

——乔琳,你哥回部队去了,你真的一点感觉都没有?

对于这个问题,乔琳表示很困惑,也做了一下自我反省。相比起妈妈的以泪洗面,还有他女朋友的魂不守舍,自己是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可是哥哥走了,对她的生活并没有太大影响啊!再也没有人把臭烘烘的衣服袜子扔到自己面前了,也没人取笑自己了,所有好吃的也没人来抢了,这样的日子不挺好的么?

不过过了几天,她发现敲诈的途径消失了,也就是她灰色收入的资金链断掉了,这点很让人伤心;再过几天,没人拌嘴了,日子似乎有那么一点无聊;然后到了世界杯,也听不到他的高谈阔论了,想到这里,她还是挺失落的。

已经有两届世界杯没有一起看了,时间真是过得飞快。

作为杰拉德的忠实球迷,文婧自然知道这届世界杯对他的意义,但是因为男朋友的缺席,再加上官司不顺利,她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趣来。

方女士,也就是她的后妈上诉的重要理由,就是文婧和父亲之间的矛盾。在文父倒下之前,文婧曾跟他争吵过;他最后一个联系人,也是文婧。就连最后一条短信,他也是在为女儿操心。至于之前他们发生了怎样的矛盾,外人都不得而知。

方女士曾经在法庭上列举了文婧种种罪行——自从她被接到北京,家里就没有一天消停过,文婧的乖张叛逆,让所有家人都受不了。身为她的继母,她自然受了很多委屈,曾经被她气到住院;文婧曾放出话来,要把花光父亲的钱作为人生目标,因此放着好好的公立学校不上,非要去上昂贵的国际学校。因为喜欢一个足球明星,还死活要去英国上高中。当时家里的财政状况出了一些问题,但他们夫妇还是举全家之力满足了她的愿望;在英国读书期间,她依然花钱如流水,除了伸手要钱,基本跟家里断绝了联系,总是惹得他们担心。回国之后,更是因为学业、恋爱等问题频频惹得父亲勃然大怒,文父突然倒下,绝对跟她脱不了干系。

方女士说到最后还落下泪来:“自从老文倒下之后,我不是故意不让文婧见她父亲,只是因为她太能惹父亲生气了,常常对她父亲大吼大叫。老文已经很可怜了,要是再被她气着了,弄得一命呜呼,那我不就犯了大错了么?老文倒下了,但是他手下还有那么多人要吃饭,我总得替他承担起这个责任来。但是只要一有时间,我就去看老文,给他清理卫生,说说生意上的事情。那些态度散漫的护工,只要一被我发现,我就立刻跟疗养院反映,第一时间处置他们。我为文家尽心尽力,就去年一年,我就瘦了二十斤,到头来却被继女告上法庭,我真是冤枉,很冤枉。”

听完她声泪俱下的陈述,文婧忍不住要破口大骂,姜涛示意她不要激动,他站起来,不急不缓地问道:“我只问方女士一个问题,您到底出于什么原因,才能把丈夫送到一个临终关怀的疗养院呢?”

方女士咳嗽了两声,但显然也是有备而来:“原因有三个。第一,我当时太忙,照顾不过来;第二,我担心文婧找到家里来,威胁到我丈夫的安全;第三,那个疗养院是我经过多方打听才决定的,设施很完善,万一老文有什么突发情况,可以马上得到处置,比放在家里安全。”

姜涛跟律师相视一笑,而方女士已经预感到大事不妙。

“方女士,您丈夫身价上亿,常住家里的保姆就有两个,按照您家的条件,怎么会照顾不过来?其二,您把丈夫放到疗养院,不是更方便文婧去探望了么?您找黑道上的人把守,文婧就不会找人突破么?其三,您挑选的那个疗养院,距离最近的综合医院有二十公里,但是两公里之外就有一个殡仪馆……这两者联系如此密切,您不会连这个都不明白吧?这些理由有多荒唐,你能说服得了你自己么?”

方女士嗫嚅了半晌,求助她的律师,但对于她弃养丈夫这一事实,她的律师也无法为她辩驳太多。因此,方女士从未在正面承认过自己遗弃丈夫,但是极力将矛头转移到文婧身上——那就是,文父现在的病全是文婧造成的,她没有资格状告自己。

至于乔楠找到的那些她勾结黑社会企图伤害文婧的证据,也全都被她否定了。她非常激动地说道:“可能是从小没有母亲教导的缘故,文婧没有安全感,也染上了很多坏习惯,谎话连篇。以前住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常常自导自演,做出些伤害自己的事情来,然后再来陷害我,说我虐待她。我又不傻,怎么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找人害她?”

说罢,她直勾勾地盯着文婧,毫不掩饰想要激怒她的企图:“不过念在她没有母亲教导的份上,我也能理解她,并且原谅她。”

不出她所料,文婧果然被激怒了。

姓方的说什么她都可以忍,唯独母亲被侮辱,她无法忍受。

那天出了法庭,她就发疯一般给了继母一个耳光,姜涛他们急忙拦下了她。她一时冲动犯下的错误,很有可能变成不利于他们的证据。姜涛劝她冷静,文婧眼圈发红,指着继母说道:“谢谢你啊,本来我还没那么想赢,但我现在一定要赢,让你跪下来给我妈道歉。”

那是三月份发生的事情,那时乔楠还是个TUBES MAN(插管侠),每天昏昏沉沉,连话都说不清楚,所以这些事情文婧一个人扛下来了(后来告诉了乔璐,那段时间乔璐也帮她分担了很多)。

方女士虽然极力否认她企图伤害文婧的事实,但小杨出来作证,他拍到的现场照片不会撒谎;乔楠录音的时候,录下了每个人的详细信息,只要稍加调查,就能知道真伪。所以在第一次审判,文婧几乎毫无悬念地胜诉了。

但是方女士岂能乖乖投降?她马上就上诉了,这次的焦点转移到了文婧对父亲的伤害上,着力突出文婧是个人品极其恶劣、说谎成性的骗子,并且有着严重的被迫害妄想症。所以,她没有资格状告继母。换句话说,她没有理由争夺父亲的财产。

五月底的那次开庭,乔楠陪在文婧身边。姓方的再次否认了文婧的所有指控,并找了几个谢大的学生,让他们证明文婧跟父亲关系紧张,常常惹父亲生气。再加上文婧父母之间的过节,其实她一直对父亲怀恨在心。因此,她现在假惺惺地关心父亲,不过是想争夺父亲的财产而已。

听到她被继母诋毁,乔楠真想一拳把她继母的头打个窟窿。还好文婧的律师很厉害,经过一番唇枪舌剑,总算为她讨回了一点主动权。

那一次没有当庭宣判,还有再进行二审。乔楠想陪她一起度过,但是部队的召唤反而先到了,问他能否提前归队。

在2010年,中国还举办了一场举世瞩目的盛会。只要一有这样的活动,乔楠他们的工作就会格外繁重。他们要一次次开会,首长们便一次次敲着桌子,还是将重音落在那几个字上——万无一失!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

乔楠曾想过,带着一只残缺的眼睛,还能这么顺利地归队,可能确实是遇到了一个非常时期吧!也就是一个急需用人的时期。今年的工作压力非常大,他好兄弟考研的事情也泡汤了。所以,乔楠实在没法开口,请求组织允许他再在北京逗留半个月。

还好北京有不少亲友,把文婧托付给他们,乔楠也不至于太担心。在他走了之后,姜涛和律师找文婧谈过一次,让她找找谢大的同学,请他们出来当证人,反驳继母的说辞。

从谢大休学后,文婧过得很落魄,基本跟以前的同学都断了联系;更何况,现在乔楠刚走,她的心都被带走了,哪儿还有心思去找证人?

对于文婧的低迷,她的律师非常着急,跟她分析了各种利弊,甚至将最严重的后果都告诉了她——那就是继母成功洗白,而她会真的变成一个说谎精、一个有迫害妄想的精神病。

律师苦口婆心地说道:“这样下去,你父亲的财产会被你继母侵占,你一分都得不到。”

“我压根就没想过父亲的财产。”文婧非常诚实地说道:“我最大的目标,就是接回父亲,还有就是要回东二环的那套房子,其他的都无所谓。”

面对如此佛系的客户,争强好胜的律师也无语了。

无语的后果,就是他甩下了一句气话,他不想继续打这个官司了,让她另觅高人吧!

当然,有姜涛在中间调和,两人并没有闹掰。姜涛一次次打过电话来,叮嘱她——嫂子,尽你所能去找证人,想要打赢官司,光靠律师是不行的,你也要尽力啊!

道理文婧都明白,不过现在只靠她一个人,她确实有点心力交瘁。乔琳和孙瑞阳来她家里,她把这些事说了出来,心里好受了一点。可现在离下次开庭不到一个星期了,她还是非常无助。

“我问过几个谢大同学,他们都有来不了的理由,这些我都能理解。”文婧苦笑道:“我还去找了我爸的好朋友,他们好歹也是看着我长大的,可是从很早之前,他们就躲着我了。要上法庭这种事,他们更不会站出来了。他们都精明着呢,知道帮我没什么好处,自然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文婧唯一能找到的人就是苏雪,但总觉得光请她一个人有点单薄。乔琳急得上蹿下跳,恨自己力量渺小,除了陪着她,一点儿忙都帮不上。

三个人宛如臭皮匠一般孜孜不倦地商量着对策,但总也找不到一点头绪。孙瑞阳毕竟没打过官司,一时也想不到好办法。快十点了,文婧的QQ突然响了,有人找她视频。这个时间找她的,肯定是她的男朋友了。

果不其然,电脑那端正是乔楠。乔琳羡慕了文婧一番,并不是羡慕她的诸葛亮来了,而是羡慕她有一个很好看的笔记本电脑,不用连接笨重的摄像头,而是电脑自带一个清晰的摄像头。

乔琳马马虎虎地跟哥哥打了招呼,目光还是落在笔记本上。她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摄像头,却被哥哥大吼了一声,她不满地吼了回去:“凶什么凶?”

“把你爪子拿开!”乔楠很上火,像吃了火药一般:“我看不见你嫂子了!”

哦……

原来如此。

乔琳抱歉地冲文婧讪笑一番,正准备蹑手蹑脚地溜走,又被哥哥喊住了。

乔楠正襟危坐,军官架势十足:“你把孙瑞阳一起喊过来,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尽管我木有粽子也木有假,但是祝大家粽子节快乐!小长假快乐!】

【另外,高考加油~~金榜题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