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人只有在一起,才会有谈恋爱的感觉。

这种体验,原本是乔楠和文婧体会得更深。乔璐回家后,也体验了一把。

二人两地分居时,小林常常表现得比较积极,倒不是无事献殷勤的那种积极,而是适时地说一些情话,让乔璐笑口常开。但是见面之后,他反倒含蓄了起来,就连一起看电影、喝咖啡,也是半晌都说不出一句话来。

乔璐开玩笑,问他是不是有别的相好的了?

小林被可乐呛得直咳嗽,说道:“怎么会?是太幸福了,感觉像是在做梦。”

他们两个年近三十的(老)青年,虽然不像小年轻那样进展飞速,但是也在那个春节假期牵了手,并且接了吻。

其实要说起一些好玩的,小林也能侃侃而谈。听说乔璐的爸爸每年都要回乡帮忙务农,小林估摸了一下,便说道:“这并不是取得效益的最佳模式。你想,假设你爸爸现在每天平均有200的纯收入,关店一天,就没有收入了。还要算上回乡的交通费,在老家付出的劳动力也算成本,这一整天完全是支出。最有效益的办法,是你爸爸继续开店,雇专业的农民去帮忙。这样,除去雇佣成本,你爸爸这一天还是有结余的。你姥姥家的农活,也因为有了专业人士的帮忙,得以快速地干完。这样是不是更加两全其美?”

乔璐听呆了,鼓掌道:“不愧是金融界的精英,算得一手好账。不过,这样虽好,但少了些人情味……我爸亲自回去帮忙,我姥姥、舅舅肯定更开心。”

小林也表示赞同:“我说的只是最理想的收益模式,亲人之间,当然还是情谊更重要。毕竟,亲情是无法用价格衡量的嘛!”

乔璐也挺喜欢小林这一点的——虽然二人有些理念不同,但小林很尊重她的想法,这让乔璐感到很舒服。也从心里认定,他虽然很精明,但也是个很温柔的人。

乔璐的同学会定在大年初三,乔琳很遵守约定,一定要跟去。但是她的情绪很低落,乔璐还以为她跟孙瑞阳闹矛盾了,一问才得知,原来她是担心地球灭亡。

……

乔琳很认真地说道:“我两三年前跟孙瑞阳一起看的电影,现在到了2012年了,地球不会真的灭亡吧?”

……

乔琳之所以这么纠结,是因为初二晚上,孙瑞阳喊她一起去附近的广场看烟花。乔琳嫌太冷了,就没去。结果孙瑞阳来了一句:“说不定2012年地球就灭亡了,明年春节能不能看到烟花还不一定呢。”

乔琳是科技盲,又是胆小鬼。听男朋友这样一说,顿时就心事重重。在家已经被哥哥嘲笑半天了,出门之后,依旧在想着如何才能拯救地球。

夜幕降临,她挽着姐姐的胳膊,不安地眨着眼睛,问道:“姐,地球真的会像电影里演得那样么?……”

乔璐强忍住笑,说道:“科幻为什么被称为科幻?是因为有很多幻想的成份啊!你在1999年,不是还担心地球灭亡么?最后也没事啊!”

“小时候不懂事,我是看了那部电影,又查了玛雅人的预言,每个人都说得有模有样的……”

乔琳当真变成了一只受惊的小鹿,把脸缩进了羽绒服里,只露一双大眼睛在外面。乔璐还是笑了出来,摇摇头,心里暗道——家人很宠她,孙瑞阳一定也很宠她吧?要不,她怎么还是这样不谙世事,憨态可掬?

唉,也是令人羡慕。

乔璐也忍不住逗她:“你到底是在担心世界末日,还是担心遇上我的死对头?”

乔琳登时张大嘴巴,无法确认自己的真实想法。

不过,那天的同学会,王超并没有去参加,乔琳这个保镖当场失业,因此颇为失落。不过,好在她还算活泼可爱,在姐姐身边蹭吃蹭喝,大家也愿意逗她。

可惜姐姐终究大她好几岁,他们讨论的也都是那些社会人的话题。乔琳打了一会儿哈欠,无聊地发着QQ,听男朋友解释地球为什么不会灭亡。不过孙瑞阳发过来的那些行星理论更让她感到头大,正好听到有人提起王超的旧事,乔琳登时竖起耳朵,再也不看男朋友那长篇大论的科普小论文了。

有一个女生端着酒杯过来,跟乔璐说了好一会儿话。那女生斟酌了很久,才开口道:“乔璐,你还有王超的消息吗?”

乔璐神色如常,淡然笑道:“有,但是不太多,怎么了?”

“我也就是听说,她当年不是主动休学,是她的宿舍联合抵制,要求她退学……她后来才转系了吧?”

关于王超的黑历史,乔璐掌握得很多,但是她并不打算说出来。这不是她的仁慈,而是她没有在背后嚼舌根的习惯。

于是,她握着酒杯,平静地说道:“我也有一些耳闻,反正她这些年过得不太好,她也不愿意跟老同学联系。”

那女生翘起二郎腿,翻了个白眼,说道:“联系?她有脸联系吗?她在高中,不光害了你,还对一个男生半推半就的,在高考前才跟人家说,她从来没瞧得上他,不过是看他可怜,才跟他亲近。那个男生也是普通班的佼佼者,被她一刺激,当年连本科也没考上。但这事太丢人了,他都没有往外说。他复习一年考上大学之后,才慢慢有同学了解这件事。那个男生也真是眼瞎,居然会喜欢上王超那种人!”

乔璐苦笑一声——她何尝不眼瞎呢?还天真地以为王超是她的好朋友。到头来,被她坑害得遍体鳞伤。

那女生还在愤愤地控诉,言下之意,已经将王超确定为二中48级实验一班的耻辱。乔璐见她喝多了,便夺下她的酒杯,笑道:“行啦!我这个当事人都没那么愤怒呢,你呀,适可而止吧!别喝了啊!”

喝多的又不止那一个女同学,很多男生也都喝得醉醺醺的了。有一个醉得最厉害的,还把酒瓶子当麦克风,亢奋地大声嚷嚷道:“乔璐!当年,是咱班,一枝花!不爱说话,但是,唱歌特别好听!当年,暗恋过乔璐的,举个手……”

那人站都站不稳,但依然顽强地举起了手。不过,他刚举起来,就被一巴掌给拍了下去。

“暗恋就是暗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啊!乔璐现在是我女朋友,我可不允许别人再跟她表白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小林。他听说乔璐今天有同学会,便执意要过来送她回家。没想到一进门,就听到了这番暗恋告白。他笑着说的,没有翻脸,但谁都能听出他的不快。

小林就比他们低了一届,又是他们那一级的佼佼者,所以乔璐的很多同学也都认得他。刚刚起哄那男生喝多了,也没觉得尴尬,抓着小林喝了几杯酒,就放他走了。

同学会的地点离二中并不远,就算走回家,也不过是一刻钟的路程,但小林还是很执拗地将乔璐送回去。乔琳又不傻,只说自己吃得太饱了,想散散步消消食,一溜烟地跑了。

在跟同学说了再见后,乔璐方才察觉小林的不悦。乔璐问他,他也不说话,只顾喘着粗气。在隆冬时节,那些粗气化成一缕缕白烟,在夜空中分外明显。

乔璐小声道:“是不是因为那些人的起哄你才生气?”

小林没说话,只是冷着脸,往上推了推眼镜。

“其实我也挺生气的,不过在我说话之前,你已经来了……”

“走吧。”小林很自然地牵起她的手,简单地说道。

乔璐没有做错什么,但依然感到惴惴不安,只能被他牵着走。换位思考一下,如果刚才是小林被老同学表白,她心里也不好受吧?

小林还是很内敛的,并没有发火,也没有赌气似地走得飞快。还跟以前一样,慢条斯理,少言寡语。

在家属院外面,小林停住了脚步,说道:“今天起哄那个人,是不是叫孟晨?以后有他在的场合你都不要去了。”

乔璐看着一脸严肃的爱人,笑道:“哟,还挺像霸道总裁的嘛!”

小林依然很严肃:“遇上这样的事情,能不霸道一点吗?我没动手打他就不错了。”

他向来文质彬彬,真想不出他动手打人会是什么样子。但见他一本正经,乔璐又忍不住笑。

“好啦,以后同学聚会,我叫上你就是了。”

小林这才勉强笑了:“早这样就好了。”

小林又低头亲吻了她的额头,说道:“你也喝酒了,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不到我家坐坐了?”

“不了,我爸妈还等我回去呢。”

二人恋恋不舍地道了晚安,乔璐刚要跨进铁门,又扭头说道:“没有女生跟你起哄吧?”

小林摇头:“没有,我人气很低。”

乔璐又被他逗笑了,警告道:“不准撒谎!”

“你有个当过特种兵的弟弟,我哪儿敢跟你撒谎?”

乔璐这才满意地笑笑,欢快地跑进了大院里。小林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不觉就露出了傻瓜微笑。直到她消失在了楼道里,他才慢慢地往南走。回忆着跟乔璐的点点滴滴,他的嘴角一直上扬着。

“林书风。”

小林正在馄饨馆前面等出租车,听到有人喊他,他诧异地回过头来。只见一个穿着黑色羽绒服、围着黑色围巾的女人,正站在他的身后。她一身黑,像是从黑夜里蹿出来的幽灵一般。

她见小林回头,便拉下了围巾,有几分惊喜,也有几分怨恨地说道:“真的是你?我刚才还不敢认来着。”

----

季节更替,注意身体,好好吃东西——来自上吐下泻的一只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