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最耻辱的瞬间

妻子怀孕了,离婚的事也暂且搁置下来了。周围的亲人朋友轮番劝梁铮,用的是成年人惯用的那一套说辞孩子都有了,还能离咋地?

梁铮也是这么想的,对新生命的期待,远远超过了对妻子的不满。他还自己悟出了一些道理没有哪一段婚姻是完美无瑕的,有了孩子之后,夫妻之间会互相理解,互相扶持,就这样过完一生,才是人生常态吧!

小颖并不开心,她原来不想要这个孩子,但后来她改变了主意。或许是丈夫太开心了,也或许是父母劝了她,她忍痛推掉了一大堆工作,心不甘情不愿地在家养起了胎。

梁铮的父母都已经年过古稀,他们自然很看重这个孩子,主动提出把小颖接回家休养。当梁铮把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小颖翻了个白眼,说道:“这个时候让我跟公婆住在一起,受他们的气?”

“我爸妈对家里的阿姨,也都是和颜悦色的,你是他们的儿媳妇,又怀了孕,他们宝贝你还来不及,怎么会给你气受?”

小颖冷笑道:“反正我没法跟老人一起住,要真想照顾我,那我们就换房子住。”

梁铮窝了一肚子火,但是习惯性地好脾气地说道:“确切地说,那房子不是我家的,这个你要理解。再说,住在这个小区,去医院、买东西都很方便,我找一个好阿姨照顾你就是了。”

梁铮的一个任期是四年,按照他的性格,他必然是要干满四年才回来的。但是那次回去之后,他就打了报告,要提前结束任期。他的理由也很简单我三十好几才有了第一个孩子,要是我不回去,我老婆要跟我离婚。

就这样,梁铮第一次外派,仅仅两年就结束了,这是他无法弥补的遗憾。熬过了漫长的孕期,在2012年8月,他终于迎来了他的小情人。在抱到孩子的那一刻,他所有的坏情绪全都被治愈了。为了这个柔软的小生命,让他付出什么都可以。

梁铮的父母也高兴坏了,一看到孙女就笑得合不拢嘴。医生跟他们说,在新生儿中,那么明显的双眼皮、大眼睛确实非常罕见。梁母笑吟吟地说道:“孩子像妈妈,才长得那么漂亮啊!”

孩子哭声清脆,所以梁铮给她取了个乳名,叫做“小铃铛”。孩子的大名,是梁父给取的。他说,我们虽然姓梁跟“凉”同音,但是希望她生活在一个温暖的世界,做一个温暖的人,就叫她“梁施温”吧!

梁铮觉得这个名字很好,便征求妻子的意见。小颖躺在病床上玩手机,懒懒地问道:“什么破名啊?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唉,白跟她解释了,她压根就没听进去。梁铮搓了搓脸,问道:“那你有什么好名字?说出来大家讨论讨论嘛!”

小颖眨了眨眼睛,说道:“算了,就叫这个名字吧!”

小颖虽然是在公立医院生产的,但她享有的医疗设施都是一流的,好几个医护人员围着她转。虽然生产的过程很痛苦,但是享受着女王般的待遇,她还是挺满意的。只不过,那些医护人员都很不愿意搭理她,又不好在她面前说什么。

梁铮很感激妻子,几乎将她种种不好都遗忘在脑后了。关于育儿的种种矛盾,他也有信心克服。但小颖实在不是一个有责任心的母亲,她又被宠坏了,面对一个终日啼哭的小生命,她一点儿都爱不起来。通常是孩子哭,她就跟着一起哭。孩子基本上都是梁母和保姆照顾的,直到孩子出生一个月,小颖都不知道怎么换尿不湿。

梁铮的陪产假用完了,一回去上班,就赶上了中国跟某国的领土纠纷。那是2012年9月,全国各地都爆发了大规模的游行,国民情绪激昂,也产生了一些过激行为。

梁铮那会儿做的是跟新闻有关的工作,每天都要发各种声明,拟各种稿子。经他们之手发出来的文章,那必然是一个用词都不能错,必须要斟酌再斟酌,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一方面是复杂的国际环境,另一方面是国民激愤的情绪,梁铮刚调到新部门,就遇到了如此大的挑战,压力可想而知。在那段时间,不知是加班过多,还是压力太大,他患上了严重的失眠症,常常头痛欲裂,耳鸣阵阵。他没有告诉家人,硬是自己扛了下来。

他常常在深夜回家,妻子没有睡,但也不像是在等他,就是靠在床上玩手机。他饥肠辘辘,神经衰弱,妻子也从未说一句呀,你这么辛苦,我去给你煮碗面吃吧!

行吧,她刚生完孩子,还是一个新手妈妈,能照顾好自己就不错了。因为陪在妻女身边的时间太少了,梁铮反而很内疚。

小颖嫌孩子吵,小铃铛是跟着保姆一起睡觉的。保姆人很好,虽然带孩子很辛苦,但是梁铮回家后,她还是会嘘寒问暖:“今晚熬了鸡丝糯米粥,我特意给你留了一些,你吃点儿再睡吧!”

哎,一个打工的保姆,都比他的枕边人更心疼他,梁铮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吃完东西,再去保姆房间里看女儿一会儿,方才回去休息。可是他的妻子都不愿跟他同床共眠了,因为他太累了,睡着了会打呼,吵得她很烦。

梁铮有什么办法?他必须得吃镇定的药物才能入睡,妻子不是不知道,但从来没有多关心一句。这样也就罢了,居然还嫌弃丈夫,因为他睡觉打呼噜。

梁铮心灰意冷,从那儿以后就搬去书房睡了。小颖还不满意,冷嘲热讽道:“你知道吗?离婚的前奏,就是分床睡。”

梁铮简直要被逼疯了,他不知怎样做才能让妻子满意。在小铃铛出生两个月后,他被派去出差。在那样敏感的时期出差,同行全都感到压力山大,唯有梁铮找到了放风的感觉。住在陌生的酒店里,他忘了吃药,居然也睡得香甜,可以一觉睡到天亮。

他想,大概,他只是不适合在家里睡觉了吧!

小铃铛出生三个月,剑拔弩张的国际形势已经有所缓解,他的工作压力减轻了不少。在妻子生日那天晚上,他暗中跟保姆沟通,让保姆买上好的牛排,晚饭就吃煎牛排。然后,他买了鲜花和蛋糕,回家再开一瓶香槟,跟妻子推心置腹地说说话,他俩的关系说不定还有救。

为了给妻子一个惊喜,他故意说自己加班,得晚点儿才能回家。妻子对他的加班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给他回复。梁铮在地下停车场等电梯,幻想着一会儿的烛光晚餐,还有可爱的女儿在咿咿呀呀叫着那个场景,该是多么温馨啊!

然而电梯门一开,他的所有幻想,就都成了泡影。

他的妻子挂在一个健硕的男人身上,天已经凉了,她穿着宽大的恤,恤几乎遮住了短到夸张的热裤。她修长的双腿紧紧贴在那个男人身上,而那个男人正用手指勾着她的下巴,不知在说什么话。

在跟乔璐说起这段往事时,梁铮痛苦地说道:“那是我人生中最耻辱的瞬间。”

接下来的事情,也不用再赘述了。幸好有其他人拉架,那场打斗才停止了。梁铮没有打过架,被揍得嘴角流血。在被拉开之后,他死死地盯着那个男人,说道:“从现在开始,你完了。”

那个男人是小颖的瑜伽教练,有时小颖需要照看女儿,没法出门,就让他来家里教。这些事情梁铮知道,虽然心里又个疙瘩,但是家里有女儿,又有保姆,他俩不至于做出格的事。然而,梁铮还是低估了人类无耻的程度,在电梯里的那一幕,成了他终生难忘的噩梦。

他连夜收拾东西回了父母家,连同女儿也一起带走了。小颖六神无主,甚至跪在地上求他,哭道:“老公,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敢对天发誓,我绝对没有越线”

那张梨花带雨的脸庞,再也激不起梁铮的同情了。他抱着女儿,冷冷地看了妻子一眼,问道:“越线?线的标准,是你定的吗?”

梁铮不想让父母担心,便说是夫妻吵架,害怕吓着孩子,才带回来住几天。可是梁铮忘记了,他脸上还挂了彩,那些伤痕没法骗过父母。他搪塞道,跟小颖拉扯了两下,没有大碍,过几天就长好了。

梁母担心地问道:“你没动手吧?”

“没有,我再怎么生气,也不至于打女人。”

看似正常的理由,梁父却越想越怀疑,连夜给他们家保姆打了电话。保姆支支吾吾地不肯说,直到老爷子动了怒,她才说了实话。梁父的嘴角当即抽搐了两下,捂着胸口跌坐到了椅子上。

梁铮是听到母亲的呼叫声,才意识到父亲出事了。见过无数大风大浪的老爷子,到底是有多气愤,才能气到昏厥呢?

梁铮悔恨不已,一直守在父亲病床前。老爷子清醒之后,就跟妻子说道:“你吩咐下去,让他们把苏州老家收拾一下,我要回苏州去。”

梁铮急了,说道:“爸,是我错了,我不该结这个婚但是您身体不好,熟悉的大夫都在北京”

“出了这样的事,我怎么有脸见人?!”梁父绝望地说道:“家门不幸,奇耻大辱!”

那些留言评论的小伙伴呢?!都去哪里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