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0章 誓把所有FLAG全都实现

*打在备忘录里的家书(之一)*

2015.9.4

文文,我刚到这里,先跟你汇报一下,这两天接连见了好多人。有使馆的同志,UN的负责人,还有这个国家的负责人。这些都是以后我要打交道的人,通过他们,我也更加了解了今后的工作环境。

在这里开展工作,肯定困难重重,不过我做好了心理准备,什么困难是我们克服不了的呢?

至于安全问题……要是这里百分之百安全,也就不会派我们过来了。不过你放心,以前的同事已经在这里打下了非常好的基础,我们的国旗,在某种程度上成了一种通行证,很受当地人认可。

这里的通讯设施实在说不上好,你有什么消息给我留言就行,我有时间就给你回复,尽量写得长一点。

要是发不出去,那可就浪费感情了。

晕,果然没发成功。围绕着这个信号,我不禁想起了大学时让我昏昏欲睡的《信号与系统》以及《通信原理》。你男人已经当了太久的武夫了,专业知识都忘得差不多了。建议以后多派些我的大学同学过来,这里急需各种通信人才,他们一定会大有作为的。

你和孩子都好吧?乔伯文没有再哭吧?但是我想你们想得要命,虽然有点丢人,但是跟你诉说思念,又有什么丢人的呢?

2015.9.10

文文,来这里几天了,已经见识了几波“民间武装力量”了。他们不是别人,正是一群熊孩子。他们没有冲我们开火,但是经常拦路抢劫。有几个小的,可能也就是上幼儿园的年纪。虽说我们根本不怕他们,也会分给他们一点食物什么的,但还是感觉挺不是滋味的。

想起你曾经的愿望,你想要周游世界,但这里绝对不是你想来的地方。小时候,从港城到爷爷奶奶家,我就很排斥。尤其是夏天,一下雨,那道路泥泞得没法走,到处都弥漫着一股粪便的臭味。但是咱爸是从那个穷山沟里走出来的,他常跟我们说不能忘本,所以常常带我们回去。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跟这个地方比起来,我回忆里的乔家屯,居然变成了一个宁静恬淡的世外桃源。毕竟,那里不会动不动就断电,孩子们不必在大路上伸手要饭,人们也不必为水源发愁。更重要的是,那里没有战火,老百姓能平平安安地过日子。

距离我小时候也过去二十多年了,听咱爸说,乔家屯早就修好了水泥路,还弄上了路灯,有了专门投放垃圾的地方,再也不是我记忆中那幅破败的模样了。可是这里呢,过去十年,二十年,好像都没有太大变化,甚至比以前更糟糕。

今天去学校,给一个小孩发了面包,他就大喊“I love China”。对我们来说微不足道的一点食物,对他们来说却是救命的粮食。孩子们何罪之有?很难受,所以才给你写了这篇小作文。我们很幸福,我们的孩子也很幸福。我很想你们,很希望能为这里的孩子们做点什么。

2015.9.20

文文,我刚看到你的留言,你要是不舒服,别硬撑着,赶紧去医院,别让我担心。

店里的生意是虚的,就算赔了,咱也不至于倾家荡产,所以不要把盈利与否看得太重。人生有得有失,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有什么比你、比儿子的健康更重要呢?

我不在身边,不能带你去医院,除了干着急,什么都做不了。所以,亲爱的文文,别让我担心了,好吗?

2015.9.21

为什么只发给我儿子的视频?

我知道他想我,我也想他,等我那天录个视频给他。

要是晚上信号好,我找你视频。

算了,我这晚上,你那里是凌晨,你还是好好睡觉,赶紧去看医生。乖。

2015.9.22

什么病还要过段时间才能确诊啊?

不行就换家医院,别耽误了病情。

上次我给面包的那个小家伙,跟我学了几句中文。现在能说“谢谢”“我爱中国”,下次拍个小视频给你看看,这也是一种成就感啊!

2015.9.28

消失了好几天,你担心坏了吧?我也担心你,不知道你的身体怎么样了。

这个国家百废待兴,施工也是我们工作的重要一环,所以我有可能一连出去好几天。这次又遇上了一群熊孩子,但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武装力量,手里拿的家伙事,一点都不含糊。

不过你也别担心,他们不会冲我们开枪的。退一万步讲,就算真打起来,你也不用担心我会吃亏。毕竟你男人,曾经也是排得上名号的武夫。

国内的节日氛围已经很浓了吧?我们在这里任务紧张,大概也不会搞庆祝活动。毕竟,只有过上太平日子,才有心思庆祝。

你跟我说,想让咱儿子明年就上小小班,我问了几位老大哥,他们都不太赞成。孩子太小了,去了小小班不一定适应,还有哭出毛病来的。但是,只有你一个人带他,始终把他带在身边,那也太累了。你拿主意吧!我跟他相处也就两个月,也不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合适的。

我们这里物资并不匮乏,还能自己种菜,所以不用担心我的生活质量。但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着你的手艺,还有你的气息。别觉得肉麻,我想自己老婆怎么了?

检查结果还没有拿到吗?就算你说没有大碍,我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也不知道能不能睡好。

2015.10.1

文文,终于到国庆节了。你从哪里看的新闻?这里真的没有炮火连天,也没有子弹从耳边嗖嗖地飞过去,我们不会受到任何攻击,难民也不会让我们很为难。新闻里肯定都是往严重了说,我一点儿都不危险。

我嘛,就是开着车出去巡逻,给那些建筑工事警戒,对难民展开人道主义救援。没事的时候,就种种菜,去学校跟小朋友搞搞联谊活动。你看,我真的不危险,一点儿都不危险。

这里有各个国家的军人,英语是通用语言,我也长了不少见识,挺好的。

今天是国庆节,晚上全国各地肯定都放烟花了。这里嘛……从很远的地方传来炮火声,不过,离我们几十公里,几乎听不见,更打不到这里来。

看着夜空,想起我们曾守卫的祖国,想起我们的家人都生活在那片和平安乐的土地上,想想还真挺自豪的。

当然,我的军功章里永远都有你的一半,想你,晚安。

2015.10.15

文文,这次出去待的时间更长,但是很顺利,没有遇到任何突发情况。

我看到了你发给我的照片,一直到现在,我的脑子都是懵的。你不舒服的原因,竟然是因为这个小家伙?

我想来想去,总觉得不太可能……但是,这就是所谓的父母和儿女之间的缘分?小司令也是,这个小家伙也是,都是在你我分别之际,主动向我们走来的小生命。

我说过不想这么早要老二,可是在培训期间我无意识地戒烟,临行之前你又来送我……冥冥之中自有注定,说不定我们都在为TA的到来做着准备。

我感叹生命的神奇,更感叹你的不易。亲爱的妻子,你又要受苦了。

我们又要做父母了,乔伯文要当哥哥了……我实在难掩喜悦,又不敢相信这事居然是真的。万千愧疚,无法言说。

2015.10.18

文文,我听你的,暂且不告诉父母。等小家伙完全在你肚子里扎根了,再告诉他们。

这几天,每天晚上都想起你怀着小司令的情景,不知此时的你是不是像以前那样倍受煎熬。还好家中有保姆,苏雪跟你住到了一起,我稍稍放心。

我今天才寻思过来,你为什么要把乔伯文送到小小班里去。要不,等肚子里的孩子稳定了,让咱爸把乔伯文接到港城吧!他们肯定愿意,他们也能带得很好。

唉,你这次生孩子,我又回不去了。想当年,我曾以“孩子自己生,自己养”劝退了一众相亲女,但我只是说说,从未当真。如今想来,后悔万分。以后再也不说话了,我要闭上这张乌鸦嘴。

2015.10.30

旱季是要来临了,但是没那么夸张,我还没有被热死。蚊虫?没有,骗人的。还是那句话,别老看沉重的新闻,女孩子看点儿韩剧不好吗?

听姐姐说,她又要去港城了?希望这次会有好结果吧!咱爸妈也够倔强的,当初把咱俩折腾得够呛,现在又轮到咱姐了。

恐怕她结婚,我也赶不上了。这个家里,我是唯一一个说话不算话的,无奈。

这几天我想了一下孩子的名字,要是是男孩,小名就叫“将军”吧!如果是女孩,小名叫“木兰”怎么样?至于大名,就叫“稚文”吧!不论男孩女孩都可以用。

“伯文”通“博文”,“稚文”通“致文”,希望两个孩子能明白他们名字的含义,在“文”上有所造诣。

夫人意下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