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1章 人生本不该如此

其实孙瑞阳在更早之前就得知了“薇薇安”的存在,可以追溯到他和乔琳返乡看望老乔那次。

进入2015年,各种短视频平台如雨后春笋般冒了出来。作为妹妹口中的“落伍大叔”,孙瑞阳手机上都没有安装那些应用。但是梦想成为一名网红的孙骄阳,却早在“抖音”普及之前,就成了一个短视频达人。

正是通过妹妹,孙瑞阳才认识了那位“薇薇安”。在妹妹口中,那是一位家境优渥、但是不靠家人、凭自己实力赚钱的美妆达人,她偶尔还会上传一些舞蹈视频,看起来颇有些功底。最重要的是,她虽然家里很有钱,但是很低调,谁也没扒出来她的父母是谁,她也很少炫富。

孙瑞阳本以为她是个励志网红,刚想夸妹妹两句,说她有点长进,但是一看到“薇薇安”的视频,顿时感到一阵反胃。

孙瑞阳还记得她以前的模样,不光是在二中,哪怕放眼整个港城,她也是颜值最出众的校花级别的美女。她已经长得够美了,为什么还要整容

孙骄阳不允许哥哥污蔑这位努力的小姐姐,孙瑞阳推了推眼镜,一本正经地说道“正常人很难有那么完美的下颌骨线条,除非是有一位顶级修图师,或者她去磨了骨头;她的胸 型圆润得极不依然,腰身太过纤细,有取肋骨之嫌;左右大腿有明显黑色针孔,疑似抽脂留下的痕迹。”

孙骄阳呆了半晌,最后打了个冷战“我靠,果然是冷血无情的医科生,可怕”

“整容并没有什么值得攻击的,关键是此人人品极为恶劣。”孙瑞阳担心自己认错了人,还是说得保守了一些“你还记得几年前,你闵佳姐几次三番闹着要自杀的往事么如果我没认错,这个薇薇安就是当年害她的那个人。”

闵佳出事那一年,孙骄阳还不到十岁,她只记得那场案子弄得全城轰动,但是她并不记得那些主谋的样子。作为上下楼的邻居,她目睹过闵佳承受的痛苦。她不敢相信,加害她的人,居然过得这么潇洒。

孙骄阳当即就要跑到网上骂她,却被她哥哥给制止了“你能不能沉稳一点我都说了,虽然直觉是她,但她变化太大,我也有可能认错人。你稍安勿躁,知道她并不是个值得崇拜的人就好了。”

那次回到家乡,孙瑞阳还见过闵佳一面,她和老公一人推着一个婴儿车在小区里散步。她看起来很幸福,明明年纪不大,但周身散发着母性的光芒,又得到了家人很好的呵护,平静而又温和。她找到了完美的归宿,已经淡忘了那些痛苦的过往了。

孙瑞阳为她感到高兴,跟他们夫妻俩聊了一会儿。闵佳说,她要去超市,给两个宝宝买点儿东西。说罢,她很自然地从羽绒服口袋里掏出一个口罩来,熟练地戴到了脸上。

或许是超市里人太多了,她担心染上流感吧也或许是那团阴影一直笼罩在她的心头,只要去人多的地方,她就习惯性地戴

上口罩。

看着她远去的背影,孙瑞阳心想,但愿是自己想多了,她戴口罩只是出于健康的考虑。

孙瑞阳没把这段小插曲告诉乔琳,没想到她去了一趟香港,居然遇到了已经改头换脸、且改名换姓的“薇薇安”。从香港回来那几天,她始终蔫蔫的提不起精神来。

“孙秀才,你知道吗她新交的男朋友是一位珠宝商的儿子,从小在国外长大的,现在想回来投资电影长得一表人才,浑身贵气,这种男人居然会成为她的男朋友我真想不明白,为闵佳还有她的前男友感到不值。”

人嘛,往往要少一点罪恶感,才能活得更加自由。就拿孙瑞阳来说,其实他跟那位博士的死几乎没有什么关联,可是罪恶感却让他寝食难安。他几乎是用一年时间写成了两篇博士论文,熬得瘦骨嶙峋,他的父母不止一次心疼地问他“你何必做到这份上呢”

是啊,何必呢说到底不就是图个心安吗而“心安”的代价,确实太大了。

他安慰乔琳“你要这样想,谎言总有被拆穿的那一天,那时她失去得更多。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俩在互相欺骗,利用完之后,就分道扬镳了”

乔琳终于被逗笑了,笑他是个满肚子坏水的秀才。孙瑞阳也不生气,笑嘻嘻地说道“反正是你讨厌的人,我就想替你诅咒她。”

没过几天,高中群里陆续有人发了关于“薇薇安”的消息。让乔琳感到安慰的是,大多数同学的三观还是很正的,他们都表达了同样的忧虑这样的人都能成名,那整天看着她、模仿她的那些小孩子,又会变成什么样呢

也有人在网上爆料她的过往,但是她好像并不在意,露脸的频率反而越来越高了。在笑容背后,她仿佛在挑战着昔日同学的忍耐底线我知道你们会在网上揭发我,但是我压根就不在乎。我也知道你们会忿忿不平,但是我照样能赚大钱,你们能拿我怎么样

乔琳曾手贱地点开过她的微博,跟她想象的差不多,都是一段矫情得不知所云的文字,配上她精挑细选的美照。在香港偶遇那天,她还发了一段文字“那些学生时期呼风唤雨的人,就一定会比你过得好吗我很恐惧那段时光,好在,我现在过得很好。”

那段文字就好像是特意发给乔琳看的,看完之后,乔琳果然无法集中精力。但是仔细一想,她说得也不对,乔琳是从高二才开始逆袭的,而她则一直都是学校里的风云人物。如她所言,她现在过得那么好了,为什么还要强装出一幅受害者的样子呢

乔琳很想给她评论一句“公道自在人心,望你好自为之”,但是打了好几遍,又全都删了。乔琳心想,自己也过得很好,何必再跟她争口舌之快

临近年关,同学聚会也多了起来。乔琳带着从香港买回来的巧克力回学校看大黄,还遇到了老同学刘积极。按理说,她公派第一年基本上是

不可能回国的,但是她掩饰不住眼角的喜悦,她说她之前得了一个辩论赛的大奖,这次是回国拿奖的,顺便过来看看以前的导师。

刘积极出国之后,过得春风得意,比以前更加大气自信了。她拿着高额奖学金,没有经济上的后顾之忧,可以随心所欲地做研究。除此之外,她出色的领导能力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仅仅半年就成为当地中国留学生的骨干。乔琳经常在朋友圈看到她发的活动照片,尽管她并不漂亮,但她永远都站在c位。

刘积极问起了乔琳的近况,乔琳苦笑着答道就那样呗刘积极显然对这个答案并不满意,她说道“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得过且过的人,就那样根本不适合你。”

可乔琳真的找不到合适的表达,她甚至不敢跟刘积极说,她正在准备考博士。在某些方面,她的自尊心很强,要是失败了,不用别人奚落,她自己就会很难受。

“乔琳,你正在迷茫,等找到方向了,你就不会这样了。上次公派生,你确实挺可惜的你要相信,你的人生本不该这样。”

若说刘积极曾是她的对手,那她的确称得上是一个知己知彼的好对手,一眼就看穿了乔琳的心思。乔琳话变少了,并不是因为嫉妒她,而是因为迷茫。

告别刘积极之后,乔琳绕着未名湖走了一圈又一圈,她的耳边始终回荡着那句话人生本不该如此。

走累了,她就坐在湖边,默默地发着呆。

那天晚上,闵佳更新了一段视频。从很早之前,闵佳就开始拍摄舞蹈教程了。最初她只是想跟别人安利她喜欢的组合,希望成为一名资深“技术粉”,让更多的人了解她的偶像。没想到,居然做出了名堂。

她舞蹈功底深厚,又教得很细致,很快就在网上收获了一大群粉丝。闵佳在现实生活中伤痕累累,反倒在网络上收获了很多温暖。很快,闵佳不再只教她偶像的舞蹈,只要是有人气的舞蹈,她都会翻跳,尽快出教程。

在学生时期,乔琳常常在假期帮表妹录视频,一个二十分钟左右的视频,往往要录一整天,后期还得剪辑。做这些是完全没有报酬的,但是闵佳乐此不疲。她很喜欢别人叫她“jia姐姐”,她也很乐意为小粉丝们服务。

闵佳要是想出名,大概也不是什么难事,但是她异常低调。且不说怀孕生子期间,一声不吭地就停更了一年,她每次录视频,还都会用棒球帽、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她嘴上说,不想让这些视频打扰到自己的日常生活,但是乔琳知道,她依然害怕面对陌生人,害怕再次听到那些让她心碎的风言风语。

但是在那天晚上发布的视频里,闵佳摘掉了口罩,还特意靠近了摄像机,眼神丝毫没有躲闪,仿佛在注视着屏幕前的某个人,仿佛在说错的是你,不是我,你凭什么可以堂堂正正地生活“堂堂正正”几个字,本就应该属于我,而不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