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士兵突刺刺

乔琳被姐姐拽着,马马虎虎去医院拍了个片子。老大夫看了半天,没看出什么异常来,说如果再疼的话,那就几个月之后再来拍一次。乔琳怪姐姐小题大做,飞快地跑回家,她要看《士兵突击》。

在那个冬天,《士兵突击》堪称影视界的一匹黑马,横扫各大卫视,创下无数奇迹。乔建军出身行伍,很喜欢看军旅题材,尤其爱看《士兵突击》。用他的话说,很多军旅剧都把军人拍得跟武林高手似的,只有这一部是最接地气的。

乔琳没有体验过军队生活,不知道里面的内容是否真实,但她从许三多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不聪明,自卑,怯懦,只有一股“不抛弃、不放弃”的劲头。幸运的是,许三多遇到了很多良师益友,乔琳也有一直帮助自己的老师朋友;许三多最后成了老A,而乔琳还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将会走向何方。

乔琳天生泪点低,而《士兵突击》偏偏有很多煽情的场面。比如班长史今退伍,伍六一退出老A的选拔,等等……每当她难过的时候,赵琳琳总在一边捣乱,用魔性的声音给她洗脑“突刺刺!突刺刺!”

这个梗来自于许三多的老父亲,他在参加民兵团训练的时候,喊的口号便是“突刺刺”。赵琳琳想逗朋友笑,所以说得格外搞笑,像一条小蛇吐着信子;乔建军给她纠正,说正确的节奏应该是“突刺——刺”。

老爸太过一本正经,还是赵琳琳的“突刺刺”更搞笑。很多年之后,当乔琳在某个弹幕网站上重温《士兵突击》时,她总能想起2007年的寒假,她最好的朋友伏在她耳边,一次次地说着“突刺刺”,逗她开心,让她暂时忘记对哥哥的担心。

赵琳琳本来对《士兵突击》毫无兴趣,她的MP4里永远装着最新的韩剧和台湾偶像剧。不过,许三多进老A的过程,她是全程看下来的。她花痴地说道:“袁朗真性感!又妖孽又性感!不过吴哲最好看!如果乔楠哥也当了老A,一定会像吴哲那样智勇双全!”

乔琳摇头说道:“我觉得我哥应该是袁朗和吴哲的结合体,你不觉得……我哥有时候也挺能作妖的么?”

“天呐!还有这样的男人,我死了,死了……”赵琳琳夸张地抱住好朋友:“我要走你的后门,让我当你嫂子吧!”

乔琳笑得很生硬:“我倒想给你留个后门,可我哥已经有女朋友了啊!他女朋友还是清华的大才女呢!”她指了指书柜,继续说道:“你看,她的书已经出版了,她嘱托出版社给我家寄了一本。”

“《无可奈何花落去》?这是一本文学评论集?作者的笔名叫‘繁花’?”赵琳琳翻看了半天,略微带着些小嫉妒:“学习好就算了,就连文章都写得这么好!让人绝望。”

“这本书本来打算二月出版的,可是出版社拖到十一月多才出版。我哥肯定眼巴巴地等着,如果能在集训前看到这本书,他肯定更有动力。”

乔璐从后厨出来,很好奇地问道:“琳琳,我一直很纳闷,咱妈是怎么同意乔楠去参加集训的?”

乔琳仰着头想了想,说道:“大概……就是她突然想开了,想让我哥去做他喜欢的事情吧!”

然而事情的真相并不是这样的。乔楠在高原上摸爬滚打的时候,心里想的都是女朋友,是她费尽心思说服了母亲,为自己争取到了这个机会。想着那天晚上最后一通电话,想着她说的那句“我爱你,至死不渝”,乔楠无数次下定决心——不能让她失望,一定要为她采一朵盛开在绝境的花。

有太多人建议乔楠不要去当特种兵,因为他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特种兵的训练真的能把人累疯。乔楠偏偏就喜欢被累疯的感觉,可是当他累得倒在地上爬不起来的时候,他也会怀疑自己的选择——他明明可以拥有更璀璨的人生,为什么偏要受这份罪?

乔楠自诩体能不错,各项军事技能也拔尖。可是真正到了集训的时候,他才发现,跟各个单位的兵王相比,他一点儿优势都没有。仔细算下来,他最大的优势就是他的智商了。毕竟他一直都是理科学霸,涉及到爆破、通信类的知识时,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其他人吊起来打。

乔楠的训练内容跟电视里演的差不多,每天扛着木头跑,爬铁丝网,上天入地,把人磨去好几层皮,那些魔鬼教官会把人的所有自尊打击得粉碎。来这里之前,乔楠还有隐隐的傲气。他知道这里的训练极为苛刻,教官不把人当人,但他很期待会有那么几个瞬间,他会特别闪亮地登场,将自己的看家本领亮出来。

然而他想多了,像装13反而被打脸一样,集训开始后,他再也没有什么闪亮登场的想法了。他只求活着,活到这场集训的最后。

这批集训有不下100个人,有乔楠这样渴望已久的,也有稀里糊涂被选来的,反正刚开始就淘汰了近一半,留下的竞争越来越残酷。乔楠还见到了曾经的竞争对手陆昊,可惜两个人根本就没有时间叙旧。每天疯了一样训练,练到让人失去所有情感,练完之后就只能倒在床上装尸体。偏偏那群教官还不让他们休息,每天晚上的警报拉到让人崩溃。陆昊被淘汰的那一刻,反倒是他们两个人交流最多的时候。

尽管体能并不拔尖,但从军校来的学员大多都是带着一点傲气的,乔楠、赵宇如此,陆昊也是如此。只不过乔璐早就叮嘱过弟弟——不要以为自己高人一等,一定要放平心态,任何人都有长处。多亏了姐姐的教导,乔楠才能心平气和地接受自己的缺点,发现别人的优点,不管走到哪里都有好人缘。他能生存到最后,也离不开他的好人缘。

陆昊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身为他们学校的尖子,他带着一股自命不凡的气度。别说他了,就连赵宇那小子也有,所以很难融入到战士中去。乔楠跑不动的时候,尚且有战友搀扶着他一起跑;赵宇掉队的时候,乔楠会下意识地拉他一把,战友情就是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的。可乔楠也只顾得上赵宇了,再顾其他人,他就要死了。

可是陆昊掉队的时候,很少有人拉他,几乎都是教官冲着他吼。吼了几次之后,这小子心态就崩了。集训开始没多久,在操场上跑5千米的时候,这小子气得扔掉装备,说了一句“老子不干了”,便要撂挑子走人。

乔楠目睹了这一幕,他毫不犹豫地停下脚步,把他拉回来,劝他不要冲动。谁知教官又冲着乔楠吼:“你不专心训练,下一个淘汰的就是你!”

乔楠第一次提高分贝吼了回去:“报告!可如果我对战友的死活视而不见,那我先把自己给淘汰了!”

教官的眼睛瞪得更大,凑得更近,冷笑着威胁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滚蛋?让你们俩一起滚?”

乔楠紧张得要死,但是他依然维持着面子上的大义凛然:“如果我因为考核不合格而被淘汰,那我滚得心服口服;可如果因为为挽留战友而被淘汰,那我会唾弃这个单位一辈子!它根本就不配我为他卖命!根本不值得那么多人向往!”

自从集训以来,乔楠每天都有殴打教官的冲动,最好能打爆他们的狗头。但他纵然有一身的本事,也一直像狗一样卑微地活着,被教官们蹂躏得一点脾气都没有。只有在这一刻,他像个怀着深仇大恨的战士,脸上的稚气尚未完全脱去,但他吼得青筋凸起,丝毫不肯退让。

之所以叫教官“魔鬼”,是因为他们在任何时候都冷漠得令人发指。此时也不例外,王姓教官踹了乔楠一脚,嘶吼道:“敢用这种语气跟教官讲话,你活得不耐烦了!之前跑得全部作废,重新跑够五公里!快去!”

在那一刻,乔楠的尊严再次被践踏得一丝不剩,他很想像陆昊那样,将装备一甩,潇洒地留下一句“老子不干了”。他甚至觉得,陆昊的做法,才是一个血性男儿该有的正常举动。而不是像他这样,被教官训得像一坨狗屎,狼狈不堪,却还乖乖地准备起跑。

“兄弟,忍忍吧!”起跑前,乔楠低声劝道。

陆昊却依然傲立在那里:“训练累,可以忍;训练苦,也可以忍!但是受了这么多侮辱,我不能再忍了!这就是我们当代军官的素质,出口就能把人往死里骂!老子就是不忍了。”

乔楠深感赞同,但依然劝道:“这也是一个把原有的自尊打碎、重拾自尊的过程,每个人都是这么过来的。你不会连这个道理都不懂吧?快跑吧,再不跑,就真的没机会了。”

陆昊忍了又忍,理性终于战胜了冲动,他狠狠地骂了一声,才背起装备重新起跑。乔楠很是欣慰,虽然迎接他的是一段死亡路程,但是他身边有他劝回来的战友,他对这个结果很满意。

乔楠并不知道,刚才教官把他骂得狗血淋头的时候,其实也在心底彻底认可了他。乔楠的资料他们反复看了很多遍,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他都是特战队员最佳人选。一米八五的身高,又在军校捶打了几年,身体素质格外出色;通信、军事双学位,既是一个技术人才,又有出众的指挥才能,甚至他的英语还在全国拿过大奖。更重要的是他的性格,稳扎稳打,不骄不躁,既能跟军官们高谈阔论,又能跟普通战士谈笑风生。重情重义,又有头脑。作为未来的军官,他这种才能才是最难得的。

如今看来,除了他的家庭情况复杂了一些,他几乎是个完美的军官料子。之前听说那么多单位抢着要他,这里的教官们还不太相信;直到乔楠来集训,他们才发现——嘿,这小子真他娘的是个人才!哪个单位要是抢到了,那可真是捡到宝贝了!

乔楠和陆昊在操场上一圈圈地跑着,跑到最后几圈,几乎都是爬着跑向终点。不知道是第几次摔倒了,陆昊“扑通”一声栽到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乔楠筋疲力尽地摇着他,他也毫无反应。救护车就停在不远处,医生七手八脚地把他抬上救护车。陆昊留给乔楠一句“对不起兄弟,我连累你了”,便被拉走了。乔楠累傻了,心想,陆昊是不是快死了?

然而陆昊不仅没有死,以后还跟乔楠交锋过几次。当然,那都是后话了。眼下乔楠还有没跑完的五公里,他知道,教官不会放过他,尽管他已经没有力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