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相濡以沫

因为特殊,这卷“蛊眼封疆术”致使余阳青睐有加,但他很快意识到艾珂对于这卷功法既有的成见,就从对方首次打鼻腔里“哼哼”的这二声来估量,自己要想染指于这卷独钟之选,必然会遭他横加干涉。

【既然这东西不能让我学,你把他拿出来做什么呢?现宝?还是故意惹人闹心?】先试着反将对方一军,免得这老头师情泛滥,引来谆谆教诲的巨制篇幅。

【啊?】没想到这小子峰转直下,一下子掐在了自己的软骨上,艾珂大有看似南辕辙朝北的错觉,借着抬手梳理胡须的一番动作,先行稳定住稍有错乱的意识,瞥了一眼炯炯相顾的余阳,咳嗽二声说道【修行之路漫漫,若你不具慧眼,如何识别虚假?如何舍?如何收?为仙者,天地之博央而毫厘毕现,此乃根本,你要谨记在心】。

王顾左右的手段让他这般的从容演绎,倒也滴水不漏,只是叫自己这一刻放手,已经恕难从命。

经过短暂的计较之后,脑海中灵光突现,急忙陪着笑脸说道【学生我就是不太聪明的一个人,要不然还需要像你这样具有伟大智慧的师傅做什么呢?你就是一盏明灯,你指到哪里,徒弟我就冲到哪里,要不这样,你能将这些法门逐一地跟徒弟我细细的解剖解剖,让徒弟我也好有所了解,最后好根据自己的条件,选择适合的法门来修炼】。

【噢】艾珂眼露着赞许的目光注视着余阳,就见他冲着自己还嘿嘿乐呵着,心说这徒弟天资不是过于拙劣,还懂得变通,总算没有白白辜负这副躯壳。

伸手在石桌上随意拈来一截条石,其意悠闲地说道【法术神通虽然可令攻守兼备,却不能终久仗持,若二者对持,仙元如有悬殊,任凭大通的法术也难防对手突如其来的一击】。

接着,满意地看了一眼一脸虔诚的余阳,往下说道【就拿我手中的这卷“孤星三刻”来说,这是为师穷其一生的心血,视为不传之密,任凭天下神通无数,谁又能撄其锋镝......】孤处天外,性情也有这般变化,说到动情之时,襁褓自携的天性当中,竟也显露出了一份妄自尊大。

作为师傅,艾珂悉数讲解着各门神通的玄奥,可谓是知无不言。

只是可惜,园丁栽下桃李枝,春暖乍逢一夜寒,他就是磨碎了嘴皮子,余阳到底是一个字也没能听进去。

原来,趁着艾珂每每取完条石之后,余阳的意识即刻就溶入了蛊眼封疆术的卷刻当中,一字一句地开始在识海中铭刻着卷文。

余阳执意于心中认定的蛊眼术,这就虚与委蛇地应付起了身为首仙的艾珂,哪里知道,另有一位师傅因为惦记于他,这时候现身在了猴儿岭,原来正是齐慕白。

在贡特领着同门退守在圈外的齐慕白,略施手段逼使程东交出九转炼契炉之后,便将师傅引到一边,述说了斩杀独角灵兽和无意间获得阴阳灵芝的经过。

别看徒弟避重就轻地描述着经过,这一席话听在工余的耳朵里,堪比惊雷滚耳,心中接连一番怔诧,莫说是自己,协同老祖之力于百色蛇的那一场搏杀,结果又能如何?不想这徒弟居然也是万般的托大,全然不顾生死力毙异类,回想身临虚焱灼体的那一刻,倘若老祖一步来迟,这副躯壳早就化成灰烬,徒弟惊险容生的这段情节如何还能聆听在耳?怂然于心呢?摆在平日,这时不免好一番训斥,看眼下也只落了个长吁短叹。

师徒二人同在这生死边缘走了一回,对方的遭遇更是感同身受。念及徒弟最后意外获取了阴阳灵芝,工余大感欣慰,毕竟因祸得福,如今这一身的修为早已不在自己之下,日后的成就也是不可限量。

随后,二人互通了这两年来的一些过往琐事,这便回到了队伍当中。

到了第八天,天色拂晓,齐慕白正在为同门监守巡视,忽然一道人影现身而来,看清对方的面目之后,自己很是陌生,不料身后响起了一位三代祖师叔的声音,感情他们二人是旧相识,碰面后来人透露了一些信息,说是宇宙星门已经差下门中的七大护教奔赴各大战区,跟这些入侵者下达最后的通牒符文,饬令对方退回它们的老巢,不然,战役将会全面升级,登顶万界之巅的各路仙神们,便要尽皆出手驱逐。

等这人走不多时,就听一道声音泠泠而起【诸位同门,请速来星形标识处相聚】。

齐慕白探出意识才知道,异类们早已撤离了这片战区,在战区的中心地带,一颗巨大的星形图案赫然展现在半空之上。

图案下面人群鼎沸,看来已经聚集了不少人。

齐慕白一行同门赶来这片地带时,那颗漂浮在半空的巨大图案也不过遥遥在望而已。

过了片刻,一条黑色身影飘到空中,随后说道【各位同门,这次主教已在各处下达了符文,估计鸿蒙灵族将会就此退去,凡是知道这一消息的还望相互知会,大家这就解散吧】。

感觉这条黑色身影的气息有些熟悉,齐慕白不禁探出意念前往近处观看,没想到这一看之下,顿时令他丢了魂儿的一样怔立在原地。原来,这条黑色身影竟是戈兰。

据她自己说,她父亲一直想将她送去星门,希望她有朝一日成为真正的塞伯女神,可她亲口跟自己说那不是她想要的生活,为什么她还是进入了宇宙星门呢?难道因为自己的刻意回避?在极鉴之地不是跟她说明白了吗,自己是有意中人的,自己是不能辜负.......

黑压压的人群聚散胜似风卷残云,就连天罗剑宗的弟子此刻也多已离去。工余很想知道徒弟下一步打算去什么地方?却注意到齐慕白目色黯淡,面容凄苦,心中忍不住犯起了嘀咕【来时还好好的,如今这异类也退回老巢去了,苦熬这许久,终于是云开日出了,不说是抃掌蹈足,可也不能让他生出这副表情吧】?

在一旁陪着呆站了半响,看徒弟那模样一时半会儿走不出来,忍不住轻声问道【齐儿,有事吗这是】?

齐慕白的耳边传来工余的轻声询问,恍然从回忆之中走了出来,发现原先数以万计的人潮此时已经所剩无几。而自己身边,仅剩师傅一人在一旁相守。

【有心事啊这是?】工余问道。

齐慕白觉得没有必要隐瞒什么,说道【师傅,刚刚那位星门的护教我们都认识,她是戈兰】。

【哦?】工余的语气证明他一时未能拐过这道弯,紧跟着,脑海当中浮现出了一名光鲜女子的形象,想想当时,自己在她和徒弟中间没少跑过腿,可惜了这样一个痴情的女子,虽是百般的宛转,眉眼神态却是一任决绝。终了,这戈兰毅然离去,原来是有了这等的际遇。

这片战场经星门遣来符文之后,瞬间瓦解,最后只留下数以百千计的修炼者遗失的魂魄。人如疾风而散,这里也是即刻廓落消沉下来。

回转师门后,齐慕白得知众位师兄弟已经去了徒弟所处的那片地界,并留话说这是要去寻自己会合。

因此,一刻也未曾迟疑的齐慕白,这时候终于现身在了猴儿峰之上。

几经辗转,当下可是第三次置身在这片山岭间。望着山岭上树木折翻,叶色枯黄,想起独角灵兽滔天的气焰,却让自己侥幸击杀在此,回顾生死一瞬之间,转身刺剑时何曾预想到自己还能三转猴儿峰。

感触一番,意识这便征向四面八方,很快把身下的地界包了个严实。

【奇怪,这一大帮子人跑哪里去了?】意料当中理应出现的那几道熟悉的气息,这一刻竟然一无所获。让他感到费解的是,为什么连徒弟的踪迹也是遍寻不见呢?

【难道他们带上余阳开始了新的星际探险?还是横生变故才......】按常理推断,戴均等人如今的实力纷纷越阶天巡,即便决定先行组织探险行程,也在情理当中。

但是余阳还没有具备星际生存的能力,他的消失意味着什么呢?以戴均谨慎的个性,加上他多年的探险经验,难道就因为牵连到自己的这层关系,而让他丧失了冷静的判断吗?

假如以上的情节无法成立,那就是猝生意外的可能比较大。

齐慕白之所以未曾将傅彦章这一环节考虑进去,完全是因为以这位老祖的个性而言,如果将他和余阳绑在一起的话,那他们早就应该回到宗门去了。网罗奇才,是傅彦章最大的乐趣所在,让他逮着的宝贝,耽搁一秒也能让他跳脚。

日当正中,裹着紫蓝边沿的阳光抚摸着大地,干焦的枯叶蔫巴着卷缩起了身子,折断的树身凸显着尖刺一样的棱节,经过烈日的炙烤,这些地方已经渐生出浅浅的油黑色。

这时候,一些飞舞的蚁虫,陆续汇集到了一处被蛀空的蚁穴之中,看来选择折断的树身作为安家地点,会减轻它们不少的工作量。

“家”。齐慕白再次怔出意识四外蔓延了出去。如果见着余阳的家人,也许就能得到答案。

余芳在医院里的热水间里接满了一壶开水,提着水壶端起搁着餐具的脸盆来到了水池间,沾着油腻的餐具在热水和洗洁精的双重作用下,很快清洗干净。

【不知道隔了这二天,弟弟他回来没有?】余芳用抹布擦去了积留在餐具里的水珠,暗暗想着弟弟已经整整出去了五天时间,他在忙些什么呢?

回到病房以后,背后垫着枕头半躺在病床上的秦军,这时候正看着手机里的信息,见余芳进来之后,马上放下手机激动地说道【芳芳,你知道吗?法院已经最终判决了三亚化工相应的责任人的罪行,那个叫姚达生的混蛋,终于招认了他所有的罪状,劫持你们的那伙匪徒,也是他一手指使】。

余芳放下水壶和脸盆,看着秦军也是一脸激动地问道【是真的吗】?

【嗯,我同事刚刚给我发的信息】秦军扬起手中的电话。

【同事啊,我看那位同事对你还是挺上心的吗?】余芳蹲下身拉开壁橱的暗门,将脸盆连同餐具一起放了进去,随后拎着水壶放置在床头和柜子的中间部位。

【呵呵,他是我的铁哥们儿啊】秦军挠了挠头。

【昨天不是刚给你洗过头吗?怎么又挠?】余芳问。

【不是,我这是习惯性的动作】秦军也不明白为什么要跟余芳解释发信息的是他的哥们儿?挠头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而已。

余芳看了一下腕表,时间将近午后一点,她走到窗户跟前把窗帘拉拢了一些,冲西的窗户已经透射进了火辣的日光。

【我想过会儿回去一趟,该给我妈添补油盐了,上次在家说起弟弟的事情,忘记买了。还要在六点前赶去菜市场买些菜和鸡蛋,如果很晚的话我就不来医院了】余芳一边说,一边自窗户玻璃看向距离大楼不远处的一棵榕树下,正坐着二位发迹斑白的老人,老头坐着轮椅,脑袋微微的偏向一侧,好像在树荫下睡着了。坐在石凳上的老妇人,一只手抓住轮椅的后倚背,另一只手在老头的脖肩位置轻轻捏拿着。

树下的这对老人,他们的关系已经一目了然。尤其是老头在老伴儿的捏拿下,竟然睡得那样的香甜,不知道换个人来捏拿,老头儿还能这样酣然入睡不?

【你弟弟回来没有?】间隔了有几分钟的时间,秦军问了一句。

余芳摇头说道【出去五天了,回来他应该给我来电话的】。

【说真的,你弟弟真牛,那帮人可都是人渣,比我们还硬,刀枪的组合装备,他一个人就能摆平,我看去跟顶级拳王挑也没问题】秦军由衷地叹服着。

男人天生就有暴力倾向,这句话果然不假。

【我看报纸上应该这样写“热血少年徒手勇闯贼窝,惩奸除恶人渣一个不留”,到时候,你弟弟余阳立马就能火起来】秦军眼睛里闪耀着兴奋的光芒,那样子好像在说,他就是杀尽人渣的盖世英雄。

正在眨动眼睛的秦军,就觉得病房里光影一闪,眼前突然多出了一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