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二访客

我小心翼翼的试探着问道:“皇上,想让草民做这个媒人?”

看来这回我终于猜对了,皇上笑着点点头回应我:“是啊,你跟祁瑞熟,而且朕觉得跟着郡主一起去旅行的你应该也了解郡主,所以我希望你去做这件事。”

我小声的提醒道:“但是,皇上,就算草民能做到这件事,我下面也要赶往神宗以及太原,恐怕真的要去说媒的时候,得要一年之后啊!”

皇上点点头,然后慢慢说道:“朕知道,所以是提前这一年说这些啊!希望解决完全部事情后,霍先生能去劝说祁瑞。”

没有办法,我只好现在答应了下来:“草民,尽量吧,如果能做得到的话,我肯定会去做的。”

皇上伸了个懒腰,然后大声的说道:“行了,差不多了,我们回去吧!对了,霍先生,希望你处理好这次的事,包括那个逆贼。”

“草民知道。”看样子这算是安全过关了,勉勉强强没发生什么意外,除了关于祁瑞和冰燕的事。

当我回到了阳德殿门口的时候,言桧还在那毕恭毕敬的站着,看着他那几分认真的模样,反而让我有点想笑。

当看见我活着回来的时候,言桧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关心的问道:“延平?没发生什么大事吧?”

我点点头,然后慢慢说道:“有,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说麻烦,但是又和我没什么关系,说简单,我还真找不到法子处理。”

言桧听完愣了一下,然后大眼瞪小眼的看着我问道:“呃,我怎么没听懂?到底什么事?”

“就是三言两语讲不清楚的事,先走吧,边走边说。”然后我叹着气,慢慢的拉着言桧向外走去。

“对了,延平你认识出宫的路吗?”“当然!不认识。”“那你拉着我往哪走?”

一阵小小的尴尬后,我松开了手,作出一个请的姿势说道:“那就劳烦你带路了,言大人。”

回去的路上我和言桧深刻的交流了关于皇上给我的那个说难不难,说简单倒还有点烦的问题,然后我们得出来非常符合我们个性的答案——看情况,看看再说,反正这事不急。

我们刚走到我住的宅子门口,就发现有几个熟面孔站在大门前。首先,是最最最麻烦的男人——宰相王全,其次,是最最最麻烦的女人——严紫窈。再然后,就是我爹,一个没见过的面孔在我爹旁边,他给我的感觉就像傲气中带着几分霸气,冷静中带着几分热情,反正就是那种看起来就是非常强的人,就好像国际知名大学的那种教授级讲师一样。

王全看见我倒是好不寒暄,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霍公子!听说皇上招你入宫?”

虽然我跟王全的关系算不上密切,但是毕竟老爹在这,我还是想尽量能站多远站多远。抱着尽量不要让老爹知道我欠王全不少人情的想法,我慢慢开口说道:“皇上宣我过去就是问问昨晚的情况,以及我个人保镖的死活罢了。不知王宰相前来是不是要逐客了?”

“毕竟这个宅子算是我送给霍公子的了,难道霍公子就准备让我们这些人站门口说话吗。”王全一番话直接把我套进去了,失策失策。

我偷偷看向旁边的老爹,谁知道老爹是面无表情,我揣测不出来老爹的心思,只好做出一个请的姿势说道:“诸位请进。”

等到我领着一堆人坐到大堂时,我指着那个没见过的面孔问道:“不知阁下是?”

那个男人微微一笑,淡淡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在下风天策,乃九曜之首,今日前来只是希望霍公子交出昨晚杀我刘师弟的逆贼。”

“哦!钱诺啊!他伤好的差不多了,你去旁边房间找他就行,具体的你跟他谈吧,我会找机会通知神宗阁下的死讯的。对了,宰相大人不知前来找我何事?”我稍微出言恐吓了一下那个叫风天策的男人,然后就把话题转到了王全身上。

听我说完后,这个原本看起来充满气场的男人瞬间怂了,他支支吾吾的说道:“啊!他已经好了?那,算了吧,我改日在和他谈。”

王全倒是没在意旁边的闹剧,他对着严紫窈说道:“紫窈,去泡几杯茶来,我的淡一点。”

这个宰相大人对于我的问题没有任何反应,让我更加担心起来,我不怕别人兴师问罪,更不怕别人打出一副糖衣炮弹,我怕就怕像王全这样毫无表情,没有任何反应,这样的情况下我连对策都想不到。

等了一分钟左右,王宰相慢慢的开口了:“没什么大事,我就是想问问霍公子下面要做什么?”

我瞟了一眼坐在角落现在不知道干嘛的风天策,然后慢慢回答:“下一个地点是在太原,所以我觉得早点赶过去比较好,也能做一些准备。”

一直沉默不言的老爹突然开口了:“太原?挺麻烦的一个地方,延平你准备多晚动身?”

鉴于是老爹问的,我觉得我要是糊弄过去肯定死定了,所以我选择乖乖说出时间:“明天吧,最迟后天,我还有些事想去处理一下。”

老爹显然被我这个答案震惊到了,他好奇的问道:“明天!?我听说这个门不是隔六十六天开一次吗?就算一个月后走你也赶得上吧?”

旁边的王全这时开口帮我说话了:“霍侯爷你别着急,霍公子要提前那么多天去肯定有他的理由,而且这次的事情你也看清楚了,不要说提前一个月,就是提前一季赶过去,恐怕也防不住那群逆贼。”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见到老爹居然哑口无言,一副尴尬的模样欲言又止的说:“这……倒也是,但是我觉得延平最起码等到下月初八他生日过完再走,毕竟他今年中秋就没在家中过。”

“没事!没事!爹你就安心回去吧,时间不等人,那些逆贼多行动一分,天下就危险一分,为了天下苍生,我怎样那又如何。”虽然说出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但是我还是害怕老爹不同意我前去太原。

不过结果出乎我意料的是,老爹想了想,居然答应了让我明日前往太原。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