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当年豪情今何在?

一直以来,在灵秀峰弟子心目中可亲可敬的二长老与万长老,忽然间变成了冷血无情的代名词。

就在前不久,几位平时颇具威信的年长师兄,因为火山熔岩洞窟太危险,弟子们死伤惨重而提出返回地面。没想到,平时最温和的万长老居然二话不说,挥手斩杀之。

然后,两位长老联手驱赶众人进入一个遍地燃烧着一尺多高地煞火的地方。一众弟子不敢反抗,只得谨慎守护自身往前探路。

二十多为灵秀峰弟子被分成八个小队,然后轮流往前探路。灵秀峰拥有一众独特的传信手法,在这个神识无法蔓延的地方,他们间的联系却没有什么障碍。

只是这个地方实在洞道太多、岔路太多太复杂了,凭他们的速度,如今已经过了不少时间,却一点头绪都没有找到。而且非但如此,转了几圈之后,他们连同来路也失去了踪迹。

这四周里,除了火还是火,一眼望去似乎每一个地方都是一样的。这样的一个地方,看久了,不但令人目眩头晕,更有一种极度压抑的氛围,令人心浮气躁。

随着时间的流逝,灵秀峰众人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四周依旧是该死的复杂通道,四处均是路口,满地都是晃眼的地煞火。灵秀峰众弟子此刻已经麻木了,只知道木然的往前往前再往前。

所有人中,只有两位长老还保持这淡然的心态。像他们这种无根的修士,修炼之途靠的就是敢闯敢拼。他们近千年的修炼历程中,什么样的事情没有遇见过。

越是危险的时刻,对他们来说越是需要保持冷静的心态。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穿透重重通道,形成一道道回音,打破平静的不归路。

一个个木然的灵秀峰弟子猛然一个机灵,心头一紧。

又有师兄弟死了!

惨叫响起的附近,灵秀峰马上赶过去。等他们到的时候,只见原本处于最后的两位长老已经站在三具已经被地煞火覆盖的尸体面前。

“是被人同时击杀的,来者恐怕是位强手!”万长老低沉着声音说道。

一边的二长老一张清瘦的脸拉得老长,一双眼睛眯起,没有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什么。

“二长老,接下来该怎么办?”一位弟子壮着胆瑟瑟问道。

二长老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这位弟子顿时如遭雷击,不由自主的倒退一步。不知觉的两手贴腿,垂头弯腰,心中惶惶不安,后悔不已。

“都给我继续探路去!”二长老平淡地开口道。

周围的弟子哪还敢犹豫,一个个点头称是,用比过来的时候还要快的速度消散在前方。

直到所有弟子都走光,万长老这时才又抬头,沉声说:

“四周都没有施法的痕迹,也没有使用法宝迹象,十有八九是以纯肉身的力量击杀了这几位弟子!”

二长老轻点头:“正因为如此,才更辣手。这三位弟子最弱的都有灵泉巅峰修为,其中还有一个叫骆风的我认得。这骆风五十年前已经是灵泉大圆满了。这么些年下来,虽然距离打破壁垒还有不少距离,可哪怕是你我,以纯粹肉身力量,却没有击杀他的可能。”

二长老看了看万长老,轻吸一口气,沉重道:“我有感觉,这一路来你我感觉到的那份若有若无的危机感,只怕就来自于此人。”

那万长老听完二长老的话,沉静了一会,竟然轻声一笑:“老季呀,可还记得当年你我闯东海的情景!”

这句话,你万长老说得颇有一股感慨,其中更有一份许久未见的豪迈之气,似乎刚才的静思让他想起了些什么。

二长老明显一愣,看着带着熟悉笑容的万长老,双眼闪烁,不知多少年来,一直保持着冰冷僵硬的脸孔竟然慢慢笑容。

“呵呵!”二长老轻笑两声,“多少年没有听到这个称呼了啊!”

说着,二长老自乾坤袋中取出一把断刀,这把断刀身上布满裂纹,刀口有多道卷口,若是丢在地上,定然无人会去多看它一眼。

二长老却两眼满怀思念的看着它,一手在轻轻摩挲刀身的裂纹。

“万老弟啊,加入灵秀峰这些年,你我都太安逸了!当年的豪情竟然不知不觉被你我丢掉了!”

“万老弟,可还记得这把断刀?”

万长老看着二长老手中的断刀,也是一片怀念之色。

“怎么记不得,这把断刃原本是一件中上品法宝。当年麓谷岛一役,你、我还有童大哥三人,因为抢来万邪岛兽骨灵丹,被三十多位万邪岛的灵泉弟子追杀。这把刀是当年我们逃亡时,童大哥持之斩杀十多位万邪岛灵泉弟子所用的法宝!”

两人在诉说中,双眼的光芒越来越亮,腰肢越来越挺拔。身上的精神面貌竟然焕然一新,原本古板死沉之气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杀伐断决充斥周身。

“当年我们跟童大哥分开时,童大哥就说过。千年后,当你我三兄弟再聚时,就是杀上万邪岛,夷平万邪岛之时。”万长老追忆着说道。

二长老眼中精光闪烁,手持断刀一挥,肃然道:“当年万邪岛主已经是达到演化境的洞天老怪,身边更有天邪魔君、铁鬼老怪这样的浑圆境中的强者补助。当年我们不过是区区金丹修士,但心中却有豪气冲天。”

“如今约期将至,但我俩却还困在浑圆后阶。七百年了,竟然还浑浑噩噩的埋头等死!”

“万老弟!”

“老季!”

“当年大哥就曾分析过,这里这座太古遗府中必然还存在一个极为重要的地方。你说,你我还顾虑什么!”二长老注视着万长老,一字一顿的大声说道。

“莫让童大哥等得不耐烦了!”

“哈哈哈···!”两人对望而大笑。甩开步伐,一步三丈,往前走去。他们所过之处,整个通道的地煞火被压得冒不出头,端是气势惊人。只一会,便将灵秀峰的弟子们,抛在身后,进入地下更深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