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上,遁地而行的江枫能感觉到,天空中一道道强大的气息划过。灵秀峰二老之流比比皆是,方向都是朝火山群而去。

而还有多少是江枫感应不到的存在呢?江枫不得而知,也无心关注。

地火麒麟的出现,器府的出世,甚至遗府最后的秘密,火山下水底世界也可能暴露出来。这些种种都意味着,一场浩大的争夺战将要展开。

这个时候,江枫脱身而出,可谓是明智至极。

同时,还有许多人怀着跟江枫一样的心理,纷纷离开了地火宗这座太古遗府。在遗府大石门就形成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进入的人越来越多,但出去的人也是越来越多。

赶路的这段时间,江枫又杀了一批打主意的修士。因为打杀的大都是新进来的修士,他们身上储备东西还很充足。因此,江枫获得了一批大灵石,以及一些丹药、秘录、法宝。

其中江枫最看重的是这一批,数量足有五万多枚的灵石。这是关系到江枫是否能将“药园”携带回家的关键。

但这里有两点是江枫不确定的,一是“药园”是否能脱离遗府;二是脱离后没有遗府本身力量的支撑,靠灵石能支撑到江风回到家里吗?

来到离大门数十里外,江枫转换本尊在外,然后随意地加入一队出去的人群中。

“唉,你知道吗?有可靠消息,说背在地火麒麟身上的“器府”中有先天灵宝出世呢!”

“可不是,我亲眼看到碧沙道场的铁冠神君和昆他岛岛主万化神君追着一件散发七彩光芒的巨剑一路打得天翻地覆,好多座高峰都被他们打斗的余波给摧毁了。那两位可是高高在上的太洞天的强者,这次地火宗遗府不得了了。”

“是啊是啊,这地头如今洞天的仙君们都只能算是炮灰,洞天巅峰的真君级强者也不好混,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太洞天神君们才是主力。咱们这些小虾米啊,还是早点撤吧!”

“是啊是啊···”

······

一路飞行,江枫身边的人都纷纷议论这次遗府大爆发事件。许多言论在江枫看来完全虚无夸大的,但有一点江枫是认同的。这地方确实不再是他们这些人能混的地方了,还是早走为妙。

洞开的遗府大石门边上,江枫若无其事的跟随着散乱的队伍往前走。但此时此刻,江枫已经全身心提到了最高警惕。一旦出现任何状况,便能随时反应。

随着距离门口越来越近,“药园”中的分身已经进入山顶湖底,站在控制玉碑旁。身边是一个江枫夺来的百宝囊,里面放着被江枫归到一起的五万多枚灵石。另外一个袋子则装着各种丹药,预防不时之需。

分身虽然只拥有本能行为,但只是不断的给大阵打入灵力灵气,它还是操作得来的。

遗府大门边,江枫放慢了速度,抬脚一步跨出,然后又迅速退回。

“没有问题,‘药园’可以带出遗府!”江枫一阵惊喜。

心念轮转,“药园”中,树妖分身迅速将上千枚灵石打入“玉石碑”内,纳入小聚灵阵中,供小聚灵阵转化成“药园”脱离遗府时维持须弥芥子所耗。

“喂,你这人真是的,要么出去,要么闪开,像根木头杵在这里像什么话?”

惊喜中,江枫不经意间全部心神集中在分身身上,竟然忘记了留意外面的状况。这不得不说江枫的对分身诀的领悟,对分身的掌握还有许多不成熟的地方,才会有这类状况发生。

没有理会身后的骂骂咧咧,江枫抬脚跨步,走出遗府石门,自然而然的观察了四周一眼,然后往前御术飞驰而去。

“药园”中,分身像模像样的将一把把灵石投入聚灵阵中,维持“药园”的须弥芥子状态。

经过一段路程的实验,江枫粗略估算,单单供给“药园”维持须弥芥子状态,所需灵石还算充足。遂放下心,全意施展飞遁之术,赶回家去。

路上,江枫收到了他留给家人的简易传言玉简。这种玉简制作不易,而且隐秘性不高。但为了方便家人使用,江枫也只能如此。家族传信中,这段时间里镜屏山遭遇数次攻击,其中有两次来自灵秀峰,但其他的江枫的家里人却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敌人。

这数次攻击,凭借九品仙府的威力,可谓有惊无险。最危险的一次,灵秀峰来了一位长老,不断破除仙府的禁制。因为大阵无人主持,竟然让他破了三座大阵中的两座。

幸亏江枫临走前防了一手,嘱咐了麒麟城城主。麒麟城主不敢大意,亲率大军,领数千名神奴军来援助。本来到了洞天级别的修士,要弄个幻阵困住大军是没有多大问题。但灵秀峰的长老毕竟不敢公然叫板大秦军队,最主要的是对于破解仙府的最后一座大阵,他已经没有多少把握,只好撤退。

想到灵秀峰,江枫不禁冷哼。这次地火宗遗府之行,灵秀峰的两个老家伙让江枫狠狠的见识到了什么叫老辣。以这两人的实力,在熔岩湖火炼城中根本算不上强手。江枫一直以为两个老家伙是被自己引入,就算后来出现了变故,江枫也没想过这两个老家伙早有预谋。

直到了洞府水底,在收获的紧要关头,两个老家伙忽然杀出。若非江枫使用的是树妖分身,此刻早已经魂飞魄散。

而且,江枫怀疑,这两个老家伙已经在怀疑江枫的树妖分身这个秘密。

而太华福地的三人,让江枫再次见识到那些大派弟子的另一面。

江枫总结发现,自己还是原来那个莽撞的自己。心性不够沉稳,考虑问题太过表面化,甚至有些自以为然。

呼一口气,警觉自己的不成熟,心下暗暗警惕。如今的自己已经不是重生前那个迥然一身,无所顾虑的自己。如今家人尚在,头上危机重重,每一步都应当慎之又慎。

距离海面十多丈高,腥湿的海风裹着淡淡的薄雾,扑在江枫身上。因为刻意的没有动用灵力护身,略显冰冷的雾气透过领口灌入长衫内。让江枫满身凉快,头脑为之惊醒。

转头四看,四面八方,除了海水和暗淡的星空,只有雾茫茫一片。一种孤独和对家的思念缠绕上江枫心头,归家的心愈加的迫切。

(周一冲榜,请大家支持纳豆,求票票,谢谢了!)

(主宰书友群:187053140。有兴趣的朋友加加!)

起点中文网www.qidian.com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