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庆卫虹死

一把飞剑暴起苏芒,金米闪动,划“破空间,直往江枫这边杀来。然自”然后他死了。

死在庆卫虹手中。划“破空间的金光,不是他的飞剑,而是庆卫虹的黄金镯。

而此时,江枫后责是三位灵泉巅峰修士的猛烈攻击,前方是忽然而来的“友方“的袭击。面对如此突然的两面夹击,若非江枫早就防着庆卫虹,定然会被他得逞。

可惜一

“哈,原来是庆家的人,弟兄们他逃不了了,咱们把他给拿下吧!哈哈~~”

空中,江枫的背后顿时宝光大涨,凌厉的破空声响彻天空。法宝,法门带着强烈的灵力波动,悍然往江枫身上宣泄而去。

猛然间,金玉锁金华大展。同时四件法宝,两道法门瞬间轰在金玉锁上。

随着法宝法门的威力完全爆开,江枫所在的位置顿时为各色光芒淹没。

江枫背后三人与庆卫虹心中一喜,同时再次打出法宝与法门。背后三人更是猛然间靠近江枫的位置,目的显而易见。三人一路追杀,早就对江枫手中的法宝垂涎不已。

此番眼见就要斩杀对方,焉能不动心。

就在这时。

硬抗四人两轮攻击的江枫,爆发了一直隐藏的实力。五行遁术施展到极限,瞬间脱离锁定,从空中遁入地下。要说五行遁术中江枫最拿手的,还是要数土遁术。

只是眨眼间,江枫的身影直接出现在庆卫虹身边。这庆卫虹也是极为警惕,即便是看到江枫已经被他们四人的攻击淹没,也依旧不忘守护好自身。

当江枫从他身边冲上来时,正好看到在他的顶上升起一颗拳头大的黄色珍珠。看得江枫为之一愣,这不是金鳌珠吗?

来不及多想,完全克制金鳌珠的青妖分光剑在《流光御剑术》这道法门下,化作数点繁星,直接向庆卫虹刺去。

庆卫虹看到青妖分光剑出现,顿时面色为之一变。他很清楚地知道,青蚨分光剑对金鳌珠的克制之能。

庆卫虹眼神收缩,想也不想。

“金鼎护身术!”

这一道经过他千锤百炼,领悟几近大成的看家守护法门,直接加持在金鳌珠上。

几近大成的守护法门几乎瞬间便完成。在青妖分光剑刺破金鳌珠的守护光幕时,一鼎金晃晃的虚幻三脚古鼎,以金鳌珠为核心幻化而出。

金鳌珠的金色光幕与金鼎的守护之光瞬间融合在一起。此时,《流光御剑术》御使下的青妖分光剑已经化成一片繁星。

然而,繁星罩在庆卫虹的身上,发出了一连串叮叮当当的碰撞之声,却不能撼动守护之光分毫。

两人交手极快,但追杀江枫的三人反应也很快,此时已经往这边杀来。留给江枫单独对付庆卫虹的时间已经不多。

庆卫虹施展了看家护身术,见自身安全不再是问题,当下也不闲着。手中的黄金镯在他的动作下,滴溜溜窜上空中,然后瞬间变大,直往江枫套去。

两人的招术都极为强力。这时,眼看黄金镯就要套中江械。这庆卫虹心中大喜,虽然还是保持着谨慎,但显然他对自己的黄金镯极有信心。

“江道友何故打我,你我可是同一战盟,理应共同对外。怎的自相残杀了起来?”

看着庆卫虹故作激愤的表情,江枫没有理会他。径直将《流光御剑术》施展到极限,青妖分光剑化作漫天繁星,将庆卫虹与他的黄金镯罩住。

庆卫虹也是极为了得,见黄金镯被抵住,随手便是一个法门使出,一团金晃晃的光芒直接打在黄金镯上。刹那间,黄金镯又滴溜溜的转到江枫头顶上,眼看就要打下去。

这时,追杀江枫的三人正好赶到。他们手中的法宝分别打出,连同庆卫虹的黄金镯一起打向江枫。

“哈哈,死吧!”

见此情形,四人心中忍不住升起一股兴奋之情。

然而,在几件法宝的光芒下,他们看不到地方,江枫的嘴角勾起了一道笑容。

大秦仙族大印!

镇天印!加持!

当~当~当~!

五件法宝瞬间连续冲撞数次!

有大成镇天印的加持,加上大秦仙族大印的特殊材质,江枫完全不惧与他们硬碰。

瞬间的三次硬撼,大秦仙族大印固然被连续弹飞。但灵力加持在法宝上的庆卫虹四人也不好受,面对这种纯力量的冲撞,他们只觉得一阵血气翻腾,灵力不稳。

一时间,他们竟然被冲撞得灵力回力不及。这个时间极短,只需要一个呼吸,他们便能稳下体内的灵力动荡,继续给法宝加持灵力。

但就是这个短短的时间,境界的差距,力量的差距,修行法门的差距就体现了出来。

在他们还在分心压制灵力时,一道金光迎面冲来,瞬间将他们四人缠了数圈。定睛一看,竟然是一直守护在江枫身边的金玉锁。

金玉锁隔着四人的守护之光,便是一待猛烈地缠锁。刚刚压制稳定的灵力,顿时有一种被凝固的感觉,四人想要催动灵力,竟然极为艰难。

这下,四人哪里还不知道,此时已经到极极危险的时刻。下一刻,各色救命式的,无需灵力催动的法宝纷纷从四人的百宝囊中跳出,或者护住周身,或者打向江枫。

然后,让他们绝望的是。一股巨大的威压忽然出现在他们的顶上,这股威压之强大,实在是他们从来没有直接面对过的。

他们下意识的抬头看,只见一鼎巨大的青铜宝鼎出现在他们头顶上。这正是江枫从胡祁海身上获得的囚神鼎。此时,囚神鼎完全倒转过来,巨大的鼎口发出恐怖的吸力吸扯着他们。同时,囚神鼎猛然下沉。下一刻,鼎下的四人便已经被囚神鼎吸入鼎内。

江枫面前,被大印抗住的五件法宝顿时失去了力量,纷纷变回原型往下掉去。瞬间,便被江枫收了去。收了囚神鼎,江抿二话不说便遁入地下,快速离去。姑姥山那边江枫却是不会回去了。由于担心庆卫虹身上有什么东西,能让庆家的人找到。为了预防万一,江枫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往东海遁去。

囚神鼎是一件极品法宝,此时江枫对它的操控还不能做到百分百。如今又困着五位修为不弱的修士江枫没有把握生拿这五人。于是,也不做多想。直接催动囚神鼎,生生将这五人炼化。

可惜的是这五人身上不知道有多少秘密可以审问。他们的百宝囊中不知道有多少灵丹、灵石以及法宝,如今,却都要被毁去。

从五人身上收获的法宝,品质都相当不错,最低级的也是上品法宝。特别是庆卫虹那名为乌金琢的黄金镯,虽然不是极品品质的法宝,但论其威力却堪比极品法宝。可惜庆卫虹的修为稍弱了些显然他修仙的法门也不够强,没有足够的力量完全催动这件法宝的威力。不然,江枫面临的将是一场苦战。

三日后五人已经在囚神鼎中化为乌有。江枫眼前已经是一片汪洋大海。

然而,这一次江枫却不是要出远海。江枫要去的地方,乃是近海一带。只是,这个地方却颇为不好找。

因为,它的入口,处在深海之中。

大海深处拥有无穷无尽的凶兽无穷无尽的凶险之地。即便是在人类主宰的近海,也处处存在着危机。

从入海的那一刻江枫便把金鳌珠祭在顶上。金鳌珠本就出自深海凶兽四剪金鳌,如今入得水中,自然如鱼得水,威力倍增。

两天后,一片漆黑的深海中,一团金光显得特别的亮眼。

这正是顺着前世记忆,一路深入海底,寻找血魔府的江枫。

至于已经深入海中多少,江枫已经不记得了。只知道以他的修为,也要使劲支撑金鳌珠能够安然立身。

在这样的深处,大秦仙族大印是不能使用了。面对巨大的海水压力,催动它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即便是囚神鼎,也只能用来守护周身。而江枫还能使用的手段只剩下《流光御剑术》,同样的它也收到了海水的极大压制。

要说最可靠的,只有八宝玲珑金玉锁了。

面对涛黑一片的海底世界,江枫没有足够的目力,也不能神识外放。前世时,能够进入血魔府,完全是逃亡时狗屎运大发。但如今,江枫却有望气术,有地听术可依。

跨过一座海底高山,江枫面前出现的是一个海底山谷之地,下面是更为漆黑的世界。若江枫没有记错,这就是血魔府的入口所在。

勾动丹田中神器的双眼双耳,望气术、地听术同时展开。江枫眼前漆黑的世界,出现了丝丝变化。

只见眼前一道百丈气运之柱炎炎袅袅,悬挂在海中。

“果然是这里!大家伙,以前被你撕咬得那么惨,今天就别怪我还给你了啊!”

喃喃自语完,江枫吞了一把地灵丹,便就地坐下,打坐恢复。但,这并不等于江枫就放松了警惕,地听术依然紧紧的观察着山下的山谷世界。如果有人能看得见,他一定会发现,海底山谷深处,一面陡壁的山崖边上,一只浑身长满尖刺,十来丈长近二十丈的扁圆大头鱼,正睁大着一双眼珠,盯着山顶上那团金光。

这只扁圆大头鱼,虽然还没有开启灵智,但它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判断力。此刻,它正谨慎地,缓慢地往山崖陡壁上靠去。只过了一会时间,它便已经伪装完毕,与山崖陡壁融为一体,让人看不出丝毫痕迹,也感觉不到它的存在。

剩下的,便是等待,就如同平常捕食时一样。等猎物进入捕食范围,趁他不注意,然后瞬间杀出。

它对自己的捕食技巧充满了自信,因为它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岁月没有失手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