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会夏侯纯就睡觉了,但他没有睡实,总是过个十几分钟就醒,因此十分疲倦,比不睡还困,因此夏侯纯实在受不了了,半夜爬起来冲咖啡喝,不知不觉竟然喝了七八杯咖啡。

喝了一会咖啡后夏侯纯又喝了好几倍茶,又用凉水洗脸,总算是能精神一点了,因为怕斗篷人来偷袭,因此夏侯纯总是把圣斗衣箱子随身带着,走哪都捧着,特别麻烦。

第二天早上,夏侯纯两眼顶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仿佛纵欲过度被掏空了身子的老男人一样,无精打采,萎靡不振。

詹苔仙起床从屋里出来时,夏侯纯正好经过她的门口,于是詹苔仙被吓了一跳,一脸惊讶的问道:

“你昨天晚上被狐狸精吸干了阳气么?”

这个世界是有妖精的,只不过他们不和人类生活在一起,大多散居在野外,少部分幻化成人的高级妖精则潜伏在人类当中,不变身的话和人类没什么区别,詹苔仙说的狐狸精就是一种由狐狸修炼成精的妖精,专门喜欢吸食青壮年的阳气,被吸了阳气的人便是衣服萎靡不振的样子。

夏侯纯摆了摆手,脑袋昏沉沉的,也懒得和詹苔仙扯皮了,于是手指一指餐桌道

“早饭都做好了,去洗脸刷牙吃饭。”

说完夏侯纯便有气无力的,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詹苔仙又被夏侯纯“教育”吃饭前洗手刷牙,于是有些不爽,夏侯纯总是管的这么细,弄得她好像是个什么都要人教的小孩子一样,这怎么行,她已经是个大孩子了。

詹苔仙低头看了看自己鼓鼓的胸部,明明不小了,但夏侯纯却总拿她当小孩子看,一想到这詹苔仙就郁闷,于是便和包子较劲,狠狠一口咬掉半个包子,在嘴里使劲咀嚼。

没过一会,詹苔仙就被满口的包子噎住,呜呜的说不出话来,一脸窘迫,求助的望向夏侯纯。

夏侯纯无奈的叹了口气,连忙递过一杯水,像这种吃个小笼包都能被噎住的人,夏侯纯已经无力吐槽了,尽管詹苔仙经常对夏侯纯把她当小孩子一样照顾提出强烈抗议,但夏侯纯可从没见过大一点的孩子会被小笼包噎住,正如那句至理名言说的,逗逼如风,常伴吾身。

吃完早饭后,詹苔仙背上她的小包包,换上了一身红色的红色的T恤和白色的短裙,看起来娇俏可爱,她每隔两天就换一套衣服,果然女孩子都是爱美的动物。

见詹苔仙穿上凉鞋就要走了,夏侯纯还想再跟她唠叨一番安全的问题,结果刚要讲话,詹苔仙就先一步开口了。

“夏侯纯。”

“干哈?”夏侯纯好奇地问道。

詹苔仙把手伸到包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的盒子扔给夏侯纯。

“这是……?”

夏侯纯一脸疑惑,看了看詹苔仙扔过来的盒子,里面好像有什么东西。

“喏,这是我昨天给你买的手机,这样以后讲话就方便了。”

詹苔仙一脸平常的说道。

“啊?手机!”

夏侯纯楞了一下,一脸的不敢相信。

“考虑到你没有手机,我需要你做事的时候不能很方便的联系到你,所以我就买了个手机,喂,没见过手机啊?怎么傻住了?”

詹苔仙解释道,见夏侯纯愣神,于是又叫了一句。

夏侯纯反应过来,心里顿时愉悦起来,詹苔仙竟然送他手机,看来这孩子还是挺知道关心人的,虽然表面上说是为了更方便的吩咐他办事,但夏侯纯知道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前天的一句话。

记得前天晚上夏侯纯无意间说想要个手机,这样方便联系,当时詹苔仙装作没听见,夏侯纯也没当回事,没想到詹苔仙却是默默地记在心里了,别看她表面上很随意的样子,其实她还是很关心人的,只是拉不下面子嘴上不说罢了。

夏侯纯这才发现,原来詹苔仙也有心细的时候。

“谢谢啦主人,我真是太感动了。”

夏侯纯一脸感动,假装抹眼泪的说道。

詹苔仙嘴角一勾,微笑着哼了一声,转身便出了门。

夏侯纯将手机包装盒拆开,便看到了里面的一个黑色的触屏手机,从外观来看和地球上的智能手机没有任何区别,夏侯纯心想这个世界拥有着各种魔法阵,说不定这手机会比地球上的智能机更高级也说不定。

夏侯纯看了一下,这手机的牌子叫大米,和地球上的小米正好相反,顿时便乐了起来。

似乎这个世界和地球有很多都是相通的。

可惜的是手机没有电,想要打开看看什么样必须要先充电才行,于是夏侯纯便把手机充上电,准备一会玩玩。

夏侯纯心里暖暖的,这份意外的礼物,让他觉得平日里的辛苦和付出都是值得的。

“呵呵,这小丫头,不是挺会关心人的嘛……”

夏侯纯笑了笑,自言自语道。

不过高兴归高兴,身体上的疲倦依旧让夏侯纯难受至极,昨晚没睡好,现在就要遭罪了。

夏侯纯心里恨透了斗篷人,真是日了狗了,睡个觉都睡不踏实,都是斗篷人害的,然而这才只是第一天而已,万一斗篷人十天半个月也不动手,那夏侯纯还活不活了,要真是那样,那夏侯纯在问候斗篷人全家十八代的同时也会对斗篷人赞赏一下。

因此夏侯纯只能祈祷斗篷人赶紧动手。

就在这时,客厅的防盗门突然响起了敲门声,夏侯纯顿时警惕起来,难道是,斗篷人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