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信任与承诺

南下的队伍走近了那道黑色的巨大石墙,高大的门被打开,部落里的男女老少们热情的涌出来,欢迎自己的族人……李余生很不习惯的被汇入这片热情的海洋,被簇拥着就这样走进了山阳部……

进了这座黑色石头建成的小城,祁黑岩与风寒就消失不知去向,唯有阿爷始终陪伴着李余生,一边讲解着部落里的人和事,一边扯着闲话告诉李余生接下来会有一个迎接归来族人的宴会……

手足无措的李余生被阿爷就这样领着走进了山阳部小城当中间最为高大宽阔的建筑里,看着一张张喜气盈盈的笑脸,感受着这一张张陌生却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那份陌生和孤独的不适也似乎慢慢消失不见……

这座后来才知道是部落聚会议事的建筑里,很快就越来越热闹起来,尤其是营地里已经亲如一家的那些孩子们到来后,李余生的不自在就荡然无存。

随着大盆的肉大碗的酒端上来,简朴却热情的晚宴拉开了帷幕,不需要人来多说什么,也不需要有人来招呼,南下描绘岩画的人们和亲人们就这样相聚一堂,彼此诉说着自己的收获和分开后的新鲜事,大块吃肉,大碗喝着自己酿造的烈酒,满场玩闹的孩子们们更是将这欢聚的气氛推向了高潮……

不知何时离开的阿爷走到被乌小四这几个最小的孩子包围的李余生身后,轻轻拍了拍李余生的肩头,看着回头的李余生微微点头示意,就向着这大门外走去。

李余生把赖在自己怀里的乌小四抱起来放在一边,跟孩子们稍加交代就跟着阿爷走出了大门。阿爷走出大门,在门口略一停留,听到李余生走出来后,回头微笑着说道:“跟我去个地方,部落里的长辈们有些事情要问问你。”李余生点点头,不需要多说什么,只是跟在阿爷身后向着高处走去……

……

……

最高处的祖庙大门被阿爷轻轻推开,身后的李余生随意扫了一眼,看到了只在宴会开始不久后出现了一会,还不忘灌自己几碗酒的祁黑岩和风寒也在,有些忐忑的心放了下来。

走进祖庙大门,就是一间宽阔的大殿,大殿的尽头,一个祭坛模样的高台上,有一尊高大的石像。而在祭坛之下,席地而坐三个人。熟悉的祁黑岩和风寒正恭恭敬敬的侯立在这三个人一旁。

席地而坐的三个人当中间那位老人看着跟在阿爷洛冲身后渐渐走近的李余生,两条长长的白眉开始无风自动……老人左手边的部落阿公祁崇山在开门迎接时就见过,右手边那人却让李余生从进门就非常不舒服和抵触。

那人从李余生进门就隐隐有敌意,随着李余生每一步走近,这人的敌意开始变得越来越危险。李余生跟着阿爷走到近前站定后,这人的敌意已经浓烈到所有人都感觉到了。

阿爷冲着这人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乌刺猎首,不需如此。”说完转头送给李余生一个安心的眼神,就走到阿公祁崇山身旁,坐了下来。

当中间这位老人正是风雪中与祁崇山相伴的老人,此时看着近前的李余生,饶有兴趣的问道:“小风小黑跟我说了很多你的事情,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告诉我,你要去祖城这事的原委?”

李余生抬起低垂着的头,看着面前这张苍老的面孔,坦然的面对老人对自己的审视,听完了老人的话,低头想了想,再次抬起头对着这位老人坚定的摇了摇头。

那位叫乌刺的猎首看到李余生摇头,眉头一皱,就要说话,却被早有所料的老人伸手阻止,只能眼神犀利的看着李余生,硬生生的咽下了嘴边的话。

李余生用摇头表达完自己态度,觉得有些不礼貌,看着老人认真的解释道:“托我去祖城的那位前辈有过交代,没有见到要见的人,我真不方便说什么!”

老人听了李余生的解释,点点头表示理解,然后偏头看了眼侯立一旁的祁黑岩。祁黑岩很肯定的对这老人点了点头,阿公祁崇山就欲起身……

一声沙哑的声音说道:“我来!”随即乌刺猎首豁然站起,向着李余生迈了一步后站定。然后这位长相凶狠,豹头狼眼的中年人缓缓散出自身血气,却在身体表面看不到血线。散出的血气如烟似雾,但却极有灵性,丝丝缕缕飘向李余生缭绕不去……

李余生大概知道这位乌刺猎首想要做什么,放松了身体,却紧紧的握住了右手。因为那里很热,很烫……

李余生不愿告诉在场的这些人心中的疑问,并不是信任问题。拓万山临死前虽然没有告诉自己太多的事情,但李余生通过诏狱里那两场斗战双方的对话,大概也能明白拓万山最后托付自己的事情有多重大。少一个人知道,自己顺利完成托付的把握就更大些,不知情的人才是最安全的……

李余生的手心已经烫得有些握不住了,倔强的仍然坚持握成拳头的右手已经开始微微颤抖……

乌刺猎首散出的血气就在此时迅速收回体内……

李余生这才放松下来,被拓万山不知用什么方法烙印在手心里的这个图案是自己去祖城最终交付所托时的凭证,虽然你们可以探查到,但自己却不愿意无关的人看到……

当中间的老人看着面前这个执拗的年轻人,忍不住笑了起来……祁崇山也觉得这年轻人很有趣,跟着笑了起来。唯有探查完的乌刺猎首,目光如狼似虎的盯着李余生看个不休……

李余生被这乌刺猎首看得浑身不自在,有些恼怒的抬头直视看向自己的目光。乌刺猎首此时才眼中精光收敛,侧身对着老人和祁崇山躬身行了一礼,却什么都没说,向着祖庙外走去。

乌刺猎首越过李余生后停步站定,也不回头,声音沙哑的说道:“我是猎首乌刺,若需帮助,来找我!开春我会带你去祖城!”说完也不在乎李余生接受不接受自己的善意,迈步径直离开。

阿公祁崇山这才笑着站起身来走上前来,和善的说道:“别在意乌刺猎首的态度,乌刺是个很好的长辈。你和小黑关系近,要不就住我家吧?”

李余生还未来得及回答,风寒急吼吼的说道:“阿公,我家就我一人住,余生跟我住!”

从头到尾没有说过一句话的阿爷听完风寒的话差点笑出声来,这打小就不爱说话的小子这回能为这事多说这么些,确实难得。

始终微笑着的老人听了风寒的话笑得脸上的皱纹更深了几分,随即轻轻点了下头,似乎是做了个决定,开口说道:“余生就住在祖庙!”说完非常缓慢的起身,就向着大殿后方走去。

祁崇山见有了定论,就带着祁黑岩风寒向祖庙外走去,经过李余生身旁,鼓励的拍拍李余生肩头,就带着两个年轻离开了。

此时祖庙大殿里只剩阿爷和李余生两人。李余生有些不知该怎么办,求助的望向阿爷。阿爷笑眯眯的走到李余生身旁说道:“老人家是祖庙的大阿爷,我们山阳部年纪最长的老人,我也住这里,安心!跟我来吧……”说完带着李余生朝大殿右侧走去。

……

……

阿爷将李余生安顿在大殿旁一间山体里挖出的石室里,告诉了李余生一些在祖庙居住的注意事项,就告辞离开。李余生将阿爷送出石室后,却看到大阿爷缓慢的走来。

将这位部落里最老的老人迎进自己的石室里,礼让在刚铺好兽皮的石床上坐下,李余生就静静的侯立在侧等待老人发话。

老人坐下后,左右看了看这间久不住人的石室,这才从腰间的储物袋里取出一个小孩脑袋大,圆滚滚的石头,递给李余生说道:“火山岩浆里出产的火石,天寒地冻,放在墙角添些热气。”

李余生双手接过来后道了谢就急吼吼的赶紧丢在了墙角,这看似不起眼的石头居然很是烫手。

老人哈哈一笑,拍拍身旁的空位招呼道:“坐下来说话!”见李余生听话的坐下来,才和声说道:“托你办事的我族之人很有眼光……”说到这里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李余生右手继续说道:“你知道你手心里那位托请你的人留的是什么吗?”

李余生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随即觉得自己确实也不是很清楚,就又摇了摇头说到:“托我的那位前辈虽然没说,但我想应该是信物凭证吧……”

老人听了这话忍不住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又忽然变得很伤感,这种剧烈的反差让李余生一时有些不知所措。许久之后,老人有些自嘲的开口说道:“岁数大了,总是容易感怀……”

老人说到这里略一停顿,又指了指李余生的右手说:“托请你的人不光给了你信任和凭证,还给了你一个承诺,一个所有八荒部族人只要力所能及就必须替他完成的承诺!”

李余生紧紧握着右手,一时不知该如何接话。想了想才不确定的说道:“你们如何知道这是个承诺?”

老人哈哈一笑,却不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只是拍了拍李余生的右手,缓慢的站起身来,向着外面走去。边走边说道:“到了祖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

老人走到石室门口,似乎才想起什么转头说道:“洛冲一回来就告诉我,你练我族功法极具天赋,明天开始我来指点你练功,就当是我山阳部先为那位族人尽些心……对了,我叫巨融,是山阳部的大阿爷,你以后也叫我大阿爷就是。”说完冲李余生摆摆手示意不用送,就缓慢的出门远去……

安静下来的石室里,李余生摊开一直紧握的右手,空空如也的右手,怎么看都看不出有什么特别……此时此刻,李余生忽然觉得这右手变得很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