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感情宿命之阴差阳错

夜晚的星空下三道人影都互相看着,剑拔弩张的气息瞬间点燃。

琰珂手中拿着好酒好菜,本想好好陪陪周雪的,才刚离开一会就发现恒冲握着周雪的手。

恒冲听到声音看着面前的琰珂怒喝道:“我跟我雪妹妹说话有你什么事,不想死快滚!”

琰珂不屑一顾的放下酒菜走过来,当着恒冲的面一把把周雪拉到了怀里。

“她是我的女人你说关不关我的事?”琰珂的手无耻的搂着周雪的腰上,左手摸着周雪的脸蛋手感甚是舒服。

看傻眼的恒冲发现周雪居然没有一丝反抗,愤怒的拿出一把怪异长枪。“放开她,她是我的,你敢对雪儿不敬看枪!”

恒冲的长枪携带着魔气旋转着冲杀过来,破空声不绝于耳,琰珂立刻闪身躲开,巨尺刀朝着恒冲头顶砍去。

看着两人为自己吃醋打斗的样子,周雪皱眉大喊道:“住手,恒冲哥哥,你不能伤害琰哥哥。”

周雪突然闯入其中,吓的恒冲立刻收枪移位。“你为什么要保护他,他不值得你为他这样。你是我们魔族的公主怎么可以和这样一个没有身份地位的废物在一起!”

琰珂听后双眼爆红:“来战,让我看看谁才是废物!”两个人又要干架。

“难道我的话你们不听了吗?”两人冰冷的凝视着没有动手。

“雪儿跟我回去吧,何必来恶魔学院吃这苦,走!”恒冲手又想去拉周雪的手。

“恒冲哥哥。请你自重,我现在是琰哥哥的女人。你可以离开了。”周雪闪开背对着身子。

琰珂走上前牵着周雪往山下走去,恒冲愣愣的看着两人离去。多年来的感情比不上这个小子几个月的情感,恒冲手中的长枪仿佛感受到了主人的愤怒不甘颤抖起来,恒冲眼睛寒光闪过,迅速的朝琰珂的后背抛射出兵器。

琰珂听到风声中带着杀气可是已经晚了,这一枪倾注了恒冲的所有怨恨,威力速度更是强大无比。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周雪闪身直接贴在了琰珂的身上。

“噗!”“啊!”周雪直接用自己的后背挡住了长枪,长枪刺穿了周雪的后背枪尖就这样裸露在琰珂的面前!

“小雪!小雪!你为什么要这样做,你为什么这么傻!”琰珂立刻抱住。枪尖的血液不断的流淌着,恒冲大脑一阵空白,急忙跑过来想要抱周雪,琰珂牙齿咬的嘎嘎响,搂着周雪,霸皇拳直接打在了恒冲的肚子上飞了出去。身后的树木断裂四溅!

琰珂的双眼的泪水滴落在周雪的脸上。“琰哥哥,我我好累,好冷!抱紧我!”琰珂咆哮道:“你一定要坚持住,我带你回去。坚持住,我不允许你离开我!”

琰珂冰冷的看着恒冲:“今天的账我迟早要你拿命偿还。”后背的霸龙翼出现,以生平最快的速度冲向梁丹丹的房间。

恒冲趟在地上摸着嘴角的血渍看着地上的鲜血,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难道我错了吗?为什么从小到大的感情比不上一个外人。为什么为什么!”恒冲失魂落魄的召唤出黑鹰雕匍匐着飞向漆黑森林中。

梁丹丹睡不着觉正美美的欣赏夜空,丹丹居然看到了琰珂的脸庞,那笑容看的丹丹气愤不已。

“我怎么会想到这个混蛋。气死我了,我真不明白梅玲怎么会看上他的。在敢出现在我面前我非阉了他不可哼!”梁丹丹开始一件件的脱衣服准备上床睡觉。

赶巧的是琰珂来不及通报,直接撞入梁丹丹的闺房内。房门直接被冲刺的琰珂撞出一个窟窿。手中抱着周雪凝视着丹丹。

刚想叫梁丹丹,却被面前的春光直愣愣的呆住了。

“我刚说你你怎么就来了?嗯你看什么?”被惊呆的丹丹看到琰珂怀中的女子,怪异的看着没有说话的琰珂。

琰珂看着饱满上翘几乎透明的纱衣喉咙干涩道:“你先把衣服穿起来吧,快救救小雪!”

“啊!琰珂你混蛋!放到床上去,立刻马上给我滚出去!”梁丹丹看到自己几乎被看光的身躯尖叫起来。

琰珂闪身放下立刻冲出房间关上房门,可是中间的大窟窿实在没法关上。琰珂只好挡住门口焦急的等待着。

丹丹立刻陶上一件宽松的衣服,来不及穿好就开始为周雪救治。

“你去生火烧些热水倒入房间的木桶里,快点。”周雪的伤势非常严重,长枪如果在靠右边一点就刚好切断心脉啦。丹丹将房间内的血丹给周雪服下,但是气息越来越弱。

琰珂直接拿着水桶飞到河边打满水,回到房间在把门口残破的木门整个拆掉用异火燃烧,用异火加热桶内的水。

“糟糕,怎么没有血魔凝脂丹了。她需要魔族之力,琰珂你身上有没有丹药?”忙的一声汗的琰珂愣了下。

“我怎么可能有,我只有凝血丹,哪里有我去拿。”丹丹气的直跺脚,这个样子琰珂还是第一次见。

丹丹,来回走了走看看琰珂又看看周雪道:“只有一个办法现在来得及救她,只是她如果知道那比杀了她更难受。”

“你倒是说啊!”丹丹看着焦急的样子道:“这把魔枪是不是魔族的人用的,魔枪正在吸收她体内的力量,你是魔王之身也算半个魔族之人,所以你体内的魔气可以让她吸收,只有这样我才能拔出来,否则回天乏术!”

“那没问题,我有魔王之力可以给她!”琰珂就要上前输入魔王之力。

梁丹丹一把拽着道:“我还没说完呢,救她的办法是与她结合,你本身的魔王之力没有完全觉醒,所以现在只能这样我才有机会拔出魔枪,只是她要是知道她的身体被你这个混蛋霸占了,还不如死掉呢。”

琰珂愣了下:“她本来就是我的女人,有什么好想不开的?”听到这句话的丹丹,心中突然刺痛了一下,没来由的不舒服。

琰珂没有注意丹丹的表情道:“现在开始?”丹丹的脸红到脖子。

“开始吧!”琰珂直接撕毁了自己的衣服**的站在那里,丹丹脸红的转过身,全身燥热不已。

琰珂顾不了那么多了,强而有力的大手直接撕开了裤子...

琰珂将周雪横身抱起,来不及多想就粘合在了一起。昏迷的周雪一声呢喃声响起!

琰珂立刻运转魔王之力开通过下体输入,源源不断磅礴的魔王之力引导下魔枪都开始惧怕的颤抖起来。琰珂也第一次尝试到了禁果的滋味!

梁丹丹扭头看到两人下体一眼,一脸古怪红着脸双手将心脏周围封住,双手紧紧抓住魔枪,但是这把魔枪居然将梁丹丹的力量吸收导引对抗者魔王之力,想放手的丹丹发现自己居然无法摊开,整把枪变的通红不已。

琰珂被突然涌入的力量击的全身哆嗦起来。“你快拔啊!”

“我也想啊,问题现在我也动不了,我的力量在被它吸收。”看着生命周雪的气息开始凌乱起来,琰珂无奈的只能继续使用魔王之力抵抗,就这样三个人怪异的循环抵抗。

这魔枪显然诡异不已,吸收的越来越快,整把枪居然散发出了奇特的气息,丹丹浑身是汗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了,当琰珂和丹丹闻到这股气味后,两人都热血沸腾起来,燥热的起来在四周弥漫。琰珂使出了最后的魔王之力涌入周雪体内。

魔枪仿佛不堪重负出现了碎裂,丹丹骄喝一声终于拔出了魔枪,扔在远处。

琰珂大喘息的向后倒去,周雪也紧靠着趟着,丹丹抓起边上的药粉末和休凝丹给周雪服下。

刚将两人分开,就看到一丝殷红,丹丹和琰珂之前吸入体内的气息开始出现症状,琰珂控制不住的扑向了梁丹丹,丹丹没有反抗,也无力反抗,两个人意识模糊,琰珂疯狂的撕扯着丹丹的衣服。

“啊!”周雪迷蒙的抬眼看了地上两人一眼就再次昏厥过去。

第二天中午时分,炽热的阳光刺眼的照进房间内,丹丹用手遮挡光芒,懒洋洋的不想动弹。

感觉身体好重,慢慢睁开双眼看到琰珂的脸紧贴着自己,然后往下看,丹丹脑袋空白,大声尖叫起来。

“啊!”琰珂被刺耳的尖叫声吵醒,揉着眼睛看着面前的丹丹,吓的他立刻站起来。

“啊!琰珂你混蛋!我杀了你!”琰珂站起来才发现地上的殷红和所发生的事情。

琰珂跳到一边**着道:“你关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昨晚我们都再救小雪,怎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丹丹更是恼火:“你害了我还敢不负责,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就在两个人在房间内来回转圈的时候,范梅玲拿着一盆仙草走了进来。

看到两个**的身影床上的周雪,梅玲手中的仙草盆掉落在地。

看到梅玲出现,琰珂本来还嬉笑的样子马上严肃起来。

梁丹丹脸红尴尬道:“梅玲你回来了啊,我们不是你想的这样,是小雪!梅玲梅玲你别走啊!都是你还不快追啊!”

琰珂立刻穿上新衣服追了出去。(未完待续。。)

ps:今天是上架的第一天,也是上架后的第一章,喜欢朋友们还能继续支持我,求推荐求收藏求打赏求订阅。不是我贪得无厌,而是支持我坚持写下去的动力,希望大家鼓励支持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