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律牧师,又称审判牧师,魔斗士的一种。

在圣教堂的魔职人员分类中,神圣牧师的主要任务是为传播教义,出使任务。暗影牧师则是主精研与司罚的任务,存在感比较隐秘。而戒律牧师属于裁判所外出执行任务的分类,需要较强的实战能力与应变力。戒律牧师经过专门的特练后,可以将魔法能力应用到近战,在面对面地与同等阶的近战职业抗衡而不落下风。

远攻近战皆可,善于利用各种环境,这才是一名合格戒律牧的标准。

当然,戒律牧需要的战斗技巧很高,面对零散的对战,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有些无解,比圣骑士还强,但若是正面的冲锋战场,那还是得看圣殿骑士的强大冲陷力。

总得说来,没有什么最强的职业,只能说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特点。

就好似现在,同样用的是光明之力,但这悍妞就不会给自己上治愈术。

按理说,正常情况下,陈然这样的男人才应该冲在前面攻陷,女孩牧师在后面奶好,这才是正紧的搭配。只是陈然每当想起以后若是要和这妞配合,她在前面攻着,自己在后面奶着,总觉得……这不科学……

晃了晃脑袋,把一些无聊的东西甩去,还有要事的陈然站起身来。

“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就一伤员,老实休息才是。乖乖在这里躺几天,有什么事养好身子再说,在这里,我会保护你的。”

阳光般的一笑,陈然转过身,身影再次没入书房,继续昨夜未完成的工作。

一双清眸望着陈然走进屋里,关上门。

妮可望着那个进入门里的家伙,那清冷的面孔不由得柔软下来,倔强地嘟着嘴,小声道:“明明连小流氓都对付不了的家伙,就说保护我,大言不惭。”

话虽这么说,妮可缩进了毯中,脸上竟浮现一抹难得的笑意。

……

本该是两天的任务,硬是被陈然挤到一天的时间里完成了。

七十多套的锁子甲+先锋盾+阔剑的绿色组合,足以让一伙手下的战力直接翻个档次,估计这座城市中能这么武装小弟的也就陈然一人,市价上要买这么一套少说得几千金币,别人的手下有一把像样的武器就不错了。

陈然也是被逼无奈,现在迪亚城近三成以上的势力被敌人掌握,仔细算来的话除去中立区其实就是一半以上的黑暗势力在与自己对着干,而且敌人分外团结(多被操控),勒夫这边找的几个盟友多半不是很可靠,陈然能相信的也就海港的米霍克那边。

没有办法,敌人人多势众,自己这方只能走精品路线,讲究逐个击破才是王道,估计小兵团的作战中,陈然的这伙人绝对堪称无解。

将其中的五十套装备分配之后,众弟兄们显得无比兴奋,这样一身不俗的装备下来,不仅轻便易于携带,而且能大大提升团队的作战能力。

做完这一切后,陈然有些疲惫,想起第二天还要去那拍卖行看看有没有什么好东西,连着熬夜忙了一天,精神有些不好,于是乎回到了酒店里的卧室,打算睡他个一天一夜。

于是,他真的睡了越过20小时……

……

迪亚城两月一次的中立区拍卖会是城中少有的热闹情景。

相比西兰城一年一次的拍卖会,这里拍的东西种类更多,也越有意思。至于这里的门面,柔和的线条感,没有一些的突兀,显然是由某些大师精心设计后的产物,并不讲究一味的奢华,却给人一种很舒服的享受,这就是真正的贵族文明。

来这的一般都是中立区的一众贵族及超级富豪,虽然现在不是拍卖的旺季,那一年中最盛大的那次拍卖,但拍卖的东西依旧缭乱人的眼睛,给人购买的冲动。

场地是高档多了,但陈然也不是当初那个没见过世面的菜鸟,很适应地进入了热闹的拍卖场中。

因为有着浓郁的贵族文化熏陶,这里的秩序倒是井井有条,甚至于没有大点的声音,熟人聊天都是坐在一旁细语。哪怕你在这里遇到了死对头亦是只能装做没看到,要是敢闹事,这里的城防军要不是吃素的。

虽然陈然一直有些不明白,众人对于城防军的敬畏,估计是他们头头灰常灰常厉害吧。

陈然坐进了会场的一个座位,没想到竟还在这里遇到了熟人,米霍克。

“大哥,你也在啊。”

陈然特意上前打了一个招呼,在其身旁坐下。

“哦,作为一个倒卖商人,拍卖行我一般都不会错过,没想到你也来了,”米霍克笑了笑,倒是没什么惊讶的感觉,“这次过来,你想买些什么?”

“主要是见见世面,倒也没提前打听过今天要卖的东西,”陈然笑答道:“上次在西兰城就听你说这里的特别,早就想来对比一下了,感受这里的气氛。话说,中立区是个好地方,感觉在这生活挺好。”

“可不是么,”米霍克却是摇了摇头,“这里是城中的保护区,没人敢在这里撒野。很多在外面混的大佬,在年迈干不动之时就想在中立区购置一份产业,得到永远的保护。无论中立区外死多少人,这里的城卫军可以眨一只眼闭一只眼,但若是在中立区内死一个人,那就意味着不可那么善罢甘休了。”

“有这么严重么?”陈然有些不解。

“有,因为这是这里的守则,一种旨意,尤其是赛那亲王来这之后,”米霍克解释道:“深蓝之宫里不仅有着一名擅长隐逸追杀的十阶幻刺,若这也就算了,毕竟他也不是万能的。而最可怕是深蓝宫中存在的一名先知,可以看到城市之内的任何角落与过去所发生的事,观察着整座城市的一举一动。”

“那个先知有这么厉害么,”陈然对那个能力表示了好奇,“那不是说我们只要在这座城市中,哪怕睡觉洗操和女人啥的都能被那先知看到么?”

“理论上,可以!”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