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七章 以身相许吧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你聋了?”

月菲菡瞥了一眼血屠子,冷漠的说道。

“我——”

“好了。磨磨唧唧的。真不知道你这血屠子威名是怎么来的。”

月菲菡淡漠的说道:“给你一个戴罪立功的机会如何?”

“还请公主明示,我一定全力以赴。”血屠子当即恭敬的说道。

“率领猿虎豹族,灭掉无极剑阁。现在就去动手。日落时分,我要听到无极剑阁消失的消息。”

“是!”

血屠子迟疑片刻,但还是坚定的点了点头,当即带着力川普离开。

“你可以滚了。”

月菲菡瞥了一眼剑博通,随后看向冰云翼,说道:“你呢?为何要动手欺负我恩人?”

冰云翼苦笑一声,对着一旁神情错愕的冰骏传音道:“骏儿。你可害苦我了。”

冰骏眼眸中闪过一抹不甘,紧紧的盯着一脸邪魅笑容的邢宇。

这才过去多久?几个时辰的时间!

原本以为自己掌控全局,掌控邢宇等人生死。

可不曾想到邢宇大战力川普不死,身旁的女人更是尊者,更有月菲菡公主庇佑!

一切都来的太不真实了。

冰云翼不去看冰骏,对着月菲菡恭敬的传音说道:“公主殿下。因一次巧合,从追云炎豹族口中得知您恩人的朋友,也就是您身后的那人,拥有漓钟赤凰血脉。因此方才想要借用一番。对他们没有丝毫恶意。”

“不曾想骏儿被剑博通利用,我也因听信骏儿的话过来帮忙。这才处理的有些不切妥当。我四翼冰鸟一族愿意赔偿一切过失和对您恩人的伤害。”

月菲菡瞥了一眼钟良磊,有些震惊。

想了想,月菲菡对邢宇传音询问四翼冰鸟一族是否害过他。

邢宇只是笑着摇摇头,月菲菡这才看向冰云翼说道:“好。我看你态度诚恳,那就赔偿吧。至于赔偿什么,你自己看着办,如果不满意,我会带着我恩人,亲自拜访你们家族。”

“好。还请公主殿下放心,我一定拿出让你恩人满意的东西。”

冰云翼诧异的看了一眼邢宇,不曾想到邢宇竟然会帮忙。

他虽然不知道月菲菡和邢宇说话,可却知道,一定是邢宇从中说了什么,否则月菲菡绝对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们。

“也幸好骏儿平日里做事沉稳,这才没有酿成大祸,否则我族就完了。”

冰云翼暗自苦笑,随后对着月菲菡拱了拱手,临走前又对邢宇道了歉,这才转身离开。

月菲菡看向元景方,说道:“你们也走吧。我会随我恩人在这牙乌酒楼。”

“好。我会派人守护牙乌酒楼。”

元景方说完,当即恭敬的离开。不过离开之前却驱散了在场的人。

当他们都离开后,月菲菡月菲琪俩人和黑龙三人落在了邢宇面前。

“小姐姐。”

月菲菡一把抱住了刑盈盈,十分亲昵。

刑盈盈笑了笑,道:“没想到你化为人形还真是美呢。我都要自惭形秽了。”

“小姐姐就不要取笑我了。我可没有小姐姐漂亮。”

月菲菡嘻嘻一笑,而后笑吟吟的看向邢宇,道:“喂。怎么感谢我?”

“能怎么感谢?我身无分文,毫无宝贝。就一个人了。不如以身相许吧。”邢宇咧嘴一笑,一脸无奈。

“切。你想得美。本公主只喜欢兔子。不然跟人类生出来的那是什么东西?兔人?想一想就辣眼睛。”

月菲菡撇了撇嘴,而后抱住刑盈盈朝着牙乌酒楼走去。

“走啦走啦。”

邢宇苦笑一声,点了点头,不过却在进入牙乌酒楼的同时,询问钟良磊。

当了解清楚后,邢宇也是佩服钟良磊,这家伙果然粗中有细,头脑聪慧。

只不过唯一差的就是脾气太臭了。

当一行人进入牙乌酒楼的同时,整个百族城东城区都沸腾了。到处都在所传一个人:邢宇!

一个让月菲菡公主都喊恩人的少年。

一个尊者为女人的武丹境少年。

一个面对三大尊者还胆敢让他们自裁的狂傲少年!

与此同时,东城门口,缓步走进来一个人。

此人身高接近两米五,高大威猛,看上去充满了威慑力。

一身黑金色奢华长袍,头戴黑金冠,腰杆挺直,身躯挺拔,一双虎目透着霸道和残酷!

最重要的是,无形之间透露出的无上威严,令人心悸。

如果邢宇在这里,定会惊呼:塞恩特!

——

无极剑阁,无极剑堂!

一名老者盘坐中央,他身着黑色长袍,鹤发童颜,微微闭起眼眸,神色无喜无悲。

并且呼吸近乎半个时辰方才出现一次,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死人。

某一刻,一名青年仓惶的走到门口,惊呼道:“老族长!不好了!不好了!”

老者缓缓睁开眼眸,浑黄的眸子中透着一股浩瀚飘渺。

“何事如此慌张?细细道来。”

老者声音很平静,让人听闻后,感觉沸腾的鲜血都要停止流动。

时空都在刹那间放慢,诡异之极。

“是,是这样——”

那青年逐渐恢复正常,可语气依旧十分焦急的对着老者讲述了关于剑一生,剑博通以及邢宇的事情,当然更将无极剑阁要被覆灭的消息说了出来!

“什么?该死的剑博通!”

老者听闻眼眸猛然一凛,闪过一抹苍白色光芒。

嗤!

空间律动,宛如有一柄寒剑从眼底射出,令人心悸。那青年更是颤栗的跪拜在地。

良久,老者轻呼一口气,淡漠的说道:“速速通知无极剑阁的诸位长老,将无极剑阁的重要东西带走。而后率领无极剑阁的核心弟子离开。”

“是!”

当那青年离开,老者猛然一掌落在地上,瞬间整个屋子的大地都瞬间崩碎,直接化为粉末!

“该死的邢宇,竟然调动月阴玉兔族的人灭我无极剑阁!我剑无极与你们——势不两立!!”

“我的好师兄,不知道何事,让你如此动怒?”

一道优雅的淡笑声传入屋堂,让剑无极眼眸一凛,抬头看,只见塞恩特负手而立,一脸笑意的看向他。

“塞恩特!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剑无极语气震惊的说道。

“修罗界没了。所以来这里找你聊聊天,增进一下你我感情。”

“少放屁!有话直说!”

“我见到了师傅。”

“什么?这——”

“我可以帮你杀掉邢宇,干掉月阴玉兔族。”

塞恩特眼眸闪过一抹狂傲的野心。

“让我们一起,统一了这蛮荒域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