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五十九章 对战圣族!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可能?”

邢宇玩味的冷笑声从无尽光芒中响彻,下一刻一股无可阻挡的吸力爆发,瞬间将东方剑皇的所有攻击全部吞噬。

只见空中出现的黑色伟岸的身影,仰天嘶吼一声,直接一剑高举,猛然横扫!

“那就试试看!!”

嗤!

一道贯穿天地的剑光柱降落,横扫苍穹。

苍茫大地被染成血红,毁灭与死亡,杀意和寂灭铺天盖地的席卷。

宛如,烈狱降临!

“这,这,这不可能!!”

这股气息,令上官庆雍,东方剑皇齐齐惊骇出声。

只因为这股力量,竟然已经恐怖到了令他们五重武皇都头皮发麻的地步!

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这真的是一位半步武皇发出的攻击吗?简直,简直难以置信!!

不过此时他们可没时间震惊,当即齐齐率领各自家族的武皇同时攻击向了剑光柱。

瞬息间双方交战,轰轰轰的爆响声响彻天地间每一处角落,而方圆十万里的一切事物,全部被粉碎的虚无一片,滚滚尘埃蔓延无尽大地,怒击苍穹,似乎要血染青天。

终于,当一起力量消散,尘埃落地,方圆十万里内,除了邢宇脚下的山脉外,别无他物。

同时,方圆十万里内,更是足足比往日凹陷大地之下数千丈不止,凸显的邢宇脚下这片山脉,如耸天如云的圣山。

傲立山巅,邢宇俯瞰山下,诸皇全部齐齐吐血,神色狼狈不堪,看上去可笑至极。

谁人能想到,堂堂近古九大圣族和上古圣族中的上官圣族联合出动,追杀一位半步武皇却全部受伤,一无所获?

这简直是天下间最可笑的笑话了。

可,现在笑话却如此的真实。

“尔等圣族,当真是不堪一击,我本以为还能接我两三招。谁知,一招都没有接下。当真是可笑至极。”

邢宇俯瞰诸皇,神色傲然,如来自天外天的无量圣贤。

高贵而狂暴,霸道而嚣张,强大到,无可匹敌!

诸皇看向邢宇,全部震惊的难以回神。

他们到现在依旧都无法相信,自己诸多武皇,外加两位五重武皇的强大实力,竟然连一位弱小的半步武皇都杀不掉!

他们的脸感觉都被打肿了。

数千年来,甚至数万年来,最痛的一次!!

哪怕是面对其他强大武皇的欺压都没有如此狼狈过!

“邢宇!邢宇!你真是该死!!该死!”

东方凌天擦了擦嘴角血迹,苍白着脸,看向邢宇,狰狞而愤怒的神情,宛如鬼。

“尔等圣族作威作福数千年数万年,为了一己私利,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推断,就要加害于我,更加该死!”

邢宇冷哼一声,杀气凛冽!

当日天穹老人告知邢宇,近古九大圣族因为东郭圣族掌控了大因果术,推断出了所谓天命人,而自己就是天命人的缘故就要致自己于死地。

这圣族,当真是该死!

不仅如此,邢宇更知道,这三古圣族,乃是风云神帝掌控。

虽然当日询问天穹老人,他直接否认,可是邢宇选择相信慕婉彤,也相信慕婉彤不会骗自己!

因此,这三古圣族,必须全部杀掉!

不仅因为邢宇与傲风云有仇,更因为他们是风云神帝所掌控,而他们的目的很可能是帮助傲风云寻找位面之心和界玉!

如果这两样东西被傲风云得到,天武大陆成为下一个第六大世界不说,傲风云也将有可能成神,到时候,想要杀他来报仇都难了。

所以,这三古圣族,必须杀!

没有任何理由可以阻止!

目光横扫全场诸皇,邢宇冷笑道:“在给尔等一次机会,可以来杀我。”

“你……”

东方凌天刚要说话,东方剑皇冷冷的看向邢宇说道:“本皇不知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可以将本皇的力量吸收化为己用。但是,我想这也是你的弊端!”

“我等不攻击你,我倒要看看,你从何而来的力量!”

“原来他是吸收了您的力量所以才这么强?”东方凌天看向东方剑皇,见其点点头,才轻松一口气。

如果邢宇真的凭借自身实力这么强大,那这场战斗,基本就可以不用打了。

毕竟根本杀不死邢宇啊!

可如果邢宇是吸收了他们攻击的力量才这么强的,那,还有机会干掉他!

邢宇山脉上始终运转着阵法,苍穹上,黑色巨门和那伟岸身影始终存在,都需要耗费力量。

只要那力量耗尽,他就不信邢宇还能狂傲!

邢宇嘴角一抿,嗤笑一声:“妄你们活了这么些年,真是都活到狗身上了。尔等不给予我力量,我就不会自己找吗?”

此话一出,幽云剑皇等诸皇纷纷下意识的后退,警惕的看向邢宇。

东方剑皇的话他们也听到了,此时听到邢宇的话,顿时有些紧张。

邢宇现在显然是无法离开山脉,否则刚刚就直接全力格杀他们了,毕竟一招就可以让诸皇受伤,何许说这么多废话。

而他想要获得力量,他们岂不是最好的选择?

“尔等怕什么?我要你们还有用!”

邢宇冷冷扫视一眼幽云剑皇等诸皇,旋即瞥了一眼东方凌天身后的近古圣族,玩味一笑:“就从你们开始吧。”

话音落邢宇开始不断结印,周身弥漫着一层忽明忽灭的白色光芒。

看到这一幕他们纷纷警惕,不过并没有动手。

动手就是给邢宇力量,赐予他们死亡,他们动手,不就是自杀吗?

他们仔细看向邢宇,也希望能够从中看出什么弊端,寻到漏洞。

而就在此时,忽然邢宇玩味一笑,森白的牙齿露出,这一刻显得如此阴冷。

看到邢宇笑,他们没由来的一阵胆寒。

“借诸皇之命,启烈狱之门。”

邢宇声音忽然沙哑,冷酷。

而当声音响彻之时,东方剑皇东方凌天等九大近古圣族的族长齐齐一惊,快速离开原地,同时间对着身后的诸皇喝道:“快退——”

话音出现之际,地面上凭空显化一道阵法,阵法妖异如血,阵纹阵线错综复杂,隐有混沌之气流转,狰狞如鬼,令人心悸。

咻咻咻!

无数道血色光柱拔地而起,将那些听到族长怒喝刚要动身离开的武皇纷纷笼罩。

诸皇还未嘶吼出声,瞬息间诸皇化为血沫,裹杂着残魂,直冲天际,汇聚如黑色巨门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