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二章 约战天帝?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道天帝身影居于如烟霞蒸腾的帝曦中,负手而立,帝威浩荡,贵胄横天。

一双冰冷的眸子从帝气光柱中显化,横亘长空,俯瞰邢宇,犹如在蔑视蝼蚁。

“若本帝不是天霄帝宫大长老,刚刚就已灭掉尔等鼠辈!”

天帝冷漠的声音浩浩荡荡的响彻在天际,滚滚帝威,一次次令诸帝心生畏惧。

“给尔等一次机会,自裁当场,本帝不杀你们。”

“天印真帝自己找死,我们杀了他属于正当自卫,何许自裁赔礼?何况,他算什么东西?”

邢宇慢悠悠的说道:“你天霄帝宫只是帝天古宗的走狗而已,莫要以为自己是何等的无敌,给你句忠告,在我面前,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趴下,区区低等天帝有何资格嚣张?我若灭你们,易如反掌。”

此话落下,全场鸦雀无声,诸帝懵逼。

若由他人说出此话简直就是不知死活,一定疯了。

可从邢宇口中讲出,却是如此的霸气,如此的狂傲,那闲定自在的态度,淡定自若的神情,犹如他贵为九天至尊,万古独尊,哪怕是天帝都要臣服在脚下。

诸帝都十分不解,这小子究竟是有何等本领,何等底气,何等背景胆敢面对堂堂天帝,还大方言辞?

不仅在场诸帝,哪怕是十大古老势力很多人都是目瞪口呆。

他们还真是头一次遇到,胆敢让天帝趴在面前的家伙,尤其是此人修为才达到武帝。

这简直就是蝼蚁在告诉真龙,老子可以吃了你!!

“小儿好生狂傲,你父母都早已入土了吗?如此没有教养。”

天霄帝宫的天帝也是怒火中烧,斩杀了自己最喜爱的弟子不说,竟然还胆敢威胁自己?当真是不知死活!

殊不知,此时的邢宇,更加愤怒!

一双眸子冰冷若北极寒川,恐怖的气息弥漫,似乎虚空都被冻结。

“老东西,老子给你几分薄面,多和你废几句话,你莫要自误找死!天帝又如何,我若杀你,谁也拦不住!”

邢宇不再是前世,没有父母,今生谁辱骂欺辱父母,邢宇都将定斩不饶!

“杀我?哈哈。”

天帝放声大笑,那横亘长空的眸子透着一丝冷漠和嘲弄:“你若能杀掉我,本帝所有一切都给你,天霄帝宫不仅不会找你麻烦,反而赐你三千帝术!奉为座上宾!”

此话可谓极其自大,但却没有人觉得自大,只觉得天帝对邢宇的蔑视气十足。

毕竟达到天帝境的,皆是曾经就无敌的天才,而今若被武帝杀死?那岂不是千古笑料?

邢宇双目一眯,冷语道:“你就这么自信?低等天帝而已,你以为自己无敌不成?”

“至少你这等蝼蚁没有资格杀我,你也不配。”

“是吗?抗我一招,你若不死,我和兄弟的首级,听候发落,敢否?”

邢宇神色淡漠,语气沙哑而隐藏着愤怒。

诸帝皆惊,这,这家伙如此有底气?

若是其他人他们会嘲笑,会讥讽,但是邢宇他们不敢,哪怕是武帝杀天帝,这种简直不可能的事情。

因为这家伙已经不止一次创造奇迹,令人难以置信的奇迹。

不过也有人眉头微皱,道:“这次和以往不同,灭云洛虽然狂的不像话,但向来性子温和,慢慢悠悠说话。你看他现在,愤怒的语气沙哑,神色冷漠如霜,显然是被刚刚天帝的那句话刺激到了,弄不好是疯了想要拼死一搏。”

“嘿,我看有可能,这小子可不是一般的冷静。之前的空阁山一战我可去了,面对各种各派的围剿他都能够淡定自若,此时如此愤怒,一定是触及到逆鳞了。”

“他也许大概真的有和天帝杠一杠的势力,虽然仅凭借那具天帝级帝骨人是不可能的,但帝骨人都能弄到,也许真有其他东西。不过,他如果动用弄不好自己也会出事。”

“出事了才好,这小子太狂太强,他活着,老子们什么时候有出头之日!”

在场不少帝者议论,而大家近乎统一的意见就是希望邢宇这王八蛋死在天帝手中。

不过不少人看出来,天帝很愤怒,但是不能出手。

以天帝之境界灭杀武帝虽然丢脸,但他实力高强,还真没有人敢说什么,因为天帝就代表了无敌,就代表了无上规则。

可他同时还是天霄帝宫的长老,这就不一样了。

若消息传出,天霄帝宫的天帝长老,欺压武帝小辈,那他们天霄帝宫的声誉就毁了。

对他们来说,没有什么比传承和声誉更重要的事情了。

不过现在好了,邢宇主动要动手,只要他动手,天帝就足以动手灭掉他,哪怕是借助反震之力杀掉邢宇,都比直接动手要来的好听,声誉保住了,人也死了,一举两得。

还有人议论,天帝之所以始终不出手,更言语冰冷,充满讥讽,完全就是在逼迫邢宇主动动手。

而殊不知他们的猜想,完全正确!

这位天帝就是想要这么做,一举两得,还可以挽回声誉。

“如果你执意找死,那就尽管来。”

那天帝冷漠的说道:“不过莫要怪本帝没有提醒你,若被我力量震死,死有余辜!”

言下之意就是,本帝不杀你,但是‘被震死’,就跟我没关系了。

“虚伪。”

邢宇不屑一笑,他何曾不知他所想?

“准备好,我马上动手。”

邢宇忽然轻笑……竟然还在提醒天帝?是托大还是信心十足?

看到他的笑容,诸帝没有感觉到丝毫笑意,只有冰冷。

诸多看到过邢宇战斗的存在,看到邢宇那副模样,忍不住头皮发麻,尤其是人群中武衍联盟明凰真帝等人。

他们知道,邢宇笑的越灿烂,下手越狠!

天帝冷哼一声,连正眼都没有瞧邢宇,气势始终不变,甚至没有腾起丝毫力量波动。

并不是托大。

堂堂天帝面对武帝,还需要准备?那岂不是告诉所有人他不如邢宇?

可笑!

邢宇嘴角微微一抿,冷酷的神情似乎一柄即将出鞘的寒剑。

指掌微微抬起,就在他准备动手时,忽然一道轻笑声传出,让邢宇停下。

“灭兄,久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