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纳兰疾云心情很激动,手掌都在颤抖。

他就算忘记责任,忘记一切,也绝对不会忘记一生中最遗憾最喜欢的女人慕婉彤,也更加不会忘记让慕婉彤死掉的邢宇!!

“你果然没有死!”纳兰疾云深吸口气,神情冰冷的看向邢宇。

邢宇散去刀剑,轻笑道:“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死在我手里!”

纳兰疾云指掌间磅礴的帝气流动,形成恐怖的气旋,须发怒张,衣袍猎动,一股无敌的压迫力瞬间镇压殿宇,整个大殿都在颤抖!

邢宇脸色一沉,这家伙的修为果然达到了天帝境巅峰!

面对这股压迫力,饶是邢宇都不得不谨慎。

不过邢宇倒是不怕。

深吸口气,邢宇平静的说道:“我知道你恨我……”

“我当然恨你!恨你为何如此绝情!”

纳兰疾云冷冽的喝道:“我当年亲自恳求你,你满口答应,可是你怎么做的!!你是不喜欢她,可你能不能有点良心?你一走了之,成为无敌存在,万族敬仰,你对得起她吗!!”

纳兰疾云额头青筋暴露,神情杀意凛冽!

他早已经忘记自己多少年没有如此怒过,他竭力的想要控制自己,可是当察觉到邢宇的气息,当知晓邢宇的身份,他就无法压制怒火。

没有人知道他当年有过多少次冲动,放弃一切,提刀斩杀了邢宇!

没有人知道他得知慕婉彤死后,多么心痛!

虽然说现如今的他已经有了家室有了妻子和孩子,但是,至今内心都无法释怀,无法忘记慕婉彤。

对她的感觉,早已经除了爱意之外,还有青春和记忆!

其实,哪怕是现如今慕婉彤出现在面前说喜欢他,嫁给他,他也不会答应。

因为他深知自己现在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他也绝对不会背叛自己现在的妻子。

只是,他心里始终无法忘却!

因此现如今面对邢宇,他会如此的愤怒!

邢宇苦笑,他就知道纳兰疾云会是这个样子,他也猜到了结果,只是没想到过去这么久了,他依旧无法释怀。

如果不是为了能够帮助鱼人帝国走出困境,为了鱼人帝国能够一同幽疆海域,邢宇还真是不想暴露身份面对他。

“其实,慕婉彤没有死。”邢宇深吸口气,说道。

纳兰疾云猛然一怔,眼眸呆滞的看向邢宇,“没,没死?”

纳兰疾云呼吸猛然急促,紧张的说道:“你,你说的是真的?”

“你应该了解我,我何曾骗过人?尤其是在正事上。”

邢宇轻笑道:“你知道我为什么是这个样子吗?”

纳兰疾云点头,对于邢宇,他虽然很不爽邢宇对于慕婉彤的无情,但是其他方面他很相信邢宇,他没有理由没有可能欺骗自己。

对于邢宇的死,他曾经调查过邢宇,听说邢宇无缘无故消失,甚至死亡,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他很清楚邢宇当年的实力是何等可怕,一刀一剑,简直纵横无敌,哪怕是沉睡几十万年的老怪物都扛不住他的一刀一剑。

这样的人会平白无故死掉?打死他都不信。

现如今邢宇以新的样貌出现,他猜测邢宇应该是转世重修了。

忽然,纳兰疾云眼孔紧缩,道:“你是说……”

邢宇点头,笑道:“她和我一样,同样转世重修了,这一世叫做慕云裳,已经和我大婚,是我的妻子。”

纳兰疾云一怔,一屁股坐在椅子上,久久没有回过神。

邢宇叹了口气,他不想说的原因就是如此,不想破灭他最后一点想法和可能。

许久,纳兰疾云抬起头,看向邢宇,那眼神透着一丝古朴沧桑,甚至没落,让邢宇都有些苦笑不知应该如何劝他。

纳兰疾云,很伤心吧。

不过邢宇更清楚,他也很开心,至少慕婉彤又活了。

纳兰疾云看向余歆婷,邢宇当即明白他想什么,说道:“这位是余歆婷,并非是云裳。她目前在五天界场,拜在了星空剑帝门下习修。”

“星空剑帝?!”

纳兰疾云震惊的看向邢宇。

星空剑帝,是天界历史上十分有名的,五位天生便是无上圣体之一的传奇人物。

这五位传奇存在,在邢宇纳兰疾云还年幼的时候,就已经君临天帝巅峰,达到至高无上之境,至今成名几十万年不止。

他们似乎不死不灭一样,始终存活,打破了常规和铁律!

虽然和镇狱菩萨那种历史以来都绝无仅有的传奇还差得远,但也是现今时代存在的足以媲美镇狱菩萨的传奇人物,无需靠转世重修来延长寿命,只是靠自身,实力深不可测。

他们并不参与天帝榜的争夺,否则前五根本没有任何人能够争锋,因为他们的存在就是无敌。

哪怕是当年的邢宇面对他们都畏惧。

因为他们太强,虽然是同阶,但实力相差悬殊,甚至可以说天壤之别。

纳兰疾云没想到慕婉彤能够拜在星空剑帝门下,这可是求之不得的啊!

“你帮她的吧。”纳兰疾云深吸口气,轻声说道。

邢宇默默点头。

纳兰疾云没有说话,只是在沉思,似乎陷入了回忆,又陷入了茫然。

邢宇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他理解他的感受,所以,他也愿意等。

“上一世你是个混蛋,这一世倒成了好人,我还真没料到。”

纳兰疾云开口,邢宇狠狠翻了个白眼,这王八蛋说的什么话!

“不过也好,过得开心就行。”

纳兰疾云轻松口气,神情逐渐恢复正常,看向邢宇笑道:“好了,不谈没用的往事了,说说你的事情,究竟怎么回事。我曾经调查过你,可惜,结果让我很不爽,我不相信傲风云那一套,而其他的事情又全部查不到。”

邢宇迎着纳兰疾云的眸子轻笑,看样子他解脱了,依旧是自己的好兄弟。

解脱,不仅解脱自己,也是解脱自己内心的那份执念。

邢宇很是明白。

随后,邢宇将自己的大概情况以及往事讲了一番,纳兰疾云脸色一寒,冷哼道:“我就说洛颖不如慕婉彤,你还不信!活该!”

邢宇翻了个白眼,这货还这么毒舌。

不过邢宇倒是很开心,如果这家伙继续端着架子,可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