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七章 为什么给你面子?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个家伙!!”百里风逸看着场内傲气十足的邢宇恨的一阵咬牙切齿!

他以为邢宇只是炼器强,可没想到战斗方面依旧这么强!

而且百里弘可不是百里景言那个废物,然而还不是对手!

实在是该死!!

就在此时,百里风逸忽然发现邢宇转头看了过来,一双眼眸中带着讥讽,嘲笑之意。

这让百里风逸内心中的愤怒之火如欲喷薄,恨不得冲下去和邢宇大战一场。

可是百里风逸知道,百里弘都不是对手的话,他更不是对手。因为他最强大的只是炼器,而不是邢宇,近乎全方面全能!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出现在百里风逸旁,让百里风逸猛然面色一变。

他似乎隐藏于黑暗,没有气息,如果不是百里风逸看到,他都无法察觉。

来人身着黑衣,面容清秀,嘴角噙着一抹冷笑。

在肩膀处,更是盘卧着一条银色花纹黑蛇!

“百里兄,我可以帮你宰了他哦。”

……

金阳楼九层某处靠窗旁。

一名一席白衣的女子,清透深邃的眸子紧紧的盯着一层傲立于战台的邢宇,嘴角喃喃自语,“若雪师妹,这家伙还真是强呢,怪不得会打败你。不过,你放心吧。他的命,我帮你收了。”

……

‘哗啦啦!’

阵阵掌声如雷鸣般响彻在金阳楼中,所有围观的人看向邢宇都是一脸的敬佩。

邢宇只是武灵境一重,在这整个金阳楼中都当属最弱的一个了。

可是他却打赢了傲立在金阳小排名榜单上的百里弘,做到了太多人想要做而做不到的事情!

让所有人敬佩!

百里弘看着邢宇,听着周围的掌声,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想要狠狠的收拾邢宇,可没想到却被邢宇收拾了,而且是正面对战!

最重要的是百里弘感觉邢宇根本就没有发挥出真正的实力!

这让百里弘愤怒之余也是有些胆寒!

真是不明白他到底是怎么修炼的,竟然不到十八岁就可以达到如此恐怖的程度!

“怎么?难道挂了?”

邢宇冷笑一声,一跃而起,落在百里弘身前,低头俯瞰百里弘,“还没死啊。那就给钱吧。不要想着赖账哦,这里这么多人看着呢。而且你也说了,绝对不会给你们百里家族抹黑。”

“你!!”百里弘面色阴沉的看向邢宇,如果眼神能够杀人,邢宇身上早就多了不知道几个窟窿了!

但是百里弘也知道,如果今天不给金币,邢宇绝对不会放过自己。

就在此时,三层的百里风逸站起身,笑看着百里弘,“小弘,区区五十万金币而已,我们百里家族会缺这点钱吗?就当赏赐给乞丐了。”

“邢宇,来,接住赏赐。”

话音落,百里风逸朝着邢宇扔过去一枚戒指。

此话一出,全场突兀的安静了下来。

百里风逸这话简直太过分了。明明是输了可却说出这番话。

所有人看向邢宇,都猜到邢宇不会去接,毕竟接了直接就是承认自己是乞丐了。

然而让所有人诧异的是邢宇抬手直接接下,还仔细的检查了一番,淡笑一声,“风逸兄果然是有钱人,赏赐乞丐都是随手五十万金币,佩服佩服。”

说完,邢宇嘴角冷笑,转头看向百里弘,“你看看风逸兄,随手都是五十万金币,你的呢。”

此话一出,百里弘面色一变,“不是给你了!”

“我说百里弘,你是不是从小母猪给你养大的?脑子笨的跟猪一样?”

邢宇一脸嘲讽,“我们之前说的是,你输了给我五十万金币,是你!而不是百里家族,更不是百里风逸!你特么聋?”

“哈!这一手玩的妙啊!我还以为邢宇接下来认怂了呢!谁知道隐忍的原因在这里啊!佩服!”

“哈哈。这一次百里家族要吃个哑巴亏了。不仅钱损失了,名声还要丢了。”

……

周围一些聪明人顿时相同了邢宇的话,不仅暗自佩服!

百里风逸面色一僵,厉喝道:“邢宇!你别得寸进尺!钱已经给你了!你还想要怎样!”

“风逸兄,莫非你和百里弘都是猪脑子?”

邢宇瞥了他一眼,“我说的很清楚。这是我和百里弘的赌约,钱自然是要他给!”

“我已经代替他给你了!”百里风逸面色阴沉的说道。

“有吗?”

邢宇疑惑的看了一眼百里风逸,然后看向周围的人,问道:“你们听到了吗?是他代替百里弘给我的?明明是他赏赐的啊。我邢宇可不是大家族的人,虽然接受别人赏赐很丢脸,但是五十万金币呢。想一想还是收下吧。”

邢宇说的可谓是极其的光棍,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周围有些人瞧不起邢宇,可是更多的人明白邢宇这是软刀子杀人啊!

不仅要钱,还要让百里家族难堪!

一时间很多人都配合着邢宇连声说不是,让百里弘和百里风逸的脸一阵青一阵红,面色阴沉不定。

虽然百里风逸刚刚那番话说的霸气,可那是五十万金币啊!而不是五十万银币!

除了一些家族赏赐的,还有很多是他炼器师这些年攒下来的。

一下子给了邢宇怎么会爽。

然而没想到,一时的嘴快,却吃了大亏!

百里风逸简直想要给自己一嘴巴!

“听到没?在场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也看到了。风逸兄还要耍赖?”邢宇淡笑一声,内心中却冷笑。

跟老子斗,你这小屁孩儿还嫩点!

不狠狠的宰你们一笔老子就不是大帝!

侮辱本大帝?你们真是找死!

而就在邢宇准备继续要挟百里弘的时候,一道淡笑声悄然从金阳楼楼上传下。

“邢宇兄,看在我的面子上,此事就此作罢如何?我让百里风逸对你道歉。”

话音落,全场都抬头寻音看去,只见九层的黑袍青年低头轻笑着看向邢宇。

“嘶!那是——焚阳王的儿子牧华铭小王爷!”众人顿时一阵惊呼,面色同时带着恭敬。

牧华铭可是这金阳楼的创造者,同时也是这选拔赛真正的第一。

他原本是不需要来的,只是因为父亲的缘故随从而来。

他的天赋是在整个金阳帝国年轻一辈都可以名列前茅的,是在场很多人可望而不可及的真正天之骄子!

因此,虽然没有比赛,可是他却是公认的第一。

此时听到牧华铭来做和事佬,所有人都知道此事即将结束,毕竟就算是在不爽,也是要给牧华铭他这个小王爷面子的。

然而接下来,所有人都全部震惊!

只见邢宇邪魅一笑,迎着牧华铭的目光淡淡的说道:“我,为什么要看在你的面子?你的面子价值五十万金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