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音村位于东南区域,从耀星帝城出发大概需要三天路程,邢宇运用空间帝道急速赶路,缩短为了一天。

天色渐晚,邢宇带着纪喆邢阳陶文诗一行人撕裂空间落在地上。

抬头看,大地的尽头是呼啸着寒风的一片冰雪大地,上空是火光冲天的晚霞,燃烬视野内的一切,天与地好似混沌火海,这一刻糅杂到了一起,没有了明显的区分。

以这里为中心,目光看向四方大地,会发现奇怪的一幕。

连绵的山脉蜿蜒如龙,横亘广袤的大地,气势恢宏。

各式各样的独特河流峡谷点缀,令这一副天地之景,充满了磅礴大气。

一切都很正常,可唯独一点,不见丝毫树木。

放眼望去,天地间没有一点绿色,就连杂草都没有。

毫无一丝的生机,诡异的反常。

冰冷刺骨的疾风呼啸在山野,摇曳在长空,就像地狱深渊的恶风,带走一切生命。

“那冰雪之地便是雪音村的入口。”

纪喆看向四周,道:“入口方圆十万里内,寸草不生,毫无生机,仿佛都被摄取或者冻结了。在这里生命是永恒的,可以永恒的刹那定格,这才是大家不敢来的原因。”

雪音村独特的地理结构和环境,是最令人忌惮的,尤其是这里的可怕寒意和声音,可以不经意间带走一切,令人闻风丧胆。

“还好,没有让我很失望。”邢宇四处打量着,缓步前行,仿佛是在欣赏此地诡异的美景。

纪喆几人跟随,并没有觉得怪异,毕竟能让这家伙惊讶的事情不多见。

“说起来,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来雪音村,还要见冰雪天女族的族长?”

纪喆忍不住笑道:“莫非你也垂涎人家的容貌不成,我以后会告诉嫂子的,你可别过分。”

邢宇翻个白眼:“我在你眼里就这么色吗?”

“难道不是吗?”

“……”

“说吧,我很奇怪,你这完全是耽搁时间。”

纪喆笑着摆手不再闹腾,说道:“雪音村内的独特祭坛世界,曾有不少人怀疑这里或许隐藏着什么秘密,尤其是有独特的冰雪天女族长居,更是有待考究,但是经过无数年无数人的研究调查最终证明,这个世界其本身,并没有多少特殊的,雪音村诡异的寒冷,独特的雪音,也完全是因为其本身世界的构造与外界的不同,从而产生的帝道之光纠缠错乱,进而互相影响,形成的独特之物,内部也并没有任何值得研究的东西。”

他不相信邢宇是来看冰雪天女族的,必然是为了某样东西或者某件事而来,可是这里并没有值得耗费时间必须得到的东西,所以他很诧异。

邢宇点头轻笑,道:“你说的没错,这里确实没有多少价值,但是谁告诉你,冰雪天女族没有价值了?”

“擦,你还真为了冰雪天女族而来?”纪喆邢阳齐齐瞪眼看向邢宇。

“大哥,我真是看错你了,枉我还以为你是正人君子,日后我要向你看齐,视你为榜样,没想到你竟然这样!!”

邢阳一脸心痛的样子看向邢宇,让邢宇恨不得一脚踹飞他,然而不等说话,邢阳忽然凑过来,嘿嘿一笑,道:“来,说说,你是不是得到了什么内幕小道消息?老弟的未来大好人生就看你了啊,虽然说冰雪天女族不能娶,但我不是人,还不是正常生灵,说不准可以呢,哎哎哎,别打人!”

邢宇挥手一嘴巴吓退邢阳,狠狠翻个白眼:“老子来可是正经事,没有你俩想的这么污秽。”

“找她们还有啥正经事?”纪喆很认真的问道,但怎么看都像是忍住不笑。

邢宇不搭理他,转身慢悠悠前行,道:“我得到消息,冰雪天女族现任族长得了一种病,很可能会很快挂掉。这个族长活了十几万年,对于生死早就看淡,死了并没有什么,但她绝对不能死,她也比任何人都渴望活着。”

“为何?”

“她的孩子已经破壳,即将诞生,而且……”

邢宇轻笑道:“她的这个孩子先天拥有冰雪帝咒纹。”

邢阳面露狐疑,纪喆眼孔紧缩,惊呼道:“真的假的?”

“我骗你作甚?”

“喂,那是什么?”邢阳好奇的询问。

纪喆连忙告诉他,拥有冰雪帝咒纹的冰雪天女族族人,自有记载以来,一共才五位,而这五位无一例外都达到了古帝之上,拥有着超高成就,最重要的是,参悟冰雪帝咒纹,将有很大可能掌握符咒!

“我还是听从凌夜轩曾经说过一句,他说冰雪天女族能够安稳生存在雪音村,不仅仅是大家惧怕这个陷阱,畏惧他们的实力,更多的是背后有远古帝族在调转局势。时刻让冰雪天女族处于所有人视线中,但也绝对不会让大家遗忘,更加不会让冰雪天女族有事。”

纪喆说道:“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将冰雪天女族牢牢控制在手心,因为她们有大用。这个作用,就是她们一族独特的冰雪符咒!”

“这可是符咒啊,若能够掌控,任何圣帝古帝都将不在话下,根本不是对手!”

“冰雪天女族诞生拥有这等奇特天赋的生灵并不多,但也值得保护和培养,一旦拥有一个,便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邢阳恍然大悟,看向邢宇忍不住说道:“原来符咒这玩意儿,作用这么大?”

邢宇眉头一挑:“你以为呢,不然我忙活这么久意义何在?”

邢阳苦笑一声没有说话。

“你是从那个胖和尚口中得知的?”

纪喆询问邢宇,这等机密消息,他都没有听说,邢宇哪儿来的消息。

邢宇点头轻笑,无论是找金桐阎族索要九方阎天索,还是此番来雪音村,都是胖和尚指点的方法,这是为了日后打基础必须要做的事情,所以他没有理由拒绝。

“冰雪天女族的族长并不怕死,但她现在不能死,她需要看着孩子出世,抚养成人,这对于他们一族来说,至关重要。”

邢宇轻笑道:“所以,我就来了,这可是一个绝佳的占便宜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