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阳宝殿。

阳岚邢阳余歆婷正在等候,看着邢宇阳天霄等人缓步走出来,邢阳笑问道:“宇哥,成功了吗?”

邢宇眉头一挑:“大哥出马,还有办不成的事情?”

“给我瞧瞧。”

邢阳嘿嘿一笑。

邢宇点头,给邢阳看了看符文帝心碑,而阳天霄三人也走到了高台宝座之上。

“多谢三位族长成全。”

邢宇转身客气的拱手笑道。

“这是我们答应你的,自然是要信守承诺。”

阳天霄说道:“也希望你信守承诺,一年后能够归还。”

邢宇笑道:“那是自然,言出必行。”

阳天霄点点头,道:“宇兄,暂时若无事的话,可以让岚兄带你在大日帝城转转,夜晚我三圣族大摆宴席,为你接风。”

“多谢族长。”

邢宇并没有拒绝,必要的客气还是要有的,宴席也是增进感情的一种方法。

邢宇等人转身和阳岚离开日阳宝殿,阳天霄三人听到了阳九的传音呼唤,虽然不解为什么,但还是起身离开,来到了阳九所在的石室中。

“老前辈,有何指示。”

阳天霄三人恭敬的跪在地上说道。

阳九眼眸深邃的看了看阳天霄三人,而后深深叹了口气,道:“我三圣族现在面临两件事,一件好事,一件坏事,你三人想先听哪一个。”

阳天霄三人内心咯噔一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三人对视一眼,由阳天霄说道:“不妨前辈说说坏事。”

“坏事是,符文帝心碑从今天起,将不再属于我三圣族。”

阳九说道。

阳天霄一愣:“不是……前辈,我已经和邢宇达成了约定,一年后归还。

他对于掌控整个符文大陆都并没有任何兴趣,又岂会占据符文帝心碑不归还?

这点信用我相信他绝对会遵守的。”

“邢宇此人能够年纪轻轻走到今天这一步,自然不会是心性阴险之辈,肯定言出必行,不必多虑。

我说的是,符文帝心碑。”

阳天霄皱眉,道:“我还是不理解。”

“邢宇真正得到了符文帝心碑的认可,现在属于邢宇的一部分。”

阳九说道:“被滴血认主的武器,会属于别人吗?”

阳天霄三人倒吸一口冷气,震惊的说道:“您,您是说,他完成了祖先都没有做到的事情?

!”

他们都看过诸多老祖留下的手札古籍,写了很多关于符文帝心碑的事情,它不仅仅是一件天地奇物,蕴含无与伦比的力量,更有着不同于寻常之物的灵性,如果想要完全掌控,必须要它真正的臣服你,至于怎么做到,他们研究了无数岁月,都没有办法。

所以,他们也只是借用符文帝心碑的力量,而不是掌控。

现在阳九的话,岂不是再说,邢宇做到了?

!阳九深深吸口气,道:“我也没有想到,但这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

我们三圣族的老祖,有谁能做到将符文帝心碑收到体内?

还收在了古魂宫?

那等力量根本扛不住的!可是他做到了,还完美的融为一体,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已经做到这一步的他,就算是诚心想要归还符文帝心碑,从此以后也没有任何人能够掌控符文帝心碑,而且只要他一个念头,恐怕符文帝心碑就会直接回到他身边,我们根本留不住。”

阳天霄三人脸色难看,这对于三圣族来说确实是五雷轰顶般的坏事!镇族至宝被他人掌控了,何等悲哀和丢脸!“那,好事呢?”

星天君问道。

“他如果成神,对我们三圣族来说,岂不是好事?”

阳九说道:“我们三圣族一直以礼相待,又给予他符文帝心碑,若能够成全他成为神明,我们三圣族或许能够因祸得福,得到冲击神明的方法,用一个符文帝心碑来换,这个交易,不亏!”

阳天霄三人对视一眼,默默点头。

如果他真能成神,何止不亏,简直血赚!符文帝心碑终究是死物,远不如三圣族诞生一位神明来的重要。

若能够做得到,三圣族统御符文大陆的时间,还将会无限延长,根本无人能够硬悍他们的权力与地位!……邢宇并没有跟随阳岚在大日帝城转悠,而是在日阳帝府找了个房间休息,用心参悟符文帝心碑。

到了夜晚时分,受邀一起参加了宴席。

邢宇本以为只是很普通的宴席,就他们几个人的客气寒暄的宴会,没想到阳天霄三位族长,叫来了不少三圣族年轻漂亮的女子。

他们不仅天姿国色,琴棋书画,诗词歌赋乃至战斗能力都是顶级的。

虽然修为差点,但也都是清一色的圣帝巅峰,简直让邢宇傻了眼,没有想到三圣族还有不少这么多漂亮的女子。

本以为只是叫来他们为宴席增添些许气氛,可是阳天霄月天曜星天君跟他说的话,却略有些古怪。

“宇兄啊,有没有妻子啊?

你看这几个女孩怎么样,都是我们三圣族数一数二的天之骄女呢。”

“有妻子?

也没关系啊,男人三妻四妾并没有什么,有没有看顺眼的,随便挑随便选,嗯,看看那位,可是我直系族人中最优秀的女孩……”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在说着类似的话,恨不得立刻让邢宇和她们去交谈结识一番。

邢宇算是看明白了,这是打算和自己亲上加亲,让自己成为三圣族的女婿?

邢宇虽然觉得不错,但他见过太多女人了,什么样的没见过,可不是随随便便就喜欢上的,也不是谁都有这个资格的。

何况他还有妻子和孩子,正在天武大陆苦等他,他哪里有心情在这里找媳妇,乐哉逍遥。

然而还不等邢宇拒绝,一旁的余歆婷就嘻嘻笑着,端起酒杯凑过来,笑道:“呦,邢宇大人,这么多美女,不挑一个?”

邢宇看着她的眼睛,虽然满含笑意,但有着一种让邢宇头皮发麻的感觉。

这绝对不是什么好话!“我说三位,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意思我也懂,只不过现在的我,确实不需要。”

邢宇苦笑道:“我只想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尽快完成最后那件事,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想法。”

“三位族长放心,日后有我邢宇,必定有三圣族,我们都是一家人!你们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