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宇和星伊仙对视一眼,二人双双大笑,随后一起落座。

“知道为什么要和你下棋吗?”

星伊仙随手一挥,面前的棋盘之上出现光雾,光雾之中凝结出石板,两杯热腾腾的茶水出现,星伊仙示意邢宇品尝,邢宇端起一饮而尽。

“好茶。”

邢宇笑着放下茶杯,道:“不知道前辈有何意图。”

“我想看看,胆敢冒充族长之名的小子,究竟是有多少底蕴。”

星伊仙一双眼眸看向邢宇,仿佛看穿了一切。

“呵,原来前辈一清二楚啊。”

邢宇顿时明白,星伊仙知道星辉神族族长星纪熙不在的事情,也知道星骨人的存在。

“那前辈为何不阻止我呢?”

“因为没有必要。”

星伊仙摇摇头,说出了让邢宇很差异的一句话。

“为什么?”

“纪熙不在,星辉神族虽然在星常侦几个小辈的管辖下正常运转,但是却陷入了一个瓶颈,一切虽然都正常,但太过正常可不是一件好事。”

星伊仙说道:“身为六大神族之一,星辉神族已经无数岁月永恒不变了,这是好事,但也是最大的坏事,代表着星辉神族没有了进步,而没有进步就是后退。

就如同你的存在,是六大神族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天界之中,除了六大神族,竟然还会有其他人达到帝尊,原本达到帝尊的应该是六大神族的某一族族人才对。”

邢宇眉头一挑:“还请前辈不吝赐教,究竟何意。”

邢宇明白星伊仙的前半句话,身为神族止步不前,就是最大的后退,作为天界最强的神族,应该时刻保持警惕,不断强大进步,才能够带领天界诸族。

这是他们作为神族必须要承担的责任,否则最大的得益者是域外邪灵,这对神族和天界诸族来说,都是最大的坏事。

所以邢宇明白星伊仙的意思。

但是后半句话,邢宇不是很懂。

自己达到帝尊难不成抢了气运不成?

帝尊在天地间的数量是有限的?

不然为什么会觉得达到帝尊的人,应该是六大神族呢?

“并非帝尊必须是神族才能够诞生,也并非是说天界诸族就没有资格和权力成为帝尊,而是神族已经无数岁月没有诞生帝尊了。

而你出现了,代表着神族在走向没落,你能明白吗?”

星伊仙深深叹了口气。

邢宇眼眸微凝:“难不成前辈你和另外一位星辉神族的帝尊前辈,是神族目前最后的帝尊?

神族之中,再也没有一位有机会成就帝尊的人?”

“不仅仅是星辉神族,其他神族也是一样,我们现在最大的努力方向,不是提升整体的实力,而是想尽一办法,能否再度出现一位帝尊,可是没有,一位都没有!”

星伊仙说道:“若我们死了,神族将后继无人,神族也将只剩下虚名,这是多么可怕的一件事?”

邢宇算是明白星伊仙的焦虑了。

按照邢宇猜测,神族之中应该专门建立的有进行培养古帝王和帝尊的地方,挑选全族精英进行培养和提升。

虽然成为帝尊是极其困难的一件事,但是一千万年,八千万年时间,从无数个古帝王之中挑选,还培养不出一位帝尊吗?

邢宇不相信。

就算再笨,足够的数量堆积和资源倾斜,也完全能够创造出帝尊了,这是神族才拥有的资格与能力。

因为这样的集齐全族之力培养出帝尊,神族才能够持续不断的站在巅峰,才能够不会衰落。

但现在星伊仙竟然告诉邢宇,神族后继无人?

这对于神族来说,确实很可怕。

若星伊仙和另一位帝尊,某一天离世,星辉神族只剩下族长一位帝尊,地位将一落千丈。

而族长现在不在的话,星辉神族将群龙无首,先不说其他神族会不会想办法吞噬掉星辉神族,这件事如果让域外邪灵知道,他们恐怕会瞬间发起战争!一旦发生战胜,将没有人能够挡得住域外邪灵之中的帝尊,尤其是那位传说中的至高邪神!天界说覆灭就覆灭,一点不开玩笑。

当年若非苍天帝的出现,以一己之力把邪神打出天界之外,天界早就没了。

战争能否胜利,顶尖层次的力量是核心关键。

而邢宇的出现代表着神族走向没落,证明着一件事,神族的神明血脉,已经不再是关键,他们将很快走向神坛,这对他们来说是个极其危险的信号!“所以,你的出现,我反而高兴,哪怕是纪熙在,我都愿意让他让位给你当代理族长。”

星伊仙笑道:“因为你或许会改变神族的局面,让我族诞生帝尊,这无论对我族来说,还是天界来说,都是可喜可贺的大事。

所以我知道你冒充族长之名,也并没有阻止。

我知道你肯定会来找我,所以特意在这里等你,虽然希望你成为代理族长,但也要看看你是否具备这个资格。”

邢宇失笑摇头:“不知道前辈为何这么觉得,我会改变神族?”

“你和星常侦的对话交谈,我都听到了,也知道你说的都是对的,那些问题,我也早就想解决,但碍于身份缘故,我不能那么做,有损各家利益和声望。”

星伊仙笑道:“但是你不一样,你不是神族族人,更不是圣法源城的人,你独立之外,那么由你来当这个改变风向,乃至改变整个时代变革之人,最为合适,我也相信你年纪轻轻便达到帝尊,做这件事会很容易。”

邢宇听完他的话,才算明白星伊仙为何态度这么好。

原来他们早就知道圣法源城圣法神界以及六大神族存在种种问题,甚至会威胁到他们的传承以及整个天界平衡。

他们没有去阻止改变,不是不想这么做,而是不能。

他们自己定的法,定的规则,不能自己去破除,那等同于背叛和否定老祖宗的意志。

但现在邢宇出现了,由他去做这件事最合适。

“前辈就不担心,我成为变革之人后,会威胁到神族的地位?

会改变的太多,导致世界大乱?”

邢宇笑道。

“不担心。”

星伊仙说道:“让你成为代理族长,就是把我星辉神族都交给了你,既用之,则信之,否则不如不用。”

“何况,哪怕你另立神族,碾压我族,取缔我们,我都不害怕。”

“为何?”

“我星辉神族在无数岁月以前的诸神时代,也只是小小家族罢了,因为星辉帝神一人改变了一切,带领我们成为了如今,那么哪怕我们星辉神族再度落寞成小家族,我也相信我星辉神族能够再度站起来,一定还会诞生一位带领我们走向巅峰的族人!诸神时代那等残酷时代,我们都能走向辉煌,何况如今?

若没有,那么星辉神族回归尘土,也是命中注定!毫无怨言!”

“我不怕星辉神族没落,就怕星辉神族没落后还无法醒悟,那是最可怕的。

而现在的星辉神族站在巅峰太久太久了,早已忘记了危机。

所以,由你给他们点危机感,我觉得挺好的,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