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二章 灵玄宗……没了!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神武殿!

一席暗金色奢华长袍盘坐的章天下忽然睁开眼眸,霎那间眼眸所望之处,空间无声破碎开道道裂缝!

胸口的‘神’字,笔锋凌冽,气势磅礴,泛着一层耀眼的金黄色光华,氤氲间,让男子宛如执掌天地的战神。

手掌一挥,面前出现一个破碎的玉简,章天下眼眸微寒,“死了?莫非天下第一还有力量?”

意念一动,下一刻身旁一盏油灯亮起,不多时,一名白衣男子出现,恭敬的说道:“殿主。”

“梁衫死了。”

白衣男子陡然一惊,“莫非是剑冥帝国那个老家伙?”

“派人去看看,你应该知道应该怎么做吧。”章天下没有理会男子,而是就这样平静的看向玉简。

白衣男子恭敬的弯弯腰,悄然离开。

……

灵玄郡廖家。西郡四族的家族族长都在这里。所有人都面色阴沉的等待着什么。

不多时,一名黑衣人恭敬的走来,古风廖正夏等人当即眼眸一寒,全部看向黑衣人。

黑衣人顿时扛不住威压,吐一口血,半跪在地上。

见此几人一惊,知道自己太着急,当即散去气势。

廖正夏张了张嘴,迟疑半天,问道:“可,还活着?”

黑衣人恭敬的说道;“江一帝等人杀掉姜鸿兴,而后受了不轻的伤,不过都无碍。邢宇杀掉姜毅锋,姜毅晟之后……也已经将神武殿的使者,击杀!”

“什么?!”众人见此当即一跃而起,一脸惊骇。这,这怎么可能?那可是武丹境的武者啊!

在场的人可谓是灵玄宗家族势力中最强者的一位了,可是却都没有突破武行境六重。

面对武丹境的梁衫,他们连帮忙的资格多没有!

虽然他们不去帮忙,是邢宇等人也默许的,不想要让家族所有人都掺连,可是他们也想要帮忙啊,毕竟邢宇帮助了他们这么多,更是让家族小辈能够在西山界避难。掌控西山界的资源!

但是,他们无能为力。

然而现在……他们震撼了!

邢宇竟然,竟然将武丹境的梁衫给杀掉了!这,这太不可思议了!

和邢宇比较起来,江一帝杀掉姜鸿兴反而不值得一提!

古风良久方才深吸一口气,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好!干得漂亮!”

廖正夏也是轻松一口气,哈哈大笑起来,“以武府境干掉武丹境,老子差点以为我在做梦!”

这时宁浑当即询问黑衣人,“灵玄宗怎么样了?”

“灵玄宗所有弟子,死的死,离开的离开。整个灵玄宗被覆灭!”

所有人这一刻多停止了笑容,神色充满了凝重。灵玄宗竟然……覆灭了吗?好狠的神武殿!

但是他们也只能这样想一想,因为神武殿太庞大太强大,是他们远远不及的存在!

“江云天呢?”

“不知道。”

古风感叹一声,摆摆手,而后对着众人说道:“既然他们安全了。那我们可以出动了。走走过程,神武殿或者皇室来人,我们也可以有所交代。”

几人当即点头,而后离开。

不多时,身后屏风,走出两名少女。

锺云菲,廖雪筠。

廖雪筠看了一眼锺云菲,苦涩一笑,“他,注定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

锺云菲眼眸中,泪水氤氲,皓齿紧咬红唇,内心中,充满无言的痛……

……

东兰郡,东岳城某个隐僻的小院落房间中,江云天等众多长老正焦急的等待着什么,某一刻,房间内光华一闪,一道阵法显化,下一刻江一帝几人纷纷走出。

看到江一帝几人江云天顿时一喜,然后忽然看向了江一帝怀中的邢宇,惊呼道:“邢宇他……”

“父亲。他还没死。只是,伤的很重。”

江一帝说完,来不及因为看到江云天高兴而激动,当即抱着邢宇来到偏房,江云天等人当即紧跟而来,随后开启一个暗门,众人鱼贯而入。

不多时几人就足足深入地下五十米,在这里有一个空旷的山洞,众人能够休息。

这里虽然深入地下很远,可是空气却很清新,并没有想象中的干燥沉闷。

江一帝小心翼翼的将邢宇放到一旁,然后就紧张的看向邢宇,没有任何其他办法。

刚刚他就想着掰开邢宇的嘴,弄近些丹药帮助邢宇恢复,可是根本填不进去丹药。一切都只能靠他自己了。

感叹一声,江一帝看向黑龙几人,“都恢复一下吧。我们现在还很危险。”

几人看向邢宇虽然焦急,可是却并没有办法。无奈的点了点头,纷纷开始修炼。

几人会出现在这里,就是之前商定的方法之一。这里距离灵玄郡很近,虽然危险,但绝对没有人想到,哪怕是神武殿。

毕竟得罪了神武殿,干掉了皇室的人,都将会离开,没有人会选择停留在帝国内。

然而他们这样做的,灯下黑。

至于不断毁掉传送阵就是不想要他们找到自己的所在地。

江一帝无力的将面具摘下,露出了苍白的脸颊。一旁的江云天询问道:“辰儿,没事吧。”

江逸辰摇摇头,苦涩一笑,“没事。只是力量耗尽了。”

他最后施展的那几招,是禁忌武技。是他目前根本不能动用的。一旦动用,伤及的不仅是身体,还有传承!

不过在那个时候,必须施展!

江云天轻松一口气,拍了拍江逸辰的肩膀,“你没事就好。”

江逸辰看了一眼江云天,“父亲。灵玄宗……没了。”

江云天面色一僵,而后笑道:“没事。你还在,我还在,大家也都在。总有一天会再次建立起来。何况,我们并没有遗失什么东西。所以的一切都已经收起来了。”

江逸辰感叹一声,他很了解自己的父亲。将灵玄宗看的很重。

哪怕不能将灵玄宗蒸蒸日上,也要让灵玄宗完美的传承下去。可是现在灵玄宗却毁了。虽然东西人都在,可是信念却被……

江逸辰深吸一口气,眼眸坚定的看向江云天说道:“父亲放心。我,一定会让灵玄宗重新建立!!”

江云天点头,笑了笑,转身离开。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抬手拿出一个酒壶,大口的喝起来,一双眼眸血红而狰狞。

江逸辰暗自攥紧拳头,眼眸中充斥着森寒的杀意。

江云天平日里根本不喝酒。但他身上总会带着酒,至于为什么,江逸辰不知道。

江逸辰一共见江云天喝过两次。

一次是母亲离去,一次是爷爷。这一次是因为灵玄宗!

这是父亲,一生,最看重的,也是一生的信念!

“父亲。有我在。有邢宇在。我们,一定会让灵玄宗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