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在下名邢宇!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翌日清晨,邢宇缓缓睁开眼眸,深邃的眸子漆黑如墨,宛如黑洞,泛着玄奥魔力,神秘莫测。

站起身,伸个懒腰,体魄发出咔嚓咔嚓的声音,邢宇嘴角轻抿一抹笑容,十分惬意。

砰!

房门被踹开,郝仁一脸大笑的说道:“嘿,大哥,我突破了……我日!!”

邢宇瞥了他一眼,“什么修为了?”

“你也突破了?”郝仁瞪大了一双眼睛。

“不行?”

“天啊。你修炼速度……也太快了吧!”

邢宇不去看他,弄了点水,泡个澡,随后换身衣服说道:“突破到什么境界了?”

“武府境八重。”

邢宇顿时一惊,“我日,你师尊给你吃的什么?给我来点儿?”

“给你你会撑死。这是只有我能用的东西。”

郝仁十分臭屁的说道,然后又垮下脸来说道:“可是还有很多东西无法现在使用。而且跟你比起来还是慢的很啊,你丫的速度太快了。”

邢宇懒洋洋的笑了笑,转身离开。

月比虽然不在现实中,可是也需要所有紫阳殿的人集合。而集合地方就在紫阳殿的紫阳武场。

和考核峰的紫阳武场一样,只不过是放大版,极其的庞大,足足方圆万米之遥。

邢宇俩人来的时候,已经聚集了很多人,邢宇俩人也不怎么认识人,就随意的站到了一旁。

可是没多久邢宇就眉头一皱,看向了不远处,那里一阵吵闹声。

很快邢宇就面色一变,当即和郝仁朝着那里冲去,因为邢宇听到了臧海丰的声音!

这里,人群围成了一个数百米庞大的圈。这聚集的都是紫阳殿的弟子,此时每个人都一脸玩味笑容的看向场中央。

在场中央,臧海丰一脸冰冷的看向对面一名青年,在青年一旁是魔猿屠夫。

青年长相很普通,可是他很高,犹如竹竿一样。

一双眼眸散发淡金色,让青年看上去,平添一抹高贵。

“小子,你就是邢宇的兄弟吧。”

臧海丰冷冷的说道:“你是谁。”

“我,原黄金战宗的金羽,现紫阳殿你师兄。”金羽一脸傲然,双臂环抱胸前,一脸冷笑。

“我本要找邢宇来着,他杀了我黄金战宗这一届的好苗子金鳕恩,不过他现在不在,既然如此,那就找你吧。给你一个机会,跪下磕几个头,我考虑放过你。”

臧海丰眼眸闪过一抹不屑,“区区武府境九重天阶罢了,你有什么资格嚣张?!”

周围人听闻,顿时大笑,“果然是师弟啊,什么都不懂。竟然以修为而定我们的实力。”

“金羽虽然是九重天阶,可却能够干掉半步武行境,一些垃圾的武行境武者都不是对手。这家伙才什么修为?竟然跟金羽兄这么嚣张。金羽啊,上啊,墨迹什么,虽然不能杀人,可狠揍他一顿还是没事的。”

“这家伙虽然是潜龙榜上的人,可是潜龙榜……嘿嘿。除了前十那些变态之外,其他人不足为虑。天赋不够,时间凑啊,在我们眼里,潜龙榜,不值一提。”

“哈哈,上啊。我坐庄,一赔五了,谁来玩。就赌他能坚持多长时间。”

“二十息。十个武府丹。”

“我看啊,也就十五息,三十颗武府丹。”

“能坚持三招就不错了。顶多五息。二十颗。”

……

听着周围人的嘲讽,臧海丰顿时怒火中烧,他在外也是天赋异禀的强者,更是潜龙榜上的顶级天才,然而现在却被侮辱,实在是……无法饶恕!

金羽听闻也是大笑,“好。那我就动手了。”

“小师弟,你可要加油哦。”

话音落,金羽猛然踏地,周身闪过一抹金色灿光,而下一息他竟然已经出现在臧海丰面前,这将近五十米的距离被他一息时间搞定!

臧海丰眼瞳紧缩,顿时升起一股不安,可是他也不怕,当即怒喝一声,胸口虎头光华绽放,一记虎拳轰出,黄色光华如柱喷薄,化为一记凶残虎爪将临!

金羽残忍一笑,一拳轰出,金光没有那么磅礴,反而纤细如指,可一拳撞击虎爪之上,竟然将臧海丰的攻击尽数崩碎!

紧接着一个上步来到臧海丰身后一脚踹出,金光乍现,身后更出现一头通体金色的大鹏,宛如这一脚是鹏爪降落,撕裂的力量感让地面之上都绽放一层保护阵法的光纹。

臧海丰眼瞳紧缩,这个家伙……好快!

不过臧海丰的反应也十分极速,一个前跃潘滚,旋即在半空转身一爪降落,宛如一头翻身下踏的猛虎,势大力沉,撕裂罡风阵阵作响。

然而金羽嘴角一抿冷笑,竟然快速收脚一个转身来到了臧海丰头顶,在此一脚下落,竟然要将臧海丰踩到地下!

周围很多人也是眼瞳紧缩,“这个金羽的进步不小啊,这速度竟然又快了这么多,看来这一次可以冲击前一百了。”

臧海丰当即面色大变,他力量强,速度也不弱,但是跟金羽相比较却相差太多了,此时能做的只有硬抗了。

然而就在这一刻,金羽的脚即将落在臧海丰后背时,一道低亢的龙吟突兀的响彻全身,紧接着众人就惊呼,只因为一道白衣身影突兀的出现在金羽面前,一拳轰出!

拳轰劲气爆,黑炎如龙怒。

动作连贯如一,气势如鸿,那无言的霸道之气让全场惊骇。

金羽也没想到会有人在这一息时间以如此恐怖的速度冲到面前,不过金羽以速度力量见长,根本不怕。

猛然后退,可却同时扭身侧踢,金光爆射,一头金色大鹏展翼提爪下抓,瞬间撞击来人的拳头。

叽!

大鹏嘶鸣惨叫,瞬间被来人崩碎,而金羽也是面色一变,快速后退。猛然落地,一阵趔趄,那腿犹如踢在金刚之上,骨头剧痛。如果不是他习修了腿法武技,这一下腿都要断。

定眼看向来人,面容清秀,身材修长挺拔,一席白衣,不说俊朗非凡,那也是相貌堂堂,气宇不凡。

嘴角噙着邪魅笑容,眼眸漆黑深邃如深渊,神秘莫测。

金羽没见过此人,莫非是新来的?但不管如何,他知道此人不好惹,至于为什么来此救人,金羽也没有细想,当即拱了拱手,一旁的屠夫刚要说话,可金羽已经说道:“兄弟,我名金羽,不知为何动手?行侠仗义这种事情在紫阳殿可行不通啊。”

“卖兄弟一个面子,我在收拾小垃圾,还请兄弟不要多管,来日自当有重谢。”

白衣少年邪魅一笑,缓缓说道:“你的面子……值几个钱?”

金羽当即面色一变,“兄弟你……”

“别兄弟不兄弟的,你不配,我恶心。”

“自我介绍一下,在下名邢宇,你口中小垃圾的兄弟。你说……我要不要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