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麻烦的苍蝇赶了出去,兄弟两人探讨起了艺术。

“撒耶,你对哪种艺术比较感兴趣?”

“音乐,特别是桑托斯基的灵魂狂想系列让我着迷,这位6世纪的音乐家所奏出的乐声让人感觉到一种很深的共鸣,那种灵魂被敲响的感觉……”说到这,撒耶目光有些迷离地看着哥哥,在唤醒灵魂中所听到的美妙之声,那种灵魂的清响……当撒耶按着米斯帝教导的莲花桩孕养业力的时候,这种灵魂的乐声依稀回荡在他的灵魂世界。

被自己的弟弟看的有些发毛,米斯帝感觉有些不对,难道唤醒灵魂还有某种后遗症?没有听亚都他们说起过啊。

一阵音乐响起,往单向透光的落地窗外看去,却是仲夏夜的歌剧开始了,一位身穿白色礼服的女子走上舞台,“今天,上演的是一段感人的爱情故事,但是它却不是发生在我们中间。让我们来共同倾听,人鱼的哭泣——歌剧《上方的光芒》。”

话毕,被四方楼阁环绕的中央庭院忽然慢慢暗了下来,最后只留下一束光照射在庭院中间的舞台上。原来是四面楼阁的顶层伸出了遮住阳光的幕布,巨大的幕布将原本开放式的茶楼变成了封闭的剧场。

一股淡淡的蓝色光芒在舞台上弥漫开来,从四面八方传来了水和泡沫的声音,好像真的身处海底般,不少初来的客人惊叹起来,虽然知道这是魔导技巧的效果,但是这般出色的影音效果实在是太过逼真了。

米斯帝听着水声观察起四周的墙壁。

“好像是在楼层中铺设了传音的灵力管道。”撒耶说.

“恩,很精巧的设计,可以借鉴下。”米斯帝抚掌赞叹道。

“?”

“我想建造一艘飞行方舟。”

撒耶灵光一闪,“难道是用那块【空青水晶】?!!”

“恩,那是用来做主要基板的……”正说着,嘉蔻轻轻地拉了下米斯帝的手,小丫头被舞台上的歌剧吸引住了。米斯帝微微一笑,闭口不再说话,三人开始安静地欣赏起来。

歌剧的内容有点像地球上人鱼公主的童话故事,海龙掀起的巨浪淹没了商船,人鱼救起了溺水的男子。苏醒的男子爱上了人鱼,和人鱼生活在云之海的一座小岛上。男子原来是一位贵族,家中早已有了未婚妻,当家族的船队寻找而来,男子想带美丽的人鱼一同回家,可是却不能被家族接受。男子告诉人鱼,在这等我,当我继承爵位的时候,会回来接你。

然而100年过去,那个男子依旧没有回来,感觉被欺骗的人鱼悲伤地哭泣,眼泪化作珍珠,那些珍珠将一片海底铺成了美妙的哀伤宫殿。后来,人鱼开始报复过往的人类,用水魔法袭击商船。有一天,一艘商船将一个木箱抛进海里,人鱼打开箱子,一股灰白色的烟尘溶在水中晕了开来,箱底有一封信。原来男子回到大陆一直不肯完婚,在家族的逼迫下他进入骑士团任职以躲避烦扰,在一次战斗中,因被同伴出卖而重伤,临死前哀求家族为他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将自己的骨灰送到人鱼的身边,永远陪伴着她。

溶在海水中的骨灰成了海的一部分,无论人鱼在哪,男子仿佛都陪伴在她身旁。绝望而哀伤的人鱼抱着那封信,她的哭声惊起了滔天骇浪,哭干了眼泪的人鱼望着海面上透下来的光芒,安静地死去了。之后,大陆无数的青年男女都为得到一滴人鱼的眼泪作为定情信物而不惜苦苦寻找,传说如果得到人鱼的眼泪就能得到不朽的爱情。这段爱情故事就这样在大陆流传了下去。

嘉蔻看完哭的一塌糊涂,不停地拿手帕擦着眼泪,而对于经受过韩剧日剧美剧港剧国产剧的米斯帝来说,只觉得那个扮演人鱼的女主歌唱的声音还比较不错,音域的跨度和歌唱的功底十分完美。

安慰着看得入戏了的嘉蔻,米斯帝轻轻的念道:

“层渊素,红鳞路,三尺浪做云空处。一尾寂寞,半鳍清苦。

龙宫渡,涟漪覆,倦了应就珊瑚墓。那年相知,何年相护。

波中谁见得哭,泪如珍珠似露。

葬了情事,谢了当初。”

米斯帝用奇特的语调念出这首词,手指一动,一只玫瑰出现在米斯帝手中,比起那些道具和手法,这才是真正的魔术。玫瑰的花苞中,一颗粉色泪滴状的半透明宝石安静的躺在花蕊上,正是歌剧中所唱到的‘sulenbeik’——人鱼的眼泪,这也是米斯帝垂钓的产物。诗词中的韵味和代表忠贞不渝爱情的宝石深深地打动了嘉蔻并止住了小丫头的眼泪,同时,那诗词还打动了另外一个人。

站在外厅的费力菲尔听到内厅三殿下所咏的词,心中一动,他问亚都:“三殿下很擅长写诗词的么?”在巴曼大陆诗词并不是上层的艺术,只有吟游诗人以此作为立身之资,但是这种情况在近一百年有了逐渐的转变,诗词逐渐在贵族中传播开来,有不少贵族还专门为此举办沙龙。而费力菲尔,正是一位狂热的诗词爱好者。

“深不可测嘛。”亚都全神贯注地看着台上的女演员,招牌式地耸了耸肩膀。

如此生动的诗词和独特的格律,费力菲尔从未听闻过,这有些像东方大夏国的诗,但是却又不是对称的格式。从这诗词中,一个为爱所苦的人鱼形象跃然纸上,引人入胜,这三殿下竟然还是个很有实力的诗人!(不是夸自己,情节需要)

看完3个耀时的歌剧,哭过的嘉蔻明显有些累了,米斯帝便提议准备回红莲大道13号的老宅休息,撒耶带着费力菲尔谢过米斯帝的宴请,自行回宫去了。

听到弟弟说谢谢的米斯帝摸了摸撒耶的头说:“我是把你当自己的亲弟弟,你谢什么,下次再谢我可就像小时候那样打你手心了哦。”

被当小孩子摸着头的撒耶却是生不起气来,一来是在包厢里没有外人,二来是和米斯帝在一起,你总会有种气氛节奏被带领的感觉。在米斯帝面前,一直独自坚强着的撒耶情不自禁地放松下来,不去多想,好像依靠着米斯帝就不用再去担心什么,这是一种安全感。

在红莲大道和顺路的撒耶道别之后,亚都突兀地问了一句:“殿下,您的天空骑士团,编制有没有定下来,入团要求是什么?”

“不要太多,十几个人就够了,不然我可管不过来。只要我觉得有值得我看中的地方,就可以收进来,唤醒灵魂后足以独当一面,我可是要求你们以后都达到剑圣以上的啊。怎么?你有人选?”

“呵呵,没什么,殿下。”

您那哪是顾不过来,亚都在心理叹道,米斯帝收了罗杰和路西恩这两天里,对两人过往的关心还有在业力基础指导上的热情根本不像是主人对骑士,反而倒是有些像是自家的兄长,想到这里,亚都诡异的笑了起来,今天倒是看到‘三个’有资格进入骑士团的人选呢,呵呵。

红莲大道十三号是紧靠着大道的一座黑色的城堡型院落,院落内部还有一座法师塔。莎莉叶皇妃出生于一个著名的术士家族,西亚这个姓氏出过不少魔导士和大魔导士,其中更是有着2位天位魔导士的存在。现今米斯帝的三个舅舅有一个已经成为魔导士,另两个也是10级以上的术士。

还没走近,宅邸的大门就自己打开了,估计是收到嘉蔻买的货物后知道米斯帝要来,几个人早早地等候在了门口。两个8,9岁的男孩子最先跑了出来,笑着叫道:“米奇哥哥,你今天怎么来啦,今天还给我们讲故事么?”然后一边一个拉着米斯帝的双手不放。左边的那个男孩看着米斯帝旁边的嘉蔻,眨了眨眼睛问道:“这个大姐姐是米斯帝哥哥的妻子么?”嘉蔻听了,脸上飘起了两朵红云。

这两个孩子是老管家的孙子,帕奇和里奇,米斯帝有时候会给他们讲几个童话故事,两个小家伙却是因此对他热情的不得了,每次来老宅,都会缠着他讲几个故事才肯放手。跟在两个小家伙后面出来的是一个中年男人和两个年轻侍从,这是老管家的大儿子罗伊和门房侍卫,罗伊是老管家所挑选的继任者。

“米斯帝少爷,今天父亲正好刚刚收上来一批商铺的租金,年底结算已经做好了,等会请您看一下。迪恩,把殿下的马牵去马厩。”一旁较瘦的那个年轻侍从熟练地将两匹角马牵往侧门的马厩。

虽然现在老宅里的下人已经遣散了不少,但是在老管家的打理下还是把宅子保持着老公爵在世时的摸样。进了门是一个小型的广场,当中是一座长方形的喷水池,大约50米长,15米宽。水池里有着数十组魔兽的雕塑,雕塑的嘴中,水被魔导法阵喷射出来,空气中充满了一股湿漉漉的清新味道。水池的两旁是宽敞的马车道,当举办宴会的时候,贵宾们的马车会一直驶到主楼的门口,老公爵在世的时候,这里常常是车水马龙,而现在虽稍显冷清,但却有着平和的感觉。

主楼的门口,一位老人带着众多仆人等候着。老人的头发整齐得向后梳起,卷成标准的古贵族发型,饱满的额头显得非常精神,明亮的双眼仿佛在告诉别人152岁的他依然有着70岁的精力。这就是西亚家的管家,萨姆·西亚,和老公爵一同长大的他被赐予了西亚这个姓,是一位12级的骑士。

“米斯帝少爷,您来了。”在老人的带领下,站成两列的仆人们齐齐鞠躬,35度的鞠躬,是对自己主人的最高礼节。

“萨姆爷爷,说了你不用向我行礼的。看起来最近你的身体状况更好了。”

“多亏了少爷配制的魔法合剂,不然我该去伺候老主人咯。”

“呵呵,哪的话,我可还要靠你帮我打理这偌大的产业呢。对了,萨拉有对象了么?”

“蒙少爷关心,我那不成气的小儿子两个月前娶了位商人的女儿。”

“好啊,那不久你就又要多个孙子或孙女啦。”

“谢谢少爷吉言,晚餐已经准备妥当,刚刚送来的那些服饰我都命人放置在西客厅了。”说着,老萨姆看了言站在米斯帝身边的嘉蔻:“少奶奶需要将它们分类装箱么?”

嘉蔻挽着米斯帝的手,羞的说不出话来。

“这是嘉蔻,我的未婚妻。”米斯帝介绍到,嘉蔻听到未婚妻的时候挽着米斯帝的手紧了一紧,这是米斯帝亲口正式地给了她一个名分。

“见过少奶奶。”老萨姆再次带头,一众仆人向嘉蔻行礼。

“好了,去餐厅吧,我都有点饿了。”米斯帝挽着嘉蔻进了主楼,其余众人跟随在后面鱼贯而入。

晚饭一直持续到21耀,嘉蔻去西客厅整理自己买的衣物服饰,米斯帝带着亚都来到了书房,他有一些事要和萨姆说。

“少爷,您是不是有什麽事?”152年的阅历使得萨姆很快地反应过来米斯帝是有特别的事情找他,而不是为了那些家族产业的账本。

“萨姆,我记得我们在东区德斯福道12号有一座商铺产业是么?”

“是的,德斯福街靠近东区中心,附近就是集市的西门,加上我们那个铺面朝向也好,租赁合同一直排到了40年后,还有好多人准备买下来,我一直没有答应。少爷您问这个做什么?”

“如果现在解除合同的话需要赔偿多少违约金?”

“少爷您要用那家铺子?现在那铺子是被人租着做拍卖行用的。如果我们解除合同,大概需要支付130万金币的违约金,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米斯帝笑了笑,“拍卖行,倒是真巧。萨姆,你还不知道前天发生的事吧?”

“哦?”

米斯帝将手上的银色戒指亮给萨姆看,老萨姆看了后怀疑似的擦了擦自己的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少爷,您得到了决策权了?还有,这天位?!”

“恩,很吃惊么,我也觉得,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真是危险。”米斯帝将卡尔加德恼火之下对他用了【红月】的事说给萨姆听。

“卡尔加德那个小兔崽子!当初追小姐的时候怎么向我保证的,说会对小姐好,对老主人好,对未来的孩子好,要不我怎么会放他进门。现在竟然对少爷你出手,他还算不算个父亲…………”言语中似乎对那只红毛猩猩很熟?而且那段话怎么听着那么耳熟,好像前世结婚的新郎都会说的某一段话?

“……”米斯帝无语地看着老萨姆开始滔滔不绝地数落起皇帝陛下,脑海中呈现了一个追求着贵族小姐的愣头青的形象。“好了,萨姆,我这不是没事么。违约金你不必顾忌,明天就去退了合约,有什麽麻烦就去最高院申请强制执行,我想最高院的人会很快帮你办妥的。退了合约以后将那地方重新装修,我们还是开拍卖行。装修的设计图过两天我让亚都送来给你,抓紧办,最好在新年后一周内做好。完了给帝都各大家族和商会都送上一份请柬,伊萨克帝国(巴拉圭大陆)和雷纳帝国(巴菲特大陆)的使馆也各送一份。”

“少爷,我们要去收购一些拍品么?一次拍卖会起码也要有100件以上的拍品和一件传奇级物品压轴,如果是以少爷您的名义办,恐怕更是要多找些高档次的来。”

“不用,拍品么——已经有了。”米斯帝想着雪阳殿中堆积的魔法材料,自信地笑了。

和萨姆交代完拍卖行成立的事宜,米斯帝下楼来到西客厅,只见客厅内的所有沙发上都摆满了包装盒和箱子,嘉蔻正如穿花蝴蝶般在其中欢快的整理着。

“怎么,还没整理完?”米斯帝出口就觉得自己问了一个傻问题,在店里买单时自然不会觉得,可这些东西送到家里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体积的恐怖了。是的,体积,这已经不能用数量来形容。

“恩,东西太多了,不过真的都好好看呢。米奇,你看这件裙子如何?”说着,嘉蔻将一件蓝色的格子连衣裙比在身上,还转动了一下身体,好让米斯帝看看清楚。

“很漂亮,这些东西我先帮你收起来吧,回宫后你再慢慢整理。”说完,米斯帝伸出手,围着客厅走了一圈,那些堆积着的包装盒和箱子就一个接一个地消失在空气中。一圈走完,客厅又恢复了原来的干净整洁。

“走吧,我们回雪阳殿。”

PS:今天两更完成,晚些还有亚都和罗杰的人物卡更新。求推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