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皇宫,米斯帝直接前往了朱塔御座面见皇帝。

皇帝用手斜支着头坐在高高的皇座上,空旷而庞大的空间衬托出其威严。皇座下是两列为数6张的椅子,分别是5位附属国王,和罗林家族族长的座位。正因如此,这里被叫做王座之间。

“米奇,朕给了你那么大的支持,你竟然依旧没有完成任务。看看凯旋广场,被你们弄成什么样了,还有超过2万的民众因此惊慌失措,受伤372人,死亡18人,枢机殿加上你麾下一共40多名大骑士,就是这样的结果么?”皇帝的语气带着一丝谴责,但神色中却有些令人玩味的东西。

“……父亲,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么?”米斯帝没有回应父亲的指责。

“为什么这么问。”卡尔加德平静地看着儿子。

“因为找上门来的是个半神!”

“半神使徒?”皇帝垂下眼皮思考着。

“请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米斯帝感到事情有些不同寻常,似乎很多问题的答案都藏在了迷雾中,让他看不清楚。

皇帝沉默了会,开口说道:“这些本来是应该告诉皇位继承人的。你知道,我们卡加林.罗林联合帝国是一个无信者的国度,崇尚自我的力量。曾经我们有实力统一这个大陆,但是,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没有做到么?”

“神的干涉?”

“就是那该死的神棍们,那个时候在大陆西部出现了泪痕教,【它】的力量降临了这个大陆。与我们研究这世界的基本构成,从而寻求力量强大的方法不同。【它】建立的神力网络被泪痕教连接到了这里,从而产生了一大批可以使用强大神术的牧师。大陆的势力格局被改写了,帝国停止了武力扩张,与其他5个对泪痕教崛起感到不安的王国建立了联盟。当然,这其中还有某些手段。”

皇帝顿了顿,似乎想起什么:“【全知全能之主】是一位神格26的强大神祗,是47位真神中最高等的存在。它的牧师所拥有的神术出乎意料的强大,尤其以类似咒法学派法术中的预言能力为最。你遇到的那个如果是半神,可能就是掌握了一定的预言法则。因为这恰恰是它的领域之一。‘使徒’一直存在于泪痕教中,但是似乎有什么缺陷,并没有正式投入过战争。帝国记载中曾经有过一名剑圣潜入教廷而被‘使徒’击杀的记录,当时是以斗气失控致死对外宣布的,你应该听说过,373年的那位‘鸣泉剑圣’。”

说着,皇帝手一挥,两位魔导士从黑暗中走出,施法从地面升起了一面10*10米的晶墙。晶墙上播放着云鹰系统从天空拍摄的景象,画面中那位白袍或坐或停,而周围的骑士都对他视而不见,仔细观看就会发觉对方仿佛能预知骑士们的行动,总是提前做出了某些躲避,才产生了这种诡异的情况。

“停!”米斯帝叫道,画面中播放到一定的时候,那位白袍忽然抬头看向天空,视线尽是直指云鹰看着,看着画面,仿佛那人就是在看着自己。并且诡异的是,留影水晶无法记录下对方的脸。模糊的一片中,除了那双眼。

米斯帝觉得有些不对,那白袍前面并没有发现云鹰,这时候怎么会突然察觉的。眼光扫过画面下方的通讯记录,一个想法忽然闪过,“倒回去一点,重新放一遍。”

画面倒回去一些,重新播放到白袍看向天空的画面。“果然,云鹰中的魔导士念出了那位神的名字,白袍下一刻就感应到了他的存在!”

“恩,真神有能力听到于这个世界任何地方呼唤它名字后一段时间内的对话,根据神力的不同决定时间的长短。可能使徒也有类似的能力。”皇帝点着头。

“这么看来,对方的能力同样是有条件的。”说着,看着持续播放的画面,看到亚都的火球以及路西恩的斩击的时候。米斯帝苦思着对方预知能力的条件,换言之,也就是弱点。视线之中?斗气感应?第六感?恩……等等,亚都和路西恩的攻击是……

“原来如此,父皇,对方的能力发动可能有一个前提条件。”

“你看出什么来了?”皇帝挑眉道。

“恩,因为我知道亚都和路西恩的攻击和别的骑士有什么不同!那就是没有指向性的恶意,亚都在释放【旋火】后肯定没有想着攻击对方,而是沉浸在不断分裂火球中并得意于自己的无赖招式,他觉得那很帅。火球是自动搜索对方的。”说道这里米斯帝不禁摇了摇头,自己的这个守护骑士……。

“的确,那家伙……”皇帝出乎意料地出言相合,看来受不了亚都的不仅仅是米斯帝。

“而路西恩,他的那一剑是抱着斩开天空的信念所创出的招式,现在还没有完成,但同样,并没有指向性地针对对方。这就无法被对方查知,那种预知能力也就无法发动。就算是范围魔法也是存在一种恶意的,而亚都和路西恩却全然没有,这大概就是他们击中对方的原因。”

“既然如此,小米奇,你有什么对策么?”皇帝赞许地问。

“是的,父皇,我已经有了对策。但是,在这之前,我想要了解事情的真相!为什么泪痕教的半神会出现在帝都!他们的目标到底是什么!”

长久的沉默,皇帝从皇座上跃下,往右边的一道门行去,“跟我来。”

————————————————————————————————

穿越长长的回廊和阶梯,皇帝带着米斯帝不断地向上方走去,光芒从朱塔的外壁中透进来,廊柱和扶手的影子被拉的斜斜地倚在墙上。而令人奇怪的是,这一段路上竟然没有一个守卫。

漫长的路途在一扇五色琉璃门前结束,琉璃上绘着许多花草和小动物,光芒把这图案拓印在门前的地板上,像是一幅充满童趣的画。

皇帝和米斯帝停在门前。

“这是?”

“还记得么,你有个同胞妹妹的。”皇帝的语气中有些让米斯帝不明所以的激动。

“米莉亚?她不是在5岁时患病夭折了么?难道?!”米斯帝记起了那个和撒耶一起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女孩,粉红色的脸蛋可爱的很,米斯帝常禁不住用手去捏。

“传说中有一种人,数千年才会出现一个,他们天生就懂得对斗气和剑的运用,并且非常容易点燃神火。人们称之为——天剑。”

说着,皇帝推开了大门。

门里是一个巨大的空中庭院,刚刚那漫长的一段路,竟然是走到了朱塔的顶端。

庭院的中央有着一块巨大的悬浮着的魔导器,像是许多结晶体从一个圆球上生长出来。地上种满了鸢尾花和香草,各种灌木和乔木也都零星地分布着。从门外踏进门内,就像一下子穿越了空间,跨入了山野郊外。

‘扑’,一只尖角魔兔从米斯帝的脚边跑过,仔细观察,花草树木间竟是有着许多小动物,也不怕生人。远处的树林里,传来不少鸟类的悦耳鸣啼,有蓝刃鹦鹉的,有银冠雀的,还有些其他的什么。南边一个种满水莲的小湖中,游鱼在莲叶下往来穿梭,几只箭背魔蛙在莲叶上追逐着六翅蜻蜓。好一个世外桃源!

“这里是朱塔的顶端,整个王座山的防御体系核心,中间的那个魔导器上纹刻了十二万七千一百一十四个法阵,对应了王座山所有的防护法阵的警报系统,以及最终武器。不过你不继承皇位,就不能告诉你。”皇帝说着,还是有些责怪米斯帝不肯继任的意味。

“这件事就不要再说了,撒耶很不错。再说,不是有大哥么。”

皇帝摇了摇头,“你大哥虽然是姓卡加林,但是你别忘了,他还有一个姓,罗林。这几年他在古尼拉搞风搞雨,想必是很在意皇位的,可我会给他么?!你二哥豪爽倒是像我,但是却智谋不足,只知道一味横冲直撞,你没出生那会儿,他可是帝都最大的祸害。所幸把他赶到和埃雷诺帝国的前线后,倒是喜欢上了冲杀战场的感觉,也算是终有所归。而你,则是我最看好的,却是有着我看不懂的心,或许已经超越了我所看到的世界了。撒耶也不错,可惜,他的性格中有巨大的弱点。他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总是错把别人的心愿当成自己的意志。再下面那几个小的,年龄太小,现在看来也没有哪个天赋过人的。”

一番分析下来,竟是句句切实,字字珠玑。特别是说米斯帝那句,‘或许已经超越了我所看到的是世界了’仿佛是看穿了米斯帝那穿越的灵魂一般。

米斯帝这时才认识到,自己的这个父亲,是有大智慧的,识人之明,知人之性。

正走着,一阵缥缈的歌声传来,这歌声中充满了平静祥和的喜悦感,音高非常的高,却一点也没有给人刺耳的感觉。皇帝带着米斯帝穿过草地,走进树林,那歌声,就是从树林中传来的。

细碎的光芒从叶子的缝隙间洒落,在地上幻化出小小的光斑,不少小动物竟然也是和米斯帝两人跑往同一个方向,从他们身边钻了过去。

米斯帝从没有想过还会见到那个当年因为不断的高烧而夭折的可爱女孩,说真的,那时自己并没有把她当作妹妹,穿越的隔阂感始终存在。可是在得知她夭折后,不知为什么,心里很是后悔。

当两人走出小树林,映入眼帘的是这样一幅景象。

这是一块林中的空地,地面上满是细密柔软的香草,趴伏着许多例如尖角魔兔,三线冬白,黑斑鼬,卡斯特罗山猫,平原蹬羚等温顺的魔兽。空地边的树枝上,银冠雀等鸟类整齐地站着,间或梳理下羽毛。但是没有一只魔兽发出声响,所有的生灵都在安静地听着那个声音歌唱。

空地的中央是一片蝴蝶兰组成的花海,一位红发少女坐在花海中央的岩石上,双手抱着膝盖,柔声地吟唱着,似乎是在感谢风的陪伴,似乎是在称颂树木的繁茂,歌中满是自然和谐的意味。不由让米斯帝想起一句诗:譬如山南一株蔌,身在林荫伴晚晴。

等那少女唱完一曲,一只小黑斑鼬衔着一朵宽叶银水仙花走到她面前,轻轻的放下,然后翻身肚子朝上地躺着打滚。少女拿起水仙,用手抚mo着黑斑鼬的肚子,看着小黑斑鼬舒服得只打哼哼的样子,咯笑了起来。笑声纯净得就像雪水,清冽中带着一丝冰凉,让人火气全消。

这时皇帝开口了:“米莉亚,看爸爸带谁来看你了?”

那少女闻言抬起头,然后马上惊喜地一路小跑过来扑进皇帝的怀抱,“爸爸,爸爸,你今天那么早就来看米莉亚了啊。今天小蹬羚们很不乖,和盘角咩咩们打架了,还有呱呱们又生小呱呱了。”

“嗯嗯嗯”皇帝和煦地笑着,摸着怀里少女的头。“看看这个是谁?”

那少女看了看米斯帝,然后视线注意到了鬓角那缕黑色的头发,似乎有些犹豫,然后又盯着米斯帝的眼睛看了看。然后突然蹦起来,一头扎进米斯帝怀里,“哥哥!米斯帝哥哥!米莉亚好想哥哥!睡醒以后爸爸都不让我去看你,我只能和这些小动物玩。坏爸爸说你有很多事要做,是真的么?”

“……”米斯帝无言地抱着自己的妹妹,她的记忆似乎停留在了5岁时发烧昏迷的时候。看了眼父亲,想得到证实。皇帝用一种非常慈爱的眼光看着这抱在一起的两兄妹,点了点头。

“啊,哥哥不许捏我脸啊,不然就是坏哥哥!”少女突然从米斯帝怀里蹦开,用双手捂着自己的脸,只留出一双明亮的眼睛和那张小巧红润的嘴。原来她还记得自己最爱捏她脸的事实,米斯帝看着那捂住脸的女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暖,慢慢地顺着血管流边全身。笑了笑,还真的伸手想去捏妹妹的脸。

却没想到,少女看到他伸出来的手,尖叫了一声:“哥哥,不要啊。”说着竟是闪身飞退,小巧的足尖点在蝴蝶兰的花瓣上,转折飞舞。

米斯帝一愣,看着轻巧的在空中翩翩若舞的妹妹,以及——她身上泛起的轻如薄纱,空灵氤氲的粉红色斗气。心中泛起巨大的震撼!自己刚刚出手的速度不会慢于15级骑士攻击时的出手速度,妹妹竟然躲开了,并且还用那种斗气不可能做到的轻盈姿势。

“她,就是泪痕教的目标。大陆有史以来最年幼的剑圣--【花之剑圣】米莉亚.卡加林,已经踏入传奇领域的22级战士。”

PS:可爱不?请大家继续支持持票票,月玺拜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