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斯帝站在原地,由慢至快地旋转着手中的【太史】,巨大的双头剑划出一个又一个圆。那些陷阱外的兄弟会成员听着‘嗡呜’的破风声由缓至急,不禁紧张起来。

“没有用的,您四周的墙壁都是由魔法合金制成,并且绘制了三种法阵。加固防御的同时也可以杜绝灵力的探测,您是找不到我们的位置的。”那首领的言语中依旧含着某种缺乏善意的气味。

“噢?是么,那就让我走到你的面前证明给你看。”米斯帝笑道,心情因为对方的口吻而变得更糟。

说着,米斯帝为自己施加了【法术无效结界】,【法术偏转】,以及具有反伤效果的【死亡装甲】,两绿一黑三种魔法灵光依次在他身上闪过,暗元素在身周形成了雾状的保护装甲。想了想,他又为自己加上了【龙力术】和【猫之轻灵】,虽然这些法术对高阶战士的作用已经不大。

在使用闪烁穿越空间的同时会使身上的所有有益法术都失去效用,对于习惯使用其进行战斗的米斯帝来说,事先加上防护魔法毫无意义,但这次不同。之所以全副武装地为自己加上防护学派和附魔学派的魔法,是因为有些不爽的米斯帝准备选择硬攻直进的方式,而非使用闪烁直接传送到对方面前。

墙上的法阵大概可以阻挡灵力的探测,但是绝对阻挡不了米斯帝的业力,【圆】将一个巨大的地底迷宫呈现在米斯帝的感应中,在自己所在的这个方形空间外面,有着8个人的存在。从灵力场和斗气波动来看,的确都是15级以上的强者。

计算了一下可能会发生的状况,米斯帝又施放了一个法术,数个闪光的星星环绕着他的头顶旋转起来。包括刚刚的防护法术在内,这六个法术全是借由业力的特性所瞬发,没有持咒,法术成型的声音也被【太史】的破风声所掩盖。既然墙体能阻挡灵力探测,那么对方也就无法查知自己施法的元素波动。

做完这一切,大概消耗了米斯帝业力总量的百分之三。然后,他扬起【太史】,狠狠地向左面的墙击去,沉重的双头剑斩在坚硬的金属壁上,一声巨响在封闭的空间中回荡。这一击竟是直接开出个大洞,用魔法加固的金属墙被怪力彻底崩裂成块块碎片,宛如使用的是某种重击类武器而不是切割类的剑。同时震波一直传递到地表,让1000码范围内的房屋产生了轻微的抖动。

墙的后面依旧是一片黑暗,米斯帝旋转着双头剑,走了进去,从这里一直往前,就是8人中那位发话的首领所在。

那些兄弟会的成员明显没有料到米斯帝会那么暴力而直接地破开陷阱,毫不在乎造成地下空间的塌陷!在【圆】所呈现的景象中,4名盗贼从不同的方向冲向自己,而另两名则与那位大魔导士向其首领靠去。

冲向自己的四名盗贼大概在15到16级之间,身上涌动着暗系的斗气,快速的奔跑中却没有发出丝毫声息,若不是米斯帝拥有【圆】的技巧,可能直到对方欺近身边才能发现。

眼看着接近了毫无察觉的目标,4名暗夜收割者握紧了手中进行了消光处理的匕首,宛若黑暗中的毒牙准备猛然咬出。但是这时一个意外发生了,疾奔中的盗贼们突然一个个都失去平衡,重重地摔倒在地,向米斯帝的方向滑行而来。

这是由米斯帝施放的油腻术所产生的效果,并且被先行施放的黑暗术遮盖了施法时产生的魔法灵光(1)。也亏得这处地下空间本来就处于绝对的黑暗中,盗贼们根本无法辨别自然黑暗和魔法黑暗的区别,一头撞进了米斯帝布下的小陷阱中。

正当摔倒的盗贼们准备爬起的时候,从地面疯狂地冒出大量的金属丝将四人牢牢禁锢住。【钢铁约束】,这个法术会抽取地面的金元素形成大量的金属丝来束缚住目标,并且就算挣脱后还会持续受到金属丝的纠缠,是一个比较难缠的高级法术。

盗贼们爆起身上的斗气,用匕首切割着金属丝,就在快要脱困的时候,下一个法术到来了。

【睡眠徽记】,使半径20码内的所有生物陷入沉睡状态,并且不能被物理方式唤醒。这是一个14级以上法师才能施放的宗师级法术,之所以选用这个消耗巨大的6级法术,而不是4级的【强烈睡眠术】,是因为非物理性质的法术效果在击中目标时,会受到斗气或者灵力的抵抗而产生一定的豁免,豁免的程度与斗气和灵力的强度成正比。所以面对这些15级以上的盗贼,米斯帝为其特设了这顿豪华的大餐。

【睡眠徽记】是无差别产生作用的,同样在法术范围内的米斯帝却没有受到任何影响,这是身上的【龙力术】在起作用。【龙力术】除了会增强受术者的体质和力量,还会让其免疫睡眠和麻痹,一切都如同米斯帝的预料,四位盗贼还没触及目标就已经被全部KO。

玩耍般地旋转着双头剑,米斯帝向首领的位置走去。他的速度并不快,【太史】的破风声告诉对方自己的位置,并为其带去了压迫感。

————————————————————————————————————————————————

“头,卡吉他们……”听到那破风声毫无停顿地向这里靠近,一位18级的盗贼有点紧张地问道。

“应该没有生命危险,大概是中了什么法术。该死,这位殿下不仅是个天位骑士,说不定还是个大魔导。我们似乎惹恼了自尊心过盛的小狮子呢。”语气中并没有如何着急。

那首领沉默了两秒说:“起码也要争取到一个等势的局面。佩平,劳雷塔,等会对方靠近了后,你们……瓦西里,你和我……”

米斯帝发现对方四人正在向后退,似乎想拉开和自己的距离,或者想拖延时间?7位15级以上的顶级职业者加上下午死去的3位,应该就是巴萨兄弟会全部的精英了,难道还有援兵?想到这,他加快了速度,开始在黑暗的甬道中奔跑起来。

兄弟会的四人退至一处宽大的地下广场停了下来,似乎等候着米斯帝。

持着双头剑冲进广场,迎接米斯帝的是两个霜冻新星,蓝色的冰晶在地面上扩散开,交叉的法术范围让米斯帝受到两次攻击,虽然在【法术无效结界】的效果下没能产生冻结,但是滑溜的地面还是让米斯帝缓了一缓。

接着黑暗中响起了持咒的声音,听咒文是【惊恐术】,同一时间,有什么东西触碰到了米斯帝的腿!

“咦!”米斯帝不禁发出惊叹,是什么能躲过他的【圆】而让他毫无察觉?某种法术效果从接触点释放开来,却似乎没能起到什么作用。这让对方也很惊讶。

米斯帝立即一脚踢开那无形的物体,从脚上的感觉来看,那东西几乎没有重量,只比踢在空气上的感觉稍许明显些。与此同时,十五个以上的【惊恐术】击中了米斯帝,这大大超出了【法术无效结界】和【法术偏转】(2)的生效数量。在被无效和偏转后,依旧有三四个蓝黑色的雾状骷髅击打在他身上,幸亏因为业力而产生全额豁免,不然就算抵抗了惊恐的效果,也依旧会陷入数秒的战栗。

一次持咒释放15个以上的法术,这种施法已经不是超魔技巧可以达到的了,难道对方是个拥有惊恐术的天赋能力者?

数个蓝色的水傀儡从地上升起,想对米斯帝做出擒抱的动作,却被旋转的双头剑瞬间击碎。四条黑色的绳索从黑暗中飞出,趁着米斯帝对付水傀儡的同时纠缠住了米斯帝的双手双腿,并且向两边拉扯。在首领的吩咐下,那两位盗贼放弃了近身战的打算,转而使用这种特殊的武器。

被拉成大字型的米斯帝用力挣了一挣,没有挣脱,原来这绳索是由毛发和金属丝混编而成,上面有不少巧妙的突起,缠绕中绳索会相互咬合,一定要用特别的使力方法才能解开。黑暗中响起短促的持咒声,又是十数个水傀儡从虚无中产生,团团围住了米斯帝。

“我想我们还是好好谈谈吧,米斯帝殿下。我们并没有恶意,如果有什么冒犯的地方,还请您原谅。”那首领的声音再次响起,从位置来看,并非是召唤水傀儡的大魔导士。那么那铺天盖地的【惊恐术】和那奇怪的接触法术就应该是出自这位首领的手笔了。

米斯帝用被拉扯的右手舞动起【太史】,旋转之间双头剑的剑刃竟然断裂开来!仔细看去,却是两头那三层的剑刃如同蛇蜕般脱离开,外层的两个鞘状剑刃顺着离心力以弧线闪飞出去,细长三角的箭头形状使得剑刃还不断地自我旋转着。回旋镖般的剑刃击中了黑暗中的两名盗贼,上面附着的业力侵蚀了盗贼们的护身斗气,巨大的力量将两人甩了出去,听声音,似乎断了不少骨头。

只觉手脚上一松,米斯帝刚脱开束缚,那些水傀儡却一拥而上,围着米斯帝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水球,并在那名大魔导士的施法下变成了坚硬的冰牢,将米斯帝冻结其中。【深度冻结】,宗师级的塑能法术,这名大魔导利用组成水傀儡的液体加强了法术的威力,使其可以牢牢困住米斯帝。

首领松了口气,却又开始烦恼起来如何处理眼前的情况,他没有想到米斯帝会只因为处于被动就毫不犹豫地开打,最终将局势演变成现在这样。正想着,身前不远处的那名大魔导士发出一声闷哼,被击昏在地。

下一刻,冰冷的锋刃贴上了首领的额头,微微一痛,似乎被划开了一道伤口。

“现在我们可以谈了,我说了,我喜欢掌握主动!”身上还带着冰渣的米斯帝出现在了首领的面前,用【太史】最内层的锋利剑刃抵着对方的额头淡淡地道。

“第一,您为什么会选择与我们发生冲突?第二,您是如何从那冰牢中出来的?”

“其一,我今天心情非常不好,先是被人刺杀差点死掉,接下来被人骗入陷阱,想和我交谈却不抱有基本的尊敬,偏偏还都是一伙人。其二,就这样。”话落,米斯帝瞬间出现在了对方的身后,太史转眼横在了首领的颈间。

“这怎么可能,空间法术怎么能不基于法阵和材料使用!”那首领失声道。

“看来你对空间法术也很有些了解,告诉我你的名字,巴萨的暗夜之王。”说着米斯帝召唤了数个不灭明焰。

“霈。”那首领对于出现的光芒毫无所觉,睁开的双眼里一片纯白。

这位巴萨的暗夜之王竟是个瞎子!

PS,(1)此处默认黑暗术为黑色魔法灵光,不会被察觉。

(2)本书世界中的法术无效及法术偏转类法术存在一个法术受术强度,超出强度后法术即时失效。以高级法术(4级)【法术无效结界】举例,它可以无效化三个同级法术,以及总强度相当于这个量的低级法术。

(3)月玺会逐渐整理巴曼世界的法术列表,正头痛的修改《千法之书》,使其符合小说需求。

求票票和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