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中午,七个骑士团以及数个附近城镇调来的兵团集结在米斯帝的营帐周围,共计28000多人,并且这个数目还在不断地增加中。

骑士团及各个兵团的首领们来到米斯帝的帐内拜见,听候调遣。帐内有着一个巨大的魔法沙盘,用来推演战斗的情况,此时米斯帝正为众人讲解着这一次战役的基本计划以及需要几个骑士团执行的命令。

计划的内容,让众人瞠目结舌,花了好久才消化。因为这计划中最关键的部分,都是由个人来完成,而且几乎是不可能的,但是看着米斯帝殿下平静而自信的表情,没有人提出异议。这位帝国的闪耀之星已经带给大陆太多的惊喜,这一次也不例外吧。

17岁的天位,策划击杀了一位半神,制作了令大陆上诸多炼金大师惊叹的魔法首饰和史诗武器,还有什么是这位殿下做不到的呢?

下午2点,所有部队列开阵势,向要塞方前进,一场要塞的正式攻防即将展开。上万名着甲的骑士和步兵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有节奏的金属碰撞声奏响了战斗的序曲。

走在队伍最前列的是米斯帝等一行人,路西恩和罗杰都换上了天空骑士团的特制铠甲,青白色的魔法甲胄上绘制着米斯帝最爱的苍龙,数个高等防护魔法被恒定在上面,这包括了【法术偏转】,【活力术】,【魔法抵抗】,【立场护盾】以及【恢复术】。

而霈则手持着一根普通的法杖,在没有发现能储存业力的矿物前,米斯帝也无法制作如同灵力般的回复道具。

约三万人在城墙前700米站定,各色的旌旗在风中飘扬,今天的天气并不是很好,浓重的阴云笼罩在战场的上方,让能见度降到了一个比较低的程度。

没有过多的废话,米斯帝直接下达了战役开始的命令。

掀开这一序幕的是罗杰,这位天空骑士NO.11纵马走出方阵,停在了要塞魔导炮的轰击范围内。他召唤出了符文光剑【审判席】(斑寇)和纺锤型的光盾【天平】,白金色的气焰在他身上燃烧着,因阴暗的环境而分外引人注目。

“那位米斯帝殿下就准备派一个骑士来攻城?还是有什么诡计?”那位金发的壮年男子帕里克问道。

“不知道,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加隆说。

“恩,加强【抗魔立场】和【物理隔绝立场】,反正我们有的是魔兽晶核。”

城墙附近的两道光幕变得更加明显,它们分别可以抵挡由外向内的元素冲击和物理冲击,这是魔导战争科技的结晶之一,虽然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兽晶核。

罗杰用符文光剑敲击着光盾,发出有节奏的声响。身后2万多名骑士看到这情景,纷纷也用武器击打着自己的护盾和盔甲。这是一种古老的仪式,是宣示己方的庞大实力和希望对方臣服的表示,金属的碰撞声为守城方带去了巨大的压力。

“不要慌,有凯撒殿下派来的术士和大骑士,还有这两门魔导炮,我们可以打败那些家伙的,士兵们,你们即将成为新王国的功臣!”伊瑟拉侯爵在城墙上努力地激发着大家的士气。其实这些士兵并没有完全接受已经脱离帝国的事实,他们也需要一场战斗来认清自己的立场,但前提是没有被击打得士气崩溃。

罗杰敲击了一阵,然后突然扬起了剑,这表示仪式完毕。既然对方不肯臣服,正式的战斗即将开始。上万名骑士高声叫道:必胜!

//我将行使我的正义//罗杰在心中默念,手中的符文光剑闪出一道耀目的光辉,一道符文闪着光芒变大出现在剑脊上,其他的符文则如同游鱼般在剑身不断地游动起来。

将剑平指向要塞的方向,光元素以及金元素如同飞蛾扑火般聚集起来,形成了一个白金色的漩涡,那是元素潮汐!

“该死,那不是骑士!这种元素波动,只有大魔导士才能做到!”城墙上金发男子不可思议地叫道。

疯狂汇聚的元素汇集在【审判席】上,形成了一种氤氲般的光雾,然后六道细小的光芒从指着要塞的剑上分离出来,各自向外伸展,构成一个无边的六角形,当光芒到达六角形的六个顶点时,便瞬间转化为一个光球,然后变为一道锋利的光剑向要塞方射去。这样的过程不断重复着,长约30米的柱形细长光剑连绵不断地击打在要塞的两层结界上,这不仅具备了元素攻击的特性,同时还具备着物理冲击力,这使得结界开始不断地波动!

“加大立场强度,快!快!那是什么怪物!”金发男子渐渐失去了刚才的冷静,城下的那个魔导骑士所做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理解范围。

罗杰就如同一挺六管加农炮,不断地发射着曳光弹对着卡内齐要塞进行轰炸。

以一人之力压制一城!这是多么传奇的事情。米斯帝身后的诸多骑士们看着皇子殿下和他的骑士,心中充满了敬佩和向往,天空骑士团,已经成为了他们心中强者的代名词!成了他们做梦都想进入的骑士团!

“霈,到你出场了。”米斯帝轻轻地说。

“是的,殿下。”霈应着,举起了手中的法杖,没有任何持咒,一道黯淡的蓝黑色光芒冲上了云端。

接着,方圆十数公里开始下起了瓢泼大雨,成了水的世界。巨大的雨声遮盖了一切,唯有罗杰不断轰击要塞的声音依旧响彻天空。

霈仰着头,感受着雨所带来的广阔世界。米斯帝唤醒他以后,他的灵魂变成了雨滴和涟漪,他发现自己能看见了,但是并不是通常意味上的看见,而是用耳朵看见。

他的听力变得更加的细密和强大,可以从物体表面折射的波动来看清楚世界,并且借着对元素的波频不同来判断颜色。他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来观察这个世界,而雨天是将他的这个能力发挥到最大程度的环境,雨滴击打在所有的事物上,发出破碎的声音,无数的震波将一个完整而细密的世界传到了霈的脑海。

再次一挥法杖,又一道隐秘的蓝黑色光芒冲向了卡内齐要塞的上空,但是似乎没有什么效果。

【物理隔绝立场】的判断机制是这样的,它是由一个均匀能量构成的防护立场,当某个点受到攻击时就会调集全部地方的能量对其进行补充。于是雨水乘着立场的不稳定波动开始滴落在城内诸人的头上。

这些雨水击打在正为罗杰而紧张的众人身上,他们面对这样的轰击似乎没有什么办法,500米的距离箭矢上的斗气早就消耗殆尽,根本无法对对方产生威胁,即使是一名箭宗,也无法在这个距离上打击对手。那名叫雷诺的箭宗射了几箭,都被罗杰身前的纺锤形巨盾挡了下来。

雨滴慢慢地浸润了这些人的躯体,当有人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我好像有些头晕……”

“好冷,该死的鬼天气……”

“……我的手开始发抖了……”

当这样的事情接二连三地发生,城墙上的众人终于察觉到了,那金发的帕里克四处查看了下,然后用手指沾了些雨水放在眼前看了看。

“狗屎!这雨里含有诅咒魔法!!!!!”

可惜发现的太晚了,城墙上上万名的低阶士兵已经基本失去了战斗力,陷入了各种不良状态。【虚弱无力】【食尸鬼之触】【霜寒之触】【弱能术】以及等等诸多不同的效果都被施加在雨水中。

“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伊瑟拉侯爵喃喃自语道,“这么大的范围,将诅咒融于降雨中,没有听说过有这样的禁咒啊!对方有一位贤者????”

其实并没有侯爵先生想的那么恐怖,霈还不足以将方圆十数公里全部变成诅咒的范围,事实上只有城墙上方那一小块而已,只不过蓝黑色的光芒被雨水和昏暗的环境所遮蔽了,是城墙上的人没有看到罢了。

“到我们了,路西恩,准备好了么?”米斯帝问向自己的小矮人骑士。

“是的,殿下。”路西恩将双剑拔出,点头说。

米斯帝一只手搭上了路西恩的肩膀,然后下一刻,两人消失在了坐骑上,反而出现在了700米外的卡内齐要塞。

白金和褐黄色的双剑,以及一把巨大的双头剑在城墙上肆虐,失去了大半战斗力的士兵带着各种不良状态迎上来,如同蝼蚁一般被击飞。

“按计划行事!”

米斯帝冲向了左边的那门魔导炮,而路西恩则冲向右边的。

小矮人如同一道黑影,从士兵们的空隙中一闪而过,留下的是一地尸体。他快速地冲到了魔导炮的旁边,正准备挥剑将其击毁,一道剑光从旁亮起,带起音爆声斩向了路西恩。路西恩只得用左手的【后土】去挡,并且激发了双剑上的魔法阵,土元素瞬间构成了厚厚的铠甲,与此同时,右手的【太白】依旧向魔导炮斩去,锋利的剑刃直接将其一部分斩了下来。

“噗”路西恩受伤了,【后土】没有能抵挡住那一斩,剑光荡开了路西恩的左手阔剑,移到了他的身上,击破了土元素护甲后依然重创了他。路西恩被击退了十数米,吐了口血,青白色的魔法甲胄上由肩至腰被斩出了一条深深的凹痕。如果没有这铠甲,那么恐怕路西恩现在已经变成两瓣了。

“我是米斯帝殿下天空骑士团编号NO.4因菲尼迪.路西恩。报上你的名字,擅长偷袭的强大剑客。”

“加隆,捕鲸者加隆,尼古拉斯大人座下第一侍剑。”刀疤脸的男子还剑入鞘,手握在肩后的剑柄上,再次做出了拔剑术的姿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