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动总攻后,米斯帝兵分五路,按照不同方向对古尼拉进行收复,最终汇合于里斯本城下。他亲自率领最为精锐的部队居中进行楔形攻势,大约6000名骑士和40位大骑士所组成的阵线将米斯帝和四十几位魔导士保护在内,以每天400公里的速度沿着柯基克河向南突进。如果顺利,那么预计在10天后就会到达里斯本。

但是包括米斯帝在内的每一个人都知道,凯撒是不会让这支精锐部队顺利冲至里斯本城下的,因为一旦如此,对整个南方阵线的凯撒军都是极大的打击。

从行军的第一天起,米斯帝部就不断遭受到小股部队的突袭。对方仗着对地形的熟悉用远程攻击进行骚扰作战,例如忽如其来的魔法轰击,又或是利用地形放出落岩。试图拖延米斯帝部队的行进速度,一旦骑士们准备反击,这些人就迅速消失在了南方广大的山林中。

这导致帝国军第一天的行军速度被极大地减缓,到夜晚扎营,他们一共才突进了180公里。第二天,当对方的骚扰部队再次出现时,米斯帝带着路西恩,罗杰和独眼骑士侯赛因进行了快速反击作战。以他们四人的速度,轻而易举地追上了那几支小股的部队,面对只有少数几位骑士的对方,战斗的结果毫无悬念。

从被俘虏的几人中问不出任何有用的情报,米斯帝亲自使用了【记忆读取】,结果如同口供一般平常,这些人不过是些小角色,接到的仅仅是骚扰自己行进的命令,并不知道整体的战略部署。

之后帝国军的行进速度恢复了正常,两天内顺利地向南突进了800公里,一路攻克了十数座小型城市。跟随在米斯帝身后大约300公里处的乌列克部则负责一路整编和驻防,以柯基克河为依托,建立稳固的后勤补给线。粮食,药品,替换的武器和铠甲,从巴萨到卡内齐,再从卡内齐沿着柯基克河顺流而下为米斯帝这一路中军提供补给。

第四天,米斯帝所担心的凯撒的大动作终于来临,但是他没有想到居然是如此大的手笔。

此时帝国军正行进在由波拉坎镇通往夏尔镇的路途中,一条在丘陵地带中的官道。突然一阵巨大的轰鸣从西面传来,继而大地开始震动。米斯帝等人眺目远望,只见一道白色的线从远处快速地靠近。

大概过了十数秒,众人才发现那哪里是什么白线,而是奔流而来的洪水。数十米高的水流带着惊人的动能冲击而来,沿路的树木被摧毁殆尽,许多树被连根拔起,夹带在洪水中一并撞来。

“快,往高处去!”米斯帝大声叫道。

数千名骑士保持着秩序,整支部队调转方向,向周围最近的一座小山丘上奔去。但是看那水浪的高度,就算在小丘上也会被淹没。

“准备迎接撞击!侧身持盾!”瞎了一只眼睛的天位骑士侯赛因大声命令道,这位撒克逊剑圣的弟子现在担任着部队的副指挥官,他对于战争的经验是米斯帝所仰仗的。

骑士们纷纷下马,双手持盾在身前,连人带盾都保持着半侧身的姿势,这样既能抵挡接触性的冲击又能减少受力面积。这种阵型原本是用来对抗一些撞击类的风系法术,侯赛因迅速果断地将其套用在这里,水和空气都是流体,区别在于密度。这种阵型也能发挥一定的效用。

“任意目标加持【水下呼吸】或【水上行走】(1)”在巴巴尼路大师的带领下,阵中的那些魔导士们纷纷为周围的人加上了适应性水域的法术,自己则借助【飞翔术】漂浮了起来。

滔天的巨浪终于拍击上了骑士们的阵型,接触性的撞击被斗气和盾挡下,但是不可避免地骑士们被水流带得偏离了原位,阵型散乱开来。等第一波的大浪过去,水面上只剩下了一干大骑士级的强者,他们凭借着实体化的斗气在脚下凝结出提供浮力的圆碟,借此在水面上快速移动,防止被水流冲走。而那些有幸被加上了水上行走的骑士,则不断地在急速流动的水体上奔跑着,如同在跑步机上锻炼身体。魔导士们则低低地漂浮在水体表面,数十米高的洪水将原本位于天空的他们拉至了站在水面上触手可及的位置。

跃上奔流的水体表面的米斯帝发现水体上竟有许多奔跑着的骑兵。这些骑士座下的坐骑是一种类似蜥蜴的两栖魔兽,但是与一般蜥蜴不同,它们在背部和四肢侧面长着如同角马般的鬃毛。细密的光洁鳞片反射着波光,鬃毛在奔跑中飘扬着一如水波的流动。最重要的是,它们的足蹼直接踏在水面上,如同在平地奔跑的骏马般飞驰而来!竟是借着这洪水之势发动了冲锋!

看见那些骑士,米斯帝猛然醒悟过来,双眼欲裂地大喊:“所有法师快速上升!骑士们上前迎战!”

但是来不及了,这些蓝甲骑士潜藏在洪水波峰的后面,被水势所遮掩,当米斯帝一方的强者跃上奔流的洪水顶部,毫无防备地遇上了他们的冲锋!一切都被计算好了!

那群骑士中居后的一部分人从鞍旁拿起一架重弩,双腿夹着那蜥蜴魔兽,举着重弩对准了天上的法师!数十道银光带起凄厉的风声,瞬间就有一半的魔导士从空中坠落。那弩箭竟是万金难求的破魔箭矢,魔导士们仓促激发的魔法饰品上附带的防护法术被瞬间击穿,这些强大的施法者纷纷身受重伤,被击中要害的直接死亡!

米斯帝在这一刹那感觉到血液全都冲上了脑部,那是将近20名魔导士,全国才不到300人的魔导士!这么珍贵的施法力量竟然瞬间就损失了一半!连续释放的十数个【波纹】,本想阻挡和击杀那些骑士。

却见数十位骑士身上爆发出实体化的斗气,将【波纹】所造成的冲击波斩碎或化解。这骑队前部的数十名骑士,竟然都是15级以上的强者!浑厚的各色斗气燃烧着,直接和米斯帝一方交上了手。

领头的五骑最为强大,其中两人穿着古尼拉王家骑士的铠甲,剑刃挥舞间斩杀了十数名骑士,一些大骑士都被一击而退或伤或死。另三名身上清一色的深蓝斗气,在与炎皇骑士团的大骑士们接触时,三道不同方向的弧光闪现,裂海流拔剑术之【台风闪】【海啸闪】【惊涛闪】,炎皇骑士团三名大骑士瞬间失去了生命。所幸三位剑圣子弟的拔剑术还未大成,这凝聚精气神的一击无法连续使用,他们在各自斩杀一位大骑士后就随着那两位更强的骑士继续冲杀,贯穿了米斯帝等人凌乱的阵型。

那些骑士中有些身后还坐着几位魔导士,瞬间释放了十数个【解除魔法】,将那些骑士们身上的【水上行走】效果驱逐,瞬间失去重心的骑士轻易地被原本差不多实力的对手击杀。

米斯帝闪身拦向其中的一位剑圣子弟,太史旋转了三次,第一次劈开了对方的长剑,第二次削断了其持剑的右臂,第三次则削断了对方剩余的左臂。

罗杰,路西恩,侯赛因也各自狙击对方最强的五人之一,就连亚都也抽出了一把满是孔洞的红色怪异长剑斩向了最后一人。

那些骑士却毫不恋战,一击得手后保持着冲锋的速度随着洪水远去,不再回头。竟是雷霆一击继而远遁千里!整个冲锋过程不过八,九秒,打了帝国军一个措手不及。

除了米斯帝瞬间制服了其中的一人,余下的敌方骑士大多安全地突破了帝国军的阵线,带着帝国骑士们的生命消失在远方。魔导士释放了一些可以瞬发的5,6级法术,却远不足以击杀对方。

米斯帝凌空单手握着那位大骑士的喉咙,脸上的神情森冷的让人害怕。

“殿下,留活口!”霈从空中飞下,冷静地说。死灵学派法术【记忆读取】并不能完整的读取所有记忆,所以通常对于俘虏依然先要进行拷问。

米斯帝的手依旧持续加重了力量,那断了双臂的骑士感到脖颈上越来越重的握力,仿佛可以听到自己脊椎折断了的‘咯吱’声,断臂处传来了奇异的清凉感和剧痛,种种之下,硬是昏死了过去。

挥手将这人棍甩给亚都,阴着脸说:“集结队伍,统计伤亡!”

凯撒!你这个疯子!

PS,昨天写了那段不成功的激情戏,=。=修改了下。另外为了不造成假更新的现象,以后章节的修改我尽量放到午夜。

洪水冲锋,还是挺有创意的吧。第二卷的高潮开始了,这场战役要一直打到里斯本,恶魔出现,方舟现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