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刘星的誓言

在刘星正在和他的兄弟们开会商量修练大计时,远在美国纽约的黑衣少女杨露,也正在针对刘星第一次执行任务的表现和华叔商量着对他日后的安排以及这次任务的善后工作。

正如刘星所料,杨露的行踪的确已经被她的竞争对手杨浩所掌控。她在杀手训练营停留这件事实在是太反常了,所以很快引起了杨浩的注意,因此他才会派出自己刚刚突破到先天宗师境界的亲卫死士杨五,借着杀手训练营接收补给的机会取代了波比的身份,无声无息的混入杀手训练营,秘密调查这件事。

杨浩自以为做的天衣无缝,可他做梦也想不到,他的一举一动都在杨露的掌控之中,他的全盘计划,杨露了如指掌。

“呵呵,还不到三天就完成了任务,这小子表现的比我想像的还要好!”华叔笑呵地说道,眼中尽是满意之色。

杨露微笑道:“根据‘暗线’传来的消息,那个杨五在半个月前就已经成就了‘内劲’,我原本想暗中派高手去解决他。但华叔你却让我静观其变,我还以为华叔不打算要这徒弟了,现在看来是华叔眼光独到,早就看出他可以轻松完成任务了。”

华叔摇头道:“不,我虽然料定他可以完成任务,但估计他也会花上一番心思,废上一番手脚,可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完成的如此迅速。看来这小子隐藏的手段不少,而且做到了不留痕迹,呵呵,他比我想像中的还要聪明,还要优秀。”

虽然知道刘星隐藏了不少手段,但华叔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在他看来,刘星的手段即使再高明,也不过都是些“小把戏”,在凡夫俗子面前玩玩还可以,如果弄到修真者面前来,那就显得可笑了。

杨露笑问道:“不知华叔为何对他如此有信心呢?毕竟他这次的对手可是先天强者,先天强者可是能从先天气机中感应危机的。难道华叔就不担心,好不容易才遇到的这么一个合心意的传人就这么没了?”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正面硬拼向来是最下下策。而且这杨五只不过是初入先天,对先天气机的感知极弱,他以有心算无心,只要先布置好退路,保命应该不成问题。”华叔顿了顿,接着道:“如果他真的死了,那也只能说明他太没用,而且与我无缘,那死了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杨露微微点了点头,她和华叔一样,对这条伪善蛇越来越满意了。“华叔觉得五年后我们把他安排到哪最合适?”

华叔微微思索了一会,有些苦恼道:“本来安排他去法国是最合适的,威少爷是你最大的竞争对手之一,但他身边却一直安插不进我们的人,我们把这条‘毒蛇’安插过去是最合适的。可惜,到时那个金风一定会和他在一起,这个金风的资料我看过,以此人的性情如果派他们两个去卧底,只怕这小子会被他的兄弟害死。”

杨露眉头微蹙,随即微笑道:“或许我们可以让他和金风分开。”

“不可!此子虽然是一条毒蛇,但却极重情义。如果我们对他的兄弟下手,万一被他发现点什么,他一定会反噬我们。”华叔想都没想就连忙开口反对道。如果是别的棋子也就罢了,可刘星是他预定的徒弟,将来是要继承他衣钵的,他可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而埋下刘星反噬的隐患。

“华叔,我可没说过要杀了金风。”杨露笑吟吟地解释道:“且不说他与伪善蛇的关系,单从金风的资料来看,他勉强也算是个人才,用心栽培一下,说不定还能成为我手下的一员猛将呢!就这么杀了,岂不可惜?”

“那你刚才的意思是?”

杨露自信一笑道“:华叔觉得是伪善蛇更需要金风在身边?还是他们另外的三个兄弟更需要金风在身边?金风和伪善蛇一样都是极重情义之人,想信只要让他们看清形势,稍加引导,他们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杨浩那边怎么处理?”很明显,在杨露的竞争对手中,杨浩根算不上是强敌,否则华叔不会对另一人称“威少爷”而对他却直呼其名。

“他?”杨露一脸不屑道:“以他那但小怕事,谨慎多余的性子,只怕以为大家都和他一样盯着那个杀手训练呢!现在恐怕根本就不敢把人往回撤,生怕我们发现他什么‘秘密’。我已经给‘暗线’下令了,此刻他应该已经收到了我们给他准备的那份‘情报’,就算他万一真的召杨五回去,暗线也会在他见到‘杨五’之前,给‘杨五’安排一个合情合理的死法。”

与此同时,中国上海郊区的某栋别墅的卧室里。

“杨五有没有消息传回来?有没有查出杨露到底到那个杀手训练营干什么去了?”一名大约二十多岁,脸色苍白,目光淫秽,神情慵懒青年男子披着睡袍半躺在沙发上,随意问道。

他,正是杨五的主子杨浩,十足的纨绔子弟,虽然却实有点小聪明,但却一直被公认为杨家最没用的核心子弟。

“少爷,杨五消息已经传回来了,杨露小姐之所以去那,是因为那个杀手训练营里的一个教官死了,据说可能是一个学员杀的。不过后来查出他是被另一个教官杀的,他们两个是同性恋人,因为他们之间的一些感情纠葛,才导致了这件血案。”杨浩身前一名黑衣中年人恭敬说道。

“嘁!”杨浩嗤笑道:“杨露这丫头也太天真了吧!竟然想去杀手训练营里找人才,她以为天才是那么容易出现的吗?到底是个丫头片子,满脑子装的尽是些没用的东西,就她这样的也配成为我杨家核心子弟?也敢妄想跟本少爷抢家主之位?嘁——”

“少爷,事既然已经查清楚了,那要不要召杨五回来?”黑衣中年人恭敬问道。

“不用了,杨五还不到四十岁就已经进入先天宗师之境,将来必是本少爷的一大助力。正好杀手训练营也适合他清修,就让先他安心在那里修练,过几年再回来。好了,你可以走了,快把本少爷的小美人叫进来。”杨浩有些不耐地挥挥手,一副急色的样子。

“属下告退!”黑衣中年人躬身退出房间,没过多久,一名面容娇艳,身材妖娆,衣着暴露的美女就走了进来,冲着杨浩妩媚一笑,缓缓地关上了房门。

房门一关上,杨浩的急色的神情突然一变,目光变得极其锐利,身上散发出一股慑人的气势,瞬间就由一个慵懒的纨绔子弟变成了一位不怒自威的上位者。他漠然和看着眼前的美女,淡淡问道:“有什么事吗?”

“少爷,威少爷好像发现什么,已经开始注意你了。”杨浩身前的娇艳美女双眼的瞳孔瞬间变成白色,口中发出竟然是男人的声音。

“哦!那就启动四号计划把他解决了,顺便将十三号计划也同时启动,反正杨威就要死了,他的东西就都由我接手好了,对了同时启动‘暗子’把这件事推到杨露身上。虽然家族的老人家们肯定不信,但多少也能帮我们分担一点压力。”杨浩脸上露出一丝邪异的笑容,“杨五应该已经死了,她杀了我一个手下,再帮我背一下‘黑锅’,这很公平嘛!”

“属下知道该怎么做了!”杨浩身前的娇艳美女微微点了点头,脸上露出森然的笑容。

“好了,你可以走了。”杨浩瞬间又变回了那个慵懒的纨绔子弟,“多盯着点杨天,核心子弟之中恐怕也只有他才能称得上是我的对手了。”

“是,属下告退!”话音刚落,杨浩身前的娇艳美女突然身形一颤,瞳孔又变回正常的颜色,她感觉自己的脑子有点发昏,她感觉刚才好像发生什么事,但她完全没有印像了,又好像是幻觉,而此时的杨浩已经急不可耐地把她扑到了床上……

且不管杨家近百名核心子弟对家主之位的争夺是如何的暗潮汹涌,对杀手训练营的“新生”团队来说,此刻已经进入一个相对平静的时期,他们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埋头苦修。

深夜,两道人影正在杀手训练营山脚的树林之中走着。

“你这么晚了带我到这来干什么?”金风看着刘星问道。

“你不是一直想知道小华葬在哪吗?”刘星停了下来,指着一处毫不起眼的小土包道“:就在这里,我当年亲手把他埋在了这里。”

金风脸色微变,他走到那处毫不起眼的小土包前,缓缓跪下。

“为什么带我来这里?”良久,金风突然开口问道。

“阿风,还记得我当年为什么要和你做朋友吗?”刘星没有回答金风的问题,反而问起了金风问题。

金风微微一愣,不由想起了很久以前发生在“新生孤儿院”后院草坪里的一件事,当即答道:“因为我是金华的哥哥,而你是他最好的朋友。”

“你还记得!”

“我永远也不会忘。”

刘星微一笑,在“新生孤儿院”的那段日子,恐怕是他这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了。可惜,已经一去不复反了。

“我知道,你们都怕我。”刘星叹了口气,沉声说道:“虽然你们掩饰的很好,但我还是可以隐约感觉得到。你们担心我已经变了,不再是孤儿院里的‘开心果’而是一条披着‘伪善’外皮的‘毒蛇’。你们因为担心才会感到恐惧,因为恐惧你们才会怀疑。”

“你说的没错。”虽然心底不愿意承认,但金风知道,现在撒谎没有任何意义。

“在很早以前我就知道,这里是地狱,只有恶魔才能生存。所以,我决定把自己变成一个恶魔,一个最可怕的恶魔。因为,我想保护我的兄弟。”说到这里,刘星突然自嘲一笑,“想不到我最后成了恶魔,却失去了兄弟。只有小华,只有他能理解我,只有他始终相信我。”

很多人都以为,当年因为伪善蛇凶名太盛,刘星遭到了“新生”团队的排斥,最后是因为他和金风的一次密谈才被新生团队重新接纳。其实,当时是金华想方设法的说服了“新生”团队的其他成员,之后金风答才应试着去和刘星接触,最后,“新生”团队的其它成员才开始慢慢重新接纳他。

“我以为我可以保护自己的兄弟,可是小华还是死在了我的面前,他活生生的死在了我的面前,我却什么都做不了。”刘星双拳紧握,两道殷红鲜血从他掌心缓缓流下,眼泪如决堤般涌出。“就算我杀了乔治又能怎么样?小华再也活不过来了。你知道吗,我那天晚上抱着小华的尸体,以我的灵魂起誓:我一定要灭了整个‘死神’,十年不够就二十年,二十年不够就四十年,四十年不够就一辈子,哪怕我这一辈子都不够,我也会设法留下我的后人,他们世世代代都只有一个目的——覆灭整个‘死神’。”

“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金风静静的看着刘星问道。

刘星叹了口气,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道:“我只想告诉你,人生在世,会遇到很多变化,有时自己也会发生变化,但有一些最根本的东西不能变。”说完,刘星转身慢慢离开树林,背后却突然传来了金风的声音。

“你知道我没你聪明,你应该说的再清楚一点!”

刘星身形一顿,随即继续向前走去,同时头也回地说道:“你若入尸道,就不再是人,金风也就等于是被你所杀。到时我会新手杀了你,为我的兄弟报仇。”

金风淡淡一笑,自言自语道:“原来你早就知道了,师父最后的话其实是对我一个人说的。”

(今天就这一章了,明天蛇变放假,至少两更,努力三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