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金风整个人瞬间呆滞了,他已经五年没有过生日了,他甚至没有想过自己还会过生日。

金风眼睛湿润了,已经习惯了冷漠的他第一次动容了,他感觉刘星说的是对的,自己生存的意义并不仅仅只是守护。希望,或许真的存在。

“谢谢!”

简单的两个字从金风的嘴里说出仿佛蕴含着无尽的韵味,不禁让大家的鼻子酸酸的,一股奇异的暖流瞬间将五个人的心紧紧的包裹在一起。

“我说……不至于吧!兄弟们!”刘星摸着眼睛笑道“:今天应该是个好日子,可我怎么感觉气氛怪怪的。”

方文也笑道“:我也这么觉得,我们是不是该先切蛋糕呀!”

“好呀!我要块大的。”

“滚!你那么胖早该减肥了,像我这么瘦的才该吃大块的好补一补。”

“不对!要补也该补我呀!我可是玩‘脑子’的。”

“喂!这蛋糕可是我弄来的,大块是我的。”

“今天可是我生日。”

关于“谁吃大块”的这一番争执动口始终不如动手,最后结果就一个字---抢!

享用过这道特殊的饭后甜点,“新生”团队一行人心满意足的离开了餐厅。在走到门口的时侯发现门口多了两具尸体,他们都是“圣光”团队的新进成员。其中一个就是包间里开口骂过刘星的黑人少年。

“这就是山姆给你的交代?”方文皱着眉头道“:这是不是有点过了?”

刘星道“:阿文,你要明白,杀他们的人可不是我。我只是要他给我一个交代,没说一定要他杀人。不过在这里不是杀人就是被杀,现在死两个人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有什么好同情的。”

方文摇头道“:我倒也不是同情他们,只是一时有点感触罢了。”

在杀手训练营死人的确是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了,只要死的人跟自己没多大关系谁都不会太在意。这可以说他们是冷血,也可以说他们是麻木。其实,他们只不过是看的太多习惯了。

高扬道“:有什么好感触的,我们还是好好享受假期吧!”

金风道“:还是到训练场去享受吧!”

“不是吧!”唐宇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道“:风哥,我们假期难得,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残忍。”

“算了吧!小胖,阿风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刘星拍着唐宇肩膀道“:这次我陪你们一起,大家有难同当。”

方文笑道“:你终于良心发现,知道兄弟有难同当了,不去看你的日落了?”

“你放心,日落之前我一定会离开的,耽误不了”

“走吧!”金风一挥手带着“新生”团队全体队员走向了训练场,开始了他们的假期特训。

“队长,这件事应该结束了吧?”一名“圣光”团队的队员看着远去的“新生”团队有些担忧地问道。

“我想,结束了!不过你们以后招人的时候给我注意点,这两个蠢货差点给我们惹了**烦。四楼是他们可以嚣张的地方吗?抢包间竟然也不先打听清楚是谁的,竟然抢到了这条毒蛇的头上,该死的蠢货,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那名队员苦笑道“:我也没想到他们竟然愚蠢到敢在四楼抢包间,该死的,他们也不是第一次上四楼,难道不知道包间只属于强者吗?他们难道想给我们‘圣光‘团队带来斗争吗?该死的!我明天会把介绍他们的蠢货也解决掉。”

“如果再发生这样的事,被解决的就会是你!”山姆望着刘星远去的背影,眼中闪过一丝忌惮。“这条毒蛇,惹不得!”

刘星在杀手训练营有着一段极其血腥的历史。

在刚刚来到这里的时候,那时还没有开始考核,大家的伙食都还不错,就是肉比较少。刘星就曾经为了一盘肉打了一架,不过对方是个胖子,而刘星是个瘦子,所以他打输了,而且输的很惨。当时教官阻止任何人帮忙,并且以此作为教材告诉所有的学员,这里只有强者可以生存,弱者只能被踩在脚下。那时刘星是弱者,所以他只能被踩着,当时刘星哭了,哭的很无助、很凄惨;当他止住哭声之后,用尽全身的力气吼出了一句话。

“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事后,金风狠狠的教训那个胖子一顿帮刘星报了仇。之后严酷的训练就开始了,这件事情也渐渐被大家淡忘了。直到一年后,那天考核刚刚结束,学员们得到了一天的假期,在一次午餐上,刘星就坐在那个胖子旁边,当时“胖子”以经不胖了,而且他似乎已经不记得刘星了,他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了眼前的食物上。

就在他吃的正香的时候,刘星突然折断了手里的筷子,插进了他的喉咙。当时所有人都吓坏了,尤其是那个以经变瘦了的“胖子”。他的喉咙被刺破了,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正在随着自己的鲜血一起不断的流失,他渐渐开始喘不过气来,意识越来越模糊,他感觉自己就快死了,迷糊之中,他听到了一句话。

“我说过,这个仇我一定会报。”

然后刘星蹲下,拔出筷子、再插进去、拔出筷子、再插进去、拔出筷子、再插进去……不断的重复着这两个动作,直到“胖子”咽下最后一口气。这是刘星第一次杀人,也是杀手训练营此批学员中第一次出现死亡,杀戮的序幕从此揭开。

第二天早上,刘星提出挑战申请---挑战“精英榜”第七名。在挑战赛上,刘星跳了一支舞,他以优美的舞姿、鬼魅般的速度、再配合暗藏在手中的刀片,在对手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他的对手虽然拼死抵抗,但两人实力实在差距太大,无论他怎么努力始终无法挡住刘星手里的刀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它在自己身上留下一道又一道的伤痕。本来刘星可以很轻松地划破对手的喉咙,不到二十秒就可以结束战斗。可是他没有,他花了两个多小时,在对手身上留下了三百多道伤口才结束这场战斗。最可怕的是,三百多道伤口没有一道是致命伤,他的对手是血流干致死的。

这支舞,被教官们称之为---凌迟之舞。

从此,刘星一战成名。不过他血腥的历史才刚刚开始,杀手训练营从这个时候开始出现血案,开始有学员离奇死亡。经过调查,这些学员都和刘星或是“新生”团队的其他成员发生过冲突。在教官的询问下,刘星很直接的承认这些人都是他杀的,而他的解释只有一句话。

“弱者就该死,强者决定一切,这是教官教的。”

事情就这样了结了,刘星没有受到任何处罚,反而受到了教官的赞赏。从此,刘星的笑容越来越灿烂,气质越来越温和,全身散发着一股阳光般的和善气息,越发让人感到亲切、温暖。但没有人愿意亲近他,甚至连“新生”团队的兄弟们也开始疏远他,直到他与金风的一次密谈之后“新生”团队才开始重新接纳他。

血案还是在发生,虽然比以前少了很多,但一次比一次厉害,有的学员甚至连尸体也找不到。正在学员们人人自危的时侯,一个人出现了,他叫泰勒,连续五届“精英榜”第一名。他击败了金风,打伤了刘星,不过刘星似乎也早有准备,带着金风把他引入“新生”团队的埋伏圈。

结果泰勒以一敌六,以一人之力独战“新生”团队,最后谁也没占到便宜。

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没完,但最让人意想不到的是,五天后,泰勒失踪了,两天后,有人在树林里发现了他的尸体。他的舌头被人割掉了,十根手指也全都人被切掉了,手筋和脚筋也都被人挑断了。离他的尸体不远处还有一个草堆,可见他当时应该是被人藏在一个草堆里,不,准确的说应该是被人埋在草堆里,只是埋的太完美再加上这里又比较偏僻,所以一直没有被发现。而且他当时肯定还没有断气,所以爬了出来想求救。只是他还没来得及被发现,血就已经流干了。

可惜,他纵使爬了出来也于事无补,不是说他还没有被人发现就死了,而是因为他已经彻底废了,也就是说他已经没有任何价值了,在杀手训练营里,没有价值的人只有死路一条。所以他无论怎么努力,也不过是垂死挣扎而已。

这根本就是一个必死之局,凶手之所以留他一口气,就是要让他觉得自己还有希望,让他垂死挣扎。可惜这个希望根本就是虚幻的,他看得到,但却永远得不到,最后,只能变成绝望。

虽然,当时刘星受伤未愈,但谁都想的到,这事肯定是他干的,也只有他做的出来。杀手训练营再次被震撼了,刘星也再次凶名大震。从此,杀手训练营的学员们都在心里牢牢的记住了一个人,他样貌普通,面带微笑,气质温和,平易近人,全身散发着一股如阳光股温暖的和善气息,但他内心却极其邪恶、残忍、嗜杀,因为在他伪善的外表下隐藏的是一条毒蛇,一条随时会取人性命噬人灵魂的毒蛇。

因此,刘星得到了一个绰号---伪善蛇。

PS:今天有事,来晚了,请各位读者朋友多多包涵,待会还有一章送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