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九章 刘星战炎魔 上

“这是怎么回事?”刘星看着方文问道。

“这你还看不出来吗?时间到了,阵灵石自动失效,阵法就自行崩溃了呗!”

刘星有些惊讶道:“怎么你这阵法还有时间限制的吗?你怎么不早说呀?”

方文理所当然道:“当然有时间限制了,像这种速成的阵法,阵基一向都是用‘阵灵石’代替的,而这‘阵灵石’中储存的灵力是有限的,耗尽了它自然就失效了。这阵法没了阵基,那自然也就自行崩溃了。”

“可是你这不是一道‘阵法’而是一座‘大阵’,除了几道‘阵法’之外,应该还有不少的禁制呀!怎么你这‘阵法’一失灵,你这‘大阵’说崩溃就崩溃了?”

“你懂什么呀!”方文白了刘星一眼,没好气道:“正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一座大阵如果里面的‘阵法’全都失效了,那里面的禁制也至少有九成也根着失效了,剩下的一成虽然没有失效,但那些禁制所能发挥的威力不足他们原来的半成。打个比方,如果把你的头砍了,即使你身体的其它部位毫发无伤,那又有还有什么用呢?你还能有命吗?”

“就算你说的这些都有道理,可这么大的事你怎么不早说呀!就算通知一下我也行呀!”

方文似笑非笑道:“你又没问,所以我也就没说呀?再说我通知你,我怎么通知你呀?刚才你不是正忙着吗?”

“你……”

“你什么你呀!”刘星还想说什么,可才刚说了一个字就被方文直接打断道:“别演了,没看见人都跑了吗?”

原来不知何时,炎魔趁着大阵崩溃之际,已经悄然溜走了……

“呃……溜了?这我还真没注意,不过他想溜就让他溜呗!”刘星毫不在意,微微一笑,右手一挥,一道几乎细不可见的光芒,从他的手中飞出,瞬间便融入了这个空间上方的无尽虚空之中。不知道为什么,方文心中突然微抽一震,顿时感到这个空间坚固、稳定了数倍。

“你就放心吧!这里有很多前辈高人留下的禁制,虽然我现在只掌控了一小部分,但以他的实力,只要是我不同意,他是怎么溜也溜不出去的。”刘星露出一副“和善”、“温暖”的笑容,微微活动着身体道:“而且他现在‘溜一溜’也不错呀,虽然这个炎魔是个活了几百年的老怪物了,但是大战在即,我还是决让他先‘热热身’,好好准备准备,免得让人觉得这是在欺负他,我在这也先‘热热身’,我看再等个三五分钟,他也应该就准备的差不多了,那我们也就是时候开打了。”

“你先别热身了,先给我开个小‘门’吧!”方文走到一边,对着一块看着很大石头一挥手,这块石头顿时光芒一闪变成了一个人,赫然正是伍火炎。

这伍火炎的身手和修为都不在陈国明之下,要不是方文一开始就暗中把他给制住了,那他们两帮人哪还能打的那么激烈呀!山谷这一方如果有了他的加入,那特警那一方早就败了,根本不可能顺利、安全的撤离。

“你现在应该什么都明白了吧!以后的路自己多看着点,别再糊里糊涂的被人利用了。”方文挥手解开禁锢伍火炎的禁制,示意他可以走了。

“你真的要放他走?”刘星感到很疑惑,这事有点不对劲,他实在是想不出方文有什么放过他理由。

方文点头道:“让他走吧,反正他的日子也不多了。”

“那好吧!”刘星点了点头,随即一挥手,伍火炎的身前便出现了一个“黑洞”,一眼看去,可以看见这“黑洞”里面是一个卧室,应该是地下室旅馆的某一个没人住的房间。

“我还能活多久?”伍火炎即将跨出“黑洞”突然问道。

“一年左右吧!”方文想了想答道。

“谢谢!”伍火炎向方文微微点头致谢,随即一脚跨入了“黑洞”之中,随后“黑洞”也就消失了。

“你可以给我一个真正的理由吗?”刘星微笑的看着方文问道,以他对方文的了解,这件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方文微微叹息一声道:“你应该知道修真都是可以感应到与自身血脉相近的人吧?”

刘星惊讶道:“你不会想告诉我也姓‘伍’吧?”

“我不知道。”方文摇头道:“你也知道我们都是孤儿,根本就不能肯定自己姓什么,我只感觉我和他的血脉很接近,我们不是堂兄弟,就是表兄弟。”

刘星拍着方文的肩膀安慰道:“想开点吧!他已经没救了。”

以伍火炎现在的状况,已经到了养“药”的最后关头,离取“药”的日子也不远了,等到取“药”之后他肯定就会油尽灯枯而死,即使不取“药”,再过一年半载之后,他体内的精血和生机也会被“药”吞噬殆尽,他一样是死路一条。

“我没事!”方文摇头一笑道:“你去忙你的事吧!打的精彩点,让我看场好戏。”

“你就瞧好吧!”刘星微微一笑,随即化为一道流光消失了。

炎魔面色阴沉,悄然行走在这个自己熟悉的山谷中,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脸色愈发阴沉了。他已经走了三分钟了,可他眼前的景色却没什么太大的变化,他感觉自己一直在原地踏步。

“这就是初步炼化的效果么……”

炎魔双拳紧握,眼中闪过一丝愤恨、冰冷的杀意。

这件法宝他已经得到两百多年了,可是这两百多年来,这件法宝空间的虚空之中一直有着一道封印,使得这件法宝只能认主,却无法炼化。所以,这件法宝一直一来对他来说都只是一个灵气浓郁的奇特空间,一个比较适于他修炼的地方而已。他一直都知道这件法宝一定还另有妙用,可是这道封印的存在……却又一直让他无可奈何。

炎魔一介散修,所知所学有限,对于封印这方面他懂得的实在是不多,他只能耐心慢慢的研究,毕竟这封印再强也不过只是“无根之木”、“无源之火”,终究是不会长久的。

可是,当他废尽心血,苦心研究,耗两百年之功终于**了封印之后,却发现以他的灵识之力根本不足以炼化这件法宝。这十几年来他试了数十次,可是每次都是在他“灵印”的“光芒”才刚刚绽放时侯,他的灵识之力就已经全部耗尽了,根本连初步炼化都做不到。

这就好比是他得到了一个大宝藏,可宝藏的大门上却有一把大锁,当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打开了这把大锁时,却发现宝藏的大门也很重,就算没锁他也推不开。

没办法,无奈之下,炎魔只有闭关,而且是闭死关苦修,等到修为突破之后再试。至于其它的那些俗事,那自然是全部交给手下去处理了,他只要每半年出关片刻,稍微关注处理一些大事,确保他们办事没有出什么大的纰漏就行了。可是,他万万没想到,他闭关还不到一年就被人打上门给逼了出来,不但他的手下全死都光了,连法宝也都变成别人的了,甚至自己现在也都还没有脱险,随时都有性命之忧。

“炎魔道友,咱们的事还没有谈完,你怎么跑到这来散步了?”

只见眼前流光一闪,人影一晃,刘星那张可恶的笑脸又出现在了炎魔的面前。

“法明道友,你要的东西我可以给你,不过这丑话我可得说在前头,你我所修之道不同,这‘药’对你真的没用,反之服多了甚至还会有害。”炎魔翻手从储物戒指中取出一块玉石,用灵识把自己知道的所有关于“药”的信息全都刻录了进去,然后把玉石抛给了刘星。

刘星伸手接住了玉石,微微一笑,手掌一握,然后一层玉石粉末便开始缓缓地从他的拳中落下。

炎魔见状,不由蹙眉问道:“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刘星微笑答道:“我改变主意了,我觉得现在你给我的东西和对我说的话我都无法肯定是不是真的,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你认我为主,从此追随、效忠于我,只要你肯交出一滴魂血,或是立下天地誓约,那日后我一定对你推心置腹。”

“道友非要把在下住绝路上逼吗?”炎魔目光冰冷,眼中杀机汹涌,咬牙切齿问道。

开什么玩笑?交出魂血,那就等于刘星只要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他魂飞魄散;至于立下天地誓约,那就更危险了,修真者发誓可不比凡人,一般凡人对天发誓那基本跟放屁差不多,根本就没什么约束力,可修真者就不一样了,炎魔一旦立下对刘星效忠的天地誓约,那就等于他将来只要生出一丝想要加害刘星的念头,很有可能马上就会被天雷劈的神形俱灭。

“追随你?要是我不答应呢?”炎魔感到眼前这个一脸笑眯眯的名门正派的修仙者,简直比他这个魔道中人还要魔道中人。

“若是道友当真如此执迷不悟,**魔道,那在今日也就只有斩妖除魔,替天行道了。”刘星微微叹息,脸上还挂着一丝要多虚伪有多虚伪的“悲悯”,摆出了一副十足的“悲天悯人”的欠抽样。

“找死!”炎魔忍无可忍,怒吼一声,整个人化为一团火焰冲向刘星。

“哈哈!这得打过才知道!”刘星哈哈大笑,全身爆发出一股凌厉至极的至强战意,身形化为一道火光迎了上去。

(久别江湖,蛇变归来!感谢各位为数不多的读者朋友们的支持,更加感谢“糕点”兄的鼓励,蛇变向各位保证,这本书无论写的再艰难,我也一定会把它写下去,直到把它写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