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昨天晚上用光的吧!”早上见识过那惨烈的场面,还有风狼那不体面的诡异的死法,雷夫判断道。

四个人都看向良岩,等着他能讲一下当时的情景,如果能听当事人说一下,那肯定比在酒馆听游吟诗人唱英雄赞美诗要强太多。却见良岩低下头不说话了,双手扶着膝盖,表情似乎非常凝重。四个人以为是因为昨天战斗场面过于激烈,还需要回想下,却不知道良岩根本不是在想这个事。

接下来该怎么做?能怎么做?虽然有了希望,但是就我这水平?连坑带蒙的,带着利器和辣椒粉,老天保佑才搞死这么一头,弄到这么一块灵魂石,要是来面对面玩真的,估计连条鱼都打不过!自己去山里这条路想都别想,去了也是给人家加菜。听他们讲这些什么魔法生物都在雪线以上,比这头风狼还要危险,大个子雷夫的父亲,二十多人都打不过这头风狼,那别的更不用说了,找人帮忙这条路似乎走不通了。怎么办,怎么办……怵头啊!良岩直撮牙花子。

“良岩?”

“嗯?”良岩的沉思被打断,“什么?噢——噢,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在树上射中了风狼的后脑。”

“就这样?”哈肯还等着大戏,“这么简单?”

“也不是,射了四箭。”不是良岩不愿意说,在他看来就这能说,辣椒粉的事解释起来太费劲。

“哦,原来是这——这还是太简单啊!”这比镇上的游吟诗人说的差一万倍,哈肯有点抓狂。

“还有,我被那个什么风刃划伤了腿。”良岩指了下左腿的伤口部位。

“……”貌似也没有增加多少故事性。

“你是魔法师?”弗洛德纳见良岩不愿细说,掏出当时在狼尸边上捡的一片纸片,“这是你用的魔法卷轴?”

“魔法师?不是。”良岩接过纸片,这是被风刃击碎的那些笔记本上的碎纸片,上面还留着半个“奖”字,“噢这个啊,不是什么卷轴,这是我们那里小孩子在学校用的,写字用,常见。”

“我拿给你们看,等下,”良岩转身从包里拿出一本笔记本出来,这是那摞笔记本最下面还完好的两本其中之一,翻开到有“奖”字的那一页,递给右边的阿尔诺,“就是这样的东西,我们叫笔记本。”

四个人疑惑着拿着笔记本在手里传了一圈,又还给良岩——纸再好,对于这几个不识字的年轻人来说也没啥吸引人的。

“对了,”良岩又从背包里翻出一支签字笔,摘下笔帽,用华夏文在笔记本第一页写了几个字,并拿给雷夫看,“这是我们用的笔,这是华夏大陆的文字,意思是‘雷夫,你好,我叫良岩’。”

“你还会写字?嘿嘿,‘雷夫’,这就是我的名字啊。”雷夫看着自己的名字嘿嘿笑。

溪木镇上除了镇长以外,识字的不多。那个整天唱赞美诗的所谓的游吟诗人,也不认识几个字,都是听别人讲故事,自己硬背下来再加演绎,镇上的经过的商人们很多也不识字,全凭自己记,倒是多数人都识数。

“嗯,在我们那边,几乎所有人从小都要上学,从四五岁一直到二十三岁像我这么大,”良岩说这话时也没感觉多自豪——二十三岁一事无成的宅男有什么可神气的,“还有比我大的还在上学。”

“二十三岁!那比我们大很多了。我们四个我最小,十七岁,阿尔诺和弗洛德纳最大,十九岁,雷夫十八岁。”哈肯好像不在乎是不识字,一只手转着烤鱼,一只手不时撒着盐,“我们都不识字,这里只有贵族老爷和有钱人才能上学,还要到雪漫城去。”

“雪漫城?那是哪里?”

“雪漫城是我们天际行省除了独孤城以外最大,最繁华的城市,听说雪漫城的龙宵宫比独孤城的蓝色宫殿还要大很多。”阿尔诺接过话头给良岩解释,“我去年跟父亲去雪漫城选我第一把弓时,从下城区远远地看到过。”

“嗯嗯,我跟父亲去雪漫城送木材,雪漫城真大啊!”哈肯一只手乱比划着,“那里的人真多,城门都挤成一团了,城里城外到处都是商店,卖什么的都有,那天我因为乱走差点走丢了,嘿嘿。”

“贵族和有钱人的地方,灵魂石,魔兽皮骨,各种魔法物品都有。”弗洛德纳补充。

嗯?良岩似乎捕捉到什么了。人多,商店,贵族和有钱人——那我也是不是可以开个店啊,到时候赚到钱,或者买直接买灵魂石,或者多雇些人来猎杀这些带灵魂石的魔法生物。就凭我带着郁金香这样的神器,搞些地球来的东西,赚到钱那还不容易?虽然启动“资金”少了点,但是一点点来吧,我妈也是这样起来的。

哇哈,有救了!哥太能耐了!阴转晴,走神哥又露出了猥琐的表情。

“呃,咳咳,那个你们全名叫什么?”良岩回过神来发现四个人顶着自己莫名其妙,遂转移话题,“我是说你们姓什么或者名字叫什么,比如我姓良,名字岩,全名良岩。”

“你有姓?你是贵族?我们这边贵族才有姓,如果被领主封为贵族,也会被赐姓。”阿尔诺把盐袋递给良岩,“我们只有名字,我就叫阿尔诺,溪木镇法恩达尔之子。”

“雷夫,溪木镇阿沃尔之子。”

“哈肯,溪木镇斯旺之子。”

“弗洛德纳,溪木镇胡德之子。”

“噢,这样啊,我也不是什么贵族,我们那里也没贵族了,”良岩打开盐袋看了一下,粗盐,很粗的那种,杂质挺多的,眉头一皱,不过立即舒展开——似乎是一条财路,“你们平时就吃这种盐?”

“盐不就这一种么,还有别的么?”雷夫觉得奇怪。

“没有?那你们的盐从哪里来的?”

“从帝国来的商队带来的。天际省这边不产盐,要吃盐只能从帝国那边买。”依旧是见多识广的阿尔诺来回答,“据说这些盐是海水晒的,天际省北方也有海,那边太冷了没法晒。”

“那这盐价格怎么样?贵么?”良岩充满期待。

“贵!太贵了!”哈肯几乎要跳起来,“这一小袋盐,得用一张鹿皮换!这些帝国来的走私盐商,每年背个几包盐来镇上,就能换一大车兽皮回去!大盐商只有一家,他们不光换兽皮,还从其他地方换矿石,每年从天际省换去的矿石不计其数!金币也换走不少!”

嘿!有戏!良岩心里那个舒坦啊,这就一条潜在的财路啊!按哈肯说的来分析,这个地方的盐第一个制作工艺极差,比较原始;第二其销售价格跟本身的价值不成正比,简直是暴利!要是自己从地球订些精盐来,还不马上覆盖整个地区?噢耶!一会儿几个人的鱼除了哈肯重新烤的稍慢点,其他人的差不多都熟透了。雷夫他们三个已经放在草叶上开始用猎刀割着开始吃了。良岩也学着他们,把鱼肉放到哈肯给他的草叶上,用丛林之王割下一块,吹了几下,直接用手塞到嘴里。

白色蒜瓣样的鱼肉外酥里嫩,细腻无刺,盐没有放均匀,更显出鱼肉的纯天然的味道。

“稍微有点腥,”良岩从包里又拆出一瓶胡椒粉和一瓶孜然粉,先两面撒了一点点胡椒粉,把鱼烤了一下,再切下一块放嘴里,“嗯,好多了。”

“我们那里烤肉常用的调料,试试么?”良岩把孜然粉递给阿尔诺,胡椒粉递给雷夫。

年轻人都喜欢尝试新东西。雷夫学着良岩撒了点胡椒粉在鱼肉上,又烤了一下,切下一块沾着胡椒粉的鱼肉,放到嘴里。

“哎?味道真好,好东西,这叫啥?”这种辛辣的口味正适合在铁匠整天铺烟熏火燎的雷夫,他又撒了一些胡椒粉在鱼肉上,把小瓶子递给哈肯,“哈肯,你也来点。”

阿尔诺用的是孜然粉,口味是另一种,但是他也挺喜欢,弗洛德纳也说不错——本来么,孜然粉是烧烤必备。

“阿嚏!”哈肯第一次用胡椒粉,觉得口味不错,于是又多撒了一些,撒多了。

“哈哈哈,哈肯你这个笨蛋。”雷夫憨憨的笑起来。

“让你笑我!让你笑,让你笑!”哈肯拿着胡椒粉的瓶子对着雷夫的鱼肉狂撒,两个人开始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胡椒粉味,于是五个人一起打喷嚏。

好一阵,空气中的胡椒粉散去,但是哈肯跟雷夫的两块鱼肉已经不能吃了,上面不是胡椒粉就是土,实在不能下口了。

“怎么办,雷夫!我的鱼完了!”虽然用的是埋怨的字眼,但是哈肯没一点埋怨的样子,自己掏出两块肉干,递一块给雷夫,“啃吧!笑!再笑!”

“嘿嘿,糟蹋食物,要是你家大人看到了,有你好看。”雷夫还是憨憨的样子,掰一点肉干往嘴里放。阿尔诺和弗洛德纳一点分享鱼肉的意思也没有,似乎是传统,雷夫和哈肯一点不介意,两个人费劲的啃肉干。

良岩看不下去了,这绝对不符合聚餐法则!他从包里面把之前从地球订购的食物拿出来一些,饼干、牛肉干、火腿肠、矿泉水,巧克力没拿出来——实在是吃恶心了。

“吃这个吧,我带的食物。”良岩拆开一包牛肉干,一人分一大块,饼干一人一包,两根火腿肠一刀两断,每人半截。

“这是牛肉干的,这个是粮食烤的饼干,这样撕开包装,吃里面的,这个是火腿肠,也是肉,这个皮不能吃啊。”良岩看着闷罐子弗洛德纳盯着自己背包的样子,非常想问他一句:你看我像不像哆啦a梦。

良岩从地球弄来的美食,把这个野外的小型篝火聚餐会的气氛推到了高’潮。

“好吃好吃,雷夫,这个牛肉干好吃,比咱们的肉干好吃一万倍!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肉干!”哈肯大嚼牛肉干。

“嗯嗯,这个火腿肠也更好吃,嗯嗯。”大个子雷夫标准的食肉动物,这些肉食非常对他口味。

“这饼干里面的是果酱么?真甜!”木精灵阿尔诺对饼干更加感兴趣,“这些花纹是怎么做的?”

“对,是果酱,嗯,我看看啊,”良岩看了下包装袋上写的成分,“你拿的这包用的蓝莓果酱,加了蜂蜜的。在烤制时模具上的花纹会印在上面,很多种花纹。”

“弗洛德纳,别光吃啊,味道咋样?”话痨哈肯对上闷罐子弗洛德纳。

“美味,还想吃。”弗洛德纳吃完牛肉干,又啃起了火腿肠。

“哈哈,牛肉干还有,给。”没什么比得到别人肯定最让人愉快了,良岩把自己在小木屋吃剩一半的那包给雷夫——他手里的牛肉干和火腿肠已经快吃光了,把刚才拆开的那包递给弗洛德纳,马上引起哈肯的争抢。

“喝点水吧,”良岩看他们吃的太“狠”,拧开一瓶矿泉水,先递给吃饼干的阿尔诺,再开一瓶给雷夫。

“这?一点味道也没有!”雷夫还以为这种晶莹剔透的瓶子里装的水会有多好的味道,“咕咚”喝了一大口,“还不如溪水好喝,吃的很好,为什么水这么难喝?”

“呵呵,对,没味道,”对此良岩很尴尬,“就是干净的不能再干净的水。”

“水有什么不干净的,舀起来喝呗。”常年喝山上下来的清凉溪水的哈肯表示不理解,“良岩,你们那里人每天都吃这些么?”

“也不是每天吃,也算是常吃吧,还有很多其他的,味道也不错。”

“那你们太幸福了,九圣灵在上,我要是能天天吃到这些好吃的,让我干什么也行啊!”阿肯夸张的大喊。

“哈哈哈,跟你说实话,对我们来说,真正好的东西是这个。”良岩举了举自己正在吃的鱼肉,这种纯天然,毫无工业污染的雪水溪里面出产的鱼肉,光从心理上就让地球来的良岩感到愉悦。

“这鱼肉我早吃腻了。”阿尔诺的精灵血统让他自然的喜欢植物性食物,“嗯,我可以带一些给我妹妹么?”

“有什么不可以,”良岩拿起一包,觉得少,又拿起最一包塞给阿尔诺——现在手里东西不多,但给小朋友的礼物不能太寒碜,“你们几个怎么会到这里来,今天出来打猎么?”(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