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地突然静了下来,四个人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的样子。

“为了这头风狼来的,有人悬赏要杀死这头风狼。”性子直的雷夫直接说明了目的,“一百金币,好大一笔钱啊。”

“都是因为我,要不是我撺掇,你们三个也不会来了。”哈肯有点脸红。

“胡说,要不是我们自己想来,你撺掇的动么?”弗洛德纳虽然毒舌,但是也不愿让别人担责任,“要不是良岩,咱们四个今天可能就完了。”

“对,刚来的时候还觉得咱几个就能杀死风狼,哈哈,就咱们这点的本事,唉~丢人!”阿尔诺自嘲道,见识过风狼的能力,几个人都觉得自己自不量力,今天能活下来确实侥幸。

“啊哈,哪儿啊,我看你们几个身手相当不错啊,比我强多了。”良岩打着哈哈,自己要不是手里有利器,也完蛋了。

呃……有点冷场,见他们四个不答话,良岩有些尴尬。

“那是什么?”良岩盼顾左右,看到营地再向上不远的坡上有一片空地,空地里耸立着三块巨石,看起来很像英国的巨石阵,不过更加精致,三块柱状巨石形状也大致相同,于是指着那里问道。

“那是守护之石,也是这个地方名字的来历。”阿尔诺回答,“传说那三块石头被圣灵祝福过,可以赋予人神奇的力量。”

“呵呵,是啊,我们镇上的人,不论男女每个人六岁的时候都会被带到这里来,摸一下这三块石头,”雷夫说,“我们都摸过,但是这么多年没听说有谁得到什么力量。”

“前提你得是被圣灵看中的人。”弗洛德纳总结下。

“我带你去看看,”哈肯跳起来,似乎有点要“赎罪”的感觉。

两个人一前一后走上山坡,一会儿来到耸立着三块守护之石的平台上。

米白色巨石锥形柱状,大约高四米多,三块巨石呈等边三角形摆放,巨石之间大约有七八米间隔。每块巨石被人为修正的很精致,石头表面刻上着很多花纹,并在“头部”凿穿为一个圆形大洞。这个地方平时显然没什么人来,地上爬满了藤类植物,巨石上面也有。

“看这块,这叫盗贼之石,镇上的老人们说如果你被圣灵选中,当你触摸这块石头的时候,你就会获得盗贼的力量。”哈肯指着一块巨石给良岩当起了导游。

“会变成小偷?”良岩打量了下这块“盗贼之石”,在巨石的“腹部”有很多小洞,每个小洞又用浅槽连接起来,看起来好像是“星座图”,星座图外围再用更浅的槽画出一个飞身的盗贼轮廓,很传神的样子。

“呵呵,我小时候也问过,我父亲说,不是真的变成小偷,而是获得像盗贼一样的敏捷的身手。”哈肯又指着另一块,“这是战士之石,被祝福的话,你会变得非常强壮,力大无穷。”

良岩又走向哈肯指的那块巨石,这块巨石跟盗贼之石不同的是,上面刻的星座图和轮廓图案是一个拿着剑和盾的勇猛战士。

“那这块是?”看一下战士之石,良岩又问最后一块。

“这是巫师之石,他们说可以让魔法师的魔力用之不尽。”哈肯显然对魔法之类的不感兴趣,自己正在摸着战士之石,“唉,我要是能获得战士的祝福就好了。”

良岩想走近一点看看巫师之石上面刻的图案,结果被脚下的藤给绊了一下,“啊”一下就踉跄的一头扑向巫师之石。

“哎,小心!”哈肯在后面来不及扶,看到良岩一只手撑在巨石上站稳了,“这里平时很少人来,地上很乱。”

“呼~!”良岩一只手扶在巫师之石上,一只手扶在胸前轻轻拍着,“这要是撞结实了,哥这四斤半的脑袋就要废了。”

“发现可用能量,是否使用?”一声突兀的女声在脑海中响起。

“什么能量?使用什么?”良岩吓了一跳,“郁金香?怎么回事?”

“在您右手接触的这块巨石中,我发现有一种能量,可以使用。”

“那你就用呗,好事啊,能量多不?”良岩一脸欣喜,摔个跟头捡个肉包子。

“不是我可以使用,是您可以使用。”

“我用?怎么用,我又不是芯片。”良岩一头雾水。

“我发现这个世界的空气冲弥漫的一种能量分子,应该就是这几个猎人说的魔法元素,这种能量分子可以被人体吸收,但是之前不知道如何吸收。刚才您接触的这块巨石中‘记载’了这种方法,或者说是一种生物细胞的振动频率。”

“这块巨石会对按某种频率震动的身体起反应,也就是刚才这个人说的祝福。前提是这个人的身体必须已经在按这个频率‘震动’,而且本身就会吸收空气中的能量分子。然后当他接触这块巨石时,它内含的能量会改造他的身体,让他的身体更加容易吸收空气中的这些能量分子。”

“……嗯,你说的这些,我应该听的明白么?”

“用地球人的思考方式,不太好明白。”

“那就说点能明白的。”

“……您的身体如果合适,就会得到‘祝福’,然后您就能吸收空气中的魔法能量储存起来,而我就可以用这些能量。”

“我的身体合适么?”

“不合适。”

“那不白说了?”

“之前跟您提到了,巨石已经记录了这种频率,我可以改造下您的身体细胞的振动频率,跟它‘要求’的频率相符就可以了。”

“有危险么?”

“没有,其实在地球很多人的频率适合,甚至有人的频率一生有多次变化。”

“那开始吧,快不?”

“稍等……已经好了。”

在一边的哈肯,看着良岩一只手扶着巫师之石,一手抚着胸,闭着眼,嘴里念念有词,一副很虔诚的模样,便打算开口提醒。

“哎,我说良岩,要得到守护之石的祝福,摸一下就可以,像你这样时间再长也——啊啊啊啊啊!九圣灵在上!。”哈肯还没说完,就看到巫师之石和良岩都起了变化。

只见巫师之石“首部”的空洞内突然发出亮光,一个浅蓝色的能量光球充满整个空洞,巨石的顶部同时像天空打出一道强烈的白光,巨石腹部的图案也开始发出亮光,组成图案节点的小洞更亮,看起来就像天上的一幅星象图。巨石亮光闪动开始以后,良岩身上也开始覆盖了一层淡淡的白光,然后巨石上的亮光开始熄灭,而良岩身上的光却开始更亮,然后几秒钟后也淡化消失,看起来就像是巨石上的能量进入了良岩的体内。

“这就行了?”良岩发现巨石和自己身上都没了动静。

“对,您的身体已经被改造的很容易吸收空气中的这些魔法能量。”

“我怎么做才能吸收这些什么魔法能量?”

“什么也不用做,您的身体现在已经在吸收了。”

“……这,好吧,那我能看到魔法能量么”

“应该可以看到,您静下心来,注意观察皮肤表面。”

“这就是要冥想?”良岩原地坐下,深呼吸几次静下心来,伸出双臂仔细查看。慢慢的良岩就开始看到有些小亮点,慢慢的靠近自己胳膊的皮肤表面,然后就像是纸巾吸收水滴一样,一下被吸收到身体里。良岩抬起头来看空气中,发现很多这种小亮点,小的有细沙大小,大的有黄豆大小,不紧不慢的往自己身体飘来,并被吸收到体内。

“嘿嘿,好,这些能量有很多吧,我看这一会儿到我体内的就很多了?”良岩一阵窃喜,如果按照看起来的这种速度,说不定能很快凑齐回家的能量。

“极少。”

“啥意思?我看有很多啊。”

“按照您现在吸收的速度,可以说聊胜于无吧。”

“……行吧,好歹有点用是不。”良岩本来就大条的神经,经过这两天的“锻炼”更加大条了。

“怎么回事?哈肯,发生什么事了?”雷夫他们三个听到哈肯的“惨叫”,带上武器冲上来,看到哈肯傻乎乎的站着,直勾勾的看着良岩,而良岩盘坐在巫师之石下面,一动也不动,几个人吓了一跳。

“良岩他,他他他——受到巫师之石的祝福,”哈肯感觉口有些干,咽了口口水,“我看到了,九圣灵在上,我亲眼看到了。”

“良岩,这是真的么?”四个人围上来,雷夫开口问,“你被巫师之石祝福了?”

“什么?”良岩一抬头,见他们四个人站在跟前,一副震惊的样子就明白过来,“哦,好像是吧,就看到一道光闪了下。”

“真的?!那你现在什么感觉?”阿尔诺问道。

“也没什么大的感觉,就是看到有些小亮点往身体里面钻。”

“原来是真的!传说是真的!你是怎么做到的?那你现在可以当魔法师学徒了?”话少的弗洛德纳现在有点语无伦次。

“我就是摸了一下这块巨石,”良岩觉得实话还是不能说出来,站起来走到一旁,“魔法师学徒是什么?魔法师的学生么?”

“也可以这么说,不过听镇上的游吟诗人说,魔法学徒指的是那种天生能成为魔法师的人,”哈肯给良岩解释,“良岩,你以后可以当魔法师老爷啦!”。

“呵呵。”良岩对此不置可否,确实不感兴趣,吸收来的魔法能量那么点,还不够郁金香用的,怎么能再搞成魔法放出去。

“刚才良岩是这样一只手摸着巫师之石,这个位置,一只手抚着胸口,就像这样。”哈肯给其他三个人做演示,然后其他三个人开始学着哈肯一手摸着巨石,一手抚着胸口。

“良岩,是这样吧,你刚才是这样做的么?你还念咒语了是么?”哈肯转过头来问良岩,见良岩又去摸盗贼之石,“一个人只能接受一种祝福,多摸没——啊啊啊啊啊,九圣灵在上!”

其他三个人又听到哈肯大喊,急忙转过头来,他们也愣住了——什么情况?又被祝福了?四个人脑袋转不过弯了,这么多年来被守护之石祝福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很多人都说这是不过是传说而已。今天他们活生生的看到有人被祝福,而且还是看到两次,同一人身上!(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