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肯转身一看,发现是一个帝国商人,这个人名叫约瑟夫,他的商队经常经过溪木镇去雪漫城。每次到溪木镇都是住在镇上的酒馆中,哈肯跟雷夫几个在酒馆一楼的大厅喝酒时见过他几次,不过从没有直接接触过。

“哦,约瑟夫先生,当然可以,”哈肯先生被恭维的挺爽,再说了,之前良岩自称就是个商人,给他拉个买卖也没什么不好吧,“不过,你要对良岩阁下保持足够的尊敬。”

“那当然,那当然,”这个叫约瑟夫的商人点头哈腰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对路边一块石头也足够尊敬。

“阁下!良岩阁下!”哈肯扛着弩,带着约瑟夫又从人群中挤出来,走到良岩跟前,“这个商人说是要跟您谈笔生意。”

“嗯,那边完事了?”良岩两只手还是齐掐在腰上捏个不停,坐着也没站起来,“什么生意?跟我谈?”

“是的,阁下,”约瑟夫赶紧上前回答,“我叫约瑟夫,是个商人。我想从您手里买几样东西。”

“哦?噢噢!”良岩突然想起自己“商人的身份”来,还没开业呢,就有人找上门来了,这可是好兆头啊,“那你想买什么呢?”

约瑟夫看到良岩没有站起来的意思,心想你这人好大谱啊,你也不像是贵族的样子,叫一声阁下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但是约瑟夫并没有表现出不满,指着后面的人群说:“我想从您手里买下这张狼皮。”

这个约瑟夫还真是错怪了良岩。良岩这会儿想站也站不起来——之前在马上几乎脱了力,坐在石头上两条腿还有点转筋,这会儿正在哆嗦。

“嗯?”良岩两只手一边又挪到大腿上开始敲,一边想,“这狼皮是我的?不是他们四个给找回来的么。我也没说是我的,这人怎么找我买?”

“阁下,这风狼的皮不能卖!”良岩正想着,突然一个声音传来,转身一看,是阿尔诺他们三个也过来了,说话的是阿尔诺。

约瑟夫眉头一皱,尖耳朵小子坏我事!普通的毛皮不会让约瑟夫这么样低姿态的来求人,但这头风狼是魔法生物,很多贵族都在花大价钱求购类似这种魔法生物的皮毛,或者做成披风,或者做成摆设之类,这被当成是身份和能力的象征。这种级别的风狼皮毛在帝都卖的话,那会是一个天文数字,而且是可遇不可求。约瑟夫把这头风狼的皮想买下来,回帝都送给上面的贵族。但他知道这个木精灵小子一开口,这风狼的皮是买不到了。

“怎么不能卖?”良岩有点诧异。

“您听我给您说,阁下。”阿尔诺给良岩解释起了缘由。

原来这是天际省诺德人的一个重要传统,就是将一个人独自杀死的最高级别的猎物的名字列到这个人的名字后面,并且由本地最好的皮毛制作者将猎物的皮毛做成帽子,披风,护腕,护膝等等用品,作为猎手身份的象征。“要这么说,我要改下名字了?”了解了个大概后良岩问到。

“可他不是诺德人吧?”约瑟夫不死心,“他没必要遵循诺德人的传统。”

“良岩阁下,”作为木精灵的阿尔诺,虽然不是诺德人,但是几代人在溪木镇居住,其实从习俗上面已经是个诺德人了。他瞥了一眼约瑟夫,淡淡的说,“在您的名字后面列上风狼的名字,会让您得到绝大多数诺德人的尊敬。”

对呀!阿尔诺说到点子上了,我打算在这个地方开店做生意的话,一个好一点的身份必然会对生意大有助力,嗯,就这么定了。

“那这狼皮让谁去制作呢?”良岩在这里良岩一抹黑,只认识这四个年轻人而已。

“哈哈,还能找谁!”雷夫一拍胸脯,“找我家呗。我父母是镇上最好的皮货制作者。”

“好啊,那就麻烦啦。”

“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我家的荣幸!平时的皮货加工当然要收钱,不过,今天这活要抢的哦。”雷夫转身去找他的父亲阿沃尔。

“约瑟夫先生,我看狼皮还是不卖了。”良岩转头对一脸怨念的约瑟夫说,“你不是说要买几样东西么?还有什么?”

约瑟夫见收购风狼皮毛的生意确实黄了,也就不再纠结,就指着哈肯手里的弩和灵魂石说:“就是这两样了,阁下。”

刚才约瑟夫在人群中看到哈肯手里的这两样东西时就动心了。

灵魂石是很多魔法师非常需要的魔法道具,而魔法师都很有钱,所以要想卖个好价钱很容易。多数了解灵魂石的人都知道,要想从这些魔法生物身上得到一块完整的灵魂石是很难的——必须在它用完灵魂石里面储蓄的魔法之前,快速将其杀死,要不然不光灵魂石里面的能量没有了,灵魂石也会“溶解”,消失在这些魔法生物的身体里。这块灵魂石虽然是“空的”,但是完整的结构和鸡蛋大小的体积,必然非常值钱。

能够单独并且快速杀死这些强大的魔法生物的人和武器极为少见。这个杀死风狼的人并不强壮,甚至有些瘦弱,看起来也不像是魔法师,那么他必然用的是一把利器。哈肯刚才说的,普通的铁箭都无法近距离穿透的风狼皮毛,却被这把黑色的弩轻松穿透。约瑟夫来往于帝国的各个领地之间做生意,几乎各个领地,各个民族的武器都见过,但是像这样制作精良,杀伤力巨大的叫做“弩”的武器,确实没见过,也没听说过。

如果把这把武器买来,送到赛洛迪尔献到皇宫里,说不定还能捞个嘉奖,给个爵位也有可能啊,那我就是贵族了,很多地方连税都可以不用缴纳了,哈哈。约瑟夫现在就琢磨的怎么少花钱把这两样东西买到手。

“这把弩不会卖的。”良岩一口回绝约瑟夫要买弩的要求,“灵魂石倒是可以卖。”

“为什么?我出大价钱,三百金币怎么样?”正在做贵族梦的约瑟夫着急了,“不不,五百,五百金币!镇上现在的商人里面能出的起这个价的就只有我一个人,您一定要卖给我!”

“不为什么,不是钱的事,弩的事免谈吧。”良岩从哈肯手里拿过弩,开始往防水包里面装。

约瑟夫一看更着急了——爵位要跑了,他走上前就要拉住良岩,双手还没碰到良岩的胳膊,就被一左一右两只手抓住了。约瑟夫抬头一看,是阿尔诺和哈肯把他给抓住了,一边的弗洛德纳也已经把手握在腰间的猎刀上,三个人冷冷的看着约瑟夫,隐隐的有护卫良岩的意思。

“咕噜”,约瑟夫咽了口口水,冷汗刷的下来了,他这才发现自己太莽撞了。不管是用什么方法杀死的风狼,良岩都是个猛人,而且在这个民风彪悍的诺德人的领地,未经允许就接触一个人的武器会被视为敌人。这种情况下被他们几个砍死,估计也没人给他这样的一个外地商人出头。

“老家伙,刚才跟你怎么说!”哈肯瞪大眼睛把约瑟夫往后一推,往腰间的剑鞘上一拍,“怎么着?强买强卖啊?问问哥几个腰里的家伙。”

“哎呀呀,失礼失礼!”约瑟夫给推出去好几步,脸白了一下,又转红,他立马回来,讪讪的又点头又鞠躬,“我给阁下和几位先生道歉!”

约瑟夫刚才的表现让良岩想起老妈超市里面,经常有些不着调的人,在明确告诉他们不议价的时候,还死乞白赖的非要便宜点。那嘴脸跟这个约瑟夫差不多,让良岩一阵厌恶。不过看他鞠躬快到膝盖的样子,也觉得不用跟他一般见识。

良岩跟哈肯他们三个点点头表示感谢,又换了一个姿势继续捶腿。

“约瑟夫先生,不用紧张。”这种有点高高在上的感觉真好,良岩很享受,“弩虽然不卖,不过灵魂石是可以卖给你的,出个价吧。”

“噢噢,好好,”约瑟夫也转过弯来了,爵位捞不到,起码还有钱赚,“您看您这块灵魂石,体积也不大,而且是‘空的’,里面的魔法已经用完了,我收去也卖不了多少钱。您看这样,为了表示对您的歉意,这块灵魂石我可以给您算五十个金币。”

“嗯,五十金币——金币……现在对我能有多大用呢?”良岩一只手扶在胸前,不说话了。

“要不我不赚钱了,给您算七十金币吧。”约瑟夫听到良岩这样说,就以为他嫌价格低,只好再加价。

约瑟夫被良岩莫名其妙的动作唬住了,其实良岩同学刚来这个世界,从没见到过这个世界的货币,对五十还是七十金币根本没概念。他刚才碰了一下胸前的订货器,又触发了跟郁金香的一次对话。

“这些金币对您非常有用!”

“哦?怎么说?”

“您之前不是决定要从地球进货开店,赚钱换灵魂石么,那么您可以用这些金币购买地球的商品。”

“等等,不是用灵魂石的能量换的么?之前在小木屋那次送货,不是没用金币么?”

“能量是修复芯片和联系地球总部用的。小木屋那次传送是特殊情况,鉴于您的身体状况,总部紧急派送的。”

“赊账?”

“赠送。”

“哦,那不错。这个黄金你们也用?”

“当然,我们在地球也是按照人类的方式生活,整个组织的运营也是需要货币的。”“怎么跟地球那边换算的?”“按您提供的贵重金属的重量,再根据地球的行情换算。”

那就明白了,那这边的钱换那边的商品,跟老妈进货一回事了,这事简单。明白哥又一次表示明白,一边想一边又露出yy的表情。约瑟夫见良岩嘴角露出一丝“讽刺”的笑容,心想坏了,遇到行家了,这人知道灵魂石的行情,看来只能给个“实在价”了。“给您算一百五十个金币,这是我能出的最高价格了。”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