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夫这会儿正跟着父亲阿沃尔查看风狼尸体,计算下能出产多少皮毛,好制成相应的衣物和用品。

“嗯,腰上有两个箭孔,后脑上也有个,有点可惜,不过不要紧,可以分开做成一件大麾,一条披肩。”

“四条腿上的皮,可以做成护膝和护肘。”

“头骨可以做成装饰品,良岩阁下家中需要这个,嗯,让我再仔细看看……右眼上有道疤——疤?这是?!”

“法恩达尔!”阿沃尔大叔看到风狼的右眼有一道从上到下的疤痕,似乎想起了什么,他回头喊阿尔诺的父亲过来查看,“你过来看看这个!”

“一道疤痕,很长时间了,已经愈合了。像是用斧子砍的,嗯?斧子?”法恩达尔过来顺着阿沃尔大叔指的地方查看了一下,也想到了什么,

“阿沃尔,你是说……”法恩达尔回头看了下阿沃尔大叔,阿沃尔大叔凝重的冲他点了点头。

良岩这边还在谈。

“一百五十金币,嗯,先给我一个金币看下。”良岩没见过这里的金币,不知道他们说的是纯金的钱币还是镀金的或者是混合其他金属的,万一是镀金的就“赔大发”了。

这人还真是商人,知道要验一下金币纯度!约瑟夫回身叫仆人拿来一袋金币,为了表示诚意,整袋都递给良岩。

“阁下放心,我们莱茵商会用都是帝国铸造的金币,足金!”

良岩伸手接过钱袋,皮制的小口袋,掂一下还挺沉。拉开封口的绳子,捏出一枚金币放在手心细看一下,金灿灿的,比华夏一元硬币略小,感觉更沉一些。正面是一个戴王冠的人的头像,反面是一个抽象的长翅膀的某种动物的样子。

“重十二克,金含量百分之八十五,其他杂质多数为铜和银。”郁金香已经检测出金币的纯度。

“噢噢,这样就是足金了?”确定不是镀金之后,其他的良岩也不以为意,地球的金币在流通时代,其实纯度也不高,主要原因一是增强金币的强度,二是防止被人拿去熔炼另作他用,“帮我算一下一百五十个这样的金币换算一下是多少华夏币。”

“按地球最近的金价,大约是二百五十五元一克,您手里这一枚大约可以算两千四百元华夏币。一百五十个金币如果都是这样的纯度,那么应该可以兑换三十二万元左右的华夏币。”

“哇噢!那还真不少,要按老妈给我的工资我得干近十年?”口袋里从来没超过三千元的良岩吓了一跳。那就卖吧,一块空了的石头而已,没用了还能换这么多钱,何乐而不为!“按这个来钱的速度,哥是不是很快就要回家啦,噢耶!”

“这上面的是龙?”不知道还有没有纯度更高的金币,良岩又取出几枚,递给上的哈肯三人,他们常年跟商人打交道,对金币也应该多少熟悉一点,让他们看下是不是这种金币。

“是的,阁下,这面是龙的图案,另一面是帝国最后一个龙裔皇帝的头像。”三人表示金币没有问题,都将金币还回来。

“好吧,成交。”不是商人料子的良岩根本不知道把利润最大化,听到一个三十二万,就把灵魂石卖了。他把金币都装起来还给约瑟夫,再从哈肯手里拿回灵魂石,“约瑟夫先生,就按你说的一百五十个金币。”

“阁下,您真是个大度的绅士。”刚刚约瑟夫刚才还在担心良岩再加价,一听他说同意了就非常高兴,虽然没赚到便宜,但是这是一笔不错的交易。习惯性的捧一下对方,他再让仆人拿来两袋金币,连同良岩还给他的那袋金币一起又递给良岩,“每袋五十个,一共一百五十个金币,您数一下。”

“呵呵,那倒不用了,”良岩刚把钱袋拿到手里,郁金香马上就把数目报出来,根本不用数。刚来两天就挖到第一桶金,良岩这会儿心情相当的愉快,他把灵魂石递给约瑟夫,再顺便客套一下,“约瑟夫先生看起来是个正直的商人。”

“您真有眼力!在下属于帝国最大商会之一的莱茵商会,我们商会的信誉是泰姆瑞尔大陆最知名的!”约瑟夫倒也不谦虚,他大致给良岩几个介绍了下他说的莱茵商会。

原来这是一个在帝国贵族莱茵公爵名下的组织。莱茵公爵任会长,他本人并不参与商业,只是利用手中的特权,对商会内商人予以各种方便,比如税额,比如讨债,比如商业谈判等等。商会内的商人们则每年交给莱茵公爵一定的收益,相当于保护费。莱茵商会多年来算是口碑比较不错的,极少听说类似以次充好或者欺行霸市之类的事情发生。他们商会的商人遍布整个大陆,涉及到几乎各种商业活动。

约瑟夫本人主要是经营民用商品,从帝国中心赛瑞迪尔带来布匹、成衣、橄榄油、葡萄酒等等奢侈品,然后从天际省换回皮毛和各种矿产。现在他的商队是从帝国赶往雪漫城的方向,正在溪木镇停留休息,本来是过来看热闹,没想到发现一个商机。

“噢,约瑟夫先生不卖盐么?”良岩想多了解一下这个地方的食盐,毕竟这是良岩想到的第一条财路,“能给我看一下你带来的盐么?”

“盐?噢不,盐是白狮商会的专营品,”约瑟夫有点失望,但还是给良岩解释,“他们商会控制了帝国南方几乎所有的产盐地,帝国的其他商会都没有经营权,或者应该说根本拿不到货。”

商人的本性让约瑟夫不放过任何一个潜在的商机,他叫仆人跑回镇内,取来路上用的一小包盐,解开封口的绳子,递给良岩。

良岩把用麻布包盛着的盐拿在手里垫了一下,大约有一斤的样子,卷起袋边,露出里面的盐粒。跟之前雷夫烤鱼用的盐一样,粗颗粒,最大的有黄豆大小,略发黑,明显能看到杂质,还能闻到一股海水腥味。良岩老妈店里卖的专门用来腌咸菜的粗盐比这个都好很多。

“海盐?”良岩把盐袋收起来还给约瑟夫。

“对,帝国南方的海边产的,上等海盐。”

“上等?这就叫上等?你的意思确实没有更好的了?”良岩有点无奈,但更多的是窃喜。

“有什么不对么,阁下?”约瑟夫一惊,别是帝国首都赛瑞迪尔那帮混蛋盐商坑我!他赶紧打开盐袋一看,放下心来,“就是这种盐,没错。您看这么细,这么白的盐,再没有比这种盐更好的啦。”

“矿盐和井盐呢,也这样?”

“阁下是个内行呀。不过矿盐和井盐很少,而且比海盐粗,脏得很,放到水里面,水都变黑,很苦,简直不能给人吃,只有牲口和最下等的贫民才吃那个。”

“哦,那你这一袋盐是多少钱买的呢?一个金币可以买多少。”

“在赛瑞迪尔那边,一个银币能买差不多这么一袋,也就是说一个金币买这样十袋。如果到了天际省这边,就要贵很多了,大约要七八个银币一袋,再往北的领地,有人卖到九个银币甚至一个金币。”不是自己的买卖,约瑟夫倒是说的很清楚,因为买卖食盐的利润确实让人眼馋。

“刚才你说盐是那个什么白狮商会专营的,是因为别人没有渠道进货,那如果我能给你找到渠道呢?”

“您是说?您是说您手里有这样的盐?”约瑟夫一阵狂喜,这些年苦于没有进货渠道,莱茵商会的商人,眼睁睁的看着白狮商会的商人们仅靠海盐一项就大赚特赚。

“没有你这样的盐,是更好的,而且,”良岩拍了拍腿,感觉好多了,就站起来,舒展了下身体,又从约瑟夫手里的盐袋里捏了一粒稍大的盐粒,放到刚才坐的石头上,捡起一块小点的石头,“咣”一下,把这粒盐拍的粉碎,“还有像这样的。”

约瑟夫上前一看,盐粒已经被拍成很细的一小撮白色粉末,而且看起来比原来更白了。

“真能有这样细的,这样白的盐?”一边的三个年轻人也看到了,哈肯问。

“有啊,而且更纯,毫无杂质,我们那边都是吃这样的盐。”

“您能有多大量呢?”约瑟夫捏起一点放手心里看了半天,声音有些颤抖。

“呵呵,看你能要多少。”

关于多大量的问题,之前整天在库房扒拉进出库单子的良岩确实没吹牛。按照华夏的盐价,普通的五百克一包的精盐零售价是一点八元,虽然最近城里的粗盐被各种所谓的健康护肤的概念炒作的价格大涨,实际上在村镇上的店里零售价没变,一元一斤。也就是说,按一个金币兑换两千四百元华夏币算,能买精盐一千三百多斤,粗盐两千四百斤。这是零售价,按批发价的话,还能便宜个百分之十五左右。而且这是华夏的盐价,要是按欧美的盐价,那要低的太多太多。

按约瑟夫买到的盐的价格相比较,粗盐的价格最多是这边的二百四十分之一,精盐的价格没法比较,如果实际卖的话应该差价更大。

“阁——阁下,您不会耍我玩吧?我们莱茵商会可是帝国数一数二的大商会,如果一起从您这里买盐的话,量会很大,呃,非常大。”

“多大量也不是问题,越多越好。”

“那您带样品了么?能否先给我看看?”

“样品有啊,”良岩不可能现在从地球传送东西过来,得找个单独的空间,他指了下周围,“嗯,不过这会儿不大方便吧。”

“啊?噢噢噢,对对对,不方便,是不方便。”约瑟夫看了下周围的人群,其中还有几个别的商会的商人也在围观风狼,这么大的商机绝对不能让别人染指,“在下就在镇上的旅馆住宿,您看……?”

“可以啊,我今天晚上说不定也要住在旅馆里——”

“请问,是您杀死的风狼么?”一声清脆的女声打断了良岩。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