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岩向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是一个身着浅紫色长裙和深紫色斗篷的姑娘站在他几米远的地方,手里还拉着一个小男孩。姑娘大约一米七多的样子,斗篷的兜帽罩在头上,只能从帽子里面垂下来的头发和拉着小男孩的手判断是金色卷发、白色皮肤。小男孩倒是没有穿斗篷,七八岁的样子,也是金发,白色皮肤,一只手在胸前抱着两个跟约瑟夫刚才支付给良岩金币时,用的一样的钱袋,一双蓝色大的眼睛正盯着几个人挨着看。

“这就是那对悬赏要杀死风狼的姐弟。”阿尔诺低声对良岩说,回来的路上四个人已经跟良岩讲了关于悬赏的大致情况。

“对,风狼是我杀的。”良岩直接承认。

“可是,阿米拉姐姐,他还没有拉格纳叔叔一半强壮!”姐弟俩听说风狼被杀死,而且杀死风狼的人就在镇门口,就立即赶过来。看过风狼尸后,又打听是谁杀死的风狼,被人告知就是那个黑色头发,穿奇装异服的外乡人。见到良岩后,小男孩就觉得这个人跟心目中的杀狼英雄形象落差太大,实在忍不住就开口了。

“可是我杀死了风狼。”嗯?不信?这会儿心情极好的良岩决定逗逗这个小男孩。

“你不是骑士!”小男孩似乎有足够的理由。

“可是我杀死了风狼。”

“你没有盔甲!”

“可是我杀死了风狼。”

“你没有剑,连弓都没有!”

“可是我杀死了风狼。”

“你你……阿米拉姐姐!他……”小男孩指着一脸促狭的良岩,没词了。

“哈哈哈……”阿尔诺三人也觉得很有趣。

姐姐阿米拉也看出来良岩在逗小男孩,她蹲下来拉过小男孩,摸了一下他的头对他说:“阿恩,你还记得父亲跟你说的,什么样的人才是真正的勇士么?”

“嗯,记得,父亲说真正的勇士不是靠蛮力,不是靠盔甲,不是靠刀剑,而是靠自己的脑子。阿米拉姐姐,我错了。”阿恩低着头认错。

倒是很听话的小孩,家教相当不错,良岩对姐弟俩的印象非常好。

“我叫阿米拉,这是我的弟弟阿恩。刚才阿恩对您的不友好的举动我们很抱歉。”姐姐阿米拉站起身来拉着阿恩走到良岩面前,对阿恩说:“阿恩,给阁下道歉。”

“阁下,我为刚才的举动向您道歉,希望您能原谅。”阿恩低头向良岩道歉。

“哦哦,我叫良岩,小伙子不用道歉,我也没有生气,那是跟你开玩笑的。”良岩从来没有接触过类似的事情,只好学着以前大人对自己说话的语气,本来想摸一下阿恩的脑袋,当看到他那幽怨的目光时就讪讪的把手收回来,“其实我倒是怕我刚才不严谨的态度对您二位造成困扰。”

“不,良岩阁下,您没有。”拿过阿恩手中的两个袋子,走到良岩面前,将两个袋子递给良岩,拉着裙子行了一个浅浅的屈身礼:“阁下,您是我们的恩人,非常感谢您为我的家人报仇。这是悬赏的一百金币请您收下。”

良岩愣住了——刚刚阿米拉行礼时,斗篷帽子翘了一下,良岩看到一双眼睛。那双大大的眼睛,双瞳翠绿的像湖水般明澈,充满灵动的眼神如有波光流转,似乎还带着一丝笑意。

“咕嘟”,良岩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口水。闷罐子宅男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以前在地球基本见不到“活的”美女,电脑电视倒是常见,但那都是“P”的。而现在仅仅是阿米拉的一个眼神,就让良岩竟不由自主的心跳加速,口干舌燥。

“阁下,我们要回去了。”正当良岩端着两袋金币还在大脑短路时,阿米拉拉着阿恩的手,向他们几个人点头示意,“先生们,再见。”

“再见。”“再见。”

阿尔诺三人和约瑟夫慌忙回礼。

等良岩回过神来,姐弟俩已经转身走出一段路。

“坏蛋!”弟弟阿恩大概是对良岩盯着姐姐看的样子不爽,回过头来做了个鬼脸。

“呵呵,熊孩子。”良岩也不介意,垫了垫手里的两袋金币,这就是二百五了,大约六十多万华夏币。他舒了口气,“呼——,哥很快就要回家喽。”

良岩把五个钱袋一起收到背包里面,刚打算问一下阿尔诺他们镇上旅馆怎么走时,就看到刚才围在风狼尸体周围的那一大帮人在雷夫的带领下走了过来。

“阁下,我父亲有话跟您讲。”雷夫有些严肃的先跑过来跟良岩说。

“您是良岩阁下吧,”雷夫的父亲阿沃尔上前先给良岩鞠了一躬,然后才开口说:“我是雷夫的父亲阿沃尔。”

“噢,您好!我是良岩,不是什么阁下,您直接叫我良岩就可以。”今天良岩听“阁下”这个词多了点,并且他潜意识的跟雷夫他们按平辈论交,而面前这个人又是雷夫的父亲,“您这是?”

“阁下,首先非常感谢您救了我们四家人的孩子。”阿沃尔还是坚持对良岩的称呼,并拉过雷夫来也给良岩鞠躬,其他三人也被家里人拉到良岩面前一起鞠躬道谢。

“还是不用了吧,”除了向遗体告别仪式以外,良宅男哪见过这种场面,吓得他两只手乱摆。要说救人,单说溪边的食人鱼,他们四个就救了良岩一命,“其实他们四个今天帮了我好大忙呢,我也应该感谢他们,风狼的尸体也是他们抬回来的。”

“不,阁下,他们几个几乎什么都没做。”这个大叔看起来有点固执,“要不是您杀死了风狼,那我们就再也看不到这四个孩子了,您是我们四家人的恩人。”

道谢就道谢,也没必要搞这么多人来吧。习惯整天呆在没人的库房和卧室的宅男很不习惯被围观,良岩挠挠头,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阿沃尔,下面的由我来说吧。”看着良岩被阿沃尔搞的有点发窘的样子,镇长大人哈德森分开人群走上前来,“尊敬的良岩阁下,我是溪木镇的镇长,您可以称呼我哈德森。我现在代表全镇居民向您表示感谢,感谢您为我们溪木镇几乎所有镇居民报了仇。”

又谢?这又是哪一出?我不就是只杀了一头风狼么,应该没干别的吧,怎么扯上镇上所有人了?良岩更摸不到头脑了。

“是这样,阁下。您杀死的这头风狼,实际上是八年前阿沃尔他们去猎杀失败的那头。”见良岩不是很明白,哈德森开始给良岩解释。

原来刚才阿沃尔大叔检查风狼尸体时,通过风狼眼部的伤痕,认出了这就是当年差点把他们二十五个人全杀死的那头风狼。他们当时被杀死十五个人,还残了几个,溪木镇上人在这里生活了多少代人,各家之间几乎都有亲属关系,可以说是“十门九亲戚”。这二十五个人几乎涉及到全镇所有的家庭,所以哈德森说良岩为几乎所有的镇民报了仇。

这还真是……巧合,看着面前所有的人给他再次鞠躬,黑压压的一片,还有人哭着上前一把拉住良岩的手,说着各种感谢的话——这不就是向遗体告别么?良岩瘆的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好了好了,”哈德森见良岩并不是很“享受”的样子,“给良岩阁下一些尊重!”

“你们多数人并不认识良岩阁下,也不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如果你们以为他仅仅杀死了一头风狼而已,那就错啦!”哈德森突然来了兴致,跳上刚才良岩坐的那块大石头,“我来告诉你们,良岩阁下的真实身份!”

哦?这人知道我的身份?看他怎么说,良岩觉得这个胖子镇长有点搞笑。

“他,良岩阁下,是来自于龙之大陆,是龙的传人。有谁知道什么是龙的传人么?嗯?就是龙裔!他身上有龙的力量!”

“轰”的一下,下面的人群开始传来各种声音,有惊叹的,有敬仰的,有疑问的。

“看阁下这魁梧的……呃,身材,这结实的……肩膀,呃……这这犀利的眼神。”

良岩听这话总觉得这胖子是打算要把自己卖了。

“哼哼,不相信是吧?”哈德森有点满意镇民们对这段话的反应,又抛出一颗重磅炸弹,“告诉你们,就在今天中午,良岩阁下在守护之石得到了圣灵祝福!”

“哪种祝福?哼哼,三种一起!如果不是龙裔的话,会有这样的奇迹么?”

“还不信?那就问一下四个陪同良岩阁下一起回来的年轻人吧,他们可是从来不说谎的!”

“所以,你们要对良岩阁下保持足够的尊敬,就像对我一样!不,要比对我还要尊敬!”哈德森听着下面第二次惊叹的声音,更来劲了,“你们要称呼他阁下,要行礼,像见到贵族老爷一样!”

“对了,从现在起,要称呼阁下为良岩·风狼阁下”

“我决定!为了纪念我们死去的亲人,为了庆祝四个年轻人生还,为了欢迎我们的恩人、龙裔良岩·风狼阁下,”哈德森满脸通红的手舞足蹈的大喊,“今天晚餐以后,举行蜜酒节!”

“噢——!”人群立马被轰动了,就像被点燃了一样,似乎只有蜜酒节才是最让人兴奋的事,什么风狼,什么龙裔的都不重要。

镇长大人立马开始安排,谁家出桌椅,谁家出蜡烛,谁去旅馆通知游吟诗人等等,仿佛之前说的那些慷慨激昂的话,就只是为了蜜酒节做铺垫。围在良岩周围的这一大帮子人,马上吵吵谁家的蜜酒好喝,谁最能喝之类的开始散去,镇长大人告罪一声,也一起走了,这让良岩舒了一口气。

“阁下,我代表全家人想邀请您到我家吃晚餐。”阿沃尔大叔走上前来对良岩说。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