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岩!!!你还要墨迹多久?!就这点事还不赶快去!”

华夏大地,某省某市某小镇,中心街道,一家叫“镇中超市”的超市传出一阵超过70分贝的女人吼声。

“23岁了,老大不小了,正经事不做,花钱给你上大学,你看看你学来的啥?不是钻房里鼓捣电脑,要不就是钻车库叮咚瞎搞,搞完了也不到店里来帮忙!店里要忙死了你还跟你爸爸爷俩傻坐着看电视!看电视能搞来钱么,还能有点出息么?你看人家那老谁家的小谁……”

几句典型现代中年妇女教育“不成器”孩子的教科书式语句,总结出了本书男主角的基本资料:

姓名:良岩;

性别:男;

年龄:二十三岁;

学历:大学毕业;

家里三口人,老爸,老妈,良岩。

老妈头些年镇上开了家小超市,从30平方小店,2年就扩成600平方的批发零售超市,2个仓库,员工20来个,现款买了辆大厢货车,供货厂家还送了两辆小货车。

家里是镇上头一批买楼房的,还是最大面积的那一栋,楼下两层沿街店面就是自己家超市。今年选上镇人大代表,在这个小镇上那是风光一时的人物。在家里也足够的风光,把爷俩拾掇的服服帖帖,而且说一不二。

用老妈自己的话说那就是:“老良,你摸摸自己的良心,看看这家里,什么东西不是老娘置办下的,别以为你当个副矿长,一个月就那五六千加奖金啥的,还不够老娘给手底下发一天的工钱!……”

老爸是镇上某小矿上的分管副矿长,除了不管钱,不管人事以外,什么也管。他本人什么活都能干,技术过硬,电工,焊工,钳工,铲车司机,爆破……等等,就这样的在单位连矿长都老哥老哥称呼的大拿型人物,到家里就成三等人——老婆第一,儿子第二,不养狗的情况下他第三。

良岩出生时老爸给起的名字是“良言”,结果老妈认为不够硬朗,太随爹,怕小子长大了被人欺负,遂改成“良岩”。实事证明人名字跟本人性格没有任何关系,在这种家庭环境下成长的小良同学还就是随了爹,从小在学校被欺负,挨了揍不带放半个屁的,回家也不说。在家里跟老爸一起被老妈吼,一块被赶去阳台,老良被戒烟,小良被戒冰激凌。为什么会这样,据小道不可靠消息透露——老良和小良均被良夫人的狮吼功吓破了胆。

实事是这样么?当然不是!

老良同志是个文化人,正经大学冶金系毕业,他那个年代的大学生是有真材实料的。性格内向,不会耍嘴,平时没事就喜欢琢磨点技术。媳妇吼归吼,也没怎么着他,一辈子了,习惯了。

小良同学从小就跟在老良同志后面,看他“瞎鼓捣”顺便打下手,什么电机,车床,收音机,电焊,电容……除了新买的家电不敢动,爷俩把视野所及家里能拆的,能动的都“鼓捣”了。

因为家境不错,小良同学经常被学校里的小氓流勒索,无奈小良同学的零用钱全买了技术类书籍和元件工具,结果多数情况都是被臭揍一顿。这类的遭遇伴随着小良同学从小学到初中,又到了高中,然而小良同学居然一点也不在乎,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对别人最大的惩罚,就是他错了而你就是不告诉他错了,让他错一辈子。

后来听说几个当年小氓流有的混社会被砍成残废,有的蹲了号子没个二十年出不来了,这更加坚定了小良同学低调的信念。

小良同学高中冲刺三年,如愿的当了老良同志的校友,并就读机械系。四年后毕业老良同志本想让小良同学到矿上跟着自己干,良夫人又有话说了:“去那破矿山上有啥好,危险!又是高压线,又是井窟窿……整天风吹日晒的赚不了几个钱不说,将来找不到媳妇咋办,咱儿子可以正经本科毕业!不能去!”

良夫人拍板,爷俩得听着,于是机械系本科毕业的小良同学被安排到了《某某市良氏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就任库房总管,领导员工3名。每日定时查对出库、入库,抽检某个商品,也干点装卸小包货物之类的体力活,除此之外基本没啥事,于是总管大人抽空摸空就回家继续“要么钻房里鼓捣电脑,要不就是钻车库叮咚瞎搞”。

周日这天上午良氏超市有限公司董事长终于怒了,在超市门口打电话吼,于是有了前面的一幕。虽然大BOSS平时说话是狠了点,不过今天确实没冤枉爷俩,他们还就是在看电视,听新闻呢。说是今天的有大范围的流星雨,有几个专家在指指画画,有可能落到地面云云。

俩技术宅正看的津津有味,上级精神直接传达到了:“滚店里来,有活干!

”三分钟后,良总管出现在董事长面前,低眉顺眼。还真是有活儿,今天超市用的订货器坏了,要拿到市区供应商那里返修下。

说起这个订货器可是个好东西,特别是对那些不懂电脑无法网络订货,打电话货物太多说不清楚的人。这个订货器表面看起来就是个平板电脑,全是触摸式,商品名字,图片数据规格全展示在上面,认识字就能操作,选好商品数量,按下一侧的确认按钮,输入密码,市区的几个供应商就会收到订单,然后安排送货。

就是个能发短信的山寨平板电脑!老少俩技术宅一致认为。

“屏幕不亮了,插着充电器也不亮,你别摆弄了,赶紧给送去修,还有,顺便给捎点货回来。”董事长甩下一张清单,良总管双手接过,看清单上写了不少东西,都是普通家里用的,品种不少,每样数量不多——应急么。

“别看了,赶紧走,来回快四十公里,赶快走,下午赶着去好几个村送货,就缺这几样。店里的车全出去送货了,你骑摩托车去,东西就用你那驴包盛,结实。天热别忘了带两瓶水。”董事长旨意传达完毕,转身走了。

“什么驴包,那叫登山背包,驴友用的。”良总管一边嘀咕着一边骑着自己的50排量小踏板回家拿包。

进家门翻出驴包——最近迷上登山,专门买的名牌的双肩登山背包,翻过来朝下正在抖落里面的杂物,门铃响了。

“谁啊?”

“开门!顺丰快递!”

“顺丰快递?……谁买东西了,爸?爸!你买东西了?”良岩知道老爸最近“成天鼓捣不成用的东西”,什么红外捕鼠器,灭蚊器,节能矿灯之类,缺工具配件就上网买,于是一边去开门一边回头问老爸。

“没啊,你也知道,最近手头紧。”周末闲的没事做正在看报纸的老良同志头也没抬,幽幽道出了被剥削的现状——男人有钱就变坏的理论在良家大行其道。

“那谁买的?老妈连键盘都不会用。还顺丰快递!那么贵……”良岩开门看着快递员手里的一个长方体的大纸箱包裹,很沉的样子,于是开始嘟囔。快递单上发货人一栏只盖了一个章——“某某实业”,其他连电话号码都没有,收货人却是写的良岩的详细地址。

“什么情况?”某丈二和尚继续嘟囔。

签完字,从快递员手里接过包裹,吆喝!确实挺沉,得十来斤的样子。拎到客厅地上马上开始拆包。拿掉外包装的硬纸壳,拆出来一个跟外包装相当的黑幽幽的筒状物,看着质感十足,带着一条背带,上面四个白字——某某军工。

“啪!”良岩伸手给自己脑袋上来了一记,“想起来了,我买的!”

一个月前,良岩订做的一部现代弩,因为是定做,所以时间较长。外包装不写发货地址,连发货人也不实写,是因为弩是从一家军工企业定做的,有保密条例。这家企业的一个副厂长的儿子张大民跟良岩是驴友,经常的在一起吹牛,说我老爹管军工厂,产品特供运动会和特种部队云云,甚至有次露营真的就背着一把弩去了。什么激光瞄准器、光学瞄准镜之类配件一应俱全,全新,制作精良。

好家伙,把良岩一帮子眼馋的要死,几个人轮着把那把弩给摸了一晚上,差点把漆给人家摸平了,弩箭也给人射弯了十几只。良岩本人更是缠着张大民问了一晚上细节,张同学本来就是搞来炫耀一下,哪知道遇到个真懂行的——良岩一直想搞一把好弩,甚至网上买过两把,不过质量太差,跟老爸一起给鼓捣废了——几分钟就被问蒙了,他哪懂得什么“拉力,壁厚,强度,直度……”,要不是张同学主动提出友情价四千大洋给做一把,估计要被这个欲求不满的一根筋摧残死。

良岩把这事当了真,一回家就开始筹备资金,第二天就把钱给张大民打过去了。据张同学说,最近厂家赶个大活,你的得排后,做好了直接给你发家里。后来传出来的说法是小张同学差点挨了揍。

军工企业不接私活,所以小张的爸爸老张同志只能自己下手,还得休闲时间打着技术研究的幌子做。再后来就是小张同学去打下手的过程中,学习了大量理论及实践知识,然后被安排进了厂。

“送来了?”老良同志从报纸后面探出头来表示关注。

“嗯,送来了,嘿嘿。”小良同学咧着嘴也不抬头,开始上下摸圆筒。

“打开看看啊!别摸了。”老良同志从沙发上挺起腰表示严重关注。

“马上,这不是找开关么。”小良同学更着急。

啪一声,盖子弹开。

老良同志在沙发上表示看不清,刚准备起身,就听楼下一声吼:“咋还不走啊!你要气死我是不是,良岩?就这点事让我催几次?二十好几了怎么就一点也不让我省心……”老妈怒气值满满,也不用电话,就在超市门前的路上冲着楼上就开了火。

“啊坏了!”良岩心里一惊,就要起身,可看看手里的宝贝,有点犹豫。

“要不你去给你妈办事,我给你装起来?”老良同志要发扬风格。

“嗯?嗯……不行!”良岩从小跟着老爸拆拆装装,东搞西搞,深知一件新东西组装的过程带来的新鲜感和快感,不比实际使用的过程少,甚至更爽。良岩坚决不同意,这事绝对的当仁不让!

合上弩筒的盖子,斜背在背上,拎起双肩背包就窜下楼去。

“我一个月工资呢!等我回来啊,老爸!”楼梯口传来这么一句,只有三千元工资的小良同学,全盘否定了老良同志当时贡献三个月烟钱的一千元整的功劳。

一声叹息,老良同志只能表示遗憾,低头继续看报。

“喂!大民啊,嘿嘿,我良岩啊,东西收到了,嘿嘿嘿,”没良心的小良同志一边打电话,一边以三十公里的速度慢悠悠的骑着小五零往市区走,“还没拆呢刚收到,有急事去市区一趟。”

“谢谢啊兄弟,哎~~~哪能啊,得谢!一定得谢!晚上叫上他们几个一起出来坐坐,就去再回首那家,吃鸡?行!”

“……好!说定了,我打电话通知他们。”

“什么?里面还有惊喜?行啊兄弟,讲究!”

“这样,下周不是去大清河九台山么,来回三天你的口粮算我的了,法国货你懂得,嘿嘿,存了两个月没舍得用……”

“好了,不说了,我骑车呢,晚上见啊,……哎哎好挂了啊。”

良同学从小给人印象就是话少,动作少,连带着表情都少,在学校被人称为学霸型闷罐子,实际上呢,错了,准确来讲应该是闷‘骚型,要是遇到趣味相投的就变成话痨,天南地北,国外国内,女神萝莉……没有他说不出来的,眉飞色舞,手舞足蹈的说出来的还都是带计算公式的。

“忙毛呢?……你良哥!下午有空?……坐坐吧?”良岩继续打电话,“上次大民那弩你不见过么?咱也有啦,还是订做滴!哇哈哈哈哈……准时到啊,就在我家超市对面那家再回首,吃鸡!……我背着呢,到时给你们几个看看,让你们羡慕至死!哇哈哈哈,哎呀妈呀!……没事没事,差点进路沟,嗯好,我挂了。”

“王哥?喂!王哥,啊对是我,那啥啊,前一阵我不是从大民他爸那里做了把弩么,今天送来了……嘿嘿,羡慕吧,嘿嘿嘿……那啥,今天晚上有空不,我得谢谢人家大民,嗯——作陪下?……再回首,上次那家,哎好,说定啦啊,嗯嗯。”

……打了一圈电话,联系上一帮子驴友,一脸贱样的良岩加速到五十公里往市区驶去。从出门到供货商物流门市,算上市区内七拐八拐的路也不到二十公里,小五零摩托跑了二十分钟就到了。

“刚才你妈打电话过来了,我跟上边说了,不用修,直接换台新的!”门市的负责人赵哥接过订货器和清单,回头交给一个工作人员,指示他马上去配货,并递过来一个包,“这是最新款的配货器,功能基本没变,电池待机时间长了。”

这服务态度,杠杠的。

良岩也不矫情,接过装着配货器的包,找个椅子一坐,简单看一下这台新的配货器。要说国内的山寨技术还真是牛X到家了,完全跟最经典的那个牌子的平板电脑一样的外表,屏幕尺寸,颜色,外壳居然也是铝的,更是多了一项功能——可更换电池,包里还带着另一块备用电池。

几分钟后,工作人员按清单配好货,盛满三个黑色大方便兜。

良岩签完字,把三个方便兜塞到背包里,几乎正好塞满,配货器装起来往背包外袋一塞,拎起来放到摩托车踏板上,双腿拢着,跟赵哥打个招呼后骑车走人。

来的时候挺顺,回去的路上不好走了——往回走了一半路不到,堵车了,大堵车。

“省道上也能堵车?这一块没有收费站,也没有红绿灯,出车祸了?”良岩看着前面望不到头的车流,堵得确实厉害,本来自己的小五零摩托最能见缝插针,一般情况拐几下就能过去,这次不行了——“缝”都被别的车插满了。

“看样子一时半会走不了。”良岩等了一会儿,看车流一点动的迹象也没有,就把摩托车往路边上停下,拎着背包,背着弩筒,到一边绿化带的树下乘凉。

树下已经有几个开车的司机等在那里了,说是堵了十多分钟了,有人到前面去看了,大批的警察挡着不让接近,让等着。有人说是油罐车爆炸,炸了一串,还有人说是流星正好砸在路中央了,怕有辐射什么的,政府的专家正在处理。

不管哪种情况,反正是堵了,谁也走不了。那没办法了,等着吧,回家晚了老妈也不能说什么,堵车么。

“我真爽~我好爽~欧也~啦啦啦啦~”良岩坐在树下的草地上,双腿拢着背包当桌子,一只手在订货器上玩愤怒的小鸟,一只手还把背后的又黑又粗的棍状物拉到怀里猥琐的摸索着,要不是怕被边上几个围观的着急上火的司机群殴,他就该唱出动静来了。

“通啦!”等心不在焉的良岩准备打第四小关的第二十遍时,就听有人喊。围在一边的七八个司机一哄而散,都朝着自己的车跑去。

良岩淡定的站起身来,垫脚看了下前面。嗯,照这个情况,真正通开还得过一会儿。不过还是要准备好,良岩把弩筒推到后背,仰起头准备伸个懒腰。这一抬头良岩愣住了,只见天上出现几个耀眼的大火球,有点像流星,看起来体积也很巨大。

几个火球都斜着向下朝一个方向运动,前面有个很大的,后面跟着几个小的,有点簇拥的感觉。

良岩把订货器放到额头上当遮阳板,一边瞪大眼镜继续看,一边迅速掏出手机录像——这种情况可委实不多见,等晚上还要跟几个驴友吹吹牛。

“嗯?哎?不对啊!”良岩盯着手机屏幕,上面的显示的“流星”的情况似乎有些怪异,“什么情况,减速了?”良岩抬头直接看天上的“流星”,手机上看到的没错,几个大火球正在减速,大幅度的减速,而且好像越来越大。

“什么情况啊!导弹?不像!没见过这样的。外星人?有可能!这下可看到真东西了,哇咔咔!”良岩继续盯着看,天上、手机屏幕上轮换着看了几次,终于通过现象看到了本质,一身冷汗唰的就下来了——那不是减速,是转弯!而且是朝着这边来了,所以看起来就像是减速,而且体积变大!要逃么?来不及了!转瞬间大火球就到头顶了,良岩只来得及用订货器挡了一下,“轰!”一道白光然后紧接着一次巨大的爆炸,就出现在良岩站立的地方,大爆炸产生的冲击波把附近方圆百十米的地方推平,爆炸中心只留下一个二十米直径的大坑,只留下一地狼藉。(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