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给您添麻烦吧?”

每年家里要接待一大帮破坏力极强的熊孩子,而且良岩在地球时也极少到别人家中吃饭,要聚餐基本都是到餐馆里,所以总觉得在别人家里吃饭会很麻烦。

“当然不会,一顿晚餐而已,”雷夫抢出来说,满脸的期待,“您应该来尝一下我家的蜜酒。”

“我们也去!哈哈!阿沃尔大叔家的蜜酒,好久没喝啦!”哈肯三人表示也要一起参加。

“好吧,那就打扰了。”良岩觉得还是不要太矫情了,而且他觉得现在也需要多接触下这里的人,了解下他们,应该会对将来的生意有好处,“不过之前我想先找家旅馆整理下。”

“对,阁下杀死风狼一定非常累了,需要休息一下,”一直等在一旁的约瑟夫赶紧上来说道,“现在天色还早,等一下阁下再赴宴也可以吧。”

阿沃尔大叔他们一想也是,诺德人的性格也直爽,几个人抬起风狼尸体,从镇门口各自散去,晚餐再见吧。

良岩则由约瑟夫领着到了镇上唯一的旅馆加酒店——沉睡的巨人旅馆。

良岩盯着门口的招牌,看着上面的像蝌蚪一样的文字,挺郁闷。

“郁金香,我现在能听懂他们说话,为什么不认识他们的文字?”

“翻译语言实际是通过接收到的脑波进行的。不论什么语言,什么民族,同一个词发出的声音不同,但是从脑波来看都是一样的。文字就不同了,没办法仅从一两个词上面翻译出全部的文字。”

“你是说,可以翻译,但是需要大量的文字作为参考。”

“是的。而且当您确切的知道某个文字的具体含义时,我可以直接存入您的记忆里。”

“噢噢,过目不忘是吧?”

“这么理解也没错。”

“明白了。你说我上学的时候遇到你多好!”

“……”郁金香对不成立的命题不予回应。

接下来的当约瑟夫介绍旅馆名字时,也验证了郁金香的说法,良岩瞬间认识了招牌上的“沉睡的巨人”几个字。

当旅馆老板娘戴尔芬得知是“杀死风狼的、被圣灵祝福的龙裔阁下”光临时,表现的却跟别人不同。

这位看起来三十岁左右,风韵十足的金发女人先是围着门口的良岩走了一圈,然后捏了捏他的胳膊,一只手又搭在他的肩膀上,甚至闭上了眼睛。过几秒钟后她睁开眼说:“嗯,不错的年轻人。虽然身体不够强壮,但是很有‘力量’噢”

良岩被盯发毛,听了这话后,转头给了约瑟夫一个询问的眼神,那意思你把我卖了?

约瑟夫一摊手,也是一头雾水。

“老板娘,请给良岩阁下订一间房间,今天晚上他要住在这里。”约瑟夫上前打断戴尔芬的鉴赏活动。

“噢噢,好的。”戴尔芬似乎刚明白过来自己是开旅馆的,“那么给阁下安排一间贵宾房间吧,请问您要住几天呢?”

“嗯,嗯,就一晚上,明天要赶路了。”开店赚钱心切的良岩决定尽快赶往雪漫城。

“噢,明白了,那么今天晚上就算您免费吧,大英雄。”戴尔芬说着还给良岩飞了个媚眼。

“这样不合适吧?”良岩在地球习惯一买一卖,并且他今天收获颇丰,觉得住霸王店不大好。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这么定了!奥格那——,你带我们的客人去二楼的最里面那间贵宾房间。”戴尔芬转身冲着柜台里面的一个男人喊了一声,打个哈欠,头也不回就进了柜台旁边的房间。

“我老婆就这样,呵呵,阁下跟我来。”被唤作奥格那的男人陪着笑,领着二人到了二楼的贵宾房间,他打开门把钥匙递给良岩,“这就是贵宾房间了,有阳台,餐厅,还可以洗澡,等下洗澡水会有人给您送上来。您有什么需要随时叫我,我就在大厅。”

听起来服务不错,良岩谢过奥格那,进了房间。打量一下,所谓的贵宾房间简单描述一下就是,三十多平米,一床,一桌,两椅,一个大木桶,有个面向溪木镇广场的阳台。

“嗯,相当不错了。”良岩把背包和弩往桌子上一放,准备关上门,却发现约瑟夫还站在门口,“啊,约瑟夫先生,你——?。”

“盐,阁下,您说的盐的样品……”约瑟夫一脸的期盼。

“呵呵,约瑟夫先生,样品一定会给你看的。但是在这之前,我需要洗个澡,休息下,你知道的,昨天晚上一场大战……”良岩手里还没有盐,打算先忽悠过去,“做大买卖就不要太心急,有点耐心。稍晚一点我带着样品去大厅找你吧,怎么样?”

“噢噢,对对,耐心,”约瑟夫有点尴尬,觉得自己就像个跟在大人身后要糖吃的小孩一样幼稚,对方这么“大”的人物,肯定不会骗人,“这么大的买卖,您看我,呵呵,那不打扰您休息,我下去大厅等您。”

良岩把点头哈腰的约瑟夫目送下楼,又等旅馆的仆人送来热水,关上门并顶好门闩,脱衣服开始准备洗澡。他先把桌子挪到洗澡用的大木桶旁边,把订货器开机,平放到桌子上,自己赤条条钻进木桶里面。

“呼——,舒服啊。”从昨天下午开始到现在,良岩总算是能放松一下了

“哎对了,郁金香,一直想问你个问题,下一个修复的功能是什么?”良岩对着订货器问。

“未知,修复之前无法获的任何信息。”

“那就是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好吧,这个就算是明白了吧。那修复下个功能需要多少能量呢?不要跟我说具体的数字,我不喜欢费脑子算百分比什么的。”良岩从学校就习惯用计算器算数值,在当了几个月老妈的库管以后,更是彻底离不开计算器了。

“那我给您用直观的方式解释吧。”订货器最右侧突然出现一个竖着的白色长条状图形,看起来像个量筒,“您看右侧的长条,总长度代表修复下个功能需要的能量,红色的部分代表您现在储存的能量。”

“血槽?红血了?”良岩盯着订货器上的示意图,看起来像是格斗游戏中人物的生命值,红色部分快见底了,“这可真够直观的。就这么点了?那跟地球联系一次需要多少能量?”

“跟地球联系的话,不需要很多能量,但是要从这个世界传送物品到地球,就需要不少能量。”就见订货器上“血槽”里面剩下的红色部分大约五分之一变成蓝色闪了几下。

“要用这么多,看来再获得能量之前要省着点用了。那我今天吸收的魔法能量有多少呢?”

“血槽”里面的红色部分最上面好像有一条线闪了一下。

“呃,这也……太少了,果然是聊胜于无。”

当来叫良岩去吃晚餐的雷夫被请进良岩房间时,良岩已经穿戴整齐,正对着一把地球买来的镜子,“嗡嗡”的刮胡子。

“阁下,您这是在?”

“刮胡子。”

“刮胡子?为什么要刮掉胡子?您作为一个成年人不应该留胡子么?”

“留胡子?”良岩看了一眼已经下巴和腮帮子上已经有一些金色胡子的雷夫,看来刮胡刀的生意没法做了,今天见到的男人除了小孩都是大胡子,“不,我们那边是不允许留胡子的。”

良岩显然在撒谎,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从小卷发的良岩被发现将来是络腮胡子,然后就经常被班里的熊孩子指着墙上马克思的肖像大声嘲笑:“你以后就是这样滴!哇哈哈哈哈……”有心理阴影的良岩青春期开始就买了刮胡刀,刮的满嘴满下巴的粉刺也要把嘴唇和鬓角刮干净。

因为在这个世界没法充电,就选了放电池的那种,平时只用五六十块华夏币的普通牌子的刮胡刀,这次他买了一支五百多块华夏币的名牌刮胡刀——哥有钱了。

“这面镜子太不平了,是纯手工磨的?”良岩挂完胡子,指着房间墙上的银色镜子对雷夫说,“你们这里镜子都这样?”

“不,这镜子比我家用的好多了。”雷夫走过来看了一下。

“噢?”难道又是一个商机?良岩把自己刚买的那面巴掌大的镜子递给雷夫,“你看这个镜子怎么样?”

“哇噢!这么清楚!”雷夫从来没这么见到这么清晰的自己,对着镜子做了几个鬼脸,摸了摸脸上的胡子,“我还是觉得有胡子好看。”

“别提这个了,”良岩决定关于镜子的问题还是问别人好了,他抬起双手,转了个圈,“你看我这身衣服咋样。”

宅男良岩今天受的围观注目太多,感觉还是融入他们为好,于是仿照那个小男孩阿恩穿的衣服样式,买了一套复古的欧洲贵族的衣服。选购时,良岩只提供了几个关键词给郁金香,让她去选。

“修身、简洁、印花面料、流苏镶边、袖口不要太长,下摆不要低于膝盖……就这些,阿对,还有长筒靴,我看他们都穿这样的,不要皮的,太热,要透气的那种……”良岩对收到的衣服很满意,在他看来这身枣红色的,仿十八世纪晚期欧洲贵族风格的衣服,已经接近现代服装,只是修饰性的花纹略多一点,领口和袖口居然用金线绣上郁金香图案。这套纯手工的欧洲复古衣服花了一万两千元华夏币——“五个金币而已,毛毛雨啦”——良岩一次将二百金币支付给地球那边,存到账上,这样不用每次都耗费能量往地球送钱。

“您这身打扮真像一个贵族,比我以前见过的那些贵族老爷还要精神,除了胡子。”雷夫对衣服没什么研究,却一直纠结胡子的问题。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