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住,咱们走吧。”关于胡子问题是不能达成一致了。

良岩背上弩,套上丛林之王,拎着似乎又大了一圈的背包,走到门口再回头看了一下,除了床上放的弩筒,睡袋、帐篷和换下来的衣服鞋子以外,什么都没有落下,关门跟雷夫下楼去。

之所以把多数东西都带上,是因为良岩感觉这家旅馆的老板娘有问题,到底什么问题他也说不上来——只能希望不是孙二娘。一楼大厅没什么人,因为晚上要举行蜜酒节,店里的人多数到广场帮忙布置,连桌椅也大部分被拉走。

“阁下,原来您真是个贵族!”约瑟夫一直在大厅里面等着,一看良岩下楼来,立即起身迎上去,看到之前的奇装异服已经换成一身合体的华丽服饰,“现在可以看到您说的那个的样品么。”

“当然可以,”良岩示意雷夫等一下,他从背包里面取出一袋盐,是两斤装的粗盐,递给约瑟夫,“这是粗盐的样品。”

“粗?这样的盐叫粗盐?”约瑟夫看着手里的盐袋,有点不知所措,“这是什么皮做的盐袋,是透明的?要怎么打开呢阁下?”

“哦这样,”良岩用刀削开盐袋的一角,这种简装的粗盐用的不是纸塑封的袋子,就是普通的透明塑料袋,用手揪开的话,可能会撒一地,“在我们那边这就是粗盐,最低级的那种。”

“您不是开玩笑吧,这盐看起来比我带的那些要好太多啦,”约瑟夫伸手捏出几粒盐,还递给雷夫和柜台里走出来的旅馆老板奥格那一点,让他们也给参考下。约瑟夫把一粒盐放嘴里尝了一下,也没吐掉就这么咽下去,“味道真好!您说还有那种更好的盐?”

“那你就要再看一下这包了。”良岩又从背包里面取出一包精盐,一斤装的,纸塑封包装的,用手撕开一个小角,再递给约瑟夫,环抱着双手等着看他反应。

约瑟夫疑惑的把精盐袋接过来,从撕开的口子上往袋子里一看,愣住了,入眼的是满满的一包雪白的,精细的晶体,感觉比之前在镇门口良岩拍碎的那粒盐的粉末还要白,还要细。约瑟夫赶紧到柜台上让奥格那拿来一个木盘,小心倒出一点点,用食指戳一点放嘴里尝一下,然后再戳一下,再尝一下,越戳眼睛越亮。

良岩在后面看着约瑟夫这样吃盐,很想问一句:你不怕骺死么。

“还真是盐!老婆,你快出来,看看这是什么!”奥格那也戳了几下,回头大声叫老板娘。

“鬼叫什么,老娘刚躺下休息会儿,等下还得去蜜酒节。”老板娘戴尔芬打着哈欠的从一边房间里出来,“看什么?”

“这个,这个!老婆,尝一下。”奥格那把盘子给老婆端到面前,很兴奋的样子。

“这是——盐?这么细这么纯?”戴尔芬也戳了一下。

“嗯嗯,是盐,良岩阁下带来的!”奥格那给老婆解释。

“哎呦,咱们的大英雄还真有料啊~~”戴尔芬听是良岩带来的盐,回头又看到他这一身贵族装扮,眼睛一亮立马就仪态万千,右手还顺势扶上良岩的胸膛摸了一把,“可惜不够结实。这么说阁下还做生意?”

“夫人,准确的说,我实际上就是个商人。”良岩怎么看她怎么像是个古装剧里的妈妈桑,被摸的一阵恶寒。

“别叫我夫人,那些贵族太太才是夫人,叫我戴尔芬吧。”一个秋天的菠菜飞来,“那么您的这些盐什么价呢?”

“对对,阁下,您的这两种盐都是什么价格呢?”约瑟夫对盐的价格非常在意。

“价格,呵呵,夫人免费让我住在您最贵的房间里,咱们就不要谈什么价格了,”良岩转身从包里面又取出两袋精盐,递给戴尔芬,却没有改称呼,“这两袋盐就是送给您的。”

在场其他几个人都愣了,跟约瑟夫手里的那袋一样多的粗盐在本地卖的话,大约要接近两个金币,送给戴尔芬的这两袋精盐的价格必然要比粗盐更贵。而旅馆最贵的那间房间,每天不过三个银币,而且极少有人去住,多数人都是住几个铜板的房间,另外还有一个铜板一晚上的大通铺。

两下一比较,十几倍甚至更多的差价,这是正常商人能做的事么?

“这样不合适吧?”旅店老板奥格那看看了老婆,咽了口唾沫。

“有什么不合适的,就这么定了。”良岩笑了一下,把之前老板娘的话原样奉还。

表面上看,良岩是“赔大了”,其实呢,要是非得算点小账的话,实际上是良岩赚了。两袋盐不到四元华夏币,而按地球的标准,有热水供应的单间,即便是在良岩家所处的小镇上,也要三五十块华夏币一晚。更重要的是,良岩看中了这个旅馆的人流量,南来北往的都是商人,如果从这里先把食盐的消息散布出去,那肯定对将来的食盐销售会有很大的帮助。

之所以没有给她更多盐,倒不是舍不得,而是因为良岩对将来食盐销售的一个小小规划——用粗跟别的盐商拼价格,用精盐拼质量。精盐定价肯定要比较高,自然不能当不值钱的东西乱送,这样对口碑没有好处,而且有炫富露财的危险,万一被什么人盯上了就坏了。

“哈哈哈……阁下真有意思,那我就收下了哦,”老板娘戴尔芬倒也不矫情,回头让丈夫奥格那把两袋精盐收好,又甩了个秋天的菠菜给良岩,又扭着腰回房间去了。

戴尔芬对这些盐的处理似乎很淡然,她不是盐商,其实说起来也不过是几个金币的事。但是对约瑟夫来说,就不能淡然了,这可是个真正的大买卖,做成的话,预期能带来的收益那简直不能用几个金币计算。

“阁下,您的这两种盐,哦——精盐和粗盐,您打算卖什么价格呢?”约瑟夫非常紧张的看着良岩,不住的咽口水。

“约瑟夫先生,我是这样想的。”良岩跟雷夫、约瑟夫找张桌子一起坐下,“跟你的合作,当然不会按零售价,而且要比从帝都买低很多,因为咱们的交易量必然很大。说到交易量,我想问一下,约瑟夫先生一次能要多少呢?”

“那自然越多越好!”约瑟夫手里拿着两包盐,左看右看,就像在看两包金币,眼里精光四射,“您现在可以给我多少这样的货?”

“呵呵,约瑟夫先生,你还是太着急了,”良岩拍了拍自己的背包,“你看我能带多少?而且,我不打算做小买卖。”

“呃,小买卖?阁下,请您明示。”约瑟夫看了看良岩的背包,有点傻眼。

“你之前不是说你在一个莱茵商会么,我打算跟你们整个商会来做这笔买卖。”

良岩现在确实没法直接给约瑟夫供货,虽然从地球发货来比较“方便”,但是一来考虑到自己就背一个包来,突然出现大量食盐,确实无法解释。他需要一个表面上过得去的理由,比如有间铺子,或者仓租之类的场所。二来,这个地球来的宅男,所图甚大。他听说莱茵商会的买卖遍及整个大陆,虽然对这个大陆的面积大小和人口没有直观的印象,但如果整个商会都来销售自己的食盐,那必然要比只让约瑟夫一个人销售强太多,就像自己老妈在镇上所有的村子里都找人开了加盟商店一样,那几乎整个镇上的人都在从老妈店里购买商品。自己如果打算很快就“离开这个世界”,呃,回地球的话,那就要尽快并且大量的售出商品。

“我打算按区域授权经营,嗯,就是说,某个国家或城市范围内,我只授权一家商户销售我的盐,这样可以减少不必要竞争,明白么?你们莱茵商会可以覆盖哪些国家和城市,这些地方都可以授权给你们去经营。”

“现在还没办法批量给你供货,因为我只是一个人来的,到雪漫城后我会有家店面,那时候盐和其他商品就会送到。我建议你最好跟你们商会商量一下,看你们能一次需要多少,要多少都不成问题。

“价格方面,我觉得还是需要详细谈一下,主要看你们的需要的量和以后的销售情况来定。”

良岩现在对价格其实一点底也没有。价格卖高了没人要,约瑟夫从帝国买来的那包盐零售价是一个银币,如果按批发价格销售,算上运费,要形成竞争力的话那必须再低不少。卖低了的话就不赚钱——虽然地球跟这边的盐价差很多倍,但是从卖给约瑟夫那块空灵魂石来看,以后需要太多钱。他打算到雪漫城后,打听下商品价格,再看看莱茵商会需要多大量来定价格。

“对啊!就应该这么干!您真是个干大买卖的人。”消化了半天的约瑟夫一拍脑袋,这种生意还真不是他一个人能干的,即便是自己能拿到大量的盐去卖,如果被白狮家族知道了,要弄死他那简直易如反掌。如果打着莱茵公爵的名义,就可以放心卖了。再加上如果按良岩的按区域授权经营,自己包一个国家或者几个城市,那简直就是源源不断的金币流向自己的钱包。

“我现在就给莱茵公爵写信!”

约瑟夫叫仆人取来鹅毛笔和羊皮纸,直接就在良岩面前开始写信,写完后找个皮包准备把信和两包盐一起放到包里,要仆人马上送走,一想又回头问良岩:“阁下,这两包盐,我应该给您多少钱呢?”

“这算是免费的样品。不过你得把包装,就是两包盐的袋子留下。”

“这是为什么?”

“上面有我的地址,你一定不会希望接触这两包盐的人都知道我在哪里吧?”

良岩又在撒谎,那袋子上写都是盐业公司的地址和信息。不给装袋倒不是怕约瑟夫他们能认出上面的字,其实还是良岩在驴友训练班受到的环保教育有关——出门旅游绝对不能制造垃圾。两个盐袋一个是纯塑料袋,一个是塑封纸袋,都是极难降解的材料。良岩打心底里喜欢这个干净没有工业污染的世界,他可不想自己离开后,某个地方还有白色污染什么的,而且自己还是罪魁祸首。

良岩决定以后开店的话,销售的所有商品,不论是商品本身还是包装,尽可能的不是塑料及其他不可降解、不可回收和有污染倾向的材料制作。

“噢噢,是是,阁下您想的真周到。”约瑟夫被忽悠了。他也看到上面很多文字图案之类的,虽然他不认识,但保不齐赛洛迪尔那边就会有人认识,约瑟夫还想用引见之功,在将来的片区划分上占些便宜呢。

约瑟夫把两包盐分别倒入两个皮口袋扎结实,交给仆人,让他带着两个护卫现在就启程赶回帝国首都赛瑞迪尔。这就算是初步达成意向了。良岩将两个盐袋扔到大厅中央还燃烧的火堆中,准备跟约瑟夫告别去雷夫家里吃晚餐。

约瑟夫跟良岩约定明天一同上路赶往雪漫城,送二人出了酒馆后自己也去准备吃晚餐然后参加蜜酒节。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