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时还在旅馆二楼房间里的那对贵族姐弟俩也在收拾行装,准备明天一早赶往雪漫城。

“阿米拉姐姐,写字用的羊皮纸用完了哦,要再买一些么?”阿恩坐在椅子上看着姐姐收拾包裹,其实也没有多少东西,两三个小包的样子,其他的东西都在北风狼袭击时丢失了。

“可以啊,不过这个地方哪里有卖羊皮纸的呢?”姐姐阿米拉停下来想了一下,“羊皮纸只有城里才有卖的。”

“有啊有啊,刚才我在楼梯上玩,看到那个坏蛋和那个商人说话,那个商人用羊皮纸写字了,咱们从那个商人那里买不就行了么。”

“那个坏蛋?阿恩,你在说谁?”

“就是那个杀死风狼的家伙啊,就是那个坏蛋。”

“阿恩!他不是坏蛋。他帮我们杀死风狼,给拉格纳叔叔他们报了仇,你怎么能这样称呼我们的恩人呢?”

“就是个坏蛋!他盯着你看呢!”阿恩还是不相信良岩能杀死风狼,并且对之前良岩盯着姐姐发呆的举动,相当很不爽,“要是拉格纳叔叔还在,早就像以前揍帝都那些坏蛋一样揍他了。”

拉格纳是姐弟俩的护卫,在赛洛迪尔都城时,偶尔会有些不长眼的纨绔子弟,因为阿米拉倾城的相貌而上前调xi,然后被他揍的满地找牙。

“扑哧”,阿米拉掩嘴一笑,想起在镇门口时良岩呆呆的望着自己的样子,就觉得好笑,她不觉得良岩的样子跟帝都那些纨绔一样可憎。

魔法学院的学徒一样“瘦弱”的身体,“干净”的脸庞再搭配上纯黑色的头发,反而有些可爱。就是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穿着一身那样奇怪的衣服,一个人就可以杀死恐怖的风狼,《泰姆瑞尔种族志》上并没有提到过像良岩这样穿着打扮和拥有这种力量的民族。

“阿米拉姐姐,你还笑!哼!不理你了。”

“呵呵,好吧,姐姐不笑了。不过阿恩以后不能叫他坏蛋,应该称呼良岩阁下。谦卑,这是一个想成为骑士的人所必须拥有的美德。”阿米拉知道怎样说服一直想成为一名骑士的弟弟,“明天一早上路去雪漫城,听旅馆老板说有三天的路程,羊皮纸还是不买了吧,路上没法写字。”

“好的,阿米拉姐姐,不叫坏蛋了。”听到不再买羊皮纸的阿恩,其实还是挺高兴的,这样就不用每天写字了,他趴在窗台上看着广场上的一大群人在忙碌,“那晚餐后能去广场玩么?”

“阿恩,现在我们已经在这里闹出很大动静了,如果被帝都那些人知道了,一定会有人来抓我们。”

“等我长大了,当了骑士,回去把那些害了父亲人全打倒,还要找到给妈妈治病的药,还要接回阿莲娜妈妈!”

“阿恩真勇敢!就是这样,我们现在尽量的不要让别人注意到,等到了雪漫城你可以出去玩了。”

“可是我还是想出去玩一会儿,就一会儿可以么?我穿着斗篷出去,天黑他们看不到我的样子。好吗,阿米拉姐姐?”

“笃笃笃”,正当阿米拉还在想怎么安抚弟弟的时候,突然传来敲门声。

“我去开门,”阿恩看到姐姐盖好了斗篷,转身去把门打开,“啊?坏蛋!”

站在门口的正是良岩。良岩在跟约瑟夫谈生意时,就注意到阿恩一个人在二楼走廊里玩。当他跟雷夫一起走到雷夫的家门口时,突然问雷夫是否可以多带两个人一起吃晚餐,生性好客的诺德人雷夫表示来的人越多越好,特别是良岩的朋友。然后良岩把带的所有东西都交给雷夫,返回旅馆,问清楚这姐弟俩的房间,就上来敲门——多年后,良岩跟阿米拉把这次行动形容为“我的大脑美妙的抽了一下”。

“喔,阿恩先生,你好。”良岩发现他就喜欢逗这个小孩。

“你来干什么?”阿恩警惕的看着良岩,伸开双手做出拦住他的样子。

“阿恩,刚才怎么跟你说的?”阿米拉已经站起身走到门前,抚着阿恩的头,“阁下,请原谅阿恩无礼的举动。”

“呵呵,他没有冒犯我,阿米拉女士。”良岩实在不愿意叫她“小姐”,即便这个世界对“小姐”这个词没有歧义。他学着镇长的样子做了个抚胸礼,“是这样,嗯嗯,非常冒昧的,嗯,我想请您二位今天晚上共进晚餐,并参加今天的蜜酒节。不知道二位可以赏光么?”

“姐姐?”阿恩一听就兴奋了,两只眼睛忽闪忽闪的带着期盼看着阿米拉。阿米拉看着阿恩的样子,知道他这几天在楼上憋坏了,但是两个人现在的身份不允许他们随便到人多的地方去。

“到场的都是年轻人,嗯,就是跟我一起回来的那四个年轻人,还有那个大个子雷夫的父母,他们都欢迎并期待二位光临。”

良岩看阿米拉还在犹豫,心里就开始祈祷:这个世界的神灵啊,不管你是什么神,保佑我这辈子第一次请女孩子吃饭不要被拒绝吧。

其实阿米拉作为一个年轻人也喜欢交朋友,当看到良岩身穿一身漂亮干净的贵族服饰,拘谨的向自己行着不标准的抚胸礼,阿米拉发现自己真的非常跟他去。

“阿米拉姐姐,去吧,我们去吧,”阿恩拉着阿米拉的手不断的晃,“我保证不吵不闹,吃完饭就回来,好吗?”

“阿恩,你今天的功课做了么?”

“读的部分已经做了,写的部分,不是没有羊皮纸了么。”

“好吧,阿恩,就这样,我们吃完晚餐就回来哦。”阿米拉还是经不住阿恩的一再请求,“良岩阁下,非常感谢您的邀请,走之前能让我们先准备下吗?”

“当然,我在旅馆门口等二位。”良岩强按住自己要大喊“噢耶”的念头,点下头,转身下楼去。

几分钟后阿米拉姐弟俩出现在旅馆门口,姐姐还是那件紫色的斗篷,弟弟没有披斗篷,但是带了个斗兜帽遮住脸,手里还拿着一束花,说是要送给设宴的女主人。

良岩领着姐弟二人往雷夫家中走去。当三人被雷夫的母亲西格里大婶迎进家中时,哈肯、阿尔诺和弗洛德纳已经到了。

阿尔诺还带了妹妹过来,说是要感谢良岩的饼干,阿尔诺的父母听说良岩喜欢吃鱼肉,还让阿尔诺带来了一块熏制好的食人鱼肉。

主人一家准备的是传统的烤鹿肉,煮羊排和土豆汤,搭配几种蔬菜,还有雷夫多次推荐的自酿蜂蜜酒,这些原生态的食物确实让良岩食指大动。

当然,良岩重新买的酱牛肉和烧鸡让几个年轻人也着实兴奋一下。

餐桌是一张可以坐十几个人的大长桌,阿米拉姐弟俩被安排坐到女主人的旁边,良岩被安排到男主人旁边,大家在大长桌前各自坐好,这就准备开始晚餐。

坐好的良岩正看着自己盘子的一块大鹿肉,发愁直接用手抓还是用刀切一下再吃时,发现屋子里一下静了下来,抬头一看,大家都愣怔怔的看着餐桌的另一头,也就是良岩的斜对角坐着的阿米拉——收起斗篷帽子的阿米拉,然后良岩也加入到“发愣一家人”中。

良岩发现真的缺乏足够充分的词汇去形容这么一个充满魅力的女孩。微微挑起的柳眉,秀气挺直的鼻梁以及那柔软饱满的樱唇,鸭蛋脸在下巴的位置稍尖,秀美中带着一点俏丽,构成了一张清丽无比的玉容。从金色的秀发中翘起的高精灵特有的尖耳朵,更使其全身上下散发出高贵的气质。

“嘿,小子,看什么呢!”一个稚嫩的声音把一家人都拉回正常状态。良岩回过神来一看,是阿恩,一只手指着良岩,一只手还拿着一块烧鸡腿,在座位上挺胸凸肚,一副“又抓到你”的样子。

熊孩子,一屋子人都在看,你就单单跟我较上劲了,还吃着我的烧鸡,良岩很无语。其实也不怪人家阿恩,别人看阿米拉“只不过”是瞪大眼睛张开嘴巴,而良岩是一边看,两只手还在桌子底下剧烈的耸动,这么奇怪的动作不被注意才怪。

良岩两只手现在还在耸动——左手用力抓住右手,努力阻止自己要拿出手机给阿米拉拍照的动作。这时候他脑中出现两种声音,一个说:赶快拍下来,这样的美女,活几辈子才能遇到一个?拍下来,拍下来回去给张大民他们看,让他们羡慕致死一百遍啊一百遍!另一个声音说:火刑柱哦,亲,以后还有机会哦,亲。还有机会?对,一定还有机会!听说这姐弟俩也是去雪漫城,以后机会肯定多多。良岩就这样说服了心中的小恶魔,耸动的双手也停下来。

“你在桌子底下干什么坏事?”阿恩还不打算“放过”良岩。

嘿!这熊孩子没完了,逼我出绝招!良岩微微一笑对阿恩说:“当然不是干坏事,其实我正要拿礼物给你们两位小朋友。”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