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岩好说歹说半天,才将这几十块钱的“贵重礼物”送出去,松了一口气,这里的人真是太淳朴了,就这些东西在地球当礼物送人那就是个笑话。

接下来,大家简单收拾下,四个年轻人每人扛着一桶蜜酒,一起来到溪木镇的广场上。

天全黑了,但是广场上却是灯火通明,全镇上的人几乎都出现了——本镇居民和过往的商人,大人孩子,男人女人,还有四处乱钻的鸡。对,是鸡,大大小小,有公有母,往桌子上蹦也没人管,良岩不知道为啥。广场上到处堆放着各家自己搬来的盛满蜜酒的酒桶,还有从酒馆搬来的桌椅,长的短的,高的矮的,摆放的到处是。

一行人被镇长的仆人领到广场中央位置,镇长哈德森已经等在那里了。

“诸位!我代表全镇居民,欢迎各位前来参加本镇的蜜酒节!”哈德森一抚胸,对着良岩和阿米拉他们说,“并感谢良岩阁下所做的一切!”

“您太客气了,哈德森先生。”

良岩还要再谦虚几句,结果发现哈德森已经让仆人扶着爬上了旁边的一个大酒桶。他手里拿着一个金属盘子,“咣咣咣”敲了几下,让周围的人都安静下来。

“咳咳,静一下,”哈德森先清了下嗓子,然后挺胸凸肚的做蜜酒节“开幕致辞”,“居民们,今天我们举行蜜酒节。”

“第一杯酒要敬良岩·风狼阁下!”哈德森接过仆人递过来的酒杯,并示意仆人给良岩他们都倒上一杯蜜酒,“感谢阁下为咱们溪木镇报了八年来最大的仇,并救回了四个小伙子的命。”

“大家举杯,干杯!”哈德森举起酒杯,大喊一声。

“干杯!!!”在场的几乎所有人都举起酒杯大声喊。

良岩旁边的四个年轻人也一起举杯大喊,接下来就是一阵寂静,只剩下“咕咚咕咚”大口喝酒的声音从各个方向传来。

“我宣布!蜜酒节开始!干杯!”哈德森喝完第一杯酒,又伸手向仆人要过一杯,再次大喊一句,然后继续“咕咚咕咚”。

“干杯!!!”广场上所有人的热情一下被点燃了,各种声音几乎同时出现。

“再给我一杯,盛满点!”

“我就喜欢一次喝两杯,咋滴?”

“尝尝我家的,你家的不咋样啊。”

“呸!你再说一遍试试,信不信我今天敬你一百杯!”

“那个谁,你就不能用杯子喝么,你抱那么大一桶喝得了么?”

“你管我!”

……

哈德森让仆人把他从大酒桶上扶下来,冲着良岩一点头,举着杯子大喊着“再给我满上!”然后消失在人群中。

良岩有些傻眼。这是地方第一行政长官的做派么?好歹你宣布我是一个“重要人物”吧,按华夏的“惯例”,怎么也得多来点“场面话”或者陪同一下,就这么三两句就消失了,很着急的样子。

“哈德森先生一直就这样?”良岩问雷夫他们,倒不是良岩真的想让这个大胖子陪同,只不过是不习惯。

“哪样?他一直挺胖。”雷夫不明白良岩问的是什么。

“镇长平时挺能说的。特别是遇到陌生人,经常拉住人家不放,说老半天。”哈肯听明白了。

“那他这是?”良岩担心是不是自己特别招人讨厌。

“话多耽误喝酒。”弗洛德纳言简意赅。

“哈哈,那倒也是。”良岩也不打算在这上面纠结,跟阿米拉和雷夫他们找到一张大桌子围坐下来,也准备喝酒过节。

广场上的桌椅其实很少,要是大家都坐下来的话,根本不够。但是多数人都没有坐下,而是三五成群的到处串,围着某一家的蜜酒桶,每人喝几杯,或者评论几句,或者闲扯几句,然后再换另一家。谁家的蜜酒桶前围的人多,这家的酒主人就越高兴。

雷夫四个把带来的酒桶放到桌子旁边,雷夫打开一桶,用酒舀子分别都盛上一杯蜜酒,两个小孩未成年不能喝酒,坐在一边吃良岩给的零食。

据雷夫描述,他家的蜜酒是他老妈把山上割来的巢蜜加水,按一比三的比例煮开,过滤杂质后,装进酒桶放到酒窖里,放三十天就可以喝了。雷夫还说,很多人家也是这么做的,但是有时候直接酸掉,有时候两个月还没有酒味,很多人到他家去要酒当酒引子才能做成蜜酒,也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

良岩大约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蜜酒形成需要酵母菌。蜂蜜和水的比例要合适,蜂蜜太多会限制酵母菌的生长,而且雷夫家的酒窖环境和温度应该很适合酵母菌繁殖,长期酿酒,酒窖和酒桶里面本身就附带着大量的酵母菌孢子。有的人家可能会因为蜂蜜和水的比例不合适,或者酒窖酒桶存放的地方环境温度不合适,没有酵母菌孢子或者很少,于是就酿不成蜜酒。

雷夫家的蜜酒呈淡琥珀色,清澈透底,丝毫没有浮沫,口味甘醇,酒精味很少。

“这就是你们这里最好的蜜酒了?”良岩喝了一口蜜酒,问雷夫他们。

“哈哈,当然是最好的,您看他们三个!”雷夫毫不谦虚的指着另外三个正在牛饮的年轻人,“除了酒馆里的酒以外,溪木镇上的蜜酒就属我家的好喝!”

“酒馆里还有更好的?”

“可不是嘛,镇上家家户户都能自己酿蜜酒,但是还是很多人愿意花钱去酒馆喝。他们都不是傻子,是因为酒馆里的酒确实好喝。”

“哦?都有什么酒,怎么卖的?”良岩算是进入角色了,三句话不离本行,商人的本性随时“展现”。

“我知道,我知道,”哈肯接过话茬,“有麦芽酒、浆果酒和蜜酒这几种都是5个铜币一瓶,酒馆的蜜酒是从蜜酒庄进来的,味道确实好很多。镇上的人大都喝这些酒。”

良岩心里默算着:麦芽酒?大麦芽发酵做成的酒,那就是啤酒的雏形。五个铜币折合成金币算,嗯,大约是一百二十块华夏币,按华夏那边普通啤酒的批发价算大约得有一百倍的差价。

浆果酒听起来像是类似酸枣酒,山楂酒一类的甜酒,那也有几十倍的差价。

蜜酒在华夏不是很流行,良岩老妈店里从来没进过蜜酒,就蜂蜜在华夏的价格来看,差价应该不大。

嗯,似乎啤酒和浆果酒可以高一些来卖,又发现商机!

“……还有黑荆棘蜜酒,最便宜的也要三个银币,还有五个银币的,听说有四五个金币一瓶的,我看到过。”哈肯几口又喝下一杯蜜酒,继续说,“只有过路的商人和贵族老爷才喝得起黑荆棘蜜酒。”

“黑荆棘?那是什么东西?”从字面上良岩很难理解黑荆棘这几个字。

“黑荆棘不是什么东西,是天际省最大的蜜酒庄园的名字,他们的蜜酒到处都有卖的,据说是天际省最好的蜜酒,当然也是最贵的。”阿尔诺给良岩解释道。

“原来是品牌,就跟拉菲什么的一个意思,这里也有品牌的观念。”良岩心里琢磨着要不要做蜜酒的生意,思量半天,还是决定暂时不要做蜜酒的生意。华夏有句话: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按现在自己的能力可能很容易就垄断某个商品的市场,那绝对会得罪死这些大户。

就良岩以前在老妈店里的了解到的一些情况,任何大一点的企业商家那都是有深厚背景的,这些人为了抢占市场,手段无所不用其极。自己刚来这个世界,一点背景都没有,连个落脚的地方都没有,如果冒冒失失的跟这些大户竞争,绝对会被搞的连渣子也不剩,还是低调一点,找一些这个世界没有的或者极少的,不成规模但是又有需求的商品来做吧。

进货之前需要先考察下市场,良岩决定到雪漫城时先“扫扫街”,看下别人都在卖什么,尽量避开他们的经营项目。

“喂!看哪!阿沃尔大叔家的蜜酒在这里!”不知道谁猛的吼了一嗓子,吓了良岩一跳。

“哇哈哈,都来啊,阿沃尔大叔家的蜜酒啊,雷夫,给我盛上一杯!”轰的一下,一帮人围了上来,四个酒桶全被打开盖子,雷夫笑呵呵呵忙着给各人盛酒。

“哎呀,阁下也在这里啊!”有人注意到良岩坐在桌子一边。

“噢?让我们敬阁下一杯!”有人提议。

“好啊,雷夫你快点给我盛上!”有人等不及了,干脆拿着牛角杯子伸进酒桶里面自己舀。

然后就是乱哄哄的敬酒。

良岩倒是不怵头喝蜜酒,自己手里的牛角杯子也就是能盛个四两左右的蜜酒,是受不了敬酒的人太多,而且牛角杯子没有底座,你不一起喝完,不能放下。最关键的是,多数人对良岩的姓氏说不清,喝了酒就更不清楚了。

于是——

“娘,我敬你!”

“哎?好。”

“娘,再来一杯!”

“来。”

“娘,我给您倒满!”

“谢谢。”

“娘,您真是条汉子!”

“呃……”

“咱们一起来敬我们溪木镇的英雄,娘——!”

……

“溪木镇之母”被几十号人围着“轮”了一圈,期间良岩还偷偷松了两次腰带,要不是四桶蜜酒已经见底,一帮人转战别家,今天大概就要出丑。

良岩平时酒量还可以,但在地球时也没喝过这么多,三两三的玻璃杯喝啤酒,顶多喝个二十几杯,七八瓶的样子就要钻桌底,这会儿喝了三十杯也不只,杯子容量还要大一些,而且这些蜜酒的酒精度数按郁金香的检测数据,比普通啤酒要高。

“难道说这就是穿越定律之一,穿越必然改造体质?”良岩拍着胸口感觉自己还算是清醒。

“不是,穿越没有改变您的体质,是之前的守护之石,其中的战士之石增强了你的抗毒能力。”郁金香清脆的女声在脑中响起。

“抗毒?毒?我中毒了?”良岩一惊,坏了,水土不服,这酒里有什么东西我的身体承受不了!

“是的,酒精中毒。”

“嗨!吓我一跳。我当是什么呢。”酒精严格来说,就是毒,喝醉酒的症状其实是酒精中毒。只是每个人的耐受能力不同,不出现严重不适,就可以自己消化掉,也就是醒酒。

“良岩阁下,您在想什么呢?”坐在桌子对面的阿米拉看着良岩低着头不说话,就问。

(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