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魔师,嗯,挺有意思。”良岩这会儿已经回到旅馆房间里,正在脱衣服准备洗澡。之前在广场上跟人喝酒,身上溅了不少蜜酒,跟白狮家族的人冲突出了一身汗,然后又跟雷夫四个重新喝了不少专门给良岩的送行酒,现在身上从里到外黏糊糊的。

回旅馆之前良岩送给在场的人每家一个LED手电筒,带一板电池,一个打火机,分别一共五份,阿米拉和阿恩算是一份,贵族有贵族的尊严,给多了怕她认为是施舍就不好了。良岩怕电池造成污染,就告诉他们电池里面的“魔力”用光了不要扔掉,等有机会去雪漫,给他们换新的。打火机里的“火油”用完了就烧掉吧,喜欢的话,也可以去雪漫找他要。

虽然良岩没说出来,但是还是很感谢他们的仗义之举。本来还想给四个年轻人每人一把地球产的精致武器,后来转念一想,好的武器给他们,就怕因为怀璧其罪,被人盯上——自从看到戴尔芬的身手,良岩对这个世界的人多了一分敬畏——稍差的武器又拿不出手,于是暂时作罢,等过一阵心里有底再说吧。

听阿米拉讲,这个世界的附魔师可以用灵魂石制作各种魔法物品、武器、铠甲。根据灵魂石属性的不同,做出的魔法物品附带的魔法效果也不同。就像戴尔芬给良岩的那颗灵魂石,阿米拉看过以后确定是一颗火属性的,如果用在刀剑上就会让刀剑带有火焰的能力,用在法杖上可以提高魔法师的火属性的魔法,如果用在铠甲和衣袍上面可以起到防火隔热的作用。

多数的魔法师都多少会一些附魔的技巧,只是为了使用魔法是方便,而专业的附魔师正好相反,他们会一点点魔法,只是为了测试做出的魔法物品的等级性能。

专业的附魔师很少,传承不多,而且极少人愿意将知识随意扩散,于是魔法物品和附魔服务费的价格极高,这让附魔师职业成为大陆四大有钱途职业中的首位,其他三个个就是魔法师、药剂师和武器大师。

魔法师根据能力不同一般都在宫廷和军队任重要职位,由国家供养,基本是按需分配。

药剂师会用天际省的各种药材调配各种功能的药剂,治病的,救人的,杀人的,骗人的……据说还有隐身的,各种奇妙的功能都能调出来,但是价格极高。他们自己开店,自负盈亏,当然没有一个亏钱的。

武器大师自然是做武器和铠甲的。世界各地到处都有铁匠铺,每个铁匠铺都能打造武器和铠甲,但是做的产品质量就不好说了。按照这个世界的工业水平,普通人想要严格控制火候和合金比例,那几乎不可能,所以只有懂得炼金术的,真正的武器大师才能做出更好的武器。在这个冷兵器为主的世界,一件大师级武器出世,都会引起大的轰动,绝对有价无市,这也就是肯特跟良岩起冲突的主导原因。

也不知道戴尔芬两口子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么好的身手居然跑到这个小镇上开酒馆,一粒灵魂石就那么随手送人。还有阿米拉姐弟俩,很明显在躲什么,不过她自己不说,良岩也不好问,很有故事的样子。

“灵魂石还分属性,火属性的灵魂石,对你有影响么?”良岩把订货器放到桌子上,一边脱衣服,一边跟郁金香交谈。

“频率有区别,吸收转化没有影响。”良岩看到能量指示槽里的红色部分因为又吸收了一块灵魂石,涨高了一点点。

“那就好。哎对了,我说你就不能让你总部给你传过一些能量来,直接修复多好。”良岩突然想到这个问题。

“不能。我这种型号级别的芯片修复需要的能量模块,都在郁金香总部,已经全毁了,纯粹的太阳能、电能之类的低级能量对我没有丝毫帮助。”

“哎!果然没那么轻松。算了,就指望我吧!”确定不需要打雷天气要当去避雷针后,良岩脱光衣服钻进盛满热水的大木桶,就像下午那次一样,一边洗澡,一边准备从订货器里面再买些东西,特别是火药武器——今天差点就要去当山大王。

“买什么枪呢?沙鹰?嗯,据说弹夹只有七发,而且后座力太大,玩不了吧。突击步枪?都需要专业训练,而且太重,一时半会儿也玩不了。像我这样需要的是近距离的大火力“无脑突突突”,嗯,国产微冲?难看!还是找下乌兹冲锋枪之类的吧,买两把,打坏蛋一把,打女坏蛋一把……”

突然,一声绝望的大吼从良岩的房间传出来。

“我裤子都脱了,你让我看这个?!”

满怀希望的良岩冲着武器类目去了,结果发现所有的现代火药武器的购买按钮都是暗灰色,不能点击。良岩划着往下看了几十页,都是“只能看不能戳”。

“这这这……什么情况?坏了么?怎么这样?钱应该够啊,怎么就不能买?”良岩在热气腾腾的木桶里面出了一头汗,懵了。

“跨时代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我的权限不够,总部那边暂时不能卖给您。”郁金香出声解释。

“权限不够?你不是被派来地球当领导的么?怎么就没权限?”

“权限验证的部分因为损坏已经被锁定了,现在只能是以普通成员的身份跟总部交流。”

“呃——那我完蛋了?一把枪也买不到?”没有强大优势的随身武器,武技小白,魔法小白,路都搞不清在哪里的良岩,连上山当土匪的资格也没有了。

“严格的说,总部那边为了防止跨时代的武器在这个世界扩散,只是对您禁售火药类型的武器,其他的非火药类的枪和武器都可以买到。”

“非火药类的枪?那还叫枪么?玩具枪?鱼枪?射钉枪?别跟我说是红缨枪!”

郁金香没有答话,直接在屏幕上打开一个页面,上面展示着一种武器。

“电击枪?”

页面上展示的是一款地球最新科技的电击枪,泰瑟电击枪,型号X3,价格华夏币一万五千元一支。

良岩静下来,仔细看产品图片和说明。

“不错嘛。”相当不错了,对于良岩来说,这款非致命性武器太合适了。

这款电击枪看起来有传统手枪的样子,体积不大,侧面长宽跟一款智能手机差不多,亮黄色和黑色搭配的,防水、隔热、抗腐蚀的军用级外壳。

智能氮气推进电镖弹,可以迅速的从枪头位置安装,一次三发。能提供五分钟强脉冲电压的高压电池,被设计成弹夹形状,安装超级简单。

枪头部分上下两个激光瞄准器,可以根据目标的距离调节角度,带可调节照明亮度的LED战术灯。握把后上方面向使用者有一个高亮LED显示屏,上面可以显示电池电量,弹药数量,射出的电镖与目标的连接状态——如果射中就显示一个绿色的小人,击中但连接不好就小人显示黄色,脱靶则是红色。

有效射程三十五米,电镖如果射中目标的皮肤肌肉,那么神经肌肉失能脉冲会将目标击倒,在使用者松开扳机之前,处于触电强直状态。如果多个电镖同时击中一个目标,还会起叠加的效果。

“就它了!”说实在的,要是真的买到火药武器,近距离射击那种血肉横飞的场景,对于除了昨天晚上摸黑蒙死的风狼以外,从小只弄伤过自己手指的良岩,不一定能承受的住。

“要是有人穿全身的金属盔甲怎么办?嗯,那哥就跑,不信一个大铁罐头还能撵得上我。”良岩想当然的这样安慰自己。

良岩又浏览了半天,最终下了订单——两把电击枪,除了附带的电池和试用弹药,又多配了十块电池,五打弹药共六十发放在一个盒子里。防狼辣椒喷雾也买了两瓶,再加一件战术背心,用来盛放喷雾、弹药和电池。

又买了两套衣服,刚换下的一套,现在洗了的话,明天干不了。其他的就是明天上路应该会用的食物和物品。

花了六万多华夏币,近三十个金币的样子——穷家富路,可劲的败了一回。

良岩洗完澡又重新穿戴整齐,战术背心什么的都穿上、挂上,比对着电击枪的使用说明,在房间里熟悉电击枪。在废了一打电镖弹,三块高能电池以后,稍微感觉有谱的良岩这才又换上新买的睡衣躺到床上休息。

从昨天下午就一直没有真正休息的良岩,要不是约瑟夫来敲门,这一觉估计要睡到第二天中午。

“阁下,一会儿商队要出发了,您是不是准备一下?今天天黑以前要必须赶到溪望堡,”约瑟夫在人群中亲眼见了昨天良岩对付白狮家族手段和气概。一般人谁敢这么对白狮家族的人,而且还是臭名昭著的三公子。约瑟夫也觉得特别解恨,白狮家族这么多年也没少压制莱茵商会,于是他表现的更加恭敬了,“我的商队就在酒馆门前,我下去等您。”

“噢,好,”良岩看着蒙蒙亮的天色,打了个哈欠,“我收拾下,马上下去。”

良岩穿好衣服,洗漱完毕,一提背包,发现东西太多,有点沉。

嗯,要减负,没用的东西全不带。

之前的旧衣服和鞋子,委托酒馆老板奥格那帮忙找人清洗并存放一段时间。

再拿出四包盐,包装换成了四个皮口袋。从昨天戴尔芬送灵魂石的举动来看,他们两口子根本不缺钱,不过精盐暂时还是有钱也买不到的东西。两包盐跟一块玻璃镜一起送给奥格那——戴尔芬好像没起床。

另外两包精盐委托奥格那转送镇长哈德森——好多普通人家都送了,如果镇长大人没有,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以后见面也不好说话。

成功减负不少,现在包里占分量的都是些食物和饮料了,路上慢慢减吧。

“真想来套煎饼果子啊。”良岩叼着一袋酸奶,刚出门就看到等在门口的约瑟夫,他指着旁边的一辆马车说:“阁下!您可以坐这辆专门给阁下租用的马车。”

“喔?那真是太好了,昨天还想今天能不能租到马车,约瑟夫先生想的真周到啊,真是非常感谢!”良岩还真有些高兴,省去跟马车行的人打交道的过程了。不过他也不愿占约瑟夫的便宜,掏出一袋精盐给约瑟夫,“请不要拒绝,这是礼物,不算是马车费,再推辞就耽误路上时间了。”

约瑟夫很不好意思的收下良岩给的精盐,对于他来说,三天的马车费不过一个金币不到,而这袋盐就要贵多了。这么重的粗盐在溪木镇能卖到一个金币左右,如果是这样的精盐,以后还不知道要卖到几个金币呢。几个金币倒是不重要,关键是这位大金主似乎对自己印象不错,以后交易应该会很顺利。

对于良岩来说呢,一袋盐批发价一块多华夏币,三天的长途专车费用也不知道多少钱,按地球的算法,那应该贵老鼻子去了,而且又成功减负一斤。

所以,双赢。

约瑟夫领着商队先行一步,正当良岩把包放到马车上准备通知赶车的老杰克上路时,看到阿米拉姐弟俩从镇子里走出来,看起来情绪有些低落。

“阿米拉?你们这是?”良岩主动打招呼。

“哦,阁下,早上好。阿恩,快跟阁下打招呼。”贵族出身的阿米拉任何时候都不会失礼。

“良岩阁下,早上好。”阿恩自从昨天晚上见到良岩对付白狮家那些人的“气概”,而且得到一个神奇的手电筒以后,对良岩的那一点芥蒂基本全消失了。

“呵呵,早上好,年轻人。这么早你跟姐姐这是去哪里了,不高兴么?”

“我们没租到马车。本来有一辆的,结果我跟姐姐要去跟拉格纳叔叔告别,回来后就被租走了。”原来姐弟两个是去祭奠之前被风狼杀死的护卫,结果马车被约瑟夫“抢”了。

“呵呵,不要着急,那车实际是我租来了,这不正等着你们来一起上路么。”正中下怀、天赐良机、心想事成、水到渠成、马到功成……所有能描述自己心情的,搭边不搭边的成语在良岩心头环绕,撒个小谎,反正没人揭穿。

“那,就给阁下添麻烦了。”阿米拉姐弟俩在溪木镇耽搁时间太长了,需要赶快赶到雪漫城,而且,能跟良岩同行的话,阿米拉感觉心中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小欢喜。

良岩帮姐弟二人把行礼拿上车,跟姐弟俩在斗篷车里坐好后吩咐车把式开路——多么令人愉悦的旅程啊,暗自兴奋的良岩甚至吹起了口哨,丝毫也没有想到前面有一场极度凶险的恶战在等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