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恩行星,泰姆瑞尔大陆,第三纪元。

位于大陆北方的天际行省,诺德人的故乡,处在天际行省中央盆地的雪漫城,被认为是最“纯粹”的诺德城市。诺德人在这里已经过了几千年的简单、粗糙,根植于他们远古传统的生活。

溪木镇就是隶属雪漫领地的一个拥有上千居民的商业小镇,处在领地最南边的咽喉——霍加斯山和寒落山中间的峡谷地带,这里是天际省最南端佛克瑞斯领地通往雪漫城的必经之路。

小镇以出产优质木材问而闻名,从两座山峰流下来的雪水同时汇集到此处,湍急的溪水带动溪木镇木枋的大型钢锯,在锯木厂工人的操作下将山上砍伐下来的巨木切割成各种尺寸,然后送往雪漫城或者佛克瑞斯城。

由于所处地形不适合大面积种植农作物,所以小镇的另一个特色就是猎手多。霍加斯山和寒落山脉上大量的鹿、狐狸、山羊,熊,狼等等野生动物,让前来收购山货的商人每次都能满载而归。

溪木镇的居民,每天早上起来,或是去木工房上工,或者整理猎具上山,又或者做一些与前两者有关的工作,比如运输木材,比如腌制肉铺,硝制兽皮。熄灯休息之前,工作了一天的男人们会汇集到镇上的酒馆里,喝一些天际省特产蜂蜜酒,聊天吹牛。

这几天这样的看似单调而又平静的生活被打破了——一张告示,准确的说,是一张贴在镇上酒馆门口的一张悬赏告示,内容是杀死在寒落山上一头白色风狼,赏金为一百金币,只需让悬赏人见到狼尸即可。

贴了三天,还没有人去揭告示。关于这次任务的细节却由好事者打听出来了:悬赏人是一对贵族姐弟,具体姓名不知,爵位不知。两人带着随从二十几人从泰姆瑞尔大陆心脏的帝国都城赛洛迪尔出发,目的地雪漫城,在达溪木镇南方三十公里处的守护之石晚上宿营时,被一头成年白色风狼袭击,二十几个护卫死伤殆尽,兄妹二人被一名护卫拼死保护,逃到溪木镇,那名护卫因伤势过重,也没挺过去。姐弟二人在溪木镇旅馆住下,发了悬赏告示。

袭击的情况一天后被路过守护之石的一支商队证实了,宿营地的情况惨不忍睹,没人活下来。

溪木镇酒馆里,商店里,木工房里,猎户家里,现在都在谈论这次悬赏。有的表示同情,有的嗤笑讥讽,有的纯粹打酱油围观……各种表示,各种表情,就是没有表示要接手任务的。

“又要返修啦!”就在溪木镇上被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的时候,寒落山脚下的树林一道白光随着一声大喊,我们的主角良岩出现了。

良岩还是保持着消失时的姿势,左手持订货器,右手握手机,双腿拢着背包,不过有一点不同,现在是大字型躺着。

“哎呀!疼啊,啊啊啊啊啊啊……”良岩还没看清楚周围什么情况,头部传来的剧痛让他差点晕过去,抱着脑袋在地上来回翻滚。好一阵,痛感渐渐退去,良岩翻身爬起来。

“什么情况?这是……哪儿,怎么到山上来了?”良岩看看周围,自己现在站在一片树林边缘,树林里的树木枝干巨大,高耸入云,树林边上很多灌木丛,结着不同颜色的浆果,各种不知名的花朵一簇簇的盛开着,一片鸟语花香的感觉。

“我怎么在这里,什么地方这是……等等,等等等等,我得想想。”

“……我去市区修订货器,然后提货,然后回家,然后堵车,然后……啊!流星!导弹!外星人!”

良岩全想起来了,可以现在的情况还是让他难以接受,从小唯物主义思想根深蒂固,让他开始以最“合理”的方式思考。

“好吧,我现在还有思维说明没死,嗯,遭遇流星还是导弹什么的,肯定受伤了,我现在肯定在医院,肯定是昏迷中,肯定是在做梦!”

非常肯定搞清状况的良岩接下来开始准备“醒过来”。

“笑一下说不定能笑醒,我有次做梦就笑醒了。哈哈哈……”双手叉着腰大笑一通——没醒;

“好吧,逼着我放绝招,有科学研究证明人在睡梦情况下不能放屁,我也不怕丢人了。”撅着屁股等了半天,“噗!”——还是没醒。

“还没醒?那先确定是不是在做梦。做梦的话,我应该躺在医院的被窝里面。”良同学摸了摸露在短袖体恤外面双臂,有点凉——北方的树林里即使夏天温度也比较低——不像是在被窝里。

“再来这个,哎呀,嘶——”良同学全然忘了刚才头疼得要死,使劲掐了大腿一把。

“确实没做梦,我醒着?!那这是怎么回事啊——呃,”仰起头高声大喊的良岩就像突然被卡住了脖子,“月亮,两个?两个月亮?!”

良岩从树林里冲到林边的一小块空地上,使劲揉了揉眼睛,再看天上,还是两个,一大一小。因为是白天,两个月亮均呈现灰白色,非常明显。

“我这是到了哪里?不是地球了?我我我……这就算穿越了?”良岩开始明白过来了,“穿越,穿越,穿越,等等!”良岩突然想起一件极为重要的事,“我是生穿还是死穿了!”

对于穿越这件事,让良同学紧张的就是魂穿——死了以后灵魂附身的那种,附到别人身上,顶着别人的名字,管别人的父母叫爸妈,不管做多大的事,也是给别人做的,最不能忍受的就是用着别的JJ,不论是去厕所还是干那啥。

“想起来就恶心!”良洁癖根本不了解别人那是死了以后附身,没有选择,能活下去就是非常有勇气了,而且人家是活了两辈子,值了。

“白色T恤——我的,牛仔裤——我的,休闲鞋——我的,左手上的被老虎钳子砸破的疤还在——手也是我的,”良岩开始上下打量自己,并且还解开裤腰带往里看了一会儿,“吁——这个也是我的。”

“确实是原来那张脸。”最后还是不放心,又跑回树林,把刚才打滚扔一边的手机捡起来,自拍一张后,心情开始变好——生穿了。

不管穿越到哪里了,反正是穿越了。接下来应该干嘛?曾经被老妈以“不去就不能去驴友”为条件参加了两期“驴友自救培训班”的良岩知道应该干嘛。

第一条:想办法求救。

电话是肯定没信号了,而且上边的时间不见得有用,不同世界的时间不见得一致。荒山野岭的喊破喉咙估计也白搭。

第一条废了,良岩把手机关机塞到裤兜里,订货器一起关机,装到包里。

第二条:搞清方向。

良岩抬头看看天上,太阳在正面偏右的方向,现在确定自己处在向阳的山坡上。良岩折了根树枝插在刚才的空地上,在树枝的影子顶端做个记号,等下看看影子的走向,就能看出现在是早上还是下午。

第三条:水、食物,装备

良岩把还背在背上的大腿粗细的弩筒放到地上,又拎过背包略微思量一下,决定先看下背包具体有什么,之前的清单签了字留在供货商那里了,也没仔细看。

背包外面两侧的袋子装的是出门时的两瓶矿泉水,有一瓶喝了一半了,一起放在地上。

三个黑色的大方便兜一字摆开,开始拆检。

第一个兜打开摆在地上,分别是:辣椒粉两包,二十小袋装;某品牌胡椒粉、花椒粉和孜然粉每样一板,一板五瓶,玻璃瓶装;一次性打火机二十只装的两盒;针线盒九盒,三三排列塑封在一起。

“没啥大用。”良岩一撇嘴。

又拆开第二个兜:签字笔十只装一筒,精装记事本一摞,应该有二十本,沉甸甸的捆在一起,某品牌巧克力一盒,十二块,每块大约手掌长,四指宽,半公分厚。

“搞什么啊,这些东西在店里文具区和糖果专柜不是都有么?”

当良岩看到这三样上面都印有“奖”字的时候才明白,这是某个学校要发的奖品,需订做。

“除了巧克力,其他也没用。”良岩又一撇嘴,伸手准备开第三包,“看最后一包了。”

“嗷呜~~~~”手还没碰到第三个兜,就听到远处传来一声长长的瘆人的狼嚎。(看爽了就收个藏,推个荐,看的不爽就回个复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