傍晚日落前,良岩的马车随着商队来到谷口的望溪堡。

望溪堡,坐南朝北,守卫着从溪木镇往雪漫城的山谷口。因为地处雪漫领地的腹地,当初并没有按照大型战斗需要的标准修建,说是堡,实际只是个小兵站。

四四方方一圈石质城墙,大约三米高的样子,长宽大约格四十米左右,里面就是一个一千多平方的院子加上几栋大小不一的木屋——据说之前有几层高的石质堡垒,毁于五年前的那场灾难。后来因此地没有多大的战略意义,雪漫城领主就没有花钱修复,只是简单补了下城墙,又盖了几间木屋。半米厚的石头城墙还不如叫院墙,还有多处损坏,甚至垮塌,在垮塌的地方就随便插了几只长枪,整体看起来年久失修。

望溪堡平时驻兵很少,只有每月一次的例行巡逻才有一队士兵在这里驻扎一两天,现在几乎只充当来往商队的驿站。驻守的士兵会收取一点费用,允许来往的商队在院内休息过夜,再加点钱的话,也可以住进木屋内的房间。

商队这一路走得很顺利,除了良岩的腰差点差颠断。一整天走的都是石头路,良岩坐的马车毫无减震系统,车轮是木制,而且没有辐条,就是几块厚木板箍到一起做成圆形的车轮。问赶车的,他说从小到大,见到的马车都这样,还说贵族老爷的马车好一些,会绑些魔兽皮的在车轮上,但是也没好多少——磨损太快。

这会儿院子里已经有两个商队停在院内,他们是从雪漫城往溪木镇方向走。良岩的车也被提前到达的约瑟夫迎到到了院内。所有商队的驮马和货车都被安置到望溪堡后面的简易栅栏里,只有供人乘坐的大车才允许进堡。

下车后良岩扶着腰围着马车一圈一圈的晃,全身的骨头都酥了,连说话也带着颤音。一想到接下来还要在这种车上颠两天,良岩就觉得有点腰椎间盘突出。

“大爷的!我得给他们改一改。我要卖橡胶车轮,现代马车!带沙发,带弹簧减震的那种!”良岩恨恨的掏出记事本,在第一页上写上“马车、橡胶轮胎”几个字,前面已经有一些字——盐、针线盒、玻璃镜。

关于盐这一项,虽然良岩谨记“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的信条,但是这不适用于已经结仇的白狮家族——你都已经要杀我全家了,那我就断你财路吧!

针线盒明显是一本万利的商品,而且安全,没有竞争对手。

玻璃镜是路上送给阿米拉,看到阿米拉的惊喜时定下来的,帝国中心来的贵族都没见过,这个商品可以有。

还有兵器,不过后面加了问号,表示不确定。虽然在溪木镇对这个世界的普通冷兵器有一点点了解,而且确定从地球可以搞到好很多的,数量巨大的量产冷兵器,但是到了当地人口中的雪漫城那种大地方,会不会有更好的武器匠师,或者说卖兵器会得罪人?自己孤身一个人,毫无背景势力可以依靠,平白得罪军火商非常不智,还是等到了雪漫城再多看看吧。

阿米拉姐弟俩这会儿正在一个熄灭的篝火堆旁边坐着。阿恩颠了一路也累了,趴在姐姐腿上打瞌睡,阿米拉则拿着良岩送给他的一面巴掌大的玻璃镜看个不停。

阿米拉一边照镜子,一边不时的抬头看一下良岩。这个黑发黑瞳的年轻人到底是个什么人呢?他一路上对姐弟俩十分照顾,把自己的睡袋、衣服都垫到阿米拉和阿恩的身下,自己背靠着车壁颠的直咬牙,还说没事。总是用试吃的名义送给他们食物,什么火腿肠,夹心饼干,牛肉干,酸奶等等各种可口的从来没有吃到过的食物,阿米拉自己准备的食物一点也没动。

良岩能拿出那么多神奇的东西,可是一路上表现的就像个没出过门的小孩,路边的树和野花能让他看个不停,看到路边偶尔蹦出只野兔,狐狸都能瞪大眼睛感叹半天。

良岩说这面镜子是玻璃镜,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能够照的如此清楚的毫发毕现的镜子。阿米拉在帝都时用的只有铜镜和银镜,比起手中的玻璃镜来,这两种镜子因为反光率太低,都照不清楚,有时因为镜面不平,照出的人影会变形,而且金属镜子一段时间后就会生锈,需要经常的请专人打磨清理。

阿米拉真不明白,不透明的玻璃是怎么做成比铜镜和银镜更亮更清楚的镜子的。

“阁下,真是很抱歉,”提前赶到的约瑟夫见到良岩也进了院子,赶紧上来打招呼,“今天正好堡内来了巡逻队,今天晚上只好委屈您在院内休息了。”

良岩刚才就看到院内最大的木屋门口站着两个卫兵,城墙上的垛口也站了不少放哨的士兵,据说是带队巡逻的雪漫城的骑士,能住人的大木屋里面的房间都被占了。

“没事,约瑟夫先生,你总是这么客气周到。”良岩根本其实根本不想到里面去睡。现在是夏天,外面虽然一直有谷内从南往北吹来的凉风,但是院内还是很平静,一点也不冷,而且看那大木屋外面布满的绿苔就能想到里面潮湿发霉的样子,良岩可不想一晚上睡出个关节炎来。

“我也不是多么金贵的人,在院子里睡帐篷就可以。如果可以的话,能匀两条毯子来最好了。”看到其他人都各自围着篝火堆扎帐篷,良岩的帐篷睡袋都肯定要让给阿米拉姐弟俩,自己两条毯子一铺一盖露天凑合一夜就行了——不知不觉间,良岩给自己按了个护花使者的角色。

“二小队他们回来啦,快拉起铁门!”正当良岩看着约瑟夫的仆人费力的用火石点火,准备在笔记本上再写上一个“打火机”时,就听见城墙上有士兵大喊。

几个士兵刚用绞盘将铁闸门拉起来,“哒哒哒……”,五六匹马就飞驰进来。

出事了!

堡内所有在忙碌的人都停下站了起来,看着刚冲进院内的这一队骑兵,五个人,六匹马。

满眼血色,太惨了!

五个骑兵中有一个腹部被割一道大口子,居然有一节肠子露出来了,刚进院子就从马上摔下来不省人事,被几个围上来的士兵驾到一边。有一个左腿小腿的被什么伤到,腿上的肉看起来烂乎乎的还没有止血,几乎下不来马,刚有人要上前搀扶,就听他身下的马长嘶一声,轰然倒毙,马腹部有个大伤口,不知道被什么抓的。还有一个背上插着一支箭,最后一个看起来稍微好点,但是身上也是血迹斑斑。

“队长!艾文队长!”为首一个士兵不等马停下,就跳下马来,扶着左臂,直冲向大木屋,大喊着,“出事了!”

“咣当”,门被推开,一个全身铠甲的金发大个子年轻人冲了出来,一看这种情况,眼睛一瞪,大声问道:“怎么回事?哈尔,出什么事了?快说!”

“呃,队长,呃……”这个叫哈尔的士兵还没有从极度紧张中缓和下来,浑身打着哆嗦,语无伦次,“我们几个巡逻,呃,巡逻到东南山脚下的溪水边上,准备休息下往回走,嗯,嗯,它们,它们突然就冲出来了,我们措手不及,太快了……”

队长艾文一边听哈尔汇报,一边去查看其他几个士兵,看到几个士兵伤成这样,眼珠子都红了。他一把抓住哈尔的肩膀大声的喊:“哈尔!你给我说清楚,你们去了七个,怎么才回来你们五个?欧拉夫和伊高呢?到底谁干的,你给我说清楚!”

“是兽人狼骑兵!”哈尔的左小臂应该是骨折了,被队长艾文抓住肩膀后疼的脸煞白,“欧拉夫去溪边打水,被一头巨狼扑到水里,伊高去救他结果连人带马被另外两头巨狼给撕了……我们被伏击了,队长,当时我看到有四头巨狼……”

“狼骑兵?!它们几年不在雪漫公众视线中出现了,来这里干吗?”队长艾文似乎不敢相信的样子,但是手下士兵受伤躺在一边呻yin的样子,他又不能不相信这是事实。

狼骑兵?狼可以当坐骑么?兽人?野兽一样的人?杂交?太恶心了吧?良岩在一边听得也纳闷,这个世界的生物有点颠覆“常识”。

“艾文队长!你上来看看,”城墙的哨兵发现了什么,对着下面大声喊。

队长艾文从最近处登上城墙,扶着垛口往哨兵指的地方看出去,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他急速在城墙上跑了一圈,往除了南面悬崖以外的三个方向都看了一遍后停下来,只说了一句“被包围了”,扶着城垛开始发愣。

院内的人听到这句话后都纷纷爬上往各个方向看究竟。良岩也爬上西面城墙扶着垛口往外看去。在离城堡往西大约五百米左右,有三个好像骑兵一样的生物在快速的来回移动,具体什么东西看不出来,于是又跑回马车上取来弩上的光学瞄准镜仔细向外看。

这一看不要紧,着实吓了一大跳——大爷的,狼有那么大么,居然还能当坐骑?良岩前天射死的那只风狼是不小,不过还不至于能当马骑。还有巨狼背上的人形生物,墨绿色的皮肤,一张丑恶的带着獠牙的大嘴配上一对猩红的眼睛,应该就是兽人了。它们手里抡着类似刀型的或者棒形的武器,吼吼的喊着围着城堡来回转,甚至有两个兽人骑着巨狼跑到附近来示威。

“那是——兽人?!还有巨狼,这是狼骑兵!”

“果然是!我看到了三头!”

“我也看到了,东面这边有四头!”

“怎么会?这是雪漫城腹地,他们不都是在西北高地上么,怎么会跑到这里来?”

“完了,全完了!咱们今天都得死!”

堡内的商人和护卫都乱了,有的跪在地上祷告,有的就只是在院子里来回乱转,还有的准备出去逃命。

士兵的情况倒是稍好点,不过也都是六神无主的样子,那个艾文队长倒是够坚强,短暂的失神过后清醒过来,正在院子里召集所有能战斗的士兵训话。

“弟兄们,大家都看到了,外面来了一队狼骑兵。它们把咱们包围了,还有一个多钟头就黑天,估计等天黑就会进攻。望溪堡的城墙太矮,挡不住它们。”艾文队长平静的跟围在身边的十几个人说,“二队的兄弟已经没了两个,剩下五个都伤了。剩下的一队七个,驻兵三个,加我一个,堡里能打的就十一个人。”

这些士兵多数是高大、金发的诺德人。他们强壮、固直,每个人都是极为出色的战士,能熟练使用各种武器,对战争和暴力极度热忱。但是即便这样,在数量不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他们也不能正面硬抗狼骑兵。

“这就是基本情况了,也就是说今天咱们可能都会死。”艾文队长深吸一口气,突然语气加重,“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来这里,也不知道它们为什么要进攻望溪堡。唯一知道的是我们都是诺德勇士,我们从来不惧怕任何敌人,我们从来不惧怕死亡,战死的荣耀会将我们引领到英灵殿!”

路上良岩听阿米拉讲过,诺德人相信在战场上英勇战死,灵魂就会被引领到诺德人的圣地——英灵殿,并在那里永生。

“干死这些畜生!”

“让它们尝尝爷爷的大斧!”“英灵殿再见!”

寥寥几句,这些金发的诺德士兵的勇气似乎一瞬间被激发出来,十几个人包括靠在一边的几个伤员都一起开始喊。

“很好,准备战斗!把所有的武器都搬出来,堡内所有成年男子都发放武器,老人和女人孩子到屋里去!”艾文队长下完命令,马上回木屋内准备去了。

艾文队长没有算上几个商队的护卫的战斗力。在看他来,这三十多个商队护卫赶车是好手,对付个野猪野狼什么的还凑合,要是对上狼骑兵,吓不死也差不多,每人发一把武器,聊胜于无吧。

良岩这会儿还在城墙上坐着看着天发愣——什么情况?!只来这个世界三天,一天出一个状况,老天爷非要整死我的话,直接打雷劈死我吧!火‘药武器买不到,坦克装甲车买不起,买辆普通车吧,就这道路状况,要是被撵上了,塑料壳子挨不了几下就完蛋。良岩第一次发现,空有六十多万元华夏币,居然什么也干不成。打也不能打,躲也躲不了,就两把电击枪,分分钟被砍死的节奏!

就这么傻坐好大一会儿,突然,良岩看着天,站起来,举高手呆了一会儿,然后急忙跑下城墙,去翻自己的背包,还不忘安慰拉着弟弟紧张不已的阿米拉一句:“没事,有救了。”

良岩是去翻辣椒粉了,准备故伎重演。他翻出之前那两包辣椒粉,看了下包装,惊呼一声:“这不是辣椒粉!”(求个推荐,求个收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