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队长,罗尔他——快不行了。”胳膊断了的哈尔红着眼哽咽着在下面叫艾文。

“什么?”艾文身子一震,直接从三米高的城墙上跳到院子里,快步走到几个伤兵跟前。

罗尔就是那名腹部被划破的士兵,现在他半躺在院子一角的一个小棚子里,闭着眼靠着木柱,一手捂着腹部,本来就是白种人的脸色因失血过多而显更加苍白,其他三个伤兵也靠坐在一旁。

“队长,我不行了,”感觉有人拉自己的手,罗尔努力睁开眼发现是队长艾尔,挣扎着挺了挺身子,因为伤口在腹部,所以他不敢喘大气,说话声音也很小,“我妹妹——”

艾文对手下每个人的家庭都很熟悉,罗尔只有一个十几岁的妹妹相依为命,这话的意思就是要托孤。

“罗尔,你妹妹以前就是我妹妹,以后也是,放心吧。”艾文握着罗尔的手,同样红着眼,这个时候说什么安慰的话都无用了。

“帮我一把,队长。”简单交代完后事,罗尔似乎轻松了不少,他看着艾文腰上的长剑对艾文说。

“好,兄弟,在英灵殿等着我们。”

就这么看着毫无办法,这种伤只有懂治愈魔法的法师和教会的牧师才能救治,一个普通巡逻队是不可能配备法师的,从这里到雪漫城还有两天的路,即便现在能安全上路,他也撑不了那么长时间。所以艾文现在只能用长剑来结束自己的弟兄痛苦。

“罗尔,你先走,我们随后到。”其他的士兵都围过来跟罗尔告别。

“到了英灵殿等我们,我替你杀几个狼崽子再去。”

“去英灵殿占一张大桌,等我们到了一起喝酒。”

……

艾文站起来,等大家安静来下,抽出长剑两手握着,瞄准罗尔的心脏,这就准备刺下去。

“住手!”良岩在城墙上看不下去了。怎么回事?人还能说话呢怎么就要“处决了”?他不敢从墙上跳下去,快步从最近处的阶梯上跑下去,分开人群挤进去,拦住艾文。

“你这是干什么?他还活着呢!”良岩感觉这帮人疯了,这点伤就要死人?死不了自己人还要下手?刚才他们几个跑回来的时候,良岩不是非常在意,除了血太多看起来感觉不舒服以外,没觉得那是多大了不起的伤。良岩虽然不是医生,但是这在地球谁都知道根本算不了多危险的伤。

艾文停下来,也没有因为良岩打断他们的“仪式”,而对一个来关心自己兄弟生死的人生气。他只是很无奈的看着良岩,摇摇头给良岩解释:“罗尔这个样子,过不了今天晚上,硬撑着还得受罪。”

“你们没有军医么?这里这么多人就没有一个懂医术?”良岩还是不明白,他看看旁边没人回话,又挤出人群,对着院子里二十来个商人大喊,“你们有谁懂医术?有谁会缝合伤口?”

什么是医术?什么叫缝合?大家都看着他,没人回答。

“我这是到了什么原始世界!”

“你们谁有魔法药水?能治伤的那种?”良岩突然想起阿米拉的话,他直接跑上旁边一段阶梯上大喊,“我高价收购!”

良岩并不清楚这个世界的魔法药水价格,但是觉得再贵也不能太离谱,自己身上带着五十个金币,不够的话,应该可以借约瑟夫一些,再不够,包里还有针线盒手电筒之类的当场就能换钱。

不过这次还是没人回应。

“别让我知道你们藏私!让我知道了要你们好看!”大爷的,良岩恼了,他不大相信这些长期外出行走的商人会没有伤药之类的保障措施,这个伤兵就要死在面前了,居然没人拿出一点药来。

“阁下,阁下!您听我说,”约瑟夫见良岩咬牙切齿的样子,怕他发作,就赶紧上前来解释,“我们都没带您说的治伤的魔法药水,也没办法带。这种药水得当场调配才能有用,超过三天后药水就失效了。真正的炼金术士都是大人物,也不会跟我们这些商人混在一起。”

原来是这样,那还真错怪他们了,那还是得靠自己了!

“你们先等等,我想办法!”良岩跳下台阶回到艾文那里,一把夺过艾文手中的剑,外人群外的地上一插,再把艾文往一边推了一把。他不觉得自己是什么救世主,活雷锋,万能人,但是看着一个大活人在面前因为一点“小伤”就一定得去死,那绝对不是一个受过现代教育的地球人能受得了的!

良岩能够一把夺过一个骑士的剑,并不是良岩力量多大,手法多好,完全是因为艾文心里有些希望,希望良岩真的能有办法救自己的弟兄,其他的士兵也是同样的想法,看着良岩上蹿下跳的样子,没有一个人出来制止,连个出声的也没有。

于是一帮人看着良岩自己走到一块小空地上来回的转着小圈子。他一手抚着胸口,嘴里开始嘀咕。

“郁金香,告诉我,你能帮我救人!”

“能。”郁金香回答的很干脆。

“怎么做?”

“买医疗器械和药物,您来负责救治。”

“我不懂外科医术。”

“我可以让您立即学会初级外科医术,但是需要一些能量。”

“……需要多少?现存的还够么?”

“够,但是剩下的能量只够一次通讯用。也就是说,你学会医术后再买来医疗器械和药物,存储的能量不够下一次通讯。”

“……没关系,我自己不是还能吸收一些能量么,大不了多等些时候。”人命关天,别的可以放一放。

确定下能救人后,良岩快速回到罗尔身边,拿起他的手对他说:“兄弟,你看着我。”

已经在等死的罗尔闻言睁开眼看着良岩,但是没多少力气开口说话。

“你知道我是谁么,别人都叫我良岩·风狼,是因为我一个人轻松杀了一头成年风狼,而且我是龙之大陆来的龙裔。”这倒不是故意显摆,而是为了多给罗尔生存的希望。

地球有医学研究证明,很多外伤的伤者并不是因为伤口本身致死,而是伤者本人失去了生存的希望导致最后死亡,如果一个人对自己的生存希望很高的话,甚至有些必死的情况也能活下来。

“你不用说话,我告诉你,你今天死不了,因为我在这里。你死不了,绝对死不了!你的妹妹还在家里等着你活着回家,你也不能死。”良岩大声说了好几个“死不了”,再提起罗尔的妹妹,希望能让罗尔更多的提起生存的念头。

良岩又看了其他四个人的伤并记下来,一个左小臂骨折,一个左小腿被狼牙棒打伤,没伤到骨头,一个背部有箭伤,已经取下箭头,还有一个右大腿划伤,一道二十来公分的口子,基本已经止血。

“罗尔,再坚持下,我一会儿来救你!”良岩最后又跟罗尔嘱咐了一句,然后去马车上拿下帐篷,解开绑带,往一个空地上一扔,“嘭”,在众目睽睽下,一个黑色的帐篷撑起来。

“开始学医术吧,怎么个学法?”伤兵的情况由郁金香发给地球那边,让他们给看具体需要什么器械和药物,又挑了些临时能想到的东西让他们一起发来,就准备开始学医术。

“好,过程大约持续五秒。”

良岩就感觉突然晕了一下,脑子里很多东西涌出来,全都是外科医学的知识内容,就好像自己真的在哪里学过,记忆的非常清晰,居然还有自己“在医学院亲手做手术”的影像。

内容之多,“顶”的良岩抱着头从帐篷里面爬出来,在外面乱转圈,嘴里还用华夏语念叨着一个个的医学名词。

五分钟左右,这种令人不适的感觉消失了,良岩感觉大脑清明起来,而且已经确信自己是个外科临床执业助理医师的水平。

郁金香也通知良岩,要的都东西到了,在帐篷里。

良岩急忙去帐篷那里准备钻进去,结果一下被帐篷的东西给顶了回来——满满一帐篷,大大小小的盒子和箱子。

这么多?做几个小手术用的着这么东西?已经升级到医师的良岩居然有点纳闷,结果简单翻看了一下货单才知道,只做医师不管后勤的人,是想象不到做手术需要的东西居然有那么多。

良岩把里面的箱子盒子一个一个的往外拿,要说郁金香总部那边给准备的东西真是精细,居然还准备野战外科手术帐篷,几乎所有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草绿色的手术服,帽子,口罩,橡胶手套一应俱全。

各种消炎药,片剂和针剂,破伤风针,狂犬病疫苗,止痛药,绷带,石膏加上针具手术刀等等一大箱。

放在低温箱的血浆——刚才在跟罗尔说话时郁金香就测出罗尔是跟地球人一样的A型血,要不然还得找别人献血。

连术后的营养品也有一大箱,主要是些易消化的肉类和水果的罐头。

消毒用的酒精喷雾和药棉好几瓶,纯净水也有两桶。

另外就是良岩自己订购的东西。

一箱强光军用级别手电,八百多元一个,三十六个。这是放三节二号电池的LED大口径手电,强光模式光照射程可达一千米。这种手电用来当手术照明和探照灯非常合适。

一箱二号高容量镍氢电池,四百八十节,这不是普通的那种批发价一块左右民用电池,这种电池的批发价是每节二十五块,一箱一万二千元华夏币,五个金币。三节这样的电池可以让手电以强光模式工作八至十个小时,弱光模式可工作三十个小时左右。

另外还有一小箱摩托车风镜和一大包口罩——这是给对付狼骑兵的士兵们用的。还不知道等会儿打起来什么情况,数量上一次就多准备一些。这些花了七万多华夏币,二十五个金币左右。

仓促之下只能想到这么多,尽人事听天命?良岩呼了一口气:“准备做手术。”

良岩站起来准备叫人帮忙先扎起外科手术帐篷,就看到周围的人全都瞪着大眼盯着自己。

“空间戒指?只有魔法师才能驱动空间戒指,这个人难道是魔法师?”

“不对,这是空间魔法,你们看到他刚才在念咒语么。”

“我们有救了,这个人在很是魔法师!”

“对啊,圣灵在上,我们得救啦!”

他们已经这样看了好一会儿了,都看到了不可思议的东西——先从良岩甩出帐篷开始,然后他又从帐篷里面钻出转着圈子“念了一通咒语”,紧接着就从小小的帐篷里面拖出那么多东西来,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是这种情况只有懂空间魔法的魔法师才能做得到吧。

“时间不多了,艾文队长!让你的人帮帮忙吧!”良岩也没有纠正他们对自己的看法,时间确实不多了,从制止艾文到现在过了十几分钟了,还有一个多小时就黑天,再不赶快做完手术,可能那些狼骑兵就要杀进来了。

“啊?噢,当然可以,您叫我艾文就行”艾文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连称呼也改了,“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听您的指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