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谱!靠谱!

艾文看到良岩前后做的这些神奇的事情,就感觉自己兄弟们有救了,不光是伤员们,包括院子里所有的士兵和商人们都有救了,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对付外面的一队狼骑兵,似乎,好像,一点问题都没啊。

“时间紧迫,我不客气了。约瑟夫先生,叫你的人还是其他商队的人都听吩咐!”良岩不客气的对约瑟夫和院子里的商人也下了指令,这种要紧关头,需要所有人齐心合力。

“艾文你找几个人去抬一张长桌、两张床和几把椅子出来。”长桌当手术台,两张床就算是罗尔和伤到小腿的士兵的病床,其他伤病坐椅子就可以。

“约瑟夫你们把中间空地让清理下,叫几个人把这个帐篷搭起来。”手术用的帐篷占地十来个平米,需要人工搭起来。

“谁给我拿些长枪来!”良岩用刀割了几段尼龙绳,又开始拆开强光手电和电池的包装,准备把手电绑到长枪上插在长桌周围当照明灯用,这会儿天色开始变暗了。

这几个过程都很快,院子里除了哨兵和伤兵以外,其他人都想上来帮忙。

帐篷是集成金属支架的,很简单就撑起来,四角固定用的绳子用橛子砸到地上就可以,长桌被良岩用水冲了一下,擦干,铺上几层毯子,再盖上一块医用白床单,六杆绑着手电的长枪调整好角度分别插在长桌的周围,又插了几根长枪当输液架,在帐篷里到处都喷上消毒水。

“阿米拉,怕血么?”

“嗯,不,不怕。”

“那好,你也来搭把手吧。”良岩急需一个护士帮忙。

良岩和阿米拉都穿上手术服,带上口罩和橡胶手套,也顾不上阿米拉的制服you惑了,良岩叫几个人把罗尔小心抬到长桌上,把所有无关人员都赶出去,准备先抢救重病号。

“你拿着这几块毛巾站在我背后,只要我一转头向着你,你就给我擦汗。”良岩虽然满脑子的医学名词和“真实经验”,但他很明白自己这是第一次,心里紧张的不行,现在额头上就开始冒出一些细汉珠了。

“光明魔法!”帐篷里有点暗,良岩打开了周围的所有手电的弱光模式,帐篷里面照的雪亮,外面又传来一阵众人的惊呼,要不是良岩之前给了阿米拉一个小手电筒,这会儿也会被吓一跳。

“……静脉滞留针的操作规程……选择血管。在穿刺点上方十厘米处扎压脉带,按常规进行局部皮肤消毒,待干……转动针心使针头斜面向上。将已备好的静脉输液器的头皮针刺入肝素帽内,排尽空气,关闭输液器开关……针头与皮肤呈15~30°角穿刺,见回血后,降低角度再……”

“又开始念咒语了!”每个步骤良岩都大声用华夏语念着记忆中的标准操作规程,防止自己做错,外面的人听到了还以为是良岩念的魔法咒语。

输血,打麻醉药,皮试针,破伤风针,狂犬病疫苗。之前塞回肚子里的一节肠子,拿出来清洗,再放回原位,缝合包扎伤口,挂消炎药和能量……一通下来倒也顺利,二十分钟的手术没出现医疗事故,而且通过郁金香的检测,罗尔虽然还处在麻醉昏迷的情况下,但是他的各项生命指标正在逐步回升好转。

“艾文!叫四个人抬张床进来!”良岩指挥者亲自抬床进来的艾文四个人拉着长桌上的床单把罗尔小心抬到床上,然后把其他四个伤兵叫进来先打皮试针,破伤风和狂犬病疫苗后,依次开始治疗。

断了胳膊的哈尔很幸运,只是骨折,没有碎骨,不用开刀取出碎骨,给他打了一针麻醉药,在郁金香的帮助下,良岩轻松的将骨头复位,打上石膏,用绷带把手臂挂到他的胸前。

小腿受伤的士兵因为是狼牙棒打出的不规则伤口,无法缝合,清洗伤口后,撒上消炎和止血的药粉,用绷带包扎起来。

背部中箭和大腿划伤的的士兵清洗伤口后各自缝了几针后,也包扎好。

最后再给每个人挂上消炎药。

“呼——艾文,完事了,叫人来抬人!”良岩干的很快,从罗尔开始到全部处理完毕,一个小时多点,心情稍放松点后还不忘跟阿米拉聊一句,“辛苦啦,阿米拉,多亏了你帮忙。”

“我什么都没做,全是您做的。”阿米拉不是什么都没做,除了给良岩擦汗以外,良岩打针时要给他端着针药盘子,还要给他调整灯光。

“呵呵,把衣服都脱了吧,”良岩开始脱掉身上沾了不少血迹的手术服,并招呼阿米拉也一起脱掉,“啊——,我是说外面这件绿的,还有帽子和手套,没用了。”

“这就都好了?罗尔也没事了?他们都没事了?”艾文一直守在帐篷外面,听到叫他,赶紧招呼人进来。他看到五个人坐着的,躺着的身上都包着白布,胳膊上都挂着什么东西,感觉跟用魔法后的样子不同。

“基本先这样了,罗尔已经没有危险了,等醒过来,过几天就没事了,其他人再吃点药,换几次药消了炎,过几天拆了线后就全好了。”

艾文听不懂良岩说的“消炎,换药,拆线”的话,但看看罗尔有些红润的脸色和其他几个伤兵脸上平静的样子,心中大定。

按照以前的经验,像罗尔这样的伤,如果没有魔法药水或者魔法师救治的话,只能等死,其他是个伤病的情况也不乐观,头几天都会发烧,伤口发炎,熬过去了还好,熬不过去的,不是截肢就是等死。

现在这个神奇的良岩也不知道是用了什么手段或者魔法,几个可能不死也要残废的士兵全救回来,而且是“全好”。

“现在还不是说话的时候,还有场仗要打!”良岩发现外面的天基本要全黑了,心中猛然一惊,急忙提醒艾文。

“对对!接下来您看咱们怎么做?”艾文有点唯良岩马首是瞻的意思。

“接下来我把伤员安置到里面,你还是指挥你的士兵上城墙吧。”良岩叫来约瑟夫,这次不用士兵,用这些商人来干活。

实际能来帮忙的都是几个商队的护卫和仆人,领头的都是些老头子,良岩也不想用他们。指挥着这些仆人,把五个伤兵抬得抬,扶的扶,都送到大木屋的士兵宿舍内,良岩在每个伤病都专门留一下一个人看着输液袋,把药水滴下的速度调到最慢,嘱咐他们看到里面的药水快没了或者有特殊情况的时候就叫他。

救治伤员就告一段落了,其他的事情要等过了狼骑兵这一关再说了。良岩走出士兵宿舍,看到几个人站在木屋的大厅里。是约瑟夫和其他商队里的几个老人,还有阿米拉和阿恩算是妇孺,他们是非战斗人员,被艾文“赶到”木屋里来躲避。

看着阿米拉和阿恩有些紧张的样子,良岩很想安慰一下他们,但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于是良岩又从背心上抽下一罐防狼喷雾,从一个射击孔向外给阿米拉演示了一下怎么用,告诉她要是有什么进来了,就冲着它们的眼喷,可以让它们失明。

他抽出丛林之王递给阿恩,说道:“年轻人,用这把刀,像个骑士一样保护你的姐姐。”

阿恩接过刀,一脸郑重的样子“嗯”了一声,注意力全到手中的刀上去了。

这只是让姐弟俩不要太紧张的办法,如果真的外面的兽人冲进来了,估计也起不到什么大作用,眼下只能这样说。

又向着约瑟夫点了点头,良岩开门往外走,一下看到院子里的帐篷里被几个手电照的雪亮的样子,心中一下有了个想法,一股风一样的冲出去,来到院子里。

“院子里闲着的人都到我这里来!再找些长枪!”院子里还有近二十个商队的年轻人,良岩把自己弩上带着那条尼龙绳全割了,分成几十段,又把剩下的手电全装好电池,一边装一边让其他人学着帐篷里用的那六个手电的样子绑好,角度斜向下。

“好了,你们每人拿一个,分两组上东西两面墙,均匀散开,”好在堡里面囤积的长枪够多,三十六个手电筒全绑好,“像这样大头向外向下,把长枪绑在你跟前的城垛上。”

一边城墙上分了十个手电,良岩带着几个人到正面正城墙上绑,剩下的六个当备用。等所有的长枪都绑好后,良岩亲自把东西两面墙上的手电,一个个的打开强光模式,并调好角度。

这会儿天已经基本全黑了,二十个强光手电依次亮起,把东西两面墙外的几百米内的野地照雪亮,所有的东西看起来就像是白天一样清楚,即便是从外面地上反射回来的光都感觉有些刺眼,而且能直接看到游弋在远处的几个狼骑兵。

正面城墙上只亮了两个,其他八个没有亮起,效果相对差点,不过也能清晰的看到一百多米外的动静,再远点也能看到,有些模糊。良岩这么做主要是为了把外面的狼骑兵“逼”到正面来,如果进攻东西两侧的话,这种强度的强光绝对会“亮瞎它们的狗眼”。

木屋内靠在窗口的和城墙上的人们看着一时间又惊呆了。

九圣灵在上,居然就像太阳一样的光明魔法!这绝对是附魔大师才能做出光明魔法物品,难道这个年轻人继龙裔和魔法师以外,还是附魔大师?

良岩可没时间发呆,接下来他又把那箱风镜和大包的口罩搬到城墙上来。所有在城墙上的人,每人发一付风镜和一个口罩,看着他们全都戴好这才停下来。他走到北面城垛那边,挨着艾文坐下,靠着城垛一边给弩上箭,一边问艾文,“怎么样,外面它们现在什么动静?”

“嗯,很听话的都到北面去了,哈哈,阁下,您这阵势,估计把他们吓坏了,”艾文今天受到良岩的“刺激”太多,似乎觉得再大的阵势再奇怪的东西出现也正常,他整理着脸上的口罩和风镜说,“今晚上会不会进攻都够呛吧。”

“能吓跑最好了。”不过良岩还是希望它们不要离开,今天晚上来进攻最好,要不然天亮后,手电战术就会失效。

良岩上好弩箭,端起弩向外就着手电的光,从瞄准镜里观察几百米外的情况。

东西两个方向一头狼也没有了,北面看的不是很清楚,但是也能看个差不多,十头左右的巨狼都背着一个兽人聚集在那里,十来对绿光闪闪的兽眼不时向着望溪堡这边瞄。

“艾文,狼骑兵会跟人类一起行动么?”良岩似乎看到了什么。

“一般不会吧,这些兽人部落不喜欢外人,也没有人愿意接近他们。”

“那你看那两个是什么?”良岩把弩递给艾文,“用这个看,在那边一课树下是不是有两个穿黒长袍的人?”

“从这里看?嗯?喔哦!您这是什么武器?”艾文跟雷夫他们见到瞄准镜时的反应一样,吓了一跳,然后他从瞄准镜里面顺着良岩指的方位看去。

“混蛋!果然是他们!”艾文逐渐看清了良岩说的那两个穿长袍的人,“是死灵法师,只有他们才会用魅惑法术来驱使这些兽人!”

“死什么?”良岩没听清楚。

“死灵法师,您不知道这种邪恶的魔法师?”艾文很奇怪良岩这样的“魔法师”居然不知道死灵法师,“他们是整个大陆上最邪恶的人,只跟邪恶的生物为伍,是所有光明生物的敌人。他们为了获取力量,无恶不作,用活人当祭品,甚至连死人都不放过……五年前的那场大战,我们杀了不少死灵法师,最近几年在天际省几乎见不到他们了,不过最近一年多,有个名叫莉莉和阿曼达的佣兵团在到处作恶,从来没有人见过她们的真面目,因为她们手下从来没有留过活口。这个佣兵团正被天际全省通缉,没想到今天跑这里来了。”

“女人?他们都很强大?”

“嗯,从名字看,似乎是女人,没人见过她们的真面目。”艾文冷静下来想了一下说,“这两个应该是学徒级的,只能驱使很少的生物,而且自己本身的力量很弱,要是高级别的话,不光不会只有一队狼骑兵,早就攻上来了。”

;